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不是开向幼儿园的车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不是开向幼儿园的车

        “佳人有约”这四个字究竟是不是用来炫耀的资本呢?

        梁逸一个人坐在房中,默默地抽着烟,静静地品着茶,手机屏幕常亮并停留在拨号界面,拨号的联系人是“阿娜斯塔”。

        一番思想挣扎后,梁逸还是锁上了屏幕,他知道,倘若自己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接下来的事情,其过程会非常之享受,但欢愉之后留给彼此的责任和疼痛,该怎么去承受?

        “哒哒哒——”

        “梁逸,你睡了吗?”

        思念就是长了翅膀的信,即使隔着山与海,也能传递给遥远的她。

        梁逸有些欣喜,同时也有些担忧,进一步良辰美景,退一步画地为牢,究竟该怎么选择呢?

        “我刚刚看徐先生和柳先生出来了,他们说你还在房间里……你怎么会睡着呢?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进去?”

        门一直都没关,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打开,阿娜斯塔紧张地站在门口,连透过门缝确认的勇气都没有。

        “不要胡思乱想,我正在等你呢。”梁逸轻声招呼道。

        阿娜斯塔欣然推门,不经意间带来一阵风,清风撩动薄纱睡裙,裙下的风光一目了然,她并没有去捂,反而自豪地走向梁逸。

        梁逸突然不敢正面去瞧这个满心是爱的女人,指了指桌前的矮凳,道:“坐,陪我喝杯茶。”

        “酒喝多了,的确想喝茶。”阿娜斯塔在矮凳坐下,修长的两条大白腿一目了然。

        “唉……”梁逸轻叹,也不知所以然,端起茶几为阿娜斯塔倒了一杯茶。

        “怎么了?”阿娜斯塔好奇道。

        梁逸摇了摇头,道:“我5点钟的飞机,3点就要出发去机场,现在已经快凌晨1点,我们相处不到2个小时就要分别。”

        阿娜斯塔道:“分别总有重逢时,你这么懂得大道理的人,怎么会因为这个而叹气,”她抻着桌子,大眼睛盯着梁逸忽而避闪的眼眸,好像是故意要等他出洋相。

        梁逸脸色微微一红,败下阵来,确实,但的心思不单纯,但人格又偏偏要将杂糅清洗——阿娜斯塔的丰满就兜在眼前,如果需要的话,伸手就可触及!“亲个!”

        阿娜斯塔在梁逸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收嘴儿后,她又用手抚摸着梁逸的额头,惊讶道:“哇,梁长官,你发烧了啊?脸上这么烫?”

        梁逸挤眉弄眼,若有所思,良久良久,他终于忍不住握紧阿娜斯塔的手,咬牙切齿道:“琴,今晚我们最好不要滚床单了!”

        阿娜斯塔眯着眼睛,冲梁逸笑了笑,骤然板着脸,甩开梁逸的手,轻哼道:“你就是想滚床单也没机会了,我的亲戚刚刚才来敲了门。”

        听到这句话,梁逸长吁一口气,心里虽有些遗憾,但也就此释然了。

        “我来找你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让你多注意安全。我知道接下来的事很不容易,但我感觉许县设柳先生也很厉害,有了他们俩帮忙,再加上叶秋和陈亮……嗯,我相信没有人阻挡你们脚步的。”

        阿娜斯塔说着,从无名指上取下钻戒,轻轻地放在茶桌上,笑得很牵强:

        “其实我没打算收你的戒指,但一想到今晚要给你个惊喜派对,也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她真的有些悲伤,

        “虽然我很想把这颗钻戒带在无名指上,但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诫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属于,这应该属于别人……”

        她吸了吸鼻子,憋着哭意转过身去,

        “梁长官的心太软了,以至于不忍心辜负任何人对你的爱,但爱与被爱是完全两种不同感受,有自知之名的人都该懂得怎么选择。”

        阿娜斯塔抹了抹眼泪,捂着嘴巴就要往房间外跑去。

        梁逸似乎从阿娜斯塔摘下戒指的那一刻,读懂了在机场苏菲归还礼物的真正含义……这一次,他没有感性地追上去,而是默默地盯着桌上的戒指,10分钟,20分钟,30分钟……整整1个小时后,他才收回桌上的戒指,小心翼翼地包装好,

        脑海中浮现出苏菲曾经说过的话:“这条项链很美,但我现在不能收,就跟你先前说的那样,我们的缘分还没有来,你如果真的有心,等时候对了再送给我也不迟……”

        戒指保留了,爱也只是存档,在多事之秋,那些关于情爱的事,能搁置就暂时搁置,相信一份真正的爱,不会因为时间而变质,反而愈加明白,愈加深沉。

        ……

        2020年4月17日,am3:20分,杰克司机开来了一辆商务车,护送6个华夏人前往艾尔市国际机场。

        阿娜斯塔并没有出来送行,琳娜给的理由是:“姐姐她喝多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梁逸的回答是:“这样也好,省得彼此分离时难舍难分。”

        “祝梁先生一路平安。”

        “梁先生,有空联信常联系。”

        “叶秋,你要注意安全……”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有情人挥手告别,心思玲珑者,早已潸然泪下。

        梁逸回眸展望着二楼飘窗后,隐约站着的那个高挑的女人,学着最近网络上流行的手势,比了个小红心,当做最后的告别。

        “叮咚!”

        阿娜斯塔的联信消息,一个小小的“比心”表情,梁逸笑容欣慰,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顿时云开雾散。

        叶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抽泣道:“终于解脱了……”

        徐哲搂过叶秋的肩膀,这两个臭味相投的男人,在派对上喝了几杯酒就认了兄弟。徐哲问道:“咋了,老弟,吃不消还是怎的了?”

        叶秋强颜欢笑道:“腰子疼。”

        徐哲摇头道:“看来你的技术不好使啊,你等着,我用联信给你分享几条的《男人的圣经》,你顺着上面的方法练一练,补一补,来日归来,再战300回合!”

        叶秋质疑道:“300回合,那不就是半根烟的功夫吗?”

        徐哲头摇得更凶了,“非也非也,我打个比喻,两个人比武,你一拳我一脚,一进一退过了几百招还是没能分出胜负,但你要是学会了必杀技,长枪犹在,直捣黄龙,翻江倒海……几乎招招致命!怎不叫她细水长流?”

        坐在副座上,晕车的李佳佳突然抬起头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这又不是幼儿园的车,你当然听不懂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