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城市猎人(四)

第二百九十六章 城市猎人(四)

        监狱里最稀奇的事莫过于添加了新成员,梁逸神情冷酷,一双眼睛走到哪儿都显得目中无人,监狱里到处都是充满戾气的罪犯,遇见了这么个桀骜不驯的“新来的”当然要上前“招呼”一下。

        但也只是碰一碰肩,顶一顶胸,口头上挑衅几句,问一问:“小子,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喂!你很嚣张啊!住在哪个牢房的?”

        梁逸全当是蚊子在耳旁乱叫,这些都是喽啰角色,真正的老大从来不会给自己竖立敌人,待人也是西装革履,彬彬有礼。

        梁逸穿梭在过道,假装寻找自己的牢房,想从“4号”牢房经过,可刚刚才涉足半步,一个浑身赤裸,身高超190cm的纹身壮汉毫不客气地把他给推了回去:“小子,这里不允许经过,请你绕道。”

        梁逸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牢房中的场景,除了常规的几张床之外,牢房中间还摆了一张沙发椅,一张桌子,一个柜子;桌上有一盏台灯和几本书;柜子上放着一个小型电视机;

        一个挺着大肚腩的五旬老人斜躺在吊床上优哉游哉,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电视;七个赤裸上半身的保镖坐在硬床板上,各个身材壮硕,凶神恶煞!

        这哪儿像是在坐牢?这分明是在度假。

        梁逸把目光收回并转移到眼前纹身男的身上,抬手指了指前方的“5号”牢房,说道:“我就在隔壁牢房,没有几步路,为什么不让过?”

        纹身男用肚腩顶了顶梁逸,额头盯着额头,眼神对准眼神,警告道:“新来的,不要给自己找不愉快,赶紧给我滚,不然今晚就让你流血!”

        梁逸一眼不眨并且配合着后退,其他狱友纷纷过来看戏,不少人还对梁逸竖起了大拇指。

        “哦,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我还是个新来的。”梁逸撇了撇嘴,矮身绕开纹身男从另一个方向你朝5号牢房走去。

        走过了一段距离,终于有人上前攀谈,是一个瘦得跟马猴儿一样的年轻人:“嘿,兄弟,表现的不错啊,我一看你在外面就是个人物!”

        马猴儿上前套近乎,手却不安分地伸向梁逸的裤兜儿里,他的目标是香烟。

        梁逸伸出两根手指头,轻轻对准马猴儿的细胳膊一夹,疼得他直叫唤:“哎哟哟,兄弟,你这也太狠了吧?这才刚一见面呢……”

        “刚一见面你就偷我的东西,会不会不太好?”梁逸冷哼一声,放开马猴儿的胳膊,从容走进5号牢房。

        马猴儿舔着脸跟了进来,绕着梁逸转悠道:“兄弟,我也是5号牢房的,我叫金木三,你叫什么名字?”

        梁逸轻吐道:“冈坂,日川。”

        “哇,你还能把冈坂日穿,那做你的女人一定很性福了,哈哈哈……”

        金木三拍手惊呼,欢笑的姿态还真像是一只猴子。

        梁逸挑了挑眉,“冈坂日川”这个名字本来是取自汉语中“钢板日穿”的谐音,眼前这只猴儿能听懂,倒还有点与众不同,问道:“你懂得汉语?”

        金木三摇头晃脑道:“略知一二……”普通话还挺标准!

        梁逸用普通话问道:“从哪儿学来的?”

        金木三说道:“小时候在华夏待过一段时间,跑船。”

        梁逸斜眼一笑:“究竟是跑船偷渡还是在船上做趴活儿?”

        金木三“嘿嘿”一笑,大肆拍马屁:“凭我的眼力,兄弟你绝对是个人物……我嘛以前也是个人物,但一次失足进了这里,就发誓金盆洗手不干了!”

        他若是金盆洗手不干,能一上来就摸包偷烟?

