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闹鬼

第二百五十一章 闹鬼

        东桑的山道修得非常宽敞,每隔一段路都会设置一座“山神”小庙,祭拜一些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和善的“鬼神”。东桑是个非常神秘的国家,起源于华夏,盛大于本土,发展至今已有将近1500年的历史,是东亚地带除了华夏之外第二个保留风俗文化的国家。

        下山的路蜿蜒曲折,黑夜寂寞无声,徐哲忍不住找了个话题,打破沉默:“梁老大,你知道什么叫做‘百鬼夜行’么?”

        梁逸一心都在思考刚刚发现的尸体,便也没有太多回答,随口道:“不信鬼神之说。”

        热脸贴了冷屁股,徐哲暗自不爽,抱怨道:“嗤……真没劲儿,柳良还说什么今天出行是黄道吉日,结果一落地就碰见尸体,真是有够晦气的。”

        “呼呼呼……”山间有晚风,凉飕飕,冷凄凄!

        徐哲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我看的《百鬼夜行志》里面,山精鬼怪是最多最恶的,它们说不定潜伏在黑暗中,正虎视眈眈地瞧着我们……”话锋一转,他又道:“不过有鬼就更好了,我tm御鬼飞行,也少走一段路!”

        “既然死者是守山人,那这附近一定有他的住所,平时采购物质需要车辆,运气好的话,我们可以找到交通工具。把眼睛放尖一点。”

        梁逸开启夜视眼,红瞳敞亮在黑夜,山林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20分钟后,下山道出现一条支路,往左拐深入一片山林,道路上有车轮进出的痕迹,显然这里有人出没。

        梁逸和徐哲顺着支路往前探索,又走了大概15分钟,终于在支路尽头发现了一间小木屋。

        木屋前停靠着一辆漆红色的皮卡。

        pm21:37分,小木屋中黯淡无光。

        万籁俱寂的山林中,一座漆黑的小木屋坐落在眼前,飒飒冷风,歘歘落叶,空气中充满了恐惧的异味儿。

        “进去看看。”

        梁逸打开激光机,光刃可以杀人,光束也可以照亮。徐哲跟在身后,惊讶道:“梁老大,哪儿来的激光剑?”

        梁逸道:“情人相赠。”

        “你的华夏之赞呢?”徐哲又问。

        梁逸道:“袖子里。”

        “你咋屈伸?”徐哲疑惑道。

        梁逸道:“大丈夫能屈能伸。”

        徐哲笑道:“大丈夫还可硬可软。”

        “嘘……”梁逸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站在门口倾听了15秒,小木屋里如果有人,呼吸和心跳声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进去吧,里面没人。”

        木屋门没有上锁,梁逸将门抽开——

        “嗖!”

        “小心!”

        梁逸猛然偏头,徐哲伸手一抓!

        “叽叽叽……”

        一只毛茸茸的,巴掌般大小的东西被徐哲捏在手中!

        “是一只蝙蝠……晦气!我得赶紧去洗个手!这玩意儿剧毒!”徐哲扔掉手中的蝙蝠,冲进木屋里找水源。

        梁逸在门口墙壁上找到电灯开关——“啪啪!”白炽灯敞亮,瞬间驱赶了房间中的黑暗与“不速之客”,“嗖嗖嗖……”畏光的蝙蝠成群结队飞出木屋。

        小木屋虽然不大,但干净整洁,有一口很大的书柜,柜子里装满了图书,书桌上也放着一些书本,以及一些杂乱的手稿。

        梁逸认得东桑文字,便拿起手稿大概浏览了一番,是以“叙事”的格式书写的稿件,还有作者的署名“山野归古”,“看来那个死者不仅是守山人,还是一位隐居山林的作家。”

        徐哲走出卫生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这人的胆儿可真肥,一个人住在深山老林就不怕发生意外么?”

