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只流浪的小猫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只流浪的小猫

        走出校门后,梁逸并没有急着去开车,而是故意往偏僻的地方绕行,城里的警笛声已经开始喧嚣,今夜发生了这么多事,此城难以消停。

        “梁先生,你把我放下来吧……”秋瑾把脸蛋儿朝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面色微微泛红。

        梁逸轻轻放下秋瑾,甩了甩有些麻木的手,这女人看起来不胖,想不到还挺沉。

        “梁先生,你真的是梁先生?”这一切对于秋瑾而言都发生得太快了,再厉害的脑子也不能转过弯来,于是只能一件一件地把事情屡清楚,首先是身份。

        梁逸点了点头:“在下就是梁逸。”

        “呵呵,还在下呢,这么谦虚?”秋瑾默默地掏出手机,一瞧屏幕惊讶道:“梁先生你给我打了这么多个电话?”

        梁逸微微皱眉,“说起来你为什么不接呢?”

        秋瑾说道:“我在上课嘛,避免被人打扰,所以开了静音,也没拿出来……”说着她默默地回拨了电话号码。

        《my    love》铃音悠悠响起,梁逸掏出手机一瞧:“秋瑾来电……”他诧异地望着身旁的秋瑾。

        秋瑾展颜一笑,挂断了电话,“现在我可以完全确认梁先生的身份啦,小艺这手机还能用呢……”

        真是个警惕又聪明的女人。梁逸欣慰微笑,可电话挂断后,锁屏壁纸就暴露了,他赶紧把手机往兜儿里揣。

        “梁先生,你能解释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吗?学生们怎么会想杀我呢?还有那些红了眼睛的怪物……还有那个什么女人,为什么要让他们来……来伤害我?”

        秋瑾的语气中有惊恐,神情中布满了疑惑,目光中又充满了期待……心思稠密又复杂的聪明女人。

        梁逸眯了眯眼睛,轻轻吐出四个字:“国家机密。”

        秋瑾耸了耸小巧的鼻子,“虽然我很想把它当成写作素材,但这些事情还是不知道得好……”

        梁逸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女人还是有点思想觉悟。

        “我好几次都期待梁先生的模样,带着厚厚的眼镜,文质彬彬的生物研究者,或者是身形臃肿,发际线拔高的大龄青年……但现在看来,梁先生可真是个实打实的帅哥,你肯定有经常锻炼身体,不要让为什么胸膛会那么结实,”秋瑾长叹一口气,“唉……我想这应该是就是命中注定的吧?正如我书里的女角色那样,冷水悲秋,一年四季不如愿,但从来没有放弃过等待,终于阳春化白雪,在山花烂漫时,邂逅了一个最好最好的人……”

        秋瑾绝对不是个花痴,从她的文笔和谈吐可以看出,她是个很文艺的女人。是不是所有走文艺路线的人都有些性格古怪?

        梁逸曾经考虑过如实告知自己和冯小艺的关系,但从眼前这个情况来看,真相只要一出,秋子的春天又将变成寒冬。

        “对了,江小姐,请你把你发布在网上的帖子全部删除,那些想伤害你的人就是通过这个帖子找到你的。”他突然想起提醒道。

        “啊?这么残忍?”秋瑾表现得有些肉痛,“我这个帖子的含金量可不少呢,就这么删除的话好可惜,”她捧着手机一番操作,“不过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为了不给梁先生添麻烦,删掉也没什么关系,”最后她把手机屏幕面向梁逸:“好啦,全部,删除,完毕!”

        梁逸揉了揉鼻子,有些猜不透眼前这个女人。

        “江小姐这几天就不要回家,委屈一下跟我住酒店,我和徐哲也可以保护你。”

        秋瑾轻叹,“是呢,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想都让人后怕,不过住酒店真的安全吗?”她又看着梁逸问。

        梁逸道:“跟我住在一起就很安全。”

        “啊?那岂不是要同居?”秋瑾顿住脚步,微微摇头:“不行不行,如果婚前同居被爸妈发现了,他们能从京城游过海域来把我腿打断!”