        梁逸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吐出三个字:“贼骨头。”但贼骨头总比一些贱骨头来得真实,不说别的,就是他这张油腔滑调的嘴,拍马屁的功夫,让人听了心里舒服。

        梁逸掏出一包烟丢给金木三:“奖励。”

        “哈哈哈……发财咯!”金木三欢呼雀跃,牢房里的人都在嫉妒。

        梁逸摁住金木三,提醒道:“跑江湖的难道不知,钱财不易外露?”然后又做了个“拿来”的动作,说道:“打火机给我?”

        金木三笑着收起香烟,从兜儿掏出一盒皱巴巴的火柴:“我们这里只准用这个,而且吸烟必须到厕所里去,”转身招呼梁逸,“跟我来。”

        梁逸含笑跟上。

        监狱中对内务的整理非常严格,每一间牢房都被打扫得一层不染,卫生间内也闻不到一丝异味儿。

        金木三划了一根火柴,先给梁逸点上,随后才点燃自己的,他猛吸一大口,飘飘欲仙的模样差点没翻白眼:“呼……太爽了,太爽了,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东西带劲儿了,除了女人!”

        他又问梁逸:“冈坂兄弟,你是犯什么事情进来的?我这个人看向一向很准确的,我在你的身上完全看不到犯罪的气息,倒是看到了一身正义。”

        梁逸笑道:“强.奸未遂。”

        “啥?”金木三大跌眼镜,围着梁逸绕了一圈:“是强.奸男人?”

        梁逸摇了摇头,监狱里的人思想都很奇怪。

        金木三揉了揉下巴,纳闷道:“像你这样的男人,一般都是女人往身上倒贴的,怎么还会衍生出强.奸的念头呢?”

        梁逸想了想,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那便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爱你的人你不爱,不爱你的人得不到,只有采取强制措施了,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哈哈哈……”

        “可你是强.奸未遂唉,亏大咯!哈哈哈……”

        “喂,新来的,赏根烟来抽一抽如何?”

        七八个同牢房的狱友闻着烟味儿钻进厕所,态度虽然嚣张,嘴馋的模样却又有些可怜,“赏”一根烟是谦卑的说法,给足了梁逸面子。

        梁逸把口袋里剩下三包香烟全都掏了出来,很大方地丢给了这些个被拘束了自由的男人,笑道:“千万别客气。”

        狱友受宠若惊,几个人赶紧分烟,迫不及待地点燃吞吐,仿佛沐浴了爱的阳光,他们开始和梁逸称兄道弟。

        监狱里也有监狱里的友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监狱己不由人,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监狱里的人,哪个不是在江湖上混过的?

        “他们那几个是谁?怎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叫他们过来抽一根如何?”梁逸用下巴指了指牢房内坐在硬板床上一动不动的几个男人。

        金木三把梁逸往监狱里带了带,声音放低:“你看他们身上的纹身也该知道是帮派成员了,和刚刚硬怼你的那个胖子一样,都是混进来保护4号牢房里的岗村建二的。”

        接着又听人劝说道:“对了,你是新来的,一定要注意别和他们发生冲突,这帮人从来都不缺烟抽,有时候还能闻到酒味儿呢!他妈.的,真不公平!”

        “兄弟们,冈坂先生的身上也有酒味儿!”

        “对!他一开口我就闻到了,我正想说呢……”

        “好像是‘喝撒哟’牌子的清酒,青草香味儿的!”

        “快,搜搜冈坂先生身上带酒没有,我tm要是能喝口酒,关10天禁闭也值得!”

        “你们别乱摸,我身上没带酒!”

        ……

        ……

        pm20:15分,梁逸坐在自己的硬床板上闭目养神,还有15分钟就要开始杀人了,他从来没觉得杀人是一件困难的事,也完全没有什么心里负担,除非有人跟他说“岗村建二有一对刚满月的双胞胎”之类的话,他的心才会稍稍动摇。

        拥有残忍的慈悲,有时也不是一件幸事。

        “冈坂?冈坂兄弟,你睡着啦?”金木三在梁逸耳边轻声呼唤。

        梁逸并没睁开眼,问道:“有事?”

