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报应不爽

第二百三十七章 报应不爽

        往后的几天,日子将会过得平静且缓慢。

        梁逸把拍摄的视频删删减减,简单处理了一番,秘密交给了艾尔市警局,并且指派那个叫做“强尼”的保镖出席作证,以及莎瓦娜,戴安娜等女性受害者,再加上艾尔市发生“万豪夜总会”凶杀案,洛克斯被人斩首等一系列关联事件……铁证如山,法网恢恢,再有身份的血徒也难逃正义的审判!

        不过,

        “邪教组织”非法集会的这件事并没有公众于世——东欧政府处理事情是合情合理的,这种性质及其恶劣的丑闻倘若曝光,不论是名誉,经济,文化都会受到影响,涉及面太广的事情,哪怕以正义之名,也存在适得其反的因素,得不偿失的事情,没有哪个国家政府会傻到去干。

        “血徒”大主教艾利福德的突然暴毙并没有人去深究,这老头子本来就该死,哪怕梁逸不杀他,东欧政府也会亲自把他送上断头台。

        “叮咚!”

        联信推送,罗森·零发来一条消息:“梁先生,这次你干得很漂亮,不妨你给个银行账号,我给您一笔奖金。”

        钱送到手上,不要白不要,梁逸一点儿也不客气,把新办的银行卡号发了过去。

        东欧的护照恩特已经全部搞定,有了护照就能以艾尔市公民的身份生活,比如办理一张银行卡。

        ……

        2020年,4月14日,叶秋按照吩咐,带着护照把小镇上的姑娘们全都接了回来,暂时居住在罗斯名下的另一栋别墅。

        4月14日的上午,梁逸刚和苏菲从海边度假回来,妮可就焦急地找到了他——

        “罗斯大老板草菅50多条人命,血债血偿!”

        新闻头条!

        “梁先生,你说过要帮我解决父亲的事,你说过的对么?”

        妮可眼泪哗啦啦地流,罗斯就算没怎么给过她父爱,但也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血债血偿”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要他父亲赔命么?

        梁逸只回复了两个字:“好的。”

        解决这档子事的确不难,梁逸手里有一份血徒名单,名单中不乏有艾尔市政府的高官政要,只要在这上面下点功夫,征讨罗斯的舆论很快就会平息。

        高喊“血债血偿”的人都是些平民百姓,他们在官僚风气面前就是一棵卑劣的小草,割一把草,费多大劲儿?

        4月14日上午,梁逸与妮可来回在公司和警察局跑了几趟,下午大约4、5点钟,梁逸和妮可站在监狱门口,等待罗斯出狱。

        “梁先生,他们真的会放人么?手续都没办理呢,会不会太快了?”妮可紧张地盯着关闭的监狱大门,问道。

        梁逸背靠着车门,一边吸烟,一边冷声道:“你父亲是罪有应得。”

        妮可咬着嘴唇,“罪有应得也是我父亲,哪怕他从小到大都不怎么养育我,他——”

        “咯吱!”

        监狱大门打开,两个预警压着一个身穿斑马囚服,胡子拉碴的中年人缓缓走了出来。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集团老总,双鬓像是刮了一层白霜,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不过梁逸还是觉得他罪有应得。

        “妮可!”

        “爸爸!”

        父女两热情相拥!

        “妮可,oh!我亲爱的女儿,我无时不刻都在想你……”

        “爸爸,我也是!以后我每天都回家住……”

        ……

        梁逸翻了个白眼,实在欣赏不来欧罗人的感情发泄,太热情,不含蓄。

        “对了,爸爸,你能出来,全部都是靠梁先生想办法,你快去感谢他。”妮可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儿,拽着罗斯走向梁逸。

        梁逸赶紧摆手道:“别,罗斯先生不必客气,要感谢就感谢你女儿,我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来救你的,”他又偏头,用眼角斜视罗斯,无情告诫道:“这一次,罗老板你就当买个教训,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不仅不会帮你,还会亲自把你送进监狱!”

        罗斯扑向梁逸,抱着梁逸大腿,老泪纵横道:“上帝啊,梁长官你就是我的上帝……”

        罗斯虽然落了难,但金丝眼镜后的那双眼睛却没有丝毫的昏沉,他还是只精明的老狐狸。

        梁逸真想一脚把这只老狐狸踹开!

        “爸爸,你快起来吧,我们回家好么?”

        “好好好,我们回家去……”

        妮可把罗斯扶进劳斯莱斯,坐在车里也就没有再出来的意思,梁逸愤愤地丢掉烟头,自己忙活了整整一天,最后还得给人当司机……这帮有钱人,慵懒到了骨子里。

        梁逸坐上驾驶位,正想开车离开,突然不知从哪儿蹿出了个中年妇女,手持一只燃烧.瓶,直接扔向劳斯莱斯!伴随着破口大骂:

        “该死的!你要下地狱!”

