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翼而飞的尸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翼而飞的尸体

        “滴滴滴!”

        3辆警车从公路后疾驰而来,“兹——”一个急刹车,停靠在关卡后,按喇叭!

        “喂!队长来了,赶紧把关卡撤了!”司机把脑袋透出车窗,催促得理所应当,但也显得有一点点嚣张。

        山岗由纪夫与几个小警员赶紧上前迎接,关卡横着的栏杆虽然是手动的,但也用不着这么多人一起抬。

        “这刑侦队长,架子挺大的么……”徐哲叼着烟,双手插兜儿,摆出一副老大的姿态。

        梁逸冷冷地盯着疾驰而来的警车,轻哼道:“上一个号称‘刑事组之虎’的警察队长也很嚣张,可他的下场并不好。”

        徐哲道:“膨胀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栏杆被警员抬开,3辆警车缓缓驶入关卡,一辆小轿车型号的警车领头,警用suv跟随,最后是一辆可装载货物的mpv……一行车队准备得倒也齐全。

        警用suv一个完美的甩飘,停在梁逸和徐哲跟前,梁逸和徐哲相视一眼,各自沉下脸色。用甩尾漂移来做下马威,看样子,来者不善呐。

        副驾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戴着墨镜,留着络腮胡的高大男子跳出警车,皮靴很亮,大油头更亮……他带着墨镜,也没能看出究竟什么眼神,但面对梁逸和徐哲时抬起的高昂的下巴,已表明了他看人轻浮的姿态。

        “这是办案来了还是走秀来了?大晚上戴墨镜,看得着路么?”徐哲一声轻嗤,也没给高大男人好脸色,弹了弹燃烧殆尽的烟灰,恰时一阵清风吹过,烟灰还没落地便已被吹到了高大男子的皮鞋上。

        高大男子即便没有洁癖也有强迫症,看见烟灰落在皮鞋上,也顾不得姿态,赶紧抖了两下子……但没抖干净!

        “矫揉造作”的姿态,看得徐哲没憋住笑:

        “哈哈哈……我觉得你吐一把口水上去,再用袖子擦一擦,保准儿它比你的发胶还亮!”

        高大男子的威风与作态并没有因抖烟灰而散去,他扬起下巴,作高姿态,轻哼道:“二位就是联合国高级探员?”

        徐哲摆了摆手,谦虚道:“不不不,队长你不必要觉得我们很牛逼,你就把我们当成一个报案人就行了,我们可以跟你回警察局录口供的。”

        梁逸摇头道:“不,配合调查可以,录口供就太浪费时间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时山岗由纪夫小跑过来,八成是闻到了火药味,横身拦在双方中间,先恭敬地介绍刑侦队长,“两位长官,这位是小野队长,他昨天才从东城调遣过来,”他又指着suv旁站着的几个便衣警察,道:“这几位都是小野队长带来的特案组成员,分别是山本君,大岛君,三村君。”

        山村由纪夫介绍完特案小组的成员,转向梁逸和徐哲,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梁逸和徐哲的名字,笑道:“两位长官,不妨你们也做个自我介绍?”

        徐哲下意识弹了弹烟灰,还没开口说话,小野队长刻意往后退了几步。

        “呵呵呵……我叫梅川内酷,”他拍了拍梁逸的胸膛,笑道:“这是我的搭档冈坂日川,人如其名喔。”“噢!原来是梅川长官和冈坂长官,真是有幸啊!”山岗由纪夫欣喜道。

        小野队长有些狐疑,问道:“二位长官不是东桑人?”

        东亚总共有三个国家,华夏,朝鲜,东桑,这三国人的肤色和面貌都相差无几。

        徐哲亮出警.徽,认真道:“我们是h-icpo,无国界人士,你不用质疑。”

        小野队长也露出“獠牙”,丝毫不惧徐哲的身份,冷声道:“东桑的事情该由我们自己来管,不劳烦二位长官费心。”

        “你说得是真话?”梁逸眼睛一亮,若不是好面子,谁没事来接这种烂摊子?

        小野队长转过身去,偏头用眼角斜视梁逸与徐哲,“据我判断,这不过是一件变态凶杀案罢了,凶手就藏在山林中,只要加大警力就能叫他插翅难逃!”说完,招呼身旁的特案组成员坐回suv,下命令道:“开车,我们去山顶看看尸体。”

        suv在前面领跑,其余两辆警车随后,缓缓朝盘山公路驶去。

        “我们还去不?”徐哲问梁逸。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23:47分,子夜将至。他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谁去开车?”

