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做你爱做的事

第二百三十六章 做你爱做的事

        “咚咚咚!”

        苏菲拉开窗帘,轻轻敲响了玻璃门,提示阳台上交谈的3个男人。

        梁逸打开一条门缝,轻声问道:“怎么了?”

        苏菲道:“大明星来找你了,你见不见?”

        “戴安娜?”梁逸表情有些意外,刚想开口准备说去见个面,苏菲却先来了一句:“那就是不想见对吗?我去帮你推掉,就说你睡着了。”

        “啪!”的一声,关上玻璃门。

        梁逸稍有一愣,并没有跟上去,他如果出去见了戴安娜,苏菲肯定会不开心。苏菲在他心里的位置,肯定要比戴安娜重要得多,“呵呵……乱七八糟的事。”他摇头苦笑,靠回阳台。

        “喜欢就上啊,东欧的女人都很开放,世界都要末日了,不要给自己留遗憾。”徐哲在一旁指点迷津。

        梁逸抿了抿嘴唇,纳闷道:“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得到她?难道不滚床单就不能叫作.爱了么?”

        徐哲斜眼一笑:“的确不能叫做……爱。”

        “那么冯小姐的事……有着落了吗?”柳良则要感性一些,问道。

        谈及这个女人,梁逸的心又收紧了一些,他点了点头,可随后又摇了摇头,“她应该在东桑,但不知道现在过得如何了。”

        “她可能会变成血徒,”柳良摇头叹气,“虽然这么说有些直接,但也是实话实说。”

        梁逸强颜欢笑道:“没关系,事实本来无常,我会尽最大的力量找到她。”

        徐哲扣了扣脑袋,点燃一支香烟,懊恼道:“唉……我当初为啥要把她送给你嘞?本来以为是礼物,谁知道是一颗炸弹。”

        梁逸道:“不要怪自己,要怪那些坏人。她什么都没做错,却还是守了伤害,这是很不公平的,”他又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我从来都没有怎么发过脾气,但他们要是敢伤害小艺一根汗毛,我一定会把他们千刀万剐!”

        “咦……这么恐怖的吗?”徐哲挠了挠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又问道:“真的是用刀,一刀,一刀地把它们的肉给剃下来?”

        梁逸阴沉着脸,极认真道:“华夏王朝曾经消失的‘一百种酷刑’‘一千种死法’,我全都融会贯通。”

        “呃……”

        徐哲和柳良面面相觑。

        徐哲耸了耸肩,“好吧,梁老大,我没你厉害,我只会东桑近几年来最流行的‘床笫48手’‘洞真36招’……你对付的是坏人,我对付的是女人,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嗤!”梁逸一声不屑,“纵使你有几十手绝技,能致潮水潺潺不绝,但我只用一招,也能船过秋水无痕。”

        徐哲竖起大拇指,大笑道:“哈哈哈……老司机,牛批!”

        柳良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对梁逸道:“凌晨3点半,我们也差不多要离开了。”

        梁逸问道:“去哪儿?”

        柳良指了指游轮旁的驱逐舰,道:“公海上有个军事港,武直必须开回去,然后把相关事宜处理下。”

        徐哲心疼道:“最主要的还是回去付钱,这些该死的贪官……”

        梁逸问道:“多久能回艾尔市?”

        柳良想了想,“大概3天,”他顿了顿,又问梁逸,“够了么?”

        有时候琐事与人情要比危险的任务更浪费时间,梁逸在心里掂量了一番,点头道:“够了。”

        “那么3天后见了。”

        徐哲和柳良各自与梁逸简单地告别。

        “哦,对了,”柳良刚想开门,又想起了些什么,回首道:“必要时给江小姐回个电话,她到现在还认为你被困在华夏……嗯,不要让人家的担心变成愤怒。”

        “江秋瑾?呵呵,我联信上现在还要她的十几条未读信息,”梁逸笑着点点头,“会抽空回复的。”

        徐哲轻叹一口气,道:“梁老大,我敢保证,这个女人绝对是你的菜,绝对。”

        梁逸道:“那我为什么在你眼中看到了遗憾?”

        徐哲转了转眼珠子,道:“因为我是君子,君子成人之美嘛。”

        “嗯,那我挺期待的。”

        ……

        梁逸把徐哲和柳良送出门口便留了步。

        “哗啦啦……”浴室里传来一阵淋浴的水声。

        苏菲在洗澡?

        “苏菲?”梁逸轻声呼唤。

        隔了一会儿,浴室里才传来回复:“别心急,马上就洗好了。”

        梁逸挑了挑眉毛,总觉得这话有些怪怪的,他催促道:“你马上出来,我们要下船了。”

        下一秒,淋浴声戛然而止,苏菲打开浴室门,探出脑袋道:“你刚刚说啥?下船?船靠岸了?”梁逸摇头道:“没靠岸,但我们不能再留在船上,因为我把艾利福德杀了。”

        留在船上不论如何都是嫌疑人,军方管制国防,警方维护治安,不论事态怎么发展,军方都会把事情全部交给警方处理,昨天飙车引起的轰动实在不小,艾尔市警方肯定在岸边候着,随船靠岸,肯定会遇到大麻烦。

        苏菲估计也考虑到这些弊端,三下五除二擦干身上的水渍,光溜溜就跑出了浴室,丝毫也不避讳,一边找衣服穿,一边整理行李箱。

        梁逸背过身去,靠在门口默默抽烟,提议道:“我觉得你最好把你的那些枪支弹药全部都扔进海里,省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扔了?几万块钱的装备呢,我舍不得。”

        苏菲整理好行李,恢复了邻家少妇的姿态,甜蜜蜜地挽过梁逸的手臂,笑道:“走吧?老公。”

        梁逸很绅士地提过行李箱,开门走出套房,“对了,我送你的那条限量款的绯红色长裙呢?婚宴的时候也没见你穿。”

        “太珍贵了,我舍不得……”苏菲忍不住将身旁男人的臂膀搂得再紧,谁太珍贵?又舍不得谁?

        “衣服买来就是穿的,不穿怎么能体现出它的价值?”梁逸说着,又问道:“对了,昨天你跟我说过,想去度假海滩玩一玩,现在还有兴趣么?”

        苏菲目光闪烁,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梁逸,“你愿意陪我去?”

        梁逸莞尔一笑,“每完成一次任务,都需要放松一下不是吗?我不是老干部,我也想找点乐子。”

        “那肯定要去了!不然我比基尼怎么体现它的价值呢?”苏菲兴奋着,又问道:“梁先生,那我们是去玩一天,还是去玩一天一夜?”

        “一天和一天一夜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当然大了,一天只有白天,一天一夜不仅又白天,还有……良宵美梦。”

        “嗯……那就一天一夜,晚上有你所期待的篝火晚会。”

        “篝火晚会之后呢?”

        “找个海景别墅,听海哭的声音。”

        “然后呢?”

        “然后睡觉呗。”

        “你和我?”

        “我和你。”

        “……做什么?”

        “做你爱做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