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只受了惊的小猫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只受了惊的小猫

        “这个家伙怎么会找到这儿来了?是谁透露给他门牌号的?”秋瑾咬了咬唇,轻咳了两声,提醒靠在门口的金发男人。

        咳嗽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金发男人打游戏正专注,眼睛都不眨一下,怎会注意到迎面走来的秋瑾。

        秋瑾走至金发男人跟前,大声喝道:“东野翔!”

        “啊!”专注的男人被呵声吓得不清,手中的游戏机一个没拿稳,“啪嗒!”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我的游戏机……你这个混——”金发男人怒气上头,条件反射般张口就骂,但一瞧见是秋瑾,立马止了声音,怒红了的脸瞬间冷却,变得嬉皮笑脸,“秋瑾,你回来啦?”

        小孩子的脸变得也没有他半分快。

        秋瑾抱着肩,轻哼道:“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你平常有尾随过我?”

        金发男人却没有回答秋瑾的问题,也没有理会秋瑾身后的梁逸,手捧玫瑰花送给秋瑾:“秋瑾,我们和好吧,以前是我鬼迷心窍了,对不起。”

        秋瑾直接道:“我拒绝跟你和好,然后你可以走了,谢谢。”

        “秋瑾,你别这么无情,我是带着真心来跟你和好的,在没有你的这些日子里,我茶不思饭不想……你忘了当初是我找关系帮你联系出版社的吗?我还给你打赏了那么多礼物……”

        金发男人苦苦哀求,演技颇为拙略。

        “哼,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给了你一个和我正式交往的机会,但我没想到你竟然是那么下流的一个人,”秋瑾一把拍开跟前的玫瑰花,指着金发男人的鼻子问道:“我问你,《秋子的春天》第二章买鱼豆腐的老板名字叫什么?你说得出来么?”

        金发男人慌然失措,“他叫……叫……”

        “你瞧你,多虚伪,谁稀罕你的打赏了,你根本就没看过我的书!”秋瑾揪起整整高她半个头的金发男人,一把搡到一旁:“趁我还没发火,带着你的玫瑰花和破游戏机,滚!”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

        “那……我的pds游戏机要10万多元呢,你刚刚吓得我把它摔坏了,你要不要考虑——”

        “滚!”

        金发男人还想索取点赔偿,但性格懦弱到了骨子里,拾起地上的鲜花和ps游戏机就往楼梯外跑去。

        “等等!”

        梁逸一把揪住金发男人的胳膊,冷声道:“你身上藏了一些东西。”

        “你放开我!你是谁啊!”金发男人想要把手抽开,但梁逸的力气岂是他这瘦胳膊腿儿能比拟的。

        梁逸狠狠地捏住金发男人的胳膊,金发男人疼出了杀猪般的叫喊:“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

        “梁先生,你这是……”秋瑾在一旁也看的紧张。

        梁逸掐住金发男人的下巴,狠狠一撇,“咔嚓!”下巴直接脱臼,“唔唔唔……”没有了咬合力,金发男人再也不能乱吼。

        “我是警察,现在怀疑你身上藏有违禁品,现在要对你进行搜身。”

        梁逸说完,开始搜索金发男人的裤子口袋,金发男人猛烈挣扎,梁逸直接把他摁在地上,一番暴力搜索后,果然找出了红、白两只小药瓶!

        “果然是这些东西!”

        梁逸把金发男人从地上抓起,摁在墙上,手扶住金发男人的下巴“咔嚓”一撇,下巴复原了,又能开口说话了:

        “求你了,放过我吧,太疼了,太疼了,咦……我又能说话了……”金发男人几乎黏在了墙上,疼得满头大汗,完全妥协!

        梁逸把药瓶举在金发男人眼前,怒声道:“我从看你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你是个瘾君子,快说,这瓶红色药丸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金发男人生怕回答慢了:“是我在夜店里爽嗨的时候有人引荐的,他说这个吃了会飘飘欲仙,我就吃了,然后……然后就长期供应了。”

        “啊?!你tm的还是个瘾君子,天呐,我当初是怎么瞎眼看上你的!……”秋瑾惊讶得爆粗口!

        梁逸又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是什么人推荐给你的,你可有看清楚他的面貌?”

        金发男人回答:“我吸违禁品快一个多月了,但吃这个才刚是第3天了,是一个女人,带着面具呢,但是她昨天突然不买给我了……”

        “把话给我说完,不然再把你下巴抠掉!”梁逸怒得像是一头野兽!

        “不要不要……我说完,我说完……”金发男人带着哭腔,直接跪倒在地上,陈述道:“秋瑾的地址就是那个女人告诉我的,她叫我重新来追求秋瑾,找机会给秋瑾吃下这个药丸,为了以防意外,他还给了我一瓶迷药,就是白色的那个小瓶子里,他想让我迷.奸秋瑾……实在不行就杀她,”他偷偷地瞥了一眼秋瑾,哭诉道:“我本来是拒绝的,但我实在抵不住药丸的诱惑,我绝对不敢做出犯罪违法的事,我只是短暂性地答应她而已……”

        “你这个王八蛋!”

