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送别

第二百四十二章 送别

        老韦身子骨硬朗,手术过后恢复得很快,脸上的血色甚至比安吉还要明显。他一看梁逸和阿娜斯塔带着水果和鲜花来探望,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旁的护士看到了,赶紧提醒道:

        “老先生,你手上还输送着营养液呢!”

        “我需要什么营养液?我身体好着呢!”老韦的脾气可不会因疼痛而消减,    像他这样历经过战争的老兵,早就不知道在阎王殿走过几回,小小的病床怎能把他束缚。

        安吉急忙跑过去,把老韦按在病床上,责怪道:“师傅,真希望您能听一听医生和护士小姐的话!”

        “真麻烦!”老韦抱怨一声,顺从了乖徒弟的意思,他欣慰地看着手挽手的梁逸和阿娜斯塔,赞美道:“你们二位真是天生绝配,有没有考虑过结婚呢?我很期待做你们的主婚人呢。”

        阿娜斯塔腼腆地望着梁逸,同样期盼着一个答案。

        梁逸苦笑道:“除非世界和平了,不然哪儿敢考虑这些事情?”

        老伟大笑道:“哈哈哈……我可真盼望二位结婚的那一天,如果我老头子还没入土,一定要当你们的证婚人。”

        老伟手上输着营养液,也就不在考虑吃午餐的问题,恰好给了梁逸一个单独问话的机会。

        “琴,你先带安吉去吃午餐,我留在这里陪韦老爷子说说话。”

        “走,琴姐姐带你去吃大餐!”

        阿娜斯塔拉着安吉走出病房,顺便带上了病房大门。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中午12:31分,时间不早不晚却不多了,他点燃一支香烟,直接开门见山:

        “关于东欧政府对抗疫情的事,想来请教请教……”

        ……

        老韦恢复了军职,并主动挂帅,请战喀什尔北的“感染者大军”,东欧统战部正在秘密集结部队,准备于10天后一路向西平推进,与感染者大军来个正面交锋。

        东欧最厉害的杀器便是号称“陆战之王”的装甲坦克,数以万计的铁壳子形成一道“钢铁洪流”,碾压感染者大军绝对不是纸上谈兵。感染者无非数量占有,腐肉之躯在现代科技面前实在不值得一提!

        “陆战方面,感染者肯定不是集团军的对手,但它们见缝插针的本事绝不容小觑,还不排除存在智力变化的可能,飞禽走兽的机动性也要多多考虑……”

        既然是老韦亲自挂帅,梁逸也大可把自己在华夏收集到的各种情报全部托付。

        “今天晚上我会抓紧把感染者的特性与资料全部整理出来,你在依据它们的弱点制定作战计划。这场战争注定引响整个东欧的运势,千万不能马虎。”

        ……

        梁逸和老韦交谈了将近1个小时,

        “那么韦老爷子,你保重身体,我还有事要忙,有缘再见。”

        “恕我不能远送,梁长官请慢走。”

        梁逸与老韦相互告别,走出病房。

        阿娜斯塔与安吉正在病房外悉心等候,见着梁逸出来,各自上前打招呼。

        “怎么?要走了?”阿娜斯塔问道。

        梁逸点点头,又摸了摸安吉的脑袋,柔声问道:“小子,物色好哪所学校没有?”

        安吉撇了撇嘴,道:“梁长官,我不想读书……”

        梁逸严肃道:“读书虽然不是唯一的出路,却是最轻松的一条路,书,一定要读,”他又对阿娜斯塔道:“我走后,你叫恩特再帮帮忙,选一所适龄的学校让这小子进修。”

        阿娜斯塔笑道:“现在的孩子就是不喜欢读书,我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上学了。”

        “梁长官你明天就要走了呀?”安吉赶紧握住梁逸的手,不敢挽留,但肯定是舍不得。

        梁逸笑道:“嗯呢,梁长官要去拯救世界了,你也要认真读书,学一些有用的知识,将来世界的建设只能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安吉撅起嘴巴道:“我觉得,我读一辈子的书都赶不上梁长官。”

        那是当然了,你的一辈子才多久?

        “话可不能这么说,一个人的价值,用时间来衡量太过迂腐。梁长官呢,是个卖力气的人,只能保护你们不受到伤害,但你们就不同了,世界的美好和幸福需要你们每一个人来创造,哈哈哈……说得太多就煽情了,总之好好读书,争做国之栋梁——但你千万别忘了,你是个华夏人。”

        梁逸笑中有了些泪意,未来的道路是很难,对于他很难,对于这些孩子也很难。

        “总之,风霜雨雪,磨砺前行!”

        梁逸又掏出一张崭新的银行卡,递给安吉道:“这里有一笔钱,足够你衣食无忧。但我相信它是多余的,因为凭你的脑袋瓜子,怎么都饿不着自己。”

        安吉“嘿嘿”一笑,不客气地接过银行卡,感激道:“谢谢!”

