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城市猎人(九)

第三百零一章 城市猎人(九)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关于红色药丸的货源,”野原一夫顿了顿,继续道:“在讲这个之前,清水会和警方共享了一下近段时间发生在东桑城里比较严重的案情;”

        “在南海湾一代已经有8个年轻女孩失踪,年龄都在14到20岁之间,大部分是寄读在校的学生……我们得到的消息是,红色药丸的货源就来自于南海湾的某个港口,极大可能是跑船的渔港,因为那里人多嘈杂,海监管理得比较宽松,对于不法之徒而言,那里会是绝佳的藏身地点。”

        梁逸点点头,“岗村建二临死前也有和我提及相关内容,货源就是来自南湾某个港口,但究竟是内地生产还是海外走私无法肯定。”

        野原一夫猜测道:“我认为内地生产,现如今华夏疫情这么严重,几乎影响了全球的贸易进出口,东桑航海路线其中百分之80都要从华夏经过,如果是从海外运输这种违禁品,有些大题小做……况且我觉得这些失踪女孩肯定和红色药丸这种违禁品有关。”

        “我虽不知道红色药丸的具体配方是如何,但它的功效就跟鲜血是一样的,这几个年轻女孩会不会被抓去做了……原材料?”梁逸摇了摇头,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悲哀了,悲哀中更有无比的愤怒,用人类做原材料,然后制作违禁品再卖给人类,央央夜族,何必行如此肮脏的手段?

        野原一夫问道:“你明天没什么事的话,不妨和我一起去南湾调查一下,如果能把制造违禁品的地方端掉,东桑北城很快就能恢复安宁。”

        梁逸说道:“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野原一夫挑了挑眉,有些想笑,问道:“我很奇怪,你和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住在同一间房子内,就不打算做点什么?”

        梁逸歪了歪脑袋,疑惑地望着野原一夫:“我更奇怪,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和一个美丽的女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就一定要和她发生点事情?”

        野原一夫撇了撇嘴,转过身去:“你可不要看着我说,我是个修行之人,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绝大多数男人都只会用下半身思考,但又有很大一部分男人用不着下半身,随后欲望转移,污浊内心,精.虫上脑,见一个女人就意.淫一个。这样的人大多数都是失败的。”

        梁逸不愿多说闲话,直接道:“你明天定个时间和地点。”

        野原一夫道:“明早10点,格雅酒店,我开车来接你。”

        梁逸提议道:“不妨早一些,黎明以后就很合适。”

        野原一夫笑道:“现在已经凌晨2点多了,你今天做了这么多事,难道就不觉得累?还是睡个懒觉吧,搂着女人睡懒觉,”

        “别犹豫,就这么定了,那么明天不见不散了。”

        野原一夫走出阳台,微微摆手和梁逸告别。

        梁逸斜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凌晨2:37分,时间为何过得这么快?

        “咯吱——”卧室的门又打开了,秋瑾探出脑袋观察了一番客厅里的情况,问站在阳台的梁逸:

        “野原先生他走了?”

        梁逸并没有离开阳台,而是在点了一支香烟,准备吸完睡觉。他回答秋瑾:“嗯,他走了。”

        秋瑾走出卧室,帮忙收拾桌上的茶杯,“你的朋友可真奇怪,每天都是12点过才来找你,嗯……就跟我的朋友一样。”

        “你的朋友?”梁逸靠在阳台边,神情有一点疑惑。

        “对,我的朋友叫做‘灵感’,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在我脑海中,到那时写书的话,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呵呵呵……很有意思。”

        梁逸含着香烟,笑得比凉风还要轻。

        要是天上有月亮和星星的话,他今天晚上就不睡觉了,可惜盛夏未至,没有璀璨星空。

        “梁先生,你的白衬衫上明明全部都是血迹,你还说是番茄酱……哪怕洗干净了也是一股子血腥味儿,不如就扔掉好了?”

        秋瑾撵着一件血污衬衫走出浴室,满脸都是嫌弃。

        梁逸笑道:“扔。”

        秋瑾把沾血的衣服裤子全部用一口黑袋子包裹好,开门直接扔了出去,甜甜道:“麻烦忍者先生帮我扔一下垃圾,阿里嘎多!”

        梁逸全程都盯着秋瑾的身体,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都看在眼里,他可喜欢这个类型的女人了。这种女人身上有一种灵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是各种胭脂水粉都无法相比的。

        梁逸并不因为自己的血统而感到优越,反之会因为喜欢的姑娘的家境而感到自己的不足。就拿冯小艺来说,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也出生在书香门第,相比之他这个徒有几千年岁月,持有一些杀人技巧的粗人,家境实在好上太多了。

        再进一万步说,如果有朝一日步入婚姻的殿堂,娘家的尽是亲戚高堂,而自己除了几个好朋友之外也就没亲人了,媳妇敬茶都找不到人来喝……

        梁逸的空想又飞到了九天云外,事实上这就是他常用的一种消磨无聊时光的办法。

        直到一股刺鼻的烧焦味儿传进他的鼻息,才发现香烟已经燃烧殆尽,他扔掉烟头,伸了个懒腰,有点累,有点疲惫。

        秋瑾的卧室仍旧敞亮着灯光,门开了半扇,透过门缝刚好能看清楚她侧身坐在书桌前,用手指飞快敲打键盘的认真模样,一个文静的女人,一只懒洋洋的橘猫,一杯冒着热气的香浓咖啡……

        “梁先生,你在偷窥喔。”秋瑾斜眼一撇,赶走了门缝外站着的男人。

        梁逸躺在了沙发上,用手枕着脑袋,闭上眼睛,轻声劝道:“江小姐,早点睡,熬夜对身体不好。”

        “哈?你还叫我别熬夜?”秋瑾笑声从卧室里传来,她又问:“那你知不知道,睡沙发很容易落枕和腰间盘突出?”

        梁逸轻声道:“不知道。”

        “明明有舒服到可以在上面打滚儿的大床,却要窝在狭隘的沙发上,你是不是傻?”

        “梁某有个规矩,上床睡觉必须要有女人,江小姐如果不介意——”

        “啪!”

        “咔哒!”

        “我当然介意!”

        不等梁逸把话说完,卧室大门重重地关上,反锁!

        梁逸浅然一笑,带着美好悄然入梦。

        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