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章 抵达东桑

第二百五十章 抵达东桑

        2020年,4月18日,pm19:47分,私人飞机抵达东桑。

        “佳佳,在深造学习的时候也要磨砺一番自己的性子,懦弱是胆怯的开始,胆怯是送命的征兆;必要时也打扮一下自己,爱情可以让你变得更坚强。”

        “陈亮,不要久久徘徊在失去爱人的阴霾中,这个世界很快就会变得黑暗,珍惜还能在阳光下欢笑的日子,学你好哥们儿叶秋,乐天知命故不忧,不开心时就泡妞。”

        “叶秋,你小子最让我头疼,不要整天想着泡妞,你可是未来挑大梁的人……还有,你身上秘密要守口如瓶,以免招来杀生之祸。”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江湖不远,后会有期。”

        ……

        梁逸临走前,每个人都立了训诫,灌了鸡汤。

        飞机降低高度,匀速行驶在东桑的一片山区上空,这样既方便跳伞也不会引起注意。

        柳良拉开液压舱门——“呼!”一阵狂风袭来,吹得空姐的裙子翩翩起舞。

        徐哲吹了个口哨,“啧啧……走之前还送一波福利呀?”

        梁逸催促道:“别磨蹭了,用手表荧光定位,注意别被吹跑了,下面是山区。”

        “一路顺风。”

        “走。”

        梁逸与徐哲相继跳出舱门!

        大风起兮云飞扬,耳旁犹如万马奔!

        “这tm的,还说高度只有2000m,云都能看得见,起码7000m,操……”徐哲忍不住破口大骂,由于气流太强,一张口就能看到唾沫飞溅。

        “少开口说话,加快速度降落,200m再开伞。”

        梁逸身形如鹰,笔直俯冲而下,徐哲紧随其后。

        60分钟自由落体,下降高度至300m,梁逸又花了几秒钟观察情况——东桑地势普遍平坦,即便是山区也多位丘陵地带,树木比较茂盛,山道宽敞蜿蜒,有很多被打平了的山顶。

        “跟着我!”

        梁逸朝徐哲比了个手势,拉开降落伞,斥力缓冲下降速度,缓缓地朝一处山顶飘去,徐哲紧随其后。

        开伞后3分钟,二人安全降落在一处山顶。

        “呼……还是脚踏实地舒服。”徐哲长吁一口气。

        “把降落伞收好,纵观山区,方圆50里都廖无人烟,走出去还得花些时间。”梁逸一边把降落伞塞进背包,一边催促道。

        徐哲抗议道:“我说,你急个啥?急着见秋瑾吗?嗯?”

        梁逸沉声道:“事情多,时间紧,不好耽搁。”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吃不喝不睡觉都不会觉得累,我可是人,吃喝拉撒嫖赌抽样样都沾……就比如我现在想尿尿了,你帮我把伞收一下,”

        徐哲脱下降落伞背包,一边脱裤子一边走,又道:“早知道咱们把滑翔伞借过来了,省得还要开11路跋山涉水……哎哟,我这把老骨头哟,”他伸了个懒腰,刚掏出鸟儿要放水,低头定睛一瞧,大骂一声:

        “wc!开门红啊!”

        惊呼声回荡在正片山林。

        “怎么了?”梁逸赶紧跟过去查看。

        徐哲掏出手机打开电筒,射向路边的草丛——枯黄的杂草丛里,正躺着一具干瘪发臭的尸体,一把猎枪压在尸体下,只露出一根漆黑的枪管儿。

        “猎人?”

        梁逸眉头微皱,用脚尖扣住尸体肋部,轻轻一提,把尸体翻了面儿,内腔腐烂生蛆,画面惨不忍睹,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直击人心!

        梁逸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也忍不住往后稍退了两步,“看样子死了起码有3天了。”

        徐哲用手电筒在尸体的手臂上找到一个“森林logo”,从而判断道:“他应该是这片山区的看守员。”

        死因呢?