        金木三告知:“我是来提醒你,马上就快8点20分了,再不抓紧的话就没机会了,那些帮派的要霸占浴室到9点,晚上9点浴室就会关门的,到时候你只能在厕所里洗冷水澡了。”

        梁逸缓缓睁开眼,金木三仅穿着一条内裤,蹲在硬板穿上,头发上的水渍还没擦干。

        “浴室被帮派霸占之后就不能进去洗澡了?这是谁定的规矩?”

        “嘘!……”金木三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张地望着同监狱的那4个帮派成员,轻声劝道:“监狱里很多规矩都不会跟着条例来,你不遵守的话会吃亏的,这些帮派成员床底下都藏有武器,和他们硬碰硬,他们受的是伤,你丢的是命!”

        梁逸深切表示怀疑,这句话不是该自己说才对么?

        这时,同牢房的4个南华社的成员突然站起身,其他狱友纷纷表现得有些紧张,畏惧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然而他们仅仅只是去厕所里拿个毛巾……

        am20:28分,南华社即将开始霸占公共浴室。

        “金木,你知道这个监狱里有几个南华社的社员?”梁逸暂时不动,打算再等个几分钟。

        金木等那4个华南社成员走后,才告知道:“一共有37个南华社,23个东兴社,11个齐英社,以及其他小帮派的成员,总之西仓里70%都是帮派成员,哪怕不是都沾了些边的,也正是因为社团成员龙蛇混杂,岗村建二才会招这么手下来保护自己。”

        梁逸又问:“那据你观察,他的那些手下中有没有只在晚上出没的?白天从来没见过露面的那种。”

        金木直接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是,他们虽然是有权有势的帮派,但这里是监狱,白天必须要出去劳改工作。但据我观察啊,4号监狱的那7个人是职业保镖,是岗村建二主动花钱请来保护自己的,剩下的那些才是普通社员。”

        梁逸点点头,从体型和神态就可以判断职业和业余,但只要没有高等级夜鬼蛰伏在监狱中,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

        “公共浴室有几个坑位?”

        “大嘞,起码有4-50根管子,但有些放不出热水,有用的也就2-30来根,”

        金木三是个警觉的人,他摁住梁逸的肩膀,试问道:“冈坂兄弟,我在你眼中看出了杀气,你该不会是想——”

        “嘘……”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自信又绝然,让金木三哑口无言。

        梁逸下床,走出牢房。

        ……

        公共浴室在仓房的正南方,所有活动人员全都自觉撤离开,给华南社的社员让出一席之地。

        金真树联系了几个狱警站在墙角,金木三和狱友,以及整个西仓的犯人全都把目光放在了梁逸的身上,盯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进公共浴室。知情者为之捏一把汗,不知情者全当是看热闹。

        公共浴室的门口只有一个遍布纹身的彪形大汉,梁逸记得他,就是那个用额头硬怼自己并放下狠话“今晚让你流血”的身高190cm的纹身男。

        梁逸记得他,挑衅的神情和嚣张的模样,记得清清楚楚。

        纹身男见梁逸走了过来,捏了捏拳头,讥讽的神情满是期待:“新来的,你这是在擅闯地狱知道吗?”

        “我知道,”梁逸点了点头,从纹身男招了招手,走进浴室后的隔板间,非常平静道:“你过来,我有事情跟你说,保证不会让你后悔的。”

        如果在浴室外动手,肯定会造成混乱,纹身男也忌惮角落里站着的狱警,于是很快乐地就跟着梁逸走进了浴室。

        “新来的,你现在跪下来叫我——”

        “啪!”

        梁逸不但没有跪下来,反而蹬地而起,一个蓄力横侧踢,扫腿震出风声!

        他若开启夜战状态,一脚能将高速行驶的火车踹出轨道,即便现在是常人状态,这一脚踢击也能踹死纹身男!

        “咔嚓!”

        纹身男胸骨碎裂,贴在墙上死不瞑目,嘴里一个劲儿地呕着鲜血!

        血!

        是唤醒疯狂的源泉,梁逸内心的疯狂难以压制!

        “刺啦!”

        他撕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矫健到拔丝的肌肉,大步走进公共浴室,大开杀戒!

        ……

        “社长,一群大男人洗澡好无趣了,什么时候搞个女人来透一透?”

