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三百章 城市猎人(八)

第三百章 城市猎人(八)

        当梁逸擦着水渍走出浴室时,野原一夫已经坐在客厅里,背脊挺得笔直,眼睛一眨不眨,就像个盲人,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红茶,细细品尝。

        “喂,你那位忍者朋友是盲侠吗?我就没看他眨过眼睛。”秋瑾见梁逸出来了,赶紧上前问个好奇。

        “盲侠?”梁逸还是挺佩服这位小说作家的脑洞,他抚了抚下巴,仔细打量了一眼野原一夫的模样,蜡黄沧桑的面颊,欷歔的胡茬子,大热天裹了个围巾,穿着今古结合……搞文艺复兴?

        “再给他配一把剑,倒真像是一个盲侠了。”梁逸偷偷笑道。

        “噗呲!哈哈……梁先生你的朋友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哈哈……”秋瑾撸了撸怀中的胖猫,笑着溜进卧室,关门前留下一句:“如果茶凉了叫我哟。”

        “唰!”

        一道寒光划破卧室,梁逸脸上没了笑容。

        “这把剑是你的?”野原一夫竖举着“华夏之赞”,眼中闪烁着奇异光彩,爱慕,嫉妒,尊重!

        梁逸皱了皱眉,伸手就要去抢,他是剑客,野原一夫也是剑客,自己的佩剑怎能落入其他剑客手中?

        谁知野原一夫突然从沙发跳起,和梁逸拉开了3-4m的距离,嘴角微微一翘,带着挑衅的口吻:“剑不错,卖不卖?”

        梁逸眯了眯眼睛,反问道:“你老婆买不买?”

        野原一夫望着剑身,摇头叹息:“可惜我没有老婆,不然就拿她跟你交换这把剑了。”

        梁逸冲野原一夫招了招手,“把剑还给我,它不适合你。”

        “太轻了,的确不适合我,”野原一夫将剑丢向梁逸,与此同时揭开自己的长衫,从长衫内取出一把细长的倭刀,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刀柄:“你的剑太轻了,我是用刀的。”

        梁逸接剑,剑芒瞬间在手中大起,他剑指野原一夫,用浓浓的斗气以作回应:“剑是用来刺的,刀是用来砍的,技击上不同,理论上不同,造诣上也不相通同。”

        野原一夫缓缓地将倭刀从鞘中拔出,刀上的寒气肉眼可见,控剑御刀,能产生一种“气”,那就叫做境界!

        清水会的会长,肯定名不虚传!

        梁逸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便开口问野原一夫:“你今年几岁了?”

        野原一夫有些伤感:“真是一个非常伤人的问题。”

        野原一夫外貌看起来最多不过30出头,如果他把胡子刮一下,装扮前卫一些,那还能年轻个好几岁。

        梁逸讽刺于他:“你难道是女人,说个年龄都遮遮掩掩?”

        野原一夫笑道:“我生于1907年,算来已经113岁了。”

        野原一夫肯定参与过守夜组织中的机体强化,衰老过程缓慢,各项素质提高。

        “再问一个问题,你以前在守夜组织中属于什么职别的搜查官?”梁逸又问道。

        “以前守夜组织可没有划分什么无趣的等级,但好不谦虚的地说,鄙人技拙,但也没人能在我身上占到优势。”

        野原一夫双手握住刀柄,将刀刃对准梁逸,腰马合一,压低身子,仿佛一只弦上的弓箭,随时都准备发射!

        “居合道?”

        梁逸舔了舔嘴唇,横剑与双肩持平,作起手架势:“我就用这招‘横贯八方’来领教领教你的一刀斩!”

        “小心了,一刀斩是真正的杀人技!不是你们华夏的那些花架子剑招可比拟的!”

        “我劝你把这句话收起来,要不然等会儿输了会很没面子。”

        “你没面子还是我没面子?”

        “当然是你没面子。”

        ……

        高手过招之前往往都要互相嘲讽一波,这样也好激发对方的斗志全力以赴。

        “来吧!”

        “呵!”

        “咯吱——”

        就在把刀出剑的那一刻,卧房门突然敞开!

        “喵~”

        秋瑾探出脑袋,目光来回在剑拔弩张的二人中间移动,最后轻声问:“你们在比试啊?”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梁逸和山野一夫决斗的气息恰恰就被那一声“喵~”给顶散了,现在二人谁也没有兴趣再决斗,但谁也没有找到借口收手。

        然而就在气氛最尴尬的时候,秋瑾突然掏出手机,兴奋地对准二人,招呼道:“来呀,你们继续呀,华夏剑客与扶桑浪人的精彩决斗,哇咔咔,这种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桥段,比世纪拳王大战还令人期待呢……”

        “哼!鄙人是忍者,不是戏子!”野原一夫将倭刀回鞘,脸色微微一红,背过身去不敢再看镜头。

        梁逸摇了摇头,没好气地问秋瑾:“你不好好睡觉,跑出来捣什么乱?”