        秋瑾操起手提包就往金发男人身上砸去,眼中含着泪光:“我怎么你们了?我一不偷二不抢,在家里写书连朋友都没几个,为什么你们全都这样对我……我打死你我……我恨透了这个地方,我恨透了你们国家!虚伪,自私,肮脏,卑鄙,下流,变态!”

        金发男人倒在地上,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梁逸抬手制止住了秋瑾,“你把他打死了怎么办?”

        秋瑾大喘着粗气,可怜巴巴地望着梁逸:“梁先生,你说这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梁逸也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个黑衣女人这么热衷于针对秋瑾,还要以这种凌辱的手段,难道她是个心理变态?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拍忍者来保护你的原因,所以——”

        “呜呜呜……”秋瑾历经了大起大落,亢奋后转化为悲伤,一头扎进梁逸怀中,嚎啕大哭起来:“我想回家,呜呜,我想爸爸妈妈了,我要回家,我再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一个人漂泊在外,无亲无故无朋友,还要承受这种羞辱与伤害,她的泪腺能坚持到现在决堤已经很不容易。

        梁逸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心灵受伤的女孩子,只是轻声道:“其实你的小说我也看得不多,但我知道秋子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她最喜欢的吃的食物是名古好吃街18号店铺买的铁板鱼豆腐,豆腐店老板叫做吉村大郎……”

        不一会儿,秋瑾的大哭在梁逸温柔的阐述中变成了抽泣,直至抽泣回到哽咽,哽咽变成嘤咛,才缓缓从梁逸怀中抽离,她抹了抹眼泪道:“其实我早就决定换口味了,前天晚上就是为了想吃那家店的铁板鱼豆腐才遇到了坏人……幸亏也遇到了梁先生你,”

        她长长的睫毛上还沾染了几颗泪珠儿,眼眸真挚地望向梁逸:“梁先生,我并不是一条毒蛇,我只是一只受惊了的小猫。”以小猫自居,她很喜欢。

        “喵~”

        一声猫叫突然从脚下传来,一只肥嘟嘟的橘猫正在秋瑾脚踝蹭毛挠痒。

        “橘胖,你怎么跑出来的?”秋瑾惊呼着抱起橘猫,撸了撸毛发,心疼道:“一天晚上不见,饿了一圈儿了,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9:47分,时间应不早了,他催促道:“江小姐就赶紧进去收拾东西,我也正好把这小子处理一下。”

        秋瑾抹了一把眼泪,狠狠地瞪了一眼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金发男人,掏出钥匙,开门进屋。

        ……

        梁逸把金发男人抗进了楼梯间,扔在地上,轻声威胁:“小子,现在全城都在严打这种违禁品,你身上这么多,又杀人未遂,我看把你送进监狱起码判个10年以上。”

        金发男人紧紧的抓住梁逸的胳膊,哀求道:“警官,放过我,你放过我吧,我下面有一辆跑车,你要的话就拿去,这……这给你钥匙……”

        梁逸按住金发男人的手,心平和气道:“其实呢,我们现在就是在调查散播这种违禁品的幕后主使……你如果想免除牢狱之灾的话,就好好配合我的工作,当我的线人,怎样?”

        金发男人一个劲儿地点头:“当,当,我当,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好,那你先告诉我,你跟那个神秘女人是什么时候见面的?见过几次面?在哪儿见面?怎么从她手上得到这些东西的?最近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梁逸把心中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

        金发男人如实回答道:“3天前那个女人在‘xo’酒吧找到了我,把这个东西给了我,我吃第一粒就上瘾了;第二次是昨天晚上11点多,她气冲冲地找到了我,然后吩咐了这些事;我总共就只见过她2次,最近的一次就是昨天……”

        梁逸点了点头,又问:“那你有她的联系方式,或者她说事情完成后在哪儿见面,给你相应的报酬没?”

        金发男人摇头道:“没有,她什么都没说,她的出现也是随机,而且戴着面纱,身旁总是跟着两个很高大的保镖,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恐怖极了……”

        “好,”梁逸掏出手机,“你说一个你的电话号码,今晚你再去xo酒吧,要装作若无其事,妞照泡,舞照跳,12点之前我会主动联系你,到时候你和我回合,懂了吗?”

        金发男人害怕道:“不……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这可说不准。

        梁逸肯定道:“不会。”

        金发男人也没有别的选择,颤颤巍巍地吐出一串数字,“……这就是我的电话号码,刚刚我的手机摔坏了,你暂时打不通。”

        梁逸一边存着电话号码,一边轻声慢吐:“东野翔,我记住你的名字和相貌了,如果今晚电话打不通,我保证明天你会被我鼻青脸肿送进监狱。”

        金发男人浑身一哆嗦,颤声道:“其实……尾号是3401,不是3407……警官先生你改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这就对了。”

        梁逸存好电话号码,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拍了拍金发男人的肩膀,起身道:“好了,你可以走了,今晚不见不散。”

        金发男人刚刚还奄奄一息,得知可以离开了,从地上蹦跶而起,一溜烟儿便跑没了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