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牛了个逼

第二百六十三章 牛了个逼

        惠子提着一大包零食走出便利商店,瘦小的身材几乎无法承担手提袋的重量。徐哲见状赶紧上前搭把手,疑惑道:“惠子小姐,买这么多东西你吃的完吗?”

        惠子龇了龇洁白的牙齿,坚定又肯定道:“吃的完!”

        惠子不是个苗条的女孩,但也胖不到哪儿去,脸上隐隐有些婴儿肥,算不上漂亮,却清新脱俗,用东桑语来说是:“卡哇伊?”

        惠子笑着递过两盒香烟,“吸烟有害健康,这是二位先生的香烟,剩下的零钱我给你们买了一些花旗镇的土特产,在城市里可是很难卖到的喔,”

        “那么我们赶紧走吧,火车还有30分钟就开了,我得抓紧去取票了。”惠子招呼一声,主动在前带路,朝火车站方向走。

        “真是个懂事的女孩儿。”梁逸甚是欣慰,浅浅一笑,与徐哲一起跟上前边的女孩儿。

        ……

        pm17:40分,3人抵达花旗镇火车站。

        乡镇火车站设施非常简单,车站与月台仅相隔了一道木质栅栏,安检员慵懒地打着盹儿,车站里的客流量本来就少得可怜,安检也就不需要那么严。

        徐哲以为过安检得行驶一番特权,哪知一路畅通无阻,安检员眼睛都没睁开一下,这要是有人带个炸弹进来搞恐怖袭击,那不得轻而易举了?

        “我先去取车票,两位先生可以在站台等我的。”惠子交代一声便跑向自动取票机。

        梁逸兴叹:“现在的交通可真方便,乡镇车站都有自动售票的地方了。”

        徐哲摇了摇头,“梁老大你太土啦,现在车票什么的都已经快要落伍了,直接拿手机二维码扫一下就能进站,方便快捷还省钱。”

        梁逸轻哼道:“大数据时代未必是好事,你干了些什么,做过些什么,全都会被人统计和储存。佳佳和我说过,只要跟网络沾边的事,她都有办法挖掘出来。”

        徐哲惊讶道:“那我手机里上了锁的私密照片她也能找出来?”

        梁逸郑重地点了点头,“完全没错!”曾记得,佳佳在帮他整理艾尔市血徒名单时,许多富豪的私生活照片,情趣视频全都被扒得一干二净。

        网络就是奇幻的世界,运营商就是这个世界的主神,平明百姓在主神面前毫无隐私可言。

        “那这么说来,我还很有可能成为小黄网首页的男主角了?”徐哲惊呼着,赶紧掏出手机,神神秘秘地捣鼓着什么。

        梁逸斜眼一笑:“你删除也没用了,数据已经在云端备份,你就准备得奥斯卡吧。”

        徐哲轻哼:“如果真能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那我就不删它了……”

        “哎,说归说,笑归笑,检票口到了。”梁逸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1”号检票口,一个检票员,两个荷枪实弹的铁路警察,严不严厉不清楚,但流程必须走规矩了才会放行。

        “国际警察都敢拦,除非是皮痒痒了。”

        徐哲大摇大摆地走至检票口,掏出警.徽和铁路警察照面,严肃道:“icpo。”

        铁路警察态度从容,拿起一个红外线识别仪,对准徐哲的眼睛扫描了一下,“滴!”识别出来的身份瞬间出现在工作电脑上。

        “二位长官请进。”铁路警察亲自打开一条绿色通道。

        徐哲走进检票口,一指电脑屏幕上的个人信息,提示道:“记得把信息删除。”

        铁路警察恭敬道:“30秒后信息会自动粉碎。”

        梁逸在心里连连称奇,跟上徐哲道:“现在火车站也配备身份识别器了?”

        徐哲道:“没错,只要是用得着icpo特权的地方全部都设有身份识别仪,但由于我们的身份特殊,当时的信息很快就会销毁,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足迹和个人信息泄露。”

        梁逸疑惑道:“这也是新制度改革的其中之一?”

        徐哲轻叹道:“是的,组织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我们滥用职权,还有各种限制的条条框框,其中最难以让人接受的就是关于费用报销的问题,比如刚刚我刷了一次脸,icpo系统就会记录一次有关于‘徐哲进出于花旗镇火车站的信息’,产生了2元手续费,这2元手续费会从每个icpo的报销账户里扣除,icpo的账户会根据守夜者在组织内的职别而提升,比如我是高级搜查官,相对应的就是h-icpo,那么账户里就有20万美元的报销金额,如果透支了报销金额,那么icpo系统就会自动从守夜者的年薪里扣除……哎呀,乱他妈七八糟的!”

        换做是谁,都会被这套规则弄得不耐烦。

        梁逸听懂了个大概,又在心里捋了捋,问道:“icpo的报销金额和守夜者的工资不冲突对么?”

        徐哲愤愤道:“冲突了那还得了?一年20万包吃包住?谁还来替他们卖命?虽然咱们是正义之师,但饭总得吃饱吧?”

        梁逸表示,“20万保障金其实也不少了,你坐一趟火车才几块钱。”

        徐哲摇头道:“你太天真了老大……到了城市里我们总不能去租房子吧?出差当然要住豪华酒店吃玉盘珍馐啦,一天的衣食住行花费不得上千?你算算20万怎么够用?何况还是一年。”

        梁逸道:“勤俭持家,租房子也不是不可,梁某人大袖揽清风,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也不是不可。没有你那么矫情。”

        “说得好!”徐哲冲梁逸抛了个媚眼儿,“那么梁老大,如果我的20万用光了,就拿你金额来套现呗?反正你不吃,不喝,不睡,不泡妞都可以。”

        梁逸轻声责备:“你真是没有一点善心,瞧瞧人家柳良,每年的奖金和工资都拿去山区支援贫困儿童,你倒好,花天酒地还嫌不够,唉……也怪不得整天哭穷,连死人财都发。”

        徐哲老脸一红,“你懂个屁,我拯救失足少妇,那不也是无量功德?”

        梁逸轻声道:“人留余庆,行善积德,自有福报从天降……”

        徐哲双手合十,似已领悟了真谛,轻声吐出几个字:

        “佛曰:牛了个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