        秋瑾兴奋又遗憾:“因为我刚刚感受到了强者之间的斗气!但很可惜你们的斗气散了,唉……早知道你们决斗我就应该放手机偷拍的!”

        梁逸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伸出一根手指,顶住秋瑾的额头,轻轻地把她摁回了卧室,嘱咐道:“我和野原先生要商议国家大事,小女人家不要偷听。”

        秋瑾吐了吐舌头,自觉地缩回卧室并关上房门。

        “呼……”

        梁逸长呼一口气,摇头笑道:“真是一场无聊的闹剧。”

        野原一夫轻哼道:“这就是你把女人带在身边的后果,女人永远都是麻烦。”

        梁逸笑道:“你有本事大点声说。”

        “如果我大声说话,那岂不是自找麻烦?我所说的麻烦就是来自于女人的脾气!”野原一夫走出阳台,招呼道:“出来谈正事。”

        梁逸倒了一杯热茶,跟着走出阳台。

        野原一夫转身便递过来两支香烟,先问:“岗村建二你解决了?”

        梁逸点了点头,用一根烟的功夫,把暗杀岗村建二的事以及今夜蹲点黑衣女人造成的麻烦全部都跟野原一夫说了一遍。“这样一来,那个神秘女人肯定不会再轻易露头了,揪她出来也会变得麻烦许多。”

        野原一夫摇头道:“她哪怕再凶恶也只是一条鹰犬,给她力量也翻不出多大风浪;东桑的夜族人都很反感有外族入侵,在反抗的态度上是站在清水会这边的,如此一来,清理默克伯爵的鹰犬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他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小块脊椎骨,脊椎骨中间还夹着一块漆黑色的“小芯片”递给梁逸,道:“昨天晚上清水会一共活捉了3只欧罗夜鬼,我本想从它们口中套出一点东西,可谁知阴谋才刚刚出口,它们的后脊椎就突然爆开,像是安装了什么微型炸弹……我连续实验了两只夜鬼都是同样的结果,于是把第三只的后颈挖开,果然从脊椎中发现了这么个玩意。”

        “芯片”只有指甲壳一般大,厚度不过2mm,有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梁逸打量了几眼脊椎里镶嵌的芯片,猜测道:“这东西应该是个高科技,植入后颈脊椎,用以桥接脑中的神经元……我也不太能解释这种原理,但应该就像电箱中的保险一样,如果植入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神经就会发出警报,最后引爆这块小东西就是个测谎炸弹,威力虽不大,但杀掉被俘虏的人是绰绰有余的。”

        野原一夫道:“因为只剩下最后一个夜鬼,我们还没来得及对芯片拆解,所以连着脊椎骨一起带了过来……如果能取出芯片而且不会发爆炸,那再抓几只夜鬼回来就应该能问出一些东西。”

        “你连着脊椎骨一起带来是明智之举,我猜血徒会安装这种测谎芯片,一定考虑过它的拆卸问题——任何物种被抠出脊椎都存活不了,芯片就跟一颗敏感的地雷,‘脚’一抬起就会boow!爆炸!”

        梁逸又问野原一夫:“你确定这玩意爆炸起来威力不大?”

        野原一夫点了点头:“前两块的威力就只够炸毁脊椎,但这块……应该也是同样规格的,这个谁说得准?”

        “好,那就来做个实验。”

        梁逸把脊椎骨搁在阳台上,执剑对准镶嵌在骨缝中的小芯片,他要用快剑把芯片给挑出来!

        “你这么做,无论速度,劲道,力量都要拿捏得极其细腻,有把握么?”野原一夫紧张又惊讶地望着梁逸。

        梁逸笑问道:“试问你的刀,有这个水准吗?”

        野原一夫不服道:“你如果可以,我肯定也可以。”

        “嘘……”

        梁逸内运一道真气,如果光凭力道“挑刺”的话,脊椎骨肯定会被当成高尔夫球拍飞,细腻活儿当然要用更加精纯细腻的真气。

        重如千斤压顶,轻如杨柳清风!

        “唰!”

        一记流光上挑!

        剑尖直接将骨缝中的芯片挑起,然而就在芯片出缝的刹那——“boow!”芯片以王中王大鞭炮x10的当量猛然炸开!

        坚硬的脊椎骨被炸得四分五裂,威力之大,可见一斑。

        梁逸深吸一口气:“这样一来就有点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