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遗落的夜族人

第二百五十七章 遗落的夜族人

        “这些是c级夜鬼么?”徐哲一边补刀,一边纳闷儿,“如果这些是c级夜鬼的话,紫外线放射的那一刻它们就该化作飞灰了。”

        梁逸蹲在一具肌肤还算完整的夜鬼,捏一捏,掐一掐,扒开眼皮,掰开双腿……最后确认道:“这些人是b级夜鬼,但因为长久休眠,没能补充血液退化成了c级夜鬼。”

        徐哲也学着梁逸的模样,掰开一具夜鬼的双腿,睁大眼睛一瞧,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合上,暗骂道:“md,竟然是个母的……”

        梁逸点了点头,“不错,判断它们是b级夜鬼的依据就是来自于性转状,不论是公还是母,b级夜鬼都有生.殖器。同化的c级夜鬼,性状会完全消失。眼睛的瞳孔缩成小点儿,就像白内障一样。”

        徐哲抚了抚下巴,又问:“那它们还有复原的可能么?”

        “它们只是营养不良,吃饱喝足就能重新拾回夜族的能力,”梁逸绕着整座寺庙走了一圈,最后停足在案台一尊看不清楚面孔的神像前,他先用手敲了敲石像下的石台,“哆哆哆!”声音清脆,“这下面还有空间。”

        他直接对准石台来了一脚,“轰隆!”堆砌的泥砖被踹得稀碎,“哗啦啦……”垮塌出一个大洞,一部人工开凿的石梯连接洞口,黑漆漆通道,不知延伸至何处。

        “徐哲,你留在上面处理尸体,我下去看看。”梁逸打开手机电筒,准备下洞一探究竟。

        “哎,梁老大,探险游戏,一起一起啊,万一这下面是个古墓啥的,搞两件宝贝出来,那我们不发财啦?”徐哲赶紧放下手头的活儿,跟着梁逸钻进地洞。

        梁逸道:“这下面指不定还真是个古墓,但应该没有你想要的宝贝。”

        徐哲疑惑,“哦?何以见得?”

        梁逸道:“顺应记载,80多年前清水法师收服汲血恶灵……这段历史在眼前得到了见证,当时条件有限,清水法师也许还不知道阳光可以杀死夜鬼,于是修了这座寺庙,结合迷信色彩把恶灵埋在地下,道义上称之为‘封印’……我想眼前这条通道的尽头就是通往夜鬼墓穴的。”

        徐哲拳锤手掌,一口认定道:“就算没有陪葬品那也应该有镇压夜鬼的法器,年代这么久远了,挖出来肯定值钱。”

        梁逸掐了掐眉头,叹气道:“你怎还这么执着于搞钱?”

        “你可千万不用问这种愚蠢的问题,我要是认真回答你,能说出成千上万的理由,”徐哲撇了撇嘴,“当然,我相信你也能用成千上万的大道理来反驳我。”

        梁逸道:“我看你还是存点钱,等世界和平了辞职,然后讨个老婆,过过逍遥的日子。”

        徐哲搓了搓肩膀上的鸡皮疙瘩,“哇塞,好恶心的鸡汤,你在劝我浪子回头吗?”

        梁逸道:“我只是想让你过得真实一点,奢靡生活和一夜爱情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我们的寿命比很多普通人都要长,但这不是我们挥霍光阴的理由。”

        对于梁逸的鸡汤,徐哲往往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露出一副不服的神情,道:“你挥霍的光阴怕是比我要多得多吧?”

        梁逸强调道:“我那是没办法,而且你和我不能比,我的寿命是无限的,挥霍100年,1000年都不会有事。”

        徐哲耸了耸肩,无奈道:“谁不想去世界各地旅游,充实一下自己的人生,可咱们是去世界各地卖命,卖命的字面意思就是有可能会死,我开心不起来。每每开心不起来就要抽烟喝酒泡妞,至少在吞吐烟雾的那一刻,酒过三巡的那一刻,达到高潮的那一刻,我能找回一点快乐。”

        梁逸冷冷吐出两个字:“堕落。”

        “这叫麻痹自己……梁老大,你常年累月待在车上,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就比如20年前发生的,一次在中亚的任务,我错杀了一个5岁的小女孩,当时那颗子弹刚好打中她的心脏,她还转身跑了几步,哭也哭不出来,疼也叫不出来,最后背对着我趴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死不瞑目……我哭了,我真的哭了,这件事情我谁都没告诉……”

        徐哲提及此事,眼眶微微泛红,直至现在他都觉得非常愧疚。

        “那些说杀人杀多了就会麻木的,分明就是变态狂,一个正常的人谁愿意他妈去干这些事情?”

