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am12:54分,夜还很漫长。

        梁逸坐在沙发上,非常细腻地替刚刚添加的联信好友打备注;齐英社、警察局、清水会三家已经联合行动,今晚东桑北城将不会消停,他的联信消息也不会消停——

        “叮咚!”

        山本一郎发来一条消息:“梁长官,我们已经在齐英社旗下的一家夜总会潜伏,这里好嗨呀,你要不要过来玩儿?”接着便是一条灯光绚烂的小视频,舞池里摇摆的人群,妖魔鬼怪难以分辨。

        梁逸严肃回复:“我说过,没事不要打扰我(愤怒)!”

        山本一郎再也没发过消息来。

        “呼……”梁逸轻叹一口气,要是每一个步骤都要和自己汇报,那自己不得被吵死?手机内存都不够。

        桌上的红茶还是热乎的,杯子也被洗得干干净净。像秋瑾这样一个生活在纪律严谨家庭的姑娘,思想保守是一方面,勤劳能干也是一方面;

        “咯吱——”卧室门轻轻敞开一条缝,秋瑾探出脑袋来,左看看右瞧瞧,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梁逸的身上:“梁先生,你的客人们都走了?”

        梁逸盯着手机屏幕,随口回答:“就算他们没走你也可以出来。”

        秋瑾这才放心地走出来,一展花色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她就站在门口,说道:“我感觉你的这些客人都好奇葩哟,要么是黑社会,要么是警察,更有意思的是那个戴帽子的人。”

        梁逸抬头瞥了一眼秋瑾,虽然身体包裹的严实,但一点儿也不影响她的颜值,黝黑柔顺的长发,瓜子脸杏花眼,实打实地大美人儿,“为什么你会认为那个戴帽子的人很有意思。”

        秋瑾认真道:“刚刚我出去拿药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他的那两个手下,是忍者,忍者你知道么?真是少见。”

        梁逸只知道忍者的一个概念,职别相当于现代情报机构的特工,它们的隐匿很适合守护黑夜,便不觉得多奇怪了:“哦。”

        秋瑾撇了撇嘴,开始好好地在套房里游荡起来,摸一摸这里的装饰,开一开那里的灯,心里全是对这间豪华套房的好奇。

        梁逸捣鼓完信息,收起手机,抬头看向房中好奇又不失俏皮的女人,问道:“现在已经快凌晨1点了,江小姐不是早就已经犯困,怎么还不去睡觉?”

        秋瑾随口回答道:“我在外面的第一晚通常都睡不着,这也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同居,虽然没干什么,还有刚刚涂抹了药膏,伤口凉凉地有点疼,不好睡。”

        梁逸一展长袖,一柄寒光钢刃缓缓滑了出来,华夏之赞,好久不见。他轻抚着剑身,仿佛在揉.摸一个女儿家的皮肤,如此如醉的模样,爱不释手的姿态。

        “哇,好闪的剑!”

        秋瑾顺利被寒光吸引了过来。

        梁逸轻声呼唤:“麻烦江小姐帮我拿一条毛巾过来,我已好久没擦拭它了。”

        秋瑾从浴室里找了根大毛巾,扔给梁逸时也不客气地在一旁坐了下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兴奋道:“寒芒!剑气!”

        梁逸停止了抚剑,偏头盯着身旁的女人,“你还知道寒芒和剑气?”

        秋瑾傲然地扬起脸蛋儿,“你别忘了,我可是个写小说的,我也有自己认为的江湖哟。”

        梁逸淡然一笑:“一剑寒光,破开天地与黑暗,迎接最美的黎明晨曦。”

        秋瑾意外道:“梁先生挺有文采的嘛,考不考虑跟我学写书?”

        梁逸谦虚道:“我是个粗人,只会打打杀杀,没有文人风骨,惭愧惭愧。”

        “唉哟,文绉绉的!”秋瑾一拳头锤在梁逸的肩膀上,就这么熟识了。寒江孤影,江湖故人,既然皆是未眠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能摸摸它吗?”

        秋瑾这么问的时候已经把手给伸向了剑刃。

        “小心一点,它很锋利。”梁逸双手抬剑,轻轻呈现给秋瑾。

        秋瑾咽了咽口水,搓了搓双手,露出一个神圣的表情:“在下接剑!”

