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挑逗

第二百六十九章 挑逗

        梁逸在房中来回踱步,红茶一杯接一杯地喝,香烟一支接一支地抽,厕所一回接一回地上……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来今天自己到底能在什么事情上找乐子。

        “叮咚!”苏菲发来一条消息。

        “我已经安全到达北欧了,开心~”

        要是换做以往,梁逸肯定会回复一句:“注意安全。”之类客套又俗气    的话,但现在他的内心被寂寞占据,如果再把天给聊死,岂不更加虚度光阴?

        于是他破天荒地调侃儿了一句:“今天有没有男人来找你搭讪?”

        苏菲回复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并配上一段文字:“多了去了,怎么?你吃醋了?”

        “自拍一张,想看看你。”

        “想看哪里的自拍?”

        “你拍哪里就看哪里……”

        “这里吗?”

        苏菲45°角一张自拍,故意把胸前的沟壑给露了出来。

        梁逸咽了咽口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还是这里?”

        苏菲撩起自己的裙摆,露出一条黑色边缘的蕾丝诱惑,接着又配上文字:“天气好热,我已经到酒店了,等我洗个澡再和你开视频。”

        梁逸在对话框中输入一排文字:“能边洗边开吗?”却迟迟没有发送——

        他开始扪着自己的内心,尝试着安抚内心的邪恶,可心里总有个声音在鼓励他:把这段文字发出去!发出去!发出去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不行不行!这种事情非君子所为!

        什么君子不君子?你在和她彻夜缠绵时候的怎没见你这么矜持?

        这么说倒也正确,自己和苏菲的关系早就已经不一般,开个眼界,看看乐趣,很合乎常理嘛!

        梁逸在心里一锤定音,发!

        他紧紧地抱着手机,手指移动到“发送”按钮上,表情凝重又紧张,就好比要发射核弹那般——就在他手指与按钮相隔不到1㎜时,苏菲先发来一条信息:

        “纠结那么久,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淋浴直播呀?”

        梁逸脸色大变,赶紧删除对话框里的文字,急忙解释回复:“没有!”

        “梁逸,你今天是不是发情了?闷骚!”

        “先忙了,有空再聊!”

        “别别别……你别害羞啊,我们正在网络对话,大胆一些很正常,别人又看不见呢——我再给你看一眼我新买的内衣,只给你看1秒喔,1秒钟我就会撤回,睁大眼睛!”

        梁逸一眼不眨地盯着屏幕,尽管心里一个劲儿谴责自己:你究竟怎么了?你怎会变成这样的贪婪好色之徒?

        “叮咚!”

        好友发来一张闪图,请长按屏幕3秒查看图片。

        梁逸迫不及待地照做,按着屏幕心里默念3秒——模糊的闪图猛然变得清晰,一张白皙到反光的果照赫然出现在眼前,妩媚勾人的眼神,含苞待放的花朵,雪山之上一点红……很可惜,闪图只出现了2秒便自动销毁!

        梁逸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苏菲甩来一条消息:“怎么样?我新买的隐形内衣好看么?(偷笑)!”

        梁逸回复信息:“我手机网卡,看不了图片……”

        “是这样吗?那视频你接不接?”

        “叮叮咚,叮叮咚……”苏菲主动发起了视频聊天。

        “我只在酒店住一晚,然后就要开始执行任务,也就是说你以后想找我聊天都不行了,请珍惜这一次机会……”

        ……梁逸看到这段文字,毅然决然地按下了接听按钮:

        “哗啦啦……”

        喷头淋浴的声音。

        水雾缭绕于山峰之间,山顶似雪中带红,山脚下有一道裂谷,裂谷间有梅林盛开,梅林中水流潺潺,如人间仙境般神秘莫测……无人问津否?非也!此地早有人深入了解过,还是没穿雨衣没带斗笠的!

        ……

        ……

        梁逸从来没觉得时间能这么被挥霍,光在联信聊天这一“项目”上他就找到了很多乐子,不仅仅是与苏菲,与阿娜斯塔,与琳娜,与秋瑾……只要主动一些,大胆一些,女人们的话题永远都不会缺少。

        pm18:20分,惠子发来两条信息,一条是关于“名古好吃街”的定位,另一条是格雅酒店到名古好吃街的公交路线:

        “冈坂先生,我马上就要出发了哟,你们也要抓紧啊!”

        梁逸揉了揉发胀的眼睛,从早上开始直到现在,他已经连续面对手机屏幕7-8个小时,再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的眼睛会近视。一

        回首,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他回复:“好的,7点钟我们准时到。”

        下了床去,泡了杯香茶,正想给徐哲打个电话。

        徐哲推门而入。

        “累死了,累死了,tmd……”

        徐哲把手中的大袋子往床上一扔,抢过梁逸手中的热茶,张口就往嘴里灌——

        “小心烫。”

        “我呸!”

        梁逸的提醒没来得及,徐哲还是把刚泡好的茶喝了一些进去,烫的直顾吐舌头,暗骂道:“你怎么不早提醒……”

        梁逸笑着点燃一支香烟,打开床上的黑色袋子,清一色的轻重武器映入眼前,他问:“你今天下午都去干了些什么?”

