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八嘎呀路

第二百七十三章 八嘎呀路

        pm20:23分,一辆豪华奔驰轿车从满是人流量的大街上转入巷子口。

        精神小伙儿仿佛看到了希望,服软的态度逐渐变硬,各自从墙角站了起来。

        “八嘎呀路!我让你们站起来了?!”

        徐哲学着东桑人的口气,抄起一只啤酒瓶子就往墙角砸去,吓得刚站起的精神小伙又缩了回去。

        酒瓶碎片溅射满地,奔驰轿车也不得不就此停下。车门打开,4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下来,走在前面的人梳好了发型,浅蓝色西装,30出头的年纪,嘴里叼了一根大雪茄。老大。

        “他就是河内村正……”长野声音隐隐发颤,招呼老婆,小美,惠子先往店里面躲。

        河内村正虽有一身匪气,但他就是个纯粹的人类,夜鬼竟然被一个人类吓得瑟瑟发抖?

        梁逸拍了拍长野的肩膀,嘱咐道:“你留在这里,我们会把事情解决妥善。”说完便与徐哲一起走向奔驰轿车。

        4个西装暴徒都有武器,说起话来也想当有底气。河内村正态度清高,面对梁逸和徐哲,直接开门见山:“我知道二位是什么来头,这些都是不懂事的孩子,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计较。”

        徐哲从烟盒儿里抽出两支香烟,递给梁逸一支并点燃,接着才点燃自己的,不紧不慢地吮吸轻吐了几口,直言道:“我就要计较。”

        河内村正脸皮跳动,大概是眼睛里容不下这条街上比他还嚣张的人,他严肃道:“二位如果想把事情闹大,我也不怕麻烦——”

        “等等,等等,咱先把道理讲完,ok?”徐哲不等河内把话说完,先指着蹲墙角的几个精神小伙,“我都差不多观察过,这帮人基本上都已经成年了,持械斗殴加袭警,处3年以上7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大东桑帝国的法律,你还有什么好反驳的?    ”

        一群精神小伙听到要坐几年牢,赶紧求饶:“河内先生救救我们……”“明明是他先挑衅我们的,我们才跟他动手……”“我不想坐牢,我想回家见妈妈……”

        “别吵!”河内一声怒喝,吓得精神小伙赶紧住声,像一群受惊的羊瑟缩在一团。

        “你们想怎么解决?”河内沉声道。

        徐哲释然一笑,“哎……你早点说出这句话,我们也不会跟你摆臭脸了嘛!”他又看身旁的梁逸,“你想咋解决?”

        梁逸心想,如果贸然询问河内村正的身份肯定会显得唐突,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长相和名字,找佳佳要一份他的背景资料肯定不难。咋个解决?……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

        “钱。”

        徐哲露出一个“懂我”的眼神,毫不客气地伸手索要:“我们要一点钱,就按一个人头1万块来算,这里有9个人,那就是9万块,你给不给?”

        河内的脸色阴沉到发黑,他用单着杀气的眼光怒视梁逸和徐哲,妄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梁逸和徐哲是何许人也?二人默默抽着烟,完全不把河内的气势放在眼里。

        “5万。放人。”河内沉声道。

        梁逸冷声开口:“你可能还不清楚现在的立场,我们是警察,你是贼。贼在警察的面前没有讨价还价。”

        “你们别太过分!”

        河内村正大呵,身后的3个跟班全部掏出手枪,直指梁逸和徐哲,简单粗暴的武力威胁!

        “啧啧啧……泥马勒戈壁不得了,icpo都敢硬刚,赶紧收集证据!”

        徐哲谩骂着直接掏出手机,利用摄影功能全程拍摄对峙场景,并解说道:“2020年4月22日,晚上8点35分,好吃街小胡同里,黑帮团伙使用武器威胁警察……”

        视频录制好,徐哲又回到原位,摇头叹气道:“现在人证物证聚在,你们非法集会,还持枪袭警,这要是送进监狱的话,这辈子可能就出不来了……”

        河内村正急转枪口对准徐哲,怒声威胁道:“你赶紧把视频给我删了,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徐哲收好手机,耸了耸肩膀,镇定道:“你如果有一枪打死我的勇气,那么也不会让我把视频录制完了……小老弟,你的心理素质还不强,并且已经被我猜透,安心入套。”

        梁逸直言道:“一口价,拿20万来,今晚你们皆可相安无事,视频我们也会删除……如果你不给的话,就别怪我把你们全都缉拿归案了。”

        徐哲在一旁搭腔:“河内村正,你一定要相信,梁老大真的能在0.1秒之内就把你们干趴下。你们死于袭警实在划不来,何不破财消个灾?”

        “警察局长都要对我客客气气,你认为我会怕你们的威胁?!”膨胀的内心已使得河内村正的面部狰狞,这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征兆。

        梁逸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下达最后的通牒:“你还有最后一句话的时间,如果你愿意——”

        “你放屁!”

        “唰!”

        梁逸快速拔出腰间手枪!

        “啪啪啪啪!”

        四声枪响!

        河内村正及3个随从一辈子都没见过如此快速又精准的射击!

