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东桑大学的名誉教授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东桑大学的名誉教授

        “我们去……东桑大学教书……嗯,教书的我们是。”

        徐哲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么个理由。

        “哇!你们这么年轻就当大学老师了?好厉害!”惠子丝毫没有质疑,不失为天真。

        梁逸和徐哲相视苦笑,年轻么?他们都知道彼此不再年轻。

        “我东桑大学二年级,对外经贸专业的,二位先生……哦不,二位老师呢?你们是教那个专业的呀?”惠子睁着一双求是认知的大眼睛,看来今天她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她不等梁逸和徐哲回答,又道:“我还有好几个学分没修满呢,两位老师的学科我来修,到时候就不会挂科啦……”

        梁逸没上过现代的大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哪门子老师,他向徐哲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帮自己回答。

        徐哲轻咳了两声,解释道:“呃……事实上呢,我们并不是东桑大学的老师,我们不过要去东桑大学做一些教学任务……你懂吧?教学任务。”

        “讲座对吗?!”

        “对,对对对!就是讲座,我们是去东桑大学讲座的,所以算不上老师的,呵呵……”

        “哇,讲座那就更厉害了,二位老师能被东桑大学邀请讲座,那一定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学者,教授级别的!厉害呀……这么年轻就当教授了!”

        惠子对徐哲和梁逸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到最后她激动地握住梁逸和徐哲的手,“二位大神,你们都是那个学派的呀?以后讲座的时候能给我留个座位吗?”

        徐哲万万没想到,原本只是随口一提的谎言,竟然凿出这么大个坑。但如果现在告诉惠子真相的话,岂不是丢脸丢大了?

        梁逸摇了摇头,随口道:“我研究华夏历史和考古学,我是一名考古学家。梅川先生是枪械大师和安全学的专家。”

        梁逸活了两千年,完全有资历成为一名历史学和考古学的教授;徐哲身为守夜组织高级探员,枪械知识与安全知识都是国际一流;论水准,论资历,论实力,他们都比那些大学里所谓的‘叫兽’高出太多!

        无奈高处不胜寒,唯有低调而隐之。

        惠子已经完全被梁逸和徐哲吹的牛逼给折服。她先眼巴巴地看向梁逸,说道:“我挑选华夏语种的原因就是喜欢华夏的历史和文化,考古什么的我也愿意尝试,我经常看那些从华夏翻译过来的盗墓小说,刺激又精彩;”

        然后她又看向徐哲,“自打我看见梅川先生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非常安全的人,那个……你能教我几招华夏功夫吗?电车上经常遇到变态痴汉性骚扰,我也能及时反击!”

        教人打架这种事徐哲还是很专业的,拍着胸膛道:“行啊!36手女子防狼术!有机会就教你!”

        “嘻嘻……那冈坂先生呢?”惠子冲梁逸眨了眨眼睛。

        梁逸点头道:“嗯,如果我在东桑大学开讲座,一定会给你留一个位置。”

        “最前排的位置,最好是c位,而且互动的时候你要抽我回答问题,嘻嘻……可以吗?”

        梁逸比了个“ok”的手势,笑道:“no,    problem.”——“喂喂喂,刚刚上车的那三个人,马上就要到站了,还不来买车票?”大嗓门的司机师傅出声呵斥。

        “哎哟,差点忘了买票了,我去买票。”惠子掏出荷包,干瘪瘪的荷包。

        梁逸掏出一张绿色的钞票递给惠子,“100美元够吗?”

        惠子赶紧把梁逸的手推了回去,“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呢?几张车票要不了多少钱的,”她又吐了吐舌头,细声告诉梁逸和徐哲,“这趟巴士的司机是个欧吉桑,脾气又倔又古怪,你用美元的话他还会骂你卖国贼……”

        梁逸欣然收回钞票,展望窗外的流动的倒映,一座座朴树的平房,一块块青葱的稻田;回看车内的男男女女,低调朴素但绝不会丢失内涵……当然,司机欧巴桑是个意外。

        正是因为生命中的这些意外,才让时间轴上的旅途不会那么枯燥。

        “咋了?爱上这个地方了?”徐哲笑着问。

        梁逸反问:“何以见得?”