        梁逸莫名有些想笑,解释道:“我们只是暂住同一屋檐下,有独立的卧房和卫生间,只是起到一个安全保护的作用,平时关上门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秋瑾又偷瞄梁逸,细声道:“虽然我们认识了很久,但现实相见这才是第一天,我还不知道你的性格怎么样……”

        梁逸摇了摇头,把手枪递给秋瑾,认真道:“如果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可以随时射杀我。”

        当然了,如果梁逸真的想把她怎么样,一把小手枪也不会给她带来什么保护。

        给她一把枪,不如给她一个套套,这样至少还能避孕。

        “不不不……这个就不要了,你快把这个东西收起来,你……你怎么能随身带着这些东西!”

        秋瑾不知不觉就和梁逸保持了好几米的距离。

        梁逸暗自苦笑,把枪重新别回腰间,抽出一支香烟点上,自顾离开道:“江小姐如果不相信我就算了,现在马上就要9点钟了,你要等公交的话得抓紧。”

        秋瑾抱肩站在原地,想追又迈不开步子,她喊道:“梁先生这是在欲情故纵!”

        梁逸摆了摆手,“这叫做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秋瑾鼓了鼓嘴巴,矜持了大概5-6秒,最后还是迈开步子追了上去:“好吧好吧,鱼儿愿意上钩了,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梁逸没有回头,但笑得是相当灿烂,他干咳了两声:“无理的条件我可不会答应。”

        秋瑾伸出一根手指头,认真道:“第一,房费我可不会跟你aa制,一般的伙食费,比如外卖我自己来,但是下馆子我们必须严格按照aa制。”秋瑾不知,梁逸的随手打赏就是好几万,这点小钱根本不用扯上aa制?再说了,格雅酒店对他们提供食宿全免服务,花不了一分钱。

        梁逸笑着点了点头,“第二个条件呢?”

        秋瑾伸出第二根手指,“爸妈会经常给我打视频电话,不能让他们发现房间里有男人的,所以有时候得委屈梁先生躲一躲,这样可以吗?”

        梁逸欣然道:“可以。”

        “呼……”秋瑾长呼一口气,“只要这一关能过去的话,其它事都是小儿科;额,反正我来东桑留学的目的就是想逃离那个什么都是规矩的家,做一个自由的鸟儿多好?”

        梁逸好奇道:“所以你才会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作家?”

        秋瑾点头道:“嗯呢,我爷爷是军区的一个小干部,爸爸是军工厂的领导,妈妈是陆军医院的医生,还有小叔,大伯,阿嫂……总之一家子都有红色背景,从小就被条条框框限制,”

        她会望着昏黄的路灯感叹:“18岁之前,我的人生就感觉像是弹簧,一直被压缩和逼迫,但18岁后,我远渡重洋来到东桑,终于享受到了解放后的自由!”

        她又摇了摇头,悲伤地望着梁逸:“可爷爷突然去世,父母年龄渐长,如今又相隔千里无法相见,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并不是我解放了,而是父母给的宽容天空扩大了。所以我好想回家,好想回到爸妈的怀抱,哪怕一起面对艰苦的灾难也无所畏惧,”

        她目光闪烁地望着梁逸,可怜巴巴,“我现在就像是一只流浪的小猫,找不到避风巷……”

        “呃,呵呵……梁先生和祖国与你同在!”

        梁逸心里还算欣慰,能和秋瑾这样有自己思想的女人同居,以后无聊的时光也可以得到消遣了。

        秋瑾轻叹:“所以有时候我好羡慕小艺——就是你手机的那个主人,她就住在我家对面,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她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老师,从来都不会对自己孩子‘军法处置’,”她又双手合十,对着天空祈祷:“小艺,小艺,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虽然你冒冒失失的……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梁逸含着香烟望着天,一向不信天命的他也开始在心中祈祷:“菩萨啊,希望你能保佑那个傻姑娘莫遭罪,最好能把她送回我身边……”

        “对了梁先生,我还有一个条件必须要提。”秋瑾盯着梁逸口中的香烟,厌恶道:“吸烟有害健康,特别是让家人吸二手烟。所以你以后吸烟的时候能到阳台去吗?”

        “刮风下雨也要到阳台去?”

        “对,刮风下雨也只能到阳台去解决。”

        梁逸瞧着一脸认真的秋瑾,笑了笑,掐灭烟丝,道: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