        梁逸吹了吹还冒着硝烟的枪口,他当然不会随意杀人,活人要比死人有价值太多。

        河内村正和随从的手枪全部被子弹崩开,手背的虎口崩裂,鲜血直流。当然最大的打击还是来源于他们内心,恐惧得不能自己。

        “梁老大,其实我觉得你可以把他们干掉的,他们身后那辆奔驰轿车可不止20万。”徐哲提议道。

        “是么?”梁逸故意取下弹夹,瞧了一眼又塞回手枪,“这里面还有8颗子弹,一人再喂一颗足够他们死两回。这么近的距离我有信心一枪爆头或者直击心脏。”

        河内村正抹了一把冷汗,终于识相了:“宏田!把我的支票簿拿来!”

        “是!”

        一个随从赶紧跑回车内,拿出支票薄和笔递给河内村正。

        河内村正书写款目。

        徐哲在一旁笑着提醒,“你可不要手抖多写一个零啊,否则到手了我可不会退还给你。”

        河内村正写完支票,谨慎再谨慎地视察了一番上面的数字,确认没有少一个零也没有多一个零后才把支票递给梁逸,征求道:“能不能把视频删了?”

        徐哲当着河内村正的面,一步一步地把视频删除,笑道:“视频已经删除,这些小朋友你也可以带走了。”

        河内村正已被梁逸和徐哲的魄力所折服,招呼随从与蹲在墙角的精神小伙,“我们走!”低着头钻进奔驰轿车,缓缓退出巷子。

        “记得下次再来犯罪,我也好敞开裤兜儿接你的支票!”徐哲掌廓在嘴边冲着奔驰大喊。

        “警察真是个肥差。”梁逸不客气地把支票收回裤兜里,走回烧烤店。

        “梁老大,见者有份啊,55开这是起码的真诚。”徐哲跟在后头提议道。

        梁逸道:“你买车用我的警    号做抵押,20万加利息怎么说?”

        “一码事归一码啊,要不6/4开?”徐哲像是退了很大一步。

        梁逸摇了摇头。

        “7/3开?你太黑了吧!?”

        梁逸没有说话。

        “8/2是最后的妥协了,再不同意就不够哥们儿了!”徐哲咬着牙道。

        梁逸斜眼一笑:“成交。”

        徐哲使劲儿地揉着鼻子,嘴里抱怨不知道怎么说。

        惠子与一家三口跑出门店,刚才对峙的场面可把他们吓得不轻。

        “惠子,二位先生,我看你们还是走吧,刚刚的枪声影响太大了……”长野先生不得不下逐客令。

        枪声透彻了整条巷子,其它店面相继关门,巷子口也聚集了好多看热闹的群众,这生意当然是没法做了。

        惠子满脸愧疚:“长野大叔是在抱歉,我们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小美拉着惠子的手,感激道:“惠子姐姐别这么说,如果不是你们,河内先生一定会更加为难我们的。”

        “你们不用担心,河内村正不会再来为难你们,包括这条街所有的小混混都不敢来你们的店面撒野。”

        梁逸留下一句保证,这种事情对他和徐哲来说不痛不痒,却吓得安分守己的良民不轻。不要为难别人了,招呼道:“走吧,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那我给钱。”惠子就要掏腰包。

        长野店长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你们还是赶快走吧……”

        “唉……”惠子轻叹一声,跟上梁逸和徐哲。

        “散了散了……警察办案有什么好看的?”徐哲遣散巷子口看热闹的人群。

        人群中形形色色,唯独两个欧罗面孔的男人鬼鬼祟祟,他们看见梁逸和徐哲,不由自主地压低帽檐,转身消失在人群。

        梁逸猛然一瞥,预感不详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夜鬼的气息?这里到处都夜鬼的气息。

        “怎么了?”徐哲在一旁问。

        梁逸摇了摇头:“没什么,抓紧离开。”

        ……

        pm21:03分,梁逸开车把惠子送回东桑大学,在互道告别后各自离开。

        “这种软妹子,说几句花言巧语就能把她推倒……”徐哲靠在副驾窗口,一边吸烟一边盯着惠子一步一步撩起的裙摆。

        “今晚大概就到这儿,你有什么想说的?”梁逸开口道。

        徐哲点点头,发表自己的观点:“河内村正背后一定有人,很可能是血徒,但也不排除他单单只是个收租的地头蛇,毕竟好吃街里的夜族人都挺老实的……哦不,老实都是夸奖他们了,都挺孬,没骨气,就跟菜板上的鱼肉,任人刀俎。”

        梁逸摇头道:“言重了,他们只是锋芒未露而已,夜族人不论如何都要靠鲜血而活,骨子里的戾气不会跟獠牙利爪一样被磨平,”他想了想,说道:“等明天佳佳把河内村正的资料整理出来后,看情况我还会亲自去好吃街一趟,把他背后的秘密给挖掘出来……”他又看向徐哲,问道:“你呢?你明天有什么安排?”

        徐哲道:“我明天准备去联系一下拍卖行,把手中那几件文物尽快脱手。拍卖和典当很容易,但流程非常繁琐,可能要花点儿时间,明晚不一定能跟你一起行动。”

        梁逸道:“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