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速效救心丸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速效救心丸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场拉扯的戏码,是3个人的临场发挥,演技惟妙惟肖,计划天衣无缝。

        做儿子的马歇尔,诋毁别人祖国,做老子的拉曼斯科特脸上肯定挂不住。拿枪指着别人的是自家人,说话诋毁别人的也是自家人……古稀老人终于生气了!

        “啪!”

        他一巴掌扇在马歇尔的脸上,骂道:“真给我丢人!”

        “父亲……你……你打我?”马歇尔捂着滚烫的脸颊,一个大老爷们儿,眼泪汪汪,竟是要哭了?

        拉曼斯科特瞪大眼珠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体摇摇晃晃,表情力不重心。

        “爷爷,你别生气,小心你的心脏病。”乖巧的孙女格蕾丝赶紧上前搀扶拉曼斯科特。

        “马歇尔,你这个一事无成的家伙!”女儿朱莉和女婿查尔斯也一起上前查看你拉曼斯科特的病情。

        “我没事……”拉曼斯科特缓缓坐下,又冲4个对峙的保镖道:“克鲁斯你快把枪收起来,不准拿它对准客人。”

        保镖这才收起枪,结束了与梁逸等人的对峙。

        “三位先生,希望你们不要介意马歇尔的鲁莽,我已经教训过他了……”拉曼斯科特心力憔悴,却不忘亲口道歉,单从这一本质上来看,他不是个坏人。

        三人“反客为主”的戏码完美谢幕。

        梁逸瞪着谢顶男人马歇尔,冷声道:“今天有你老子教训你,那老子也就不亲自动手了,我告诉你,我的耳朵可尖得很,你要是再敢诋毁我的国家,我就把你舌头硬生生割了!”

        马歇尔咂舌,捂着脸坐在角落里,委屈得暗自抹眼泪。

        柳良从衣兜儿里掏出一只小药瓶,从药瓶里取出一颗绿色药丸,走向拉曼斯科特,“这是我们华夏祖传的‘速效救心丸,’拉曼先生不妨试一试。”

        保镖快一步拦下柳良,“你无法靠近拉曼先生。”

        “那就麻烦你把药丸递给他,这是我的诚意。”柳良把药丸递给保镖。

        保镖冷声否定道:“拉曼先生不会服用那些来历不明的药物,换做是你也不会。”

        柳良又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徽章,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遍,“h-icpo,联合国高级探员,有权利对你实施一切,包括救援。”

        拉曼斯科特捂着胸口,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他渴望柳良手中的‘速效救心丸’,但心疼得让他无法表达意愿!

        “父亲,你再坚持一会儿,我这就去为你拿药!”朱莉后知后觉,从桌椅上蹦跶而起,早干嘛去了?

        “爷爷!爷爷你坚持住!”

        孙女格蕾丝急得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咬了咬嘴唇,搡开对峙的保镖,抢过柳良手中“速效救心丸”,直接喂进了拉曼斯科特的嘴里——

        “格蕾丝你在干嘛!你要谋杀你爷爷么!”一旁的女婿查尔斯满脸惊恐,催促道:“父亲,你赶紧把这来历不明的毒药吐出来!”

        拉曼斯科特却主动把药丸吞进了肚子里。

        格蕾丝将水杯递至拉曼斯科特嘴边,“爷爷,喝水!”

        “咕噜咕噜……”几口水下肚,救心丸速效分解,很快便作用到了心脏上。

        拉曼斯科特自己都不敢相信,刀绞般的心疼竟然在一瞬间便消失了,呼吸畅通,精神抖擞,如获新生!

        “天呐,我的天呐……我似乎看见了上帝在冲我招手,这感觉是在太可怕了……”

        拉曼汗如雨下。

        格蕾丝用手绢轻轻地替拉曼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带着哭腔:“爷爷,你没事了吧?心脏还疼不疼?疼的话我再叫柳先生给你吃一粒那种药。”

        拉曼斯科特连续做了3次深呼吸,确认心脏恢复如初,释然道:“没事,没事了,吃了这个药,心脏仿佛加了一层保护壳,太棒了,这种感觉太棒了!”他激动地站起身,走至柳良跟前,双手紧握柳良的手,感激道:“柳先生,你救了我的命,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柳良晃了晃手中“速效救心丸”药瓶,笑道:“虽然我这药丸价值不菲,但为了感谢拉曼先生愿意同乘,我就把它送给你……你心痛的时候吃一颗,保证药到病除。”话说完,他把药瓶塞进了拉曼手中。

        这不仅一瓶普通的药丸,还是一个天大的人情。

        拉曼感激道:“太感谢了,柳先生,你这药丸市值多少,我花10倍的价格购买!”

        徐哲在一旁问道:“老爷子,你们集团不是有专门的制药公司吗?怎么,你不认识这种速效救心丸?”

