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狂扁霸座者

第二百六十四章 狂扁霸座者

        一节绿皮火车停靠在站台,来往的旅客屈指可数,梁逸和徐哲在站台闲聊抽烟。

        “二位先生,让你们就等了,你们的车票买到了吗?是几号车厢呢?”惠子挥舞着手中的车票,也不知哪儿有这么多好心情,她脸上笑容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消退过。

        徐哲笑道:“我们是站票。”

        “啊?站票?要坐十几个小时呢,你们今天晚上怎么受得了?”惠子脸上的笑容好像在这一刻消失了。

        徐哲挑眉,“难道这趟列车是满载的?”

        惠子摇头,“但我是软卧车厢,你们如果没有软卧车票的话就进不来……”

        徐哲笑道:“这些都不是事。”

        “喂,请问你们是这趟列车的乘客么?列车还有10分钟开,要上车就抓紧了!”

        列车员在车门口大声招呼。

        “我在11号车厢,那你们……”惠子看梁逸和徐哲。

        “如果我们需要的话,整趟火车都是我们的,所以惠子小姐不要担心,也什么都不要问。好吗?”梁逸轻声说道。

        惠子嘟了嘟嘴巴,拍了拍满口袋的零食,展颜一笑:“那二位先生跟我去11号车厢把零食吃光了再走吧!”

        梁逸浅浅一笑:“问题不大。”

        ……

        “11号车厢,床位号是11-1,啊……真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惠子懊恼地挠了挠头,在火车过道里寻找着自己的床位号,“找到了,就是这里!”

        软卧车厢有独立隔音房门,各项设施都要比硬卧好上许多,惠子找到属于自己的11号床位时,大门竟然是关着的。显然房间里面还有其他人。

        惠子拭着推了推房门,没有动静,房门被里面的人反锁了,她轻轻敲了敲门,礼貌问候道:“你好,我是1号床位的乘客,麻烦你开开门。”

        隔了一会儿,才听门内传来一声不讨好:“这间房间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去其他房间吧!”

        惠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光听粗狂的声音就知道是个脾气不好的欧吉桑,她回头无助地望着身后的梁逸和徐哲。

        徐哲叼着一只没点燃的香烟,报肩背靠着车厢,不屑道:“嗤,我还以为东桑人的素质有多高呢,原来火车上也存在着霸座的情况啊。”

        梁逸静静地望着窗外,轻声提醒:“一个独身的女孩子,住进这样封闭的房间本身就有些危险了,即便他们让了床位,你也不能进去。”

        惠子咬了咬唇,无助的眼神变得可怜巴巴,“可是……刚刚一路走来,其它床位都坐满了……”

        徐哲笑问道:“怎么?惠子小姐这样看着我们,是想让我们用暴力帮你抢回床位还是……”

        “不不不……这当然不行!”惠子赶紧摇头,“我还是去找列车员解决吧。”

        徐哲拦下惠子,“在咱们华夏,经常有这种霸座的人,都是些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捏了捏手指,扭了扭脖子,发出“咯咯咯……”骨骼声响,“对付这些人,就要以暴制暴!”

        “可是——”

        “啪!”

        徐哲不等惠子把话说完,飞身一脚踹开大门,拔出腰间的手枪,大呵道:“警察,全部给我双手爆头,蹲下!”

        虎虎生威!

        房间内有4个大汉,赤裸着上半身,纹身的面积可“体无完肤”来形容,长相凶神恶煞,正在聚众玩儿扑克牌,真金白银的赌博!他们一听到“警察”两个字,赶紧把扑克牌和钱财往裤兜儿里塞……

        “啧啧啧……被我撞见了!tmd,黑社会是吧?聚众赌博是吧?”徐哲看着桌上那一沓沓绿色钞票,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抓捕的态度更加坚定,大喝道:“全部给我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许动!”

        四个纹身男很规矩地照做了,眼神里的凶狠却只增不减,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徐哲手上的枪,试图在寻找一个防抗的时机。

        “佳佳,你快去找列车员,就说在车上发现了几个恐怖分子。”徐哲偏头对佳佳吩咐——

        哪儿知话音刚落!

        “八嘎呀路!”

        四个纹身男突然从卧铺底下掏出钢刀,挥舞着就要朝徐哲砍去!

        “去年买的!”

        徐哲凌空一记踢腿,直接撂翻两个纹身男,剩下两个纹身男闷头不管生死,化作“人肉坦克”想冲出门逃跑!

        梁逸早就守在门口,一只手抓一只鸡,双手猛然往中间一撞,两辆坦克相撞而毁!

        “md,要不是怕弄脏床位,老子早就一枪毙了你们!”徐哲掂起房中半死不活的两个纹身男,直接就丢出了过道。

        列车员带着几个铁路警察姗姗来迟,看见过道里半死不活的四个纹身男,短时间里有些发懵。

        梁逸冷声道:“把垃圾处理一下。”

        铁路警察认得徐哲和梁逸是icpo,也没多说,用对讲机招呼了些人手,铐上纹身男就往火车外押送。

        这一出动静闹得不小,火车站负责人也闻声赶来,听人说起梁逸和徐哲的身份,连连鞠躬道歉:“实在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我也懒得强调你们的工作,只希望你们以后的安检人员注意一些,还好这只是些黑社会成员,要是来个恐怖分子,带个炸弹上车,那得危急多少人的生命安全?”

        徐哲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最后大手一挥,催促道:“这些事情你们自己下去落实,列车出发已经延时,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应该的,应该的……”

        “对了,叫乘务员把这些被单全都换了,一股狐臭味怎么住人?”

        “好的,好的……”

        ……

        pm18:07分,闹剧完美收场,同时间火车发动,缓缓驶出花旗镇火车站。

        站长与铁路警察站在月台上,恭敬地朝梁逸和徐哲挥手告别。

        徐哲趁着乘务员还没来更换被褥,缩进房间,反锁房门,给了个充分的理由:“我收集一下他们的犯罪账款,等列车到站直接交给警察厅立案……”

        单纯的惠子惊魂未定,陪梁逸站在车窗旁,看了好一会儿窗外的风景,才悻悻开口道:“冈坂先生,你们……你们……”

        “你很惊讶梅川先生的身上有枪,对吗?”梁逸莞尔一笑,英俊的脸颊显尽温柔。

        惠子轻轻点头:“嗯。”

        梁逸坦然道:“我先前跟你说过,梅川先生是一位安全预防专家,他是有持枪许可的,在政治方面也有很高职权,所以火车站长都对他客客气气……这个理由你接受吗?”

        “哇……想不到梅川先生这么厉害?”惠子惊讶的神情中已经告诉梁逸,她非常乐意接受这个理由。

        梁逸笑道:“这是一件好事对么?现在4个混蛋被清理下车,我们也可以睡床了。”

        “对对对!我们可以睡在一起了!……哦不!不对,”惠子被自己的口误惊出了一片腮红,她改口道:“是我们可以一起吃零食了,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