        “我去吧,我去。”

        山岗由纪夫主动请缨,很快便开来一辆警车,梁逸和徐哲抓紧上车。

        警车起步,跟上车队。

        “想不到刚走下来的山路又要爬上去,真是够折腾的。”徐哲抻着脑袋,靠在车窗,烟不离嘴,空闲时间抱怨两句。

        山岗由纪夫加快速度追逐前方的车队,“二位长官请别生气,小野队长是市警厅的,在他手上很少有破不了的案子,我们基本都在迎合他。”

        梁逸道:“很多人都把能力和权利曲解了,能力是能力,权利是权利,他不过是个刑侦科队长,与你们当地警局的队长是一个级别,何必对他客气呢?”

        徐哲反驳道:“冈坂日川君你说错了,地主家养的狗还是要比普通人家金贵一些。”

        梁逸冷哼道:“世俗!”

        山岗由纪夫抵不住困意,打了个深深呵欠,苦笑道:“早知道喝杯咖啡再走了……这些特案组的成员就是不一样,开山路还敢这么快,我踩油门儿吧又怕危险,不睬油门儿吧又怕跟不上,唉……”

        “要不换我来开?”徐哲摩拳擦掌,兴奋道:“山道蜿蜒,用来飙车再适合不过了。”

        山岗由纪夫道:“梅川长官可真会开玩笑……”

        徐哲点燃一支香烟,认真道:“你或许不知道我早年的外号叫什么——牛栏山车神!还是在不喝酒的情况下叫的,我要是喝了酒,那就得叫车仙!”

        “你不喝酒一样能吹牛逼,”梁逸无情拆穿徐哲,摇了摇头,又问山岗由纪夫:“对了山岗警官,我想去东桑市区,你能帮我寻找一条最快的交通方案吗?”

        山岗由纪夫道:“东桑市去很大很大,由东西南北4个主要城区,13个次要城区,城郊若干,您要去哪里呀?”

        “没想到桑国竟是个这么大的地方,看来我真的是孤陋寡闻了……”梁逸呢喃着,又问徐哲:“你在东桑待过,去哪儿?”

        “呃……去哪儿?”徐哲挠了挠头,“我也不太清楚具体位置在哪儿……就先去东桑大学吧,那里有熟人不是?”

        山岗由纪夫道:“东桑大学的话就坐火车去,最快12个小时就能抵达东桑北站,”说完,他他又想了一会儿,以试问的口气:“二位长官要去东桑大学的话,不如就跟我侄女一起吧,她就在东桑大学念书,这几天父亲身体不太健康,她回来探亲完刚好返校。”

        “读大学,侄女?”徐哲想也没想便点头道:“好啊,好啊……”

        梁逸细问道:“你的侄女方便么?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我们就要离开的。”

        山岗由纪夫笑道:“那就没什么意外了,我侄女是明天下午6点钟的火车。二位长官觉得时间合适吗?”

        “不能提前一些?”梁逸还是把时间看得比较紧。

        “不用不用,不用提前,就这么定了,我说的!”徐哲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个劲儿地冲梁逸使眼色。

        恰好有人带路,梁逸这里也不是不可,便轻哼一声,当做是默认了。

        ……

        警用suv把车队的节奏带得飞起,凌晨12:32分,车队顺利抵达山顶。

        小野队长与特案组相继下车,牵着两条警犬开始在山顶上搜寻尸体。

        梁逸和徐哲在车上按兵不动。

        “二位长官,你们不下去看看吗?”山岗由纪夫转过头来问。

        徐哲摇上扔掉烟头,摇上车窗,傲然道:“我们icpo从来都不屑插手这种鸡毛蒜皮的刑侦小事,尸体很臭很恶心。”

        山岗由纪夫笑着问道:“那你们icpo主要负责啥?”

        徐哲笑道:“负责救人,负责保命,负责排查潜藏在黑暗中的威胁……换句亲民的话来说,假如杀人的‘恶鬼’突然出现,到时就该我们出手了。”

        山岗由纪夫快语,“真期待呢……哦不!”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口误,赶紧更正道:“呸!我怎能说这么晦气的话……”

        梁逸全程都在注视小野特案组的行动,隔了一会儿,他开始疑惑:“他们好像还没有找到尸体……”

        徐哲微微皱眉,“山顶就那么大个地方,他们还有警犬,怎么可能找不到?”

        “这正是我觉得蹊跷的地方。”

        “下车瞧瞧。”

        梁逸,徐哲,山岗由纪夫一起下车朝山顶走去。

        小野队长没找到尸体,有点焦急和愤怒,正巧看见走上来的三个人,出声质问:“山岗警官,你不是说在山顶上发现了一具尸体么?我怎么找不到呢?”

        “这……”山岗由纪夫为难地看向梁逸和徐哲。

        梁逸和徐哲没有废话,直接走向先前发现尸体的枯草丛——结果让人大感意外!

        尸体不翼而飞了。

        徐哲眉头紧皱,梁逸陷入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