        “那么,有缘再见了。”

        “梁长官,琴姐姐,再见了……”

        安吉含泪目送梁逸和阿娜斯塔离开。

        阿娜斯塔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你哭什么?你和他又不是见不到面了。”梁逸不由将阿娜斯塔搂紧了一些。

        阿娜斯塔带着哭腔道:“我是在伤感离别,因为明天我也要这样和你说再见了……”

        梁逸纳闷道:“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嘛这么感触,你如果想我了,直接视频通话不就行了?”

        “视频通话就只能视频通话,又不能接吻和……”

        “和什么?”

        “假正经!”

        ……

        pm14:21分,梁逸从艾尔市中心最大的“奢侈品”门户中走出,门口的迎宾小姐性感靓丽,一个劲儿冲付款的买家抛媚眼,骚    弄风姿。

        “先生,不妨你加我个联信,我们这里有提供完整的售后,一年免费修补和洗色……”销售小姐追出大门,举起自己的联信二维码,暧昧地望着梁逸。

        “不用了小姐,如果有问题的话,我自己会带着凭证上门维修的。”阿娜斯塔拉着梁逸头也不回地加快脚步离开。

        梁逸提着大包小包,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他见苏菲走得这么仓促,疑惑道:“怎么了?”

        阿娜斯塔没好语气道:“她的目的不单纯,初步判断是个狐狸精,你刚刚在信息上留下电话号码的,假如待会儿他通过手机号码添加你的联信,你一定要拒绝,懂吗?”

        梁逸浅浅一笑:“我的联信,从不加陌生人。”

        “对了,这件礼物你是买给谁的?价格也不便宜呢?”阿娜斯塔指着梁逸左手的豪华包装礼盒道。

        梁逸在珠宝店里一共买了两件奢侈品,总共花费63万元,一件血红宝石钻戒33万,是送给阿娜斯塔的离别礼;一条魔力紫水晶吊坠30万,是送给苏菲的离别礼物……当然,他绝对不会告诉阿娜斯塔这是送给另外一个女人的礼物。

        梁逸内心实在苦涩,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同时养小情人似的,心里怕兮兮。果然多情的男人最难做。

        梁逸道:“这条项链是送给一个好朋友的。”

        阿娜斯塔精明地问道:“是那个叫苏菲的女人吧?”

        梁逸牵强解释道:“我和她之间,并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复杂。”

        阿娜斯塔轻哼道:“谁舍得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普通朋友……”

        梁逸想了想,缓声道:“我送她礼物,是因为她即将远行;我送你礼物,是因为我即将远行。这两种礼物的性质和分量是不一样的。”

        阿娜斯塔陷入了沉默的思考。

        ……

        pm15:00,梁逸把阿娜斯塔送回家。

        pm15:31,梁逸回到艾德里古堡。

        苏菲的行礼并不多,仅仅一个褐色的手提皮箱。她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蕾丝薄纱手套,血色红唇,一顶绣着紫色薰衣草的礼帽,肤白貌美配上成熟知性的气质,诱人得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美丽的女人。”

        pm15:37分,梁逸载着苏菲开往国际机场。

        pm16:38分,苏菲成功抵达国际机场,通过安检后领取了机票和登机牌。

        下午18:00的飞机,17:30踏上登记台,马上就要离别了,此去,她可能生死未卜,他也可能遇到危险。

        二人彼此并非是因为曾经缠绵才难舍难分,而是明明知道,此次分离再见时遥遥无期的那种悲伤与担忧。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进去了……哦对了,这个东西送给你,”苏菲偷偷摸摸地从皮包里取出一只激光剑柄,笑着递给梁逸:“厉害吧?嘿嘿……这东西安检可查不出来,送给你防身用。”

        梁逸欣然接过礼物,也掏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项链,潇洒地单手递给苏菲:“喏,希望你能喜欢。”

        “奢侈品么?包装得这么严实。”苏菲语气平淡,但眼神中却流露着一种兴奋,手上更是迫不及待地拆卸着粉红色小盒子。

        梁逸笑道:“是一条项链,我觉得与你非常般配。”

        “哟,想不到你这人还蛮有情调的嘛。”苏菲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层层包装,直至露出紫水晶的光芒,他猛然关上盒子,激动又兴奋地望着梁逸,一时半会儿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梁逸轻轻地撩了撩苏菲脸庞的发丝,柔声道:“每一件事我都会面面俱到,每一朵花儿我都会雨露均沾。这条紫水晶像极了薰衣草的颜色,它跟你很般配。”

        “咦……恶心死了……”苏菲关上礼物盒,手把手塞回给梁逸,背过身道:“这条项链是还可以,但我现在不能收……就和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缘分还没有来,你如果真的有心,等时候对了再送给我也不迟!”

        如此这般的女人,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