        “梁先生,你快开车!别让这个疯婆子靠近!”罗斯在车厢后大声呼叫。

        “你是让我撞死她么?”

        燃烧.瓶在挡风玻璃上炸裂,大火熊熊燃烧!但好在梁逸事先预知到会有突发情况,把妮可的兰博基尼换成了劳斯莱斯,防弹防火又防电!

        梁逸一脚油门加速,径直冲向挡在路中央的“疯婆子”!

        疯婆子哪里疯?他不过是想通过自己的行为让罗斯“血债血偿”,她就站在路中央,抱着一颗求死的心,身体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

        “梁先生,你快停下,你真的要撞死她么?”妮可失声惊呼道。

        “你以为我跟你老爹一样无情?”

        就在劳斯莱斯要撞上“疯婆子”的那一刻,梁逸突然一个甩尾漂移,以10cm不到的误差,直接绕过“疯婆子”冲向前方大道。

        “呼……有惊无险……”罗斯摘下眼镜儿,抹了一把额间溢出的汗水,“看来回去以后,要多雇佣一些保镖才行了。”

        后视镜里,“疯婆子”被赶来的狱警压在地上,一双愤怒的眼睛从未离开过车辆,嘶声呐喊:“把我儿子和丈夫的命还回来,你这个该死的魔鬼,我诅咒你下地狱……”

        “听到了么,罗斯先生,他诅咒你下地狱。”梁逸转过眼神,通过后照镜提示罗斯。

        罗斯苦笑道:“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坚定自己的信仰,不会害怕这些无聊的诅咒。”

        “爸爸,你别这么说,刚刚那位夫人的儿子和丈夫都死在了您的列车上……哪怕多给点安抚金也行。”妮可回首望着愈渐拉远的画面,心疼地说道。

        罗斯叹气道:“如果钱能解决的话,我根本就不可能蹲监狱了……妮可,这件事情跟爸爸真的没有关系,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们突然就发病了,就跟……就跟……”他瞥了一眼开车的梁逸,降低语气,“就跟华夏的那些感染者一样,见人就咬……而且那些人还是……还是梁长官亲手解决的。”

        “什么!梁先生?”妮可惊讶地望向梁逸。

        这件事究竟要追究谁的过错呢?如果不是罗斯非法押送珍禽,也不会导致旷工感染病毒,可委托押送珍禽的人又是大胖子恩特,但大胖子恩特也不知道珍禽上感染了病毒,病毒又从何而来呢?从华夏传播来。华夏的病毒谁制造的呢?夜族人……到头来还是得怪在夜族头上,但罗斯,恩特,就没有错了?

        难说透!

        梁逸轻叹道:“唉……事情都过去了,也不要再责究谁。希望罗斯先生今后能行善积德,这样才能避免报应。”

        罗斯嘀咕道:“梁长官估计不知道,我可是红十字会的名誉副主席……”

        梁逸念叨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若到,立刻就报……”

        ……

        “哎哟!”

        pm17:21分,劳斯莱斯准确停靠在艾德里古堡大门前,罗斯开门下车,可才把脚扔出去,一口尖牙利嘴便“吻”上了他的大腿!

        “这该死的!这是谁家的狗!哎哟……哎哟……”

        一只大黄狗狠狠地咬住罗斯的小腿,一个劲儿地拖扯撕咬,不论罗斯怎么甩都不松口!

        罗斯的腿被咬得鲜血淋漓!

        “爸爸……”妮可不知所措,匆忙中只能求助于梁逸,“梁先生,你快帮帮他……这是只疯狗!”

        梁逸脸上毫无波澜,内心甚至有些想笑,在自家大门口前被狗咬,算不算是一种报应?

        “哎哟,哎哟哟,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大黄!快松口!”一声厉呵突然从大门口传来。

        “旺旺!”大黄狗立即松口,叫唤了两声,吐出嘴里的鲜血,摇着尾巴就朝大门口钻去。

        琳娜叉腰站在大门口,阿娜斯塔与苏菲也从宅子里小跑了过来。

        “旺旺!”

        大黄狗跑到琳娜脚边,一个劲儿地蹭啊蹭,舔啊舔,别提多欢喜主人了。

        “你这只舔狗!给我闭嘴!坐好!”琳娜指着大黄狗命令道。

        大黄狗赶紧闭嘴,乖巧地坐在琳娜跟前,“嗷嗷……”声音都变得清脆了许多。

        这么乖的狗子,咋会胡乱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