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想你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想你了

        “罗斯先生,您没事吧?”

        苏菲估计是从监控摄像头里看到了罗斯被狗咬的情况,手里提着医药箱焦急上前,正准备动手替罗斯包扎伤口,谁知罗斯大怒道:“该死的!你怎么把这条狗放进来了!包扎伤口有什么用,赶紧给我打120,我可不想得狂犬病……”

        “抱歉罗斯先生,是我失职……”苏菲再怎么说也是宅子里的管家,有狗咬了主人,自当难辞其咎,她掏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谁知梁逸却摁住她的手,对罗斯道:“罗老板,出门被狗咬,是运起不好。如果你能动的话,我建议你自己去医院看看,不然等救护车来了,狂犬病毒蔓延全身,到时候可就晚了……”

        “啊?狂犬病毒这么快就会发作?”罗斯大惊失色,赶紧钻进劳斯莱斯,招呼梁逸道:“梁长官,要不你再麻烦送我一趟?”

        梁逸冷声道:“我暂时没空。”

        “爸爸,我送你去。”妮可就要上车,苏菲赶紧拉住她,愧疚道:“小姐,还是我送罗斯先生去医院吧,这件事是我的过失。”说完,也不等妮可回复,直接坐上驾驶位,发动rolls就要离开。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找个私人医院,不然凭罗老板现在的‘人气’,很难不会发生意外。”梁逸嘱咐道

        罗斯在后座赶紧发声,“对对对!一定要去私人诊所,去克里斯医生那里!”

        苏菲点点头,“我会注意的。”驾车离开。

        送走了劳斯莱斯,梁逸才轻叹一口气,笑着轻吐两个字:“闹剧。”

        “我看是活该才对,”琳娜一边撸.着“大黄”的狗毛,一边走出大门口,带着幸灾乐祸的口吻:“自从我在垃圾堆里把大黄捡回来后,一天要给它洗3次泡泡浴,各种预防针全都打齐全,他想得狂犬病都难呢。”

        “你说什么呢!”妮可憋了一肚子火,指着琳娜怀中的小黄狗,怒道:“都是你的狗咬了我爸爸!……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琳娜轻哼,态度从容道:“我是客人。”

        “那就是私闯民宅了?”妮可掏出手机,当众拨号911,威胁道:“在我还没拨通电话前,赶紧带着你那肮脏的土狗离开我家!”

        “哈哈哈……我好怕喔!”琳娜叉腰大笑,放下小黄狗,抬手一指妮可,命令道:“大黄,去!咬她的小屁股!”

        “旺旺!”

        小黄狗,真听话,“嗖”的一声冲向妮可!

        “啊!梁先生救命……”妮可惊恐到失声,急忙闪到梁逸身后,躲着,左顾右盼。

        “琳娜!你赶快把它叫停!”阿娜斯塔在一旁呵斥道。

        “不叫停,不叫停,她这种女人,我看第一眼就觉得讨厌了!”琳娜又瞪了一眼妮可,嘲讽道:“你牛什么?还不是要怕我家狗子?”

        狗子汪汪叫,却不敢靠近梁逸半步,它只能恶狠狠地盯着梁逸身后的妮可,试图找机会咬一口这个大美女的屁股!

        “梁先生,你还等什么,快点把它赶走嘛……”妮可掐着梁逸的胳膊,带着哭腔哀求道。

        梁逸倒觉得眼前这条狗子挺有灵性的,不仅听得懂人话,还能察觉出危险,它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梁逸瞪了一眼小黄狗,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嗷呜嗷呜……”小黄狗被吓得夹起尾巴,屁颠儿屁颠儿地缩回琳娜身后。

        “琳娜,你要是再管不好它,今晚它就会出现在你的餐盘里,我说到做到。”阿娜斯塔阴沉着脸色,语气不像是开玩笑。

        “你可不敢怎么做!”琳娜赶忙捧起小黄狗,灰溜溜往宅子里跑去。

        阿娜斯塔轻叹一声,苦笑着走向梁逸:“我就不该让她把它带来……”

        梁逸浅浅一笑,道:“我觉得你就不该把她带来,这只小狐狸比那只小黄狗还有脾气。”

        “唉……”阿娜斯塔轻叹一声,看向梁逸身后还心有余悸的妮可,愧疚致歉:“小姐对不起,刚刚的事情请你不要介意,回头我会教训她的。”

        妮可极认真道:“我不喜欢狗,也很讨厌狐狸,更讨厌它们住在我家里。”

        “这……”阿娜斯塔沉默了几秒钟,点头道:“我懂小姐的意思了,我马上把她叫出来。”

        阿娜斯塔转身就要走,梁逸轻轻拉住她的手,笑道:“和她可以见外,别和我见外,你们暂住在哪儿,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牵着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很自然地握在了一起。

        几天不见,阿娜斯塔不仅头发长长了许多,皮肤也白皙了不少,保养出了浓浓的女人味儿,再加之她高挑的身材,甚至比身旁的职业模特还要引人注目。

        “你的事情办完了吗?我不会打扰到你吧?”阿娜斯塔轻声问道。

        梁逸“嗯”了一声,“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但我想你会来找我,肯定有事对不对?”