        “这是监狱,你们想得美呢!打.飞.机把你,哈哈哈……”

        “妈.的,北仓都有女狱警,老子们全他.妈是男的,太过分了!”

        “好了,都别吵,再过2个月我们就出去了,到时候整个东桑北城都将是我们华南社的天下,你们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

        “哗哗哗……”

        浴室里的水雾蒸腾,粗言秽语肮脏至极!

        梁逸站在浴室门口,轻唤一声:“岗村建二可在?”

        “咦?这个人是谁?”

        “水雾太大看不清楚啊。”

        “喂!你是谁啊?”

        “好像是个新面孔,不懂规矩吧?”

        “三岛这家伙,连门都看不好?”

        “小子,赶紧滚!别打扰了我们洗澡!”

        ……

        一帮将死之人,啰里吧嗦!

        梁逸直接走进浴室,歪着脑袋打量着每一个凶狠的帮派成员,再次问道:“岗村建二是谁?”

        “八嘎呀路,你找死的!”

        暴脾气的人一拳朝梁逸砸来,梁逸回首一个摆臂,“啪!”直接扇在那人脸上,“咯咯咯……”人头360°旋转,第一口鲜血染红浴室!

        “打死他!”

        其他帮派成员见状,抡起拳头朝梁逸砸去!

        梁逸绝不留余地,招招都是杀人技!

        一拳皮开肉绽!

        一掌眼珠迸出!

        一肘骨骼碎裂!

        一膝五脏俱损!

        一踢腾飞三尺!

        一套连招行云流水!

        一身胆气所向披靡!

        一声怒吼血流成河!

        一腔热血天下无敌!

        ……

        血雾弥漫在整间浴室,鲜血染红了墙壁,地上倒着35具死透了的尸体,有的身首异处,有的死不瞑目……只剩一个五旬老人跪在地上射射发抖!

        “绕……绕命,绕……饶命!”他吓得几乎没了男儿的阳刚之气,声音变得像是被阉割后的那般尖锐,他没了尊严,跪倒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认错,他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极度恐慌!

        但会饶命就证明他还没吓傻!

        梁逸疯狂过后变得很淡然,他蹲在岗村建二的跟前,平静问道:“问你个事,老实回答我……前段时间你应该见过一个黑衣女人,她肯定带着面具,身份也一定隐藏得很好,呃……其实我估计也问不出你什么,但还是要尝试着问一下,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交易呢?”

        岗村建二低着头,一直重复着两个字:“饶命,饶命……”

        “我说过你对我的价值并不高,所以我只给你10秒钟的时间考虑,你要是在这10秒钟之内还不回答我,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梁逸用双手夹住岗村建二的脖子,眼神空洞得没有一丝杂糅,语气无情得没有一丝温度:“好了,你还有5秒钟的时间,5,4,3,2——”

        “我说!”

        岗村建二猛然抬起头,惊恐地盯着梁逸的眼神,仿佛一个木讷的机器人,为了说话而说话:“我和她做了一场交易,她帮我抢夺齐英社的地盘,我帮他引进最新的违禁品,就是那种红色小药丸,吃一颗就能让人获得第二次生命的那种;我们社团旗下的所有夜店都在流通那种东西……”

        “货源是从哪儿来的?”

        “南海湾的港口,只知道是这个地方,但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儿,供货方是谁,从海外运来还是内地生产,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你平常是怎么跟那个女人联系的?”

        “不知道,从来都是她主动联系我,她就像幽灵一样,能在悄无声息中潜入我的房间,她……她……她和你一样是个魔鬼!啊……啊……你们都是魔鬼!杀人的魔鬼!”

        岗村建二发了狂,挣脱梁逸的束缚,转身一头撞在墙上,脑袋开花,当场暴毙!

        “也省得杀你脏手了。”

        梁逸冷冷地回望着地上正淌血的36具尸体,这些人曾经剥夺了多少人的生命和自有?死有余辜!

        他找了个喷头,花了3分钟抹香香洗掉了身上的血污,又找了根干燥的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若无其事地走出浴室。

        杀戮,

        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