        梁逸沉默了大概有30秒,掏出一支香烟,递给身后的徐哲。他心里是欣慰的,徐哲能活到现在也是有原因的,人性还在,善良还在。哪像欧罗的守夜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利益泯灭人性。

        “话题沉重了,换一个吧。”

        徐哲点燃香烟,想起道:“对了,我刚刚在收尸的时候发现这些夜鬼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好像都是东桑面孔。通常而言,夜族百分之60都是欧罗血统,百分之30起源于中亚,百分之8在坦非,剩下的百分之2几乎都是野生的,组织内寻常都忽略不计了。”

        梁逸解释道:“数千年前夜族的分部并没有现在这么集中,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足迹,但随着生态变化与自己条件的局限,夜族不得不往阴寒的欧罗迁徙……久而久之,周而复始,其它地方就没了大家族的根基,不过还是有小部分夜族眷恋故土不愿离开,”他顿了顿,总结道:“刚刚我们杀掉的那些夜鬼就是遗落在东桑土地的夜族人。”徐哲点头道:“嗯……以往我们接纳很多清理夜鬼的任务,但从来就没来过东桑。这里即便有夜鬼,那也应该是老实巴交的——哎,对了,梁老大,你这个血统是来自于哪儿的呀?我们可从来都没问过你。”他突然想起了问。

        梁逸微微皱眉,本来他是不喜欢提及自己身世来历的,但刚刚徐哲的一番真情流露打动了他,这会儿便也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讲述道:“听我母亲讲过,我父亲是华夏贵族,在当时那个年代是只手遮天的存在,座下族人成千上万,是个非常古老的大家族,传承了圣祖血脉。圣祖血脉这个概念我很模糊,也没有刻意去理解,大概是夜族起源传下来的东西,就跟人类的血型概念差不多,圣祖血脉是最珍贵,最珍惜的‘o’型血。拥有圣祖血脉的人,寿命要高出其他血脉很多,战斗力也强悍许多,最明显标志就是夜战状态开启时的瞳孔,你如果用显微镜来瞧,会发现我的眼瞳里是由很多个绯红因子构成,非常美丽和高贵。”

        “我去,想不到梁老大你还是个……太子爷!”徐哲竖起大拇指,“简直牛逼儿上了天!”

        梁逸赶忙摆手,谦虚道:“太子爷算不上了,家族在我出生后一年就被人类王朝覆灭了,况且我也只是父亲和母亲意外的结晶,”他又愤恨道:“由此我非常憎恨我的父亲,他为了自己权利抛弃了我的母亲,以至于母亲一个人受了很多苦,在生下我不久便撒手人寰……呵,可是最后呢?他还不是因为自己的权利而覆灭了?”

        徐哲试问,“那你父亲他还活着…么…?”

        梁逸点点头,“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s级夜鬼,拥有无限的寿命,可能躲在某个地方睡觉,也或许随大流逃到了欧罗,重新建立了自己家族,”言语至此,他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如果有幸让我遇见他,我一定会跟他决一死战的!”

        徐哲直顾摇头,“他s级你打得赢个屁啊,看见他赶紧跪下磕头,认个亲算了,父子连心多好?整个世界都是你的。”

        梁逸自信道:“就算他再厉害也会害怕阳光,光凭这一点我就赢他太多!”

        徐哲叹气:“唉……你这叫不自量力,s级夜鬼,我都没有具体概念来阐述他多厉害,我觉得那种夜鬼只存在于传说中,守夜组织成立这么久以来,我就没听谁提起过s级夜鬼的事儿,”说着,他真诚地捧着梁逸的肩膀,补充一句:

        “可想而知,你老爹是有多牛b!你看不如这样,以后见到他了,你问问他要干儿子不要?我当!”

        梁逸搡开徐哲,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卧槽!无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