        阿娜斯塔瞥了一眼梁逸身后的妮可,轻轻地“嗯”了一声。

        妮可看着梁逸和阿娜斯塔紧握的手,也感觉出了二人不一般的关系,当然有一点点嫉妒和羡慕,她很大方地说道:“我有点累了,先去洗个澡,你们慢慢聊……”说完,转身朝宅院里走去。

        ……

        梁逸与阿娜斯塔手牵手,一起绕着院墙外围散步。院墙里种植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树,太久没有园丁修剪,树枝已经蔓延到了墙外,淡黄色的树叶又小又脆弱,风轻轻一吹就会与枝头辞别。

        树叶原本是有香味儿的,但在前些日子里,受风暴肆虐得太惨,叶片散落一片,被积水浸泡,腐烂,再到这两日天晴,被太阳蒸烤,灼烧……味道有点怪怪的,颇为刺鼻。

        “阿嚏——”阿娜斯塔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发红的鼻子。

        “怎么?你对这种气味过敏?”梁逸问道。

        阿娜斯塔摇头道:“不是的,这两天冷热交替得快,有点感冒了。”

        梁逸脱下外套,轻轻替阿娜斯塔披上。

        “这个庄园可真美,像极了古代那些王公贵族居住的地方,”阿娜斯塔人太高了,轻轻一跳便摘下一片树叶,她把叶子举在鼻尖嗅了嗅,欣然笑道:“这种含香的树叶虽然表面闻不出气味,但只要一经过蒸馏,一两片就可以香飘十里。”

        梁逸笑道:“夸张了。”

        阿娜斯塔道:“这是对大自然造物的赞美。”

        “嗯……找我有什么事呢?”梁逸问道。

        “欻欻歘……”

        道路中堆积的枯叶被二人踩得阵阵作响。

        阿娜斯塔停下脚步,真挚地看着梁逸,轻声道:“我觉得思念是一种病。”

        梁逸搂着阿娜斯塔的腰,顶着她额头,温柔地笑道:“所以呢?”

        阿娜斯塔道:“我想你了。”

        梁逸什么也没再多说,低头轻轻地吻了吻阿娜斯塔的唇,短暂缠绵后相互抽离,嘴唇有了空闲,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阿娜斯塔再次含上他的唇,吮吸得更强烈,缠绵得更疯狂!

        二人激吻在飘洒的落叶下,久久不能分离。

        阿娜斯塔褪去了外套,一颗一颗地解开梁逸的衬衫纽扣,亲吻从嘴唇蔓延到脖颈。

        “不,阿琴,在这种地方,会不会有些奇怪?”梁逸轻轻地摁住阿娜斯塔肆意的双手。

        阿娜斯塔一双大眼睛写满了疑惑,问道:“你不愿意?”

        梁逸苦笑道:“你不是说长发及腰?”

        阿娜斯塔咬了咬唇,“等不及了!”她主动抓过梁逸的手,想要强行塞入自己裙底!

        梁逸做梦都没想到,原本视若禁区的地带竟然这次主动放行,突如其来的反差让他有些不适应,轻轻甩开了阿娜斯塔的手,刚想开口解释,阿娜斯塔率先惊呼:

        “我没脸见人了!”

        她捂住自己的脸,转身就往外逃跑。

        梁逸大手一捞,将阿娜斯塔再次拉回了怀中,一边拨开阿娜斯塔捂住脸颊的手,一边好笑道:“怎么就没脸见人了?”

        阿娜斯塔死活不肯撒开手,支支吾吾道:“我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你上次也看到了,我洗澡时候……还有刚刚的动作,我……我真没脸再见你了!”

        梁逸使劲儿地掰开这大姑娘的手,大姑娘,力气大,手也不小,掰开她的手要比掰开她的腿还要难。

        梁逸还是把阿娜斯塔的手掰开了去,果然如他期待的,怀中的女人,脸颊已红成了猴子屁股。

        “别看,别看……不然在你身上擦鼻涕了!”阿娜斯塔背过身去,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

        “你杀人的时候,我可没见你这么胆小过。”梁逸靠在阿娜斯塔的肩膀上,刚刚能贴近耳朵。

        阿娜斯塔颤声解释道:“杀人是杀人,这个是这个,性质都不一样!”

        “你这个模样,随便碰一碰你,那不得飞上天去?”

        梁逸在阿娜斯塔屁股上轻轻一起掐,她果然失声惊呼,“噢~”,她犹如一只受惊的猫,上蹿下跳,浑身都不自在!

        “哈哈哈……”梁逸放声大笑,翻过阿娜斯塔的身体,颔首低头,深情献上一吻,瞬间便压制了怀中这只猫咪的躁动。

        二人又陷入了深情得无法自拔的亲吻中。

        “叮咚叮咚……”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梁逸掏出手机,瞧了瞧屏幕上显示的来电联系人,似笑非笑,也没有说话。

        阿娜斯塔凑过眼睛来看,惊讶道:“叶秋?他打电话来干嘛?”

        “接通就知道了,”梁逸滑动屏幕,接通电话,问道:“有什么事么?”

        电话那头隔了一会儿,才传来一阵隐含着笑意的问候:

        “梁长官,我裤子都脱了,你们还没开始呢?噗呲……哈哈哈……”

        笑出了猪叫声!

        阿娜斯塔愣了几秒钟,刚褪下去的羞红又爬上脸颊,她急了,左顾右盼地寻找,“他……怎么知道?”

        梁逸仰头瞧向古堡楼顶的制高点,一只隐匿的狙击镜闪闪发光,他轻叹:“所以我才叫你别冲动,要不然会走光的。”

        这时,电话那头又传来叶秋的声音:“梁长官你可不厚道啊,自己不吃肉,也不给兄弟们喝口汤,你说是不,亮哥?”

        陈亮赶紧解释道:“我可没看,梁长官,我发誓绝对没看,嘿嘿嘿……”

        阿娜斯塔羞愤交加,抱起手机,冲着话筒大吼道:“两个偷窥狂魔!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亮哥,战术撤退!”

        “收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