        梁逸放回手稿,惋惜道:“大致浏览了一下他的文字,写得非常优美,应是个有才华的人,”他又环视了一边四周,“我们别去动他的东西了,这里是他最宝贵的遗产。”

        “那我拿两瓶啤酒可以?”徐哲不客气地从冰箱里提出一厅6瓶装的啤酒。

        梁逸奉劝道:“饮酒不开车,何况是山路。”

        “当然由你来当司机了,反正你也不喝酒。”徐哲又在冰箱里找了一包花生米,笑眯眯地走出小木屋。

        ……

        车钥匙就挂在匙孔,油箱也是加满状态。

        梁逸开车往山脚下驶去。

        ……

        pm22:18分,盘山公路终于走到尽头,一条开阔的国道笔直畅通。

        “在往前开个10公里就能到达‘花旗镇’……咦,这小镇上还有足浴中心?真的假的?”徐哲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瞧着手机导航,看到“足浴中心”这四个字,他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一倍!

        “赶紧定个位,咱们就去这里。”

        徐哲把手机搭上导航架,双手枕着脑袋,凭空感叹道;“东桑是个很开放的国家,特别是在于服务方面,每个姑娘都有拿手绝活……”

        梁逸轻哼:“我看你的温柔乡是去不了了。”

        徐哲疑惑,“怎么?”

        梁逸一指前方,“你自己看。”

        三行道公路被强制规划得只剩下一条,警察设置了关卡,阻拦通行的车辆。

        徐哲紧张起来,“怎么回事?”

        梁逸降慢速度,“你得去问设置障碍的公路警察。”

        笔直的公路上只有梁逸所驾驶的皮卡,守关警察大老远就注意到了来车的动向,他们应是生怕皮卡会强行冲关,在关口前还放置了破胎器,一边打手势,一边用喇叭呼喊:

        “停车!停车!”

        梁逸很配合地将皮卡停在关口前,摇下车窗,用东桑话问道:“怎么了警官?”

        公路警察态度严肃,直接发出命令道:“先生,请您熄火下车,备好身份证与驾驶证,我们要搜查车辆和确认身份。”

        梁逸和徐哲很自然地下了车。

        “先生,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和机动车驾驶证。”

        3个公路警察执法,2个公路警察配枪应变,一个小小的山道关口就这么严厉,可想而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梁逸默不作声,他什么证件都没有。徐哲靠在车门边,镇定地点燃一只烟,用东桑话招呼道:“把你们这里管事叫过来,我要问他一些话。”

        3个公路警察面面相觑,由一人严厉道:“先生,请您配合调查,否则我们会依法将你拘留!”

        徐哲不紧不慢地,带着警告的口吻,“年轻人,你还不够资格调查我们的身份,赶紧把你们这儿管事的叫过来,我不想浪费时间。”

        “你——”

        “队长回警局去了,我的警龄比较久,不知有没有资格能调查先生的身份?”一个陀枪的中年警察走到徐哲跟前,开口发问。

        徐哲上下打量了一眼中年警察,勉强点了点头,“将就。”

        中年警察不苟言笑地伸手索要:“请先生出示身份证,机动车驾驶座,以及口头表明来历,电话号码和去出。”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都没有,也不会告诉你,但我有这个,”徐哲从衣兜儿里掏出一枚警.徽——h-icpo,橄榄绿徽章,联合国高级探员,懂行的警察都应该认识这个标志。

        中年警察经验足,当然不会认不得这个标志,他神色颇显惊讶,点了点头,冲关口的警察打了个手势,道:“放二位长官通行。”

        “不急不急,”徐哲摆了摆手,道:“我想了解一下你们设置关卡的原因,我想……如果我有空余时间的话,不介意帮你们侦查破案。”

        “呃……这个,”中年警察有些迟疑,“我能冒昧地问一下二位长官,是怎么出现在山区里的么?山区只有这一条下山公路,来往的车辆我们都把控过……”

        徐哲先是赞扬道:“不错,果然是经验老道的警察,你的确该保持怀疑心,”他指着天上道:“我们是两个小时前空降到此处的,有别的任务,属于高度机密,”他又把警.徽递给中年警察,笑道:“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记录我的警.号,然后登录icpo系统查一查,我完全接受。”

        中年警察连续摇头,“不用了长官,您的警.徽已是最好的证明,”说着,他惆怅地望远方漆黑的山区,轻叹道:

        “两位长官有所不知,这山区里,闹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