        徐哲往热茶里冲了些冷水,一边解渴一边说道:“去寄托行取武器,谁知道碰到了当地一个瘪犊子警察,非要带我去警局查警/号,解释了老半天才从警局里出来,顺便到隔壁教育局里阐明了我们的任务,加塞了一点钱,最后承诺给我们伪造一个东桑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预计近几天就会出通知,”他又挠了挠头,苦恼道:“最烦的是为了提高公信度,我们必须完成一场讲座……我特么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了,更别提当老师,唉……也就是说咱还要花点时间备课做文案,打脑壳,真是打脑壳!”

        “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事,也只有你才会抓耳挠腮了,”梁逸摇头笑了笑,从黑袋子里掏出一根电棍似的东西,好奇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用途?”

        徐哲瞥了一眼,道:“紫外线电棍,对付夜鬼用的。”

        梁逸又掏出一柄椭圆形的手枪,“那这一定是射线手枪了?”

        徐哲解释道:“高科技手枪分很多种,x射线射得最远,r射线穿透力最强,s射线区域面最广,还有各种不同型号的大口径手枪……总之被射线手枪打中,血肉之躯直接开个窟窿,射线还会灼烧体内的器官,一般人都活不成。”

        梁逸在枪把上找到了一个“x”模样的字符,这是一把远程射线手枪,“但这种手枪肯定有缺点对么?”

        徐哲点头道:“没错,射线手枪的生命在于枪身里的能量水晶,就是椭圆形枪里装着的那玩意儿,水晶是稀有物品,价格比普通子弹贵十几倍……一般的肉体挨了铁子弹同样活不成,因此很多人还是倾向于亲民的热武器。”

        梁逸把射线手枪丢进袋子里,找了一把小口径手枪别在腰间,热武器仍是现代主流,高科技武器的用途还是针对于打击非主流,各有优缺。

        “你知道这些能源水晶源自于哪里?”

        徐哲点燃一支香烟,神秘道:“梁老大,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其他人说啊。”

        梁逸冷眼一撇徐哲,“你跟我卖关子?”

        “呃……呵呵,也对哈,不让梁老大知道又让谁知道?”徐哲清了清嗓子,讲述道:“有一部分能源水晶来自于高科技合成,人工的。还有一部分来自于天然挖掘;天然挖掘又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在一个未知的领域里开凿,但具体是哪儿我也不知道,肯定是组织里的高度机密了,还有一种就是来源于虫族!”

        “虫族?”梁逸倍感疑惑。

        徐哲道:“是的,一些虫子的脑袋里就有这种水晶毛培……正因如此,组织才会不惜人力物力去坦非的黑色森林里抓捕大虫子,目的大概就是提取水晶能源。”

        未知的生物,未知的力量,最终都将成为人类研究的对象。

        梁逸百思不得其解:“那为什么组织不直接空运会亚美总部?而让我们用列车送到东桑来?”

        徐哲摇了摇头,“高层的决定,我也不知道呢,但据我多年以来的观察,一些存在了危险的研究组织从来都不会让它靠近亚美总部的,要么送往欧罗,要么送往东桑;守夜组织和各大生物公司建立合作关系不是没有原因的,组织上出力逮捕实验体,生物公司出科学家研究,各大财团出钱提供经费……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组织的计划,反正就是同流合污,各谋其利。”

        守夜组织无疑是精明的,最有本事,最有底气,最有资格的一方。假设生物公司有了研究成果,守夜组织是受益人;假设生物公司出了事,守夜组织也可置身事外。

        好棋,真是下了一手绝好的棋!

        徐哲兴叹道:“真正的幕后受益人都很聪明,就比如华夏这场瘟疫,灾难没有对夜族造成威胁,研究成果最终还被夜族给捞了回去……还是那句话,慢工出细活,欲速则不达,一盘必胜的棋局,从落下第一子时就要归纳全局,缜密的思考往往需要打量的时间。”

        梁逸轻叹:“确实是如此……”

        徐哲掐灭烟头,瞥了一眼手表,“6点37分了,今晚7点不见不散啊,可以出发了。”

        “等等,你这些是什么东西?”

        梁逸从武器袋里掏出一根皮鞭,一包夹扣,几只蜡烛,几个带着铃铛的拴狗的项圈,挤眉弄眼地看向徐哲。

        徐哲紧张地扑了过去,抢走梁逸手里的东西塞回武器袋,解释道:“这是审讯犯人的邢具!”

        梁逸沉声道:“其实我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徐哲脸红着挠了挠头,正大光明道:“这真的是审讯女犯人的邢具,让人招供不一定要使用暴力对吧?往往攻陷他们的心理防线才是最好的办法……嗯,如果大胸姐她不合作的话,我们就可以用这些东西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又干咳了两声,补充道:“这是柳良准备的,可不是我的。”

        梁逸听进去了,抚着下巴点头认同,“嗯……不错,不错,这是个很好用的办法,把她训得百依百顺,那样我们就能利用她为我们办事了。”

        徐哲嬉笑着提醒道:“可千万不要想得太深入,这世上是存在因果报应的,你别忘了啊,冯小姐也被抓走了,万一她……”

        “你放屁!”

        梁逸怒上心头,脸色绿得发青!

        “好好好……我放屁,我放屁,先下去开车了啊,你赶紧跟上……”徐哲灰溜溜地跑出房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