        拉曼道:“snk集团的子公司囊括了多个领域,制药公司跟我没有太多的关系,”他突然又问:“难道我们旗下的制药公司有生产这种特效药?”

        徐哲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问一问罢了。”

        拉曼叹气:“唉……想不到离开了地面还能闹出这样的笑话,真是太丢人了。”

        就不吭声的梁逸突然开口道:“你有一个好孙女,她才是救命的关键。”

        格蕾丝脸颊微微一红,搂紧拉曼的胳膊,不由自主地轻唤了一句:“爷爷……”

        拉曼什么也不愿多说,慈祥地抚摸着格蕾丝的头,眼中隐隐约约泛着泪光。

        柳良道:“其实我们来,还有一件事情想和拉曼先生商量。”

        拉曼大方道:“先生请讲,有求必应。”

        柳良道:“既然有求必应,那一切都好说了——我们想东桑下几个人,拉曼先生觉得可行?”

        拉曼陷入沉思。

        徐哲问:“怎么?拉曼先生有难处?”

        拉曼点头道:“现在跨国际起落和停靠都很麻烦,必须提前申请……我这条航线预约了将近一个月。”

        柳良偏过头,征求梁逸和徐哲的意见:“怎么说?”

        梁逸眯了眯眼睛,问道:“飞机上有降落伞吗?”

        拉曼道:“降落伞,救生衣,滑翔伞都有。”

        梁逸点了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那就没问题了。”

        “好,非常感谢拉曼先生的支持,到时候借两套降落伞就行,”柳良主动跟拉曼握了握手,“那么我们也不打扰拉曼先生,你慢慢休息,再见。”

        拉曼有些不太能理解柳良的作为,以至于握手离别也没能多作挽留,当他回过神来时,眼前的3个华夏人早已走出机舱……

        ……

        梁逸,徐哲,柳良,3人靠在舱门后,人手一只香烟。

        “总结一下,谁先来?”柳良开口问道。

        “我先来,”徐哲停顿了一下,才讲述道:“老头子如果知道我们的身份,那么他就应该知道你给他吃的并不是什么‘速效救心丸’,而是守夜组织研制的‘强心药丸’。他对我们认知,可能就只局限于你亮出的警.徽h-icpo。这是一件好事。”

        梁逸点了点头,道:“他一个月前就已经申请的航线,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到达艾尔市,血徒也依旧存在,所以排除他近段时间潜逃的可能。他是一个安全的人。”

        柳良点了点头,分析道:“拉曼心脏病发作的时候,他的儿子与女儿、女婿都刻意地表现出了后知后觉,如此看来,这些后人很希望他去世,大概是想瓜分他的遗产吧。”

        徐哲抿了抿嘴,“毫无疑问,拉曼很喜欢他的孙女,他死后肯定会把财产传给格蕾丝。”

        梁逸接着徐哲的话,说道:“拉曼的财产等于格蕾丝的财产,格蕾丝如果找了位丈夫,那格蕾丝的财产就与她丈夫共有,等量换算一下,如果谁娶了格蕾丝为妻,那么拉曼的产业就会落到谁的手里。”

        “对,不错,就是这样。”柳良点头连连赞同,又道:“我仔细观察过格蕾丝,这个女孩子表现得很怯生,心理应该有些创伤,只要慢慢挖掘出她的伤痕,再温柔将之抹去,她一定会奋不顾身地爱上给她喂鸡汤的人。”

        徐哲挑了挑眉,“那么谁最会喂鸡汤呢?”

        柳良和徐哲齐刷刷地看向梁逸。一个活了2000多年的男人,歪理都能讲得头头是道。

        梁逸冷声道:“不要拿我开玩笑。”

        “对了梁老大,你是怎么突发奇想要我们演这出戏的?”徐哲突然问道。

        梁逸道:“没什么,只不过观察的比较仔细罢了——”

        “刚上飞机的时候,瞧拉曼第一眼,从他眉间的横纹和发紫的嘴唇,我就知道他是一个饱受心脏病折磨的人;偶然间听到他那不争气的小儿子马歇尔与他争吵,于是就想办法激他一激;总所周知,激动和生气会使人血气上涌,心脏的功率加快,有心脏病的人一定会产生绞痛……当然了,最让我意外的还是他养育的这群儿女,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巴不得让老头子见上帝!——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们用一颗普通的‘强心药丸’买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徐哲笑道:“这是一盘很大的棋啊……”

        梁逸点头道:“对,这是一盘很大的棋,连我们都参与了其中。”

        陷入棋局,就不能以对弈者的身份博弈,身在棋盘中,龙吟虎啸,处处都潜在了危险,这将是很大的一场挑战。

        柳良瞥了一眼腕表,

        “现在是早上8:07分,按照飞行速度,10个小时后我们就能抵达东桑上空。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你们只能高空跳伞了。”

        “ok!no,    proble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