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偶遇前男友

第二百九十一章 偶遇前男友

        “笔记本电脑,彩色便利贴,粉色阿狸抱枕,tridmp3,橘胖子,妈妈的爱心保温杯……”

        秋瑾是个精致的女人,从缠着梁逸带她一起回家搬东西出门的那一刻开始,直到开车20分钟来到她租房子的小区门口,全程半个多小时都在盘算自己到底该带哪些东西离开,详细到什么颜色发卡和贴纸。

        秋瑾租赁在一个老式小区,停车位相对来比较紧张,梁逸只能在路边“见缝插针”,收停车费的物业大妈还没走近就扯着嗓子道:“喂,这位先生,在小区正门口停车可是要收双倍停车费的哟。”

        “梁先生,你要不把车再往下开一点?那里有免费的停车位。”秋瑾在一旁提议。

        梁逸熄了火,笑道:“一点小钱,不足挂齿。”

        秋瑾轻叹道:“倒不是钱的原因啦,主要是这个欧巴桑的原因……”

        梁逸刚刚下车,还没来得及把车门关上,收费的大妈就已经抄写好车牌,伸手索要道:“谢谢,一共是200元。”

        “麻子阿姨,我们就在这里停一会儿,马上就会离开的,收钱就未免太不客气了吧?好歹我也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拜托拜托,这次就免了吧?”秋瑾低声恳求道。

        那位叫做“麻子”的大妈,脸上的确长满了雀斑,鼻子扁平,嘴唇厚实,一脸尖酸刻薄的模样。她摇头道:“不行!这是小区规定的费用,你们就算在这里停1分钟也要交200元停车费,”她又看向梁逸,“再说了,这位先生开的可是最新款的宾士,怎么可能在乎这点小钱呢?呵呵呵……”最后她还不忘补充一句:“江小姐交往的男人一个比一个有钱呢,呵呵呵……”

        “麻子阿姨!你别乱讲,他不是我的男朋友,而且你说得好像我交往过很多男人一样,你又没看见过……”

        秋瑾的脸不知是羞还是怒,抢先付了停车费,拉着梁逸就气冲冲地走进小区,嘴里低估抱怨:“东桑上了年纪的女人全都是欧巴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梁逸苦笑道:“事实上华夏上了年纪的女人比欧巴桑还要凶,特别是在跳广场舞的时候,势力比黑社会还要庞大。”

        秋瑾又解释道:“梁先生你千万不要听那个欧巴桑乱说,我根本就没交往很多男人。”

        梁逸很想说:“我一点都不在意”,可要是这样说,这个女人肯定会不高兴,便随口道:“江小姐这么漂亮,有很多爱慕者也很正常。”

        “但都是一些衣冠禽兽,我算是看淡了这些东桑的男人。”秋瑾摇着头,眼神中充满了失望。

        梁逸轻声道:“遇人不淑是命运,不怪这个国家。”

        秋瑾说道:“不全是,但大部分都是,比方说我上一个男朋友,在追求我的时候说不完的甜言蜜语,装不完的正人君子,我决定正式和他交往的第一天,他就想着办法灌我喝酒,想趁机推到我……”她表情发狠,不屑道:“哼,我是谁?根正苗红的军二代,想占我的便宜,找死呢!”

        梁逸尴尬地笑了笑:“呵呵呵……”

        “梁先生你可别笑,昨晚你脱我衣服的事还记在心里呢,要不是先前你救过我,我非得报警抓你不可……但是现在知道你是警察了,功过相抵也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秋瑾难得坦坦荡荡把自己的心结吐出来,她又看向梁逸,字正腔圆道:“我妈妈说过,女人的贞洁很重要,谁夺走了就要谁来负责,昨晚的事就算了,但如果还有下次,我可要追究你的责任了,”她还是有了一些脸红,偏过头去轻声道:“我们能通过小艺的手机相识并相见也是缘分,至少比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的相亲对象来得靠谱,你是警察,我爸刚好是军人,所谓军警一家,挺门当户对的……当然了,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只是有缘,究竟有没有份,那得往后了说……”

        梁逸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些事,同时非常惊讶秋瑾长篇大论的本事,有一说一,这姑娘和冯小艺,除了长相不一样,情商高一点,性格,身高,声音,几乎相差无几。

        “梁先生看年龄也不小了,当国际警察挺累的吧,全世界到处跑,整天打打杀杀的,哦不……是执行危险任务,你家里就不催着结婚吗?”秋瑾突然问道。

        如果是早些时间,梁逸肯定会感叹“天下未定,家国未安,吾等匹夫怎敢去想婚嫁之事?”,但自从有过几段惊艳的时光之后,难免觉得这些措辞有些矫情,这些话只能拿去搪塞一下阿娜斯塔和苏菲,给她们一个正义的理由,然后自己也好心安理得的离开。

        自己算不算渣男呢?

        “呵呵……我妈妈如果还在人世的话,她一定会急得要死吧……”他笑得实在苦涩,什么是家,什么是亲情?这种东西已经遗失了好几千年。

        “啊?实在不好意思梁先生……”秋瑾发现自己揭了人家的伤疤,愧疚地低下头。

        梁逸又笑得坦然,并问:“对了,我看冯小艺的联信里也有很多相亲对象,你知情?”

        “噗呲!哈哈哈……小艺,小艺比我还惨!”秋瑾忍不住大笑,“她啊,在北欧工作呢,偏偏父母不让她嫁到国外,一年到头都在安排相亲对象,每次都来找我帮她把关,我都烦死了,那些男的每一个能看的,唉……”笑了笑了过后,她的神情徒然伤悲:“小艺的脾气有时候就是比牛还倔,明知道华夏疫情严重还跑回来,真叫人不省心……”

        “不省心”是秋瑾对冯小艺最好的期许了。

        梁逸很喜欢听秋瑾谈论冯小艺的点点滴滴,但话题最后还是会来到冯小艺失踪这一悲伤事实,所有的欢喜都成了缅怀,凝结在心坎儿,堵得越来越慌,越来越痛。

        她已经很近了,但她究竟在哪儿?

        ……

        闲谈之间,秋瑾带着梁逸来到了自己租赁的“3单元”。

        “3单元3-1,是这里吧?”秋瑾挠了挠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备忘录,点点头:“没错,就是这里没错了。”

        “江小姐不是在这里租了1年多了么?怎么还记不住自家的门牌号?”梁逸好奇道。

        秋瑾说道:“这里小区的格局很大,建筑风格也都一样,再加上我最近有些神经衰弱,个人也是举棋不定的性子,就什么事都打个备忘录,以防万一嘛。”

        “连个声控灯都没装。”

        梁逸打开手机电筒照明,他并没有觉得环境很差,东桑再老式的小区,在环境这一方面也会做得很好,只是阴暗的地方很容易滋生邪恶。杀人放火在阴暗处,强.奸抢劫也在阴暗处。“阴暗”一词从诞生出来,就注定了它的贬义。

        “其实安装了的,就是坏掉了一直没修,这里的房子地段儿和环境都不错,内饰我也很满意,当然了,最满意的还是它中肯的价格,嘿嘿……”

        秋瑾奋力爬上三楼,正要从包包里掏钥匙,可一刚走出楼梯间,顿足,惊呼:

        “他怎么在这儿?!”

        “谁?”

        梁逸走出去一瞧,一个染着金黄色头发,穿着白色体恤、破洞牛仔裤的前卫男人,抱着一束玫瑰花正蹲在门口激情地打着游戏,“如果他是你的前男友,那你也太没品位了。”

        秋瑾叹气道:“他就是我的前男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