        剑在手,豪气在身,秋瑾双手握住肩膀,目光直视剑刃,赞叹道:“初看第一眼觉得它很美丽,再看第二眼就会觉得恐怖,当看到第三眼的时候心中就莫名地浮现出了一种敬畏感……难不成这真的跟仙侠小说里写的那样,有剑魂藏在里面?”

        梁逸开朗怀笑:“呵呵呵,剑有灵气是真,藏着剑魂是假。你之所以会恐惧它是因为你知道它能斩断血肉之躯,你之所以会敬畏它,是因为它所向披靡能给你安全感。”

        秋瑾小心翼翼地把剑还给梁逸,问道:“它有名字吗?”

        梁逸自然接过剑柄,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剑身,“它的名字叫做‘华夏之赞’。”

        秋瑾抿着嘴唇,稍加思索后,摇头道:“好难听的名字……”

        梁逸故作神秘模样,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江小姐你小声点,它听了会不高兴的。”

        秋瑾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梁逸摇头笑道:“江小姐还是去睡觉吧,夜已经很深了。”

        秋瑾给自己倒了杯茶,捧在手心里慢慢喝,看样子是不打算睡觉:“梁先生,我们来聊一聊情感问题吧?”

        梁逸道:“我是个杀手,没有感情。”

        秋瑾反驳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杀手是最重感情的,越是逃避的东西越觉得珍贵,”她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试着问道:“梁先生,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梁逸大言不惭道:“没有。”

        没有女朋友,但有几个情人。这也不算撒谎,所以梁逸面不改色心不跳。秋瑾眼睛一亮,又问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有没有男朋友?”

        梁逸摇头道:“不是很想,但如果你想让我问你有没有男朋友,那我可以顺便问一问,你有没有男朋友?”

        秋瑾挪了挪屁股,与梁逸坐得更近:“我没有男朋友!”

        梁逸故意斜眼笑了笑:“那我的机会岂不是来了?”

        秋瑾大惊,赶紧又往外挪了挪屁股你,拉开一段距离道:“什么机会来不来?梁先生不要对我有想法……还是你本身就有这种想法,只是一直都隐藏在心里不说?”

        “你知道我的剑有多快吗?”梁逸突来问出了个与当前话题毫不沾边的问题。

        “啊……啥?”秋瑾有些茫然。

        梁逸扔掉了手中的抹布,竖直剑身举在胸前,剑刃上隐隐散发着寒芒,眼眸中隐隐地泛着青光:“我记得东桑有一种刀法叫做居合道,用的是拔刀斩,一击必杀,快如闪电,但是我的剑比他们快一百倍。”

        秋瑾虽然不喜欢这个话题,但也被梁逸认真的态度和气势所吸引住,“嗯……首先,我们华夏的功夫肯定要比他们东桑厉害,其次,梁先生你可以谦虚一点,快个五十倍就好了,干嘛要快一百倍呢?”

        梁逸坚定道:“一百倍就是一百倍,它们的出刀要0.1秒,我出剑只要0.001秒,这就是差距。”

        秋瑾来了兴趣,从果盘里挑一只大苹果,搁在沙发靠上,退后两步掏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对准梁逸拍摄:“你既然这么厉害的话,不妨就来表演一下吧?镜头可不会撒谎。”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内运真气,外发力道,冷冷地凝视着背靠上的苹果,“呼呼呼……”内劲儿成风!

        秋瑾发丝飘摇,突如其来的风惊得她目瞪口呆!

        “哗哗!”

        两道寒芒闪现,剑刃斩断气流,残影都未留下,剑已回到了原位,人已坐回了沙发。

        苹果并没有被劈开!

        秋瑾迟疑了三秒钟,挤眉弄眼道:“什么嘛,根本就——”

        她话还没有说完,裹在身上的睡袍就滑溜溜地垮了下来,一尘不染,一丝不挂,一清二楚,一览无余!

        “啊!”

        “啊!”

        “啊!”

        高分贝的尖叫甚至把茶杯里的水震荡出了涟漪!

        她赶紧捂住自己那暴露的“两点一线”,转身跑进卧室。

        梁逸稳若泰山,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用抹布继续擦拭剑身,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无辜的苹果下手呢?

        “江小姐你别怪我,我只是想让你早点睡觉而已……”

        夜,终于沉静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