        梁逸硬着头皮,想凑近尸体一探究竟,徐哲拉住他,摇头道:“算了,不必要为一具尸体浪费时间,说不定是被毒蛇咬了,运气不好。”

        梁逸跳出手机瞧了一眼满格的信号,摇头道:“不应该,这里的信号很好,哪怕是被毒蛇咬了,他也能打电话求救,”他又指着尸体手中的猎枪,“他的手紧拽着猎枪,食指搭在扳机上……这证明他是看见凶手的,说不定还对峙了一会儿。”

        梁逸再退后两步,转身,凭自己的猜想还原场景,“当时他一定面对着凶手,举枪跟凶手对峙,但凶手并不怕他开枪,一步一步地紧逼,然后他掉进了旁边的草丛,转身想要跑或者是攻击,但凶手的速度奇快,直接将他杀死在草丛里。”

        徐哲丢过一支烟,自己点燃一支,问道:“你怎么能判断他不是被别人谋杀,然后抛尸到这儿的?”

        梁逸叼着香烟,摇了摇头:“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地上没有血迹,不太可能是有人杀了他抛尸……”

        “得了,得了,”徐哲摆了摆手,拾起地上的背包,招呼着往山下走去,“据我所知,东桑的变态杀手多了去,看他们拍的小电影就知道,咱还是甭管闲事了,省得触眉头。”

        梁逸虽然心里很好奇,但也不想沾染污秽,最后瞧了一眼尸体,转身跟上徐哲,“这个守山人正值壮年又手持武器,能这么容易就将人杀死,杀人凶手一定非比寻常。”

        徐哲叼着烟,“你就这么感兴趣?”

        梁逸轻声道:“不是我多管闲事,我们也算是警察,应该杜绝犯罪。”

        徐哲笑道:“那就赶紧下山咯,这些山路修的这么好,附近肯定有村庄和镇子,到时你可以去派出所报案。”

        “那倒没必要,”梁逸摇了摇头,又问:“我们现在身处何地?”

        徐哲用手机地图定了个位,“我们现在处于东桑最南部一个叫做大冈的偏远山区,从这里到东桑首都还有3000多公里路……不远,也就1-2天的车程。”

        梁逸有些恼,“1-2天的车程?那岂不是要浪费48小时?”

        徐哲翻了个白眼,“我看你用分秒来做计算单位好了,默克伯爵被专门锁在密封的监狱里,1-2天是跑不掉的。”

        梁逸道:“那可说不定,1天24个小时,足以让坏人做很多事。”

        徐哲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卫生组织里面的特勤通通都可以下岗了,关在牢里的犯人都能跑,问题当然是出于自身了,咱只是去调查阴谋,可不是去给他们擦屁股的。”

        梁逸问道:“你有什么法子能确认到默克伯爵还在监狱里?”

        徐哲摇头道:“关押夜鬼和虫子的监牢非常隐秘,除非是卫生组织的高级科研人员, 其他人根本没资格视察,”说到这儿,他突然又问:“对了,你记得先前我和你通电话,说过的那个大胸妹么?”

        “大胸妹?”

        梁逸有些疑惑,实话实说,他遇到的大胸妹可真不少。

        徐哲提示道:“就是mm像篮球一样大的那个,呵呵……当然我那是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起码g罩杯有的。”

        梁逸想了想,点点头:“有印象了,怎么了?”

        徐哲道:“她就是看管夜鬼和虫子的主要负责人,卫生组织内的特勤队长,叫啥名字我不知道,因为每次上去搭讪都会被嫌弃。”

        梁逸问道:“你有什么办法把她约出来谈谈么?”

        徐哲摇头道:“别的办法我不知道,但美男计是肯定行不通,我怀疑她是个同性恋。可偏偏女性特征那么明显,啧啧……简直要命。”

        梁逸沉声道:“她是与默克伯爵沟通的桥梁,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她搞定,哪怕是吊起来严刑拷问!”

        “哇,这么暴力!”

        梁逸轻哼道:“我这么做,不仅是为了华夏,还是在拯救东桑,如果她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我也不需要再客气相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