        徐哲道:“我从来没见过你一眼不眨地看过一种景色这么久,哪怕在你自己的火车上也没这样过。”

        梁逸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因为这个五彩缤纷的小镇上,连配角都显得那么有灵魂。”

        “冈坂先生,梅川先生,我们就在这里下车好了,我想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叔母的便当肯定撑不过今天晚上。”惠子在车门口挥手招呼。

        “你这丫头!嗓门不要那么大!”欧吉桑大声训斥。

        惠子吐了吐舌头,赶紧把梁逸和徐哲拉下车去,等车开走了才低声抱怨:“你的嗓子可比我大多了……”

        “便利店在哪儿?刚好去买几包烟。”徐哲左顾右盼也没找着便利店。

        “这里肯定没有,得去火车站北门,路程大概10分钟,如果到巴士停靠站再折回来,起码要走20分钟呢。”惠子在前面带路。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17:16分,踏上巴士到下车仅仅才过了16分钟,却仿佛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旅行,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这就是爱因斯坦最著名的‘广义相对论’)

        “二位先生,你们走得那么急,提前预定火车票了吗?”惠子突然转过身来问。

        梁逸抿了抿唇,看向徐哲:“这好像对我来说是个问题。”

        梁逸没有身份证也有有警.徽,即便是熟知的警.号也不一定有查询的系统,万一买不到车票,进不了车站,这可如何是好?

        徐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没关系的,我一个人有身份就行了,一证在手,天下我有!”

        梁逸点了点头,有惠子在场,一些话也不好开口详谈。他道:“我们有车票的,你不用担心我们会上不了车。”

        惠子也没有多问,加快步伐道:“我们快点去买东西吧,我到车站还要取票呢,宁早不晚,提前10分钟坐上卧铺我才安心。”

        梁逸取出一张绿钞塞进惠子手中,嘱咐道:“我和梅川先生在这里等你,你帮我们买两包香烟,剩下的就当跑路费。”

        刚刚惠子帮忙垫了巴士的车费,现在梁逸变相把钱还给她,她如果买最贵的烟这张绿钞估计承受不住,可如果买最便宜的烟绿钞也能剩下不少。

        “冈坂先生要多少价位的?”

        “你看着买。”

        惠子嘟了嘟嘴,念念叨叨地走向便利店。

        ……

        “你有啥话想说的?”徐哲递过一只香烟。

        梁逸认真道:“我不能一直靠你的警.徽行使权力,如果分开行动我会寸步难行,你有没有解决办法?”

        徐哲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在银行里存了一个备用警.徽,不过上面的编制是我的警.号,平常办事还是没问题的,假设如果有人要查你的话,你就把你的警.号报给他,反正你的指纹,瞳孔,脸型,全都可以证明你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联合国探员……总之问题不大。”

        梁逸吸了口烟,“如果我想补办警.徽,需要走什么流程?”

        徐哲道:“这倒没什么流程,不过得回总部认证。”

        梁逸担心道:“警,徽丢了会不会有什么弊端呢?我的警.徽落入了夜族手里,我怕他们会拿去搞事。”

        “一个破徽章能搞什么事?‘联合国探员’的头衔本来就是拿来为我们守夜者身份打幌子的,银制的徽章也值不了几个钱,再说了,现在组织上已经改革了,凡是有涉及到金钱和权利的事情,徽章都只能起到一个初步威慑的作用,遇到真较劲儿的人该给钱还是得给钱,该走大门也走不了后门。”

        “那不就等于废了?”

        “废了倒不至于,他不让你走后门你可以打他啊,打他就是我们的权利了嘛,嘿嘿……”

        “如此还算不赖,”梁逸弹了弹烟灰,又问:“对了,你刚刚在车上和惠子胡扯我们是大学老师,万一人家真要听你讲课怎么办?”

        徐哲吸了口烟,笑道:“那就去当大学老师呗,就凭咱们的权利,要个什么名誉教授很难么?他不给就打他,打了他还要怪他妨碍icpo办事。你看他给不给?”

        梁逸发自内心地笑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职业能这么流氓。

        徐哲弹了弹烟灰,态度变得认真,说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需要一个能在东桑合法的身份,这样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轻松得多,联合国探员始终是职权,不能随便滥用……比方说我脖子上这串佛珠。”

        他偷偷摸摸地把佛珠从的领口里掂了出来,严肃的神情瞬间变得猥琐,“等你变成了东桑大学的考古教授,给我做一个超级权威的见证,哪怕这些东西是a货,那我也能卖他娘个好价钱!”

        听这话,梁逸微微一怒:“原来你小子是在对我下套啊!”

        “瞧瞧,你说得多难听啊!这哪儿叫下套,这叫一举多得!”徐哲在梁逸跟前盘起手指来,“第一,落实了身份,第二,没伤人家小妹妹的心,第三,还能让自己兄弟捞一笔钱,第四,你当了那个什么教授,还这么年轻帅气,肯定有一大帮学生妹子绕着你转,那还不夜夜销魂?”

        梁逸嗤之以鼻,“那我不就真成了叫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