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色婚宴(十九)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色婚宴(十九)

        “梁先生,莎瓦娜好像快不行了……”苏菲拨开怀中莎瓦娜的眼皮,内目已经翻白,长时间休克与鲜血缺失,导致了她的生命不断流逝,何况腹中还有一个小生命在挣扎。

        梁逸不得不重新衡量当前局势,要么战斗,要么逃跑,战斗有牺牲,逃跑还能拯救,“先逃出剧场再说!”人道的他扛起地上仍处于昏迷状态的戴安娜,率先冲向幕后!

        夜鬼急速冲刺,从四面八方发起进攻!

        苏菲很想做点儿什么,但莎瓦娜怀有身孕,抗在肩上生怕磕住腹部,只能用双手捧着,这样一来,完全抽不出手来帮忙,只能跟着梁逸的步伐奔跑。

        梁逸一路杀伐,c级夜鬼碰上就是一剑,b级夜鬼同样接不住三招,杀戮仅再手起刀落,丝毫也不拖泥带水,凭一人之力便让夜鬼不敢再冒然造次!

        夜鬼也知道梁逸不是个好惹的人,便把大部分攻击转向苏菲,一小部分通过“车轮战”与梁逸周旋!

        梁逸肩上扛着一个,身后还要保护两个,夜战状态也不曾开启……应付自如是假,手忙脚乱是真!不过好在苏菲的个人素质过硬,全程奔跑不喘气,给他省了不少力气。

        来来回回,打打杀杀,一场生死角逐的戏码,最终以苏菲和梁逸从后台侧门中逃出而落下帷幕!

        “梁先生,我武装带上有高爆手雷!”苏菲扭过屁股,把小蛮腰呈现给梁逸。

        梁逸拔下两个高爆手雷,拉环直接丢进剧场——“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游轮都颤抖了!

        “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船头等待。”

        “等待什么?”

        “当然是救援了。”

        梁逸带着苏菲一起跑向船头。

        ……

        剧烈的爆炸引发了滔天大火,剧场内设施干燥,又有海风吹拂助兴,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火势便愈烧愈烈,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血教徒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恐惧,他们不紧不慢地走向船头,迷惘的神情,狰狞的面容,再加之口中念念有词的那所谓的信仰,乍得一看,与那些行尸走肉的感染者有什么区别?

        梁逸手持激光剑站在船头,静静等待着摸索上来的夜鬼与血徒,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苏菲趴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为莎瓦娜做人工呼吸,可几次下来,莎瓦娜的脸色仍旧苍白。

        “再这样下去,神仙来了都救不了她,唉……可怜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个蠢女人,就算这老头子不吸血,娶你那肯定也是别有目的的,怎就不懂得变通?”苏菲一边掐着莎瓦娜的人中,一边责备,但不到最后一刻,她就不会放弃救人的希望。

        “这个时候你骂她还有什么用?”梁逸终于从裤兜儿里把药瓶掏了出了,迟疑了几秒,还是丢给苏菲,道:“你倒一颗出来,喂她吃。”

        “这是……”苏菲接过药瓶,倒出一颗血色药丸,惊讶地望着梁逸,“她可是孕妇……”

        梁逸道:“药物都有双面性,这种药丸在某种成面上也能算是一种特效药……总之死马当活马医。”

        “唉……”苏菲轻声叹气,把血色药丸捏碎,一点儿一点儿地喂进莎瓦娜口中,“希望母子平安。”

        血色药丸很快就见了效果,莎瓦娜的脸庞恢复了一些血色,呼吸也变得顺畅了一些,一双手不停地想抓挠东西,身体也有轻微颤抖。

        苏菲抓起莎瓦娜的手腕,诊了诊脉象,微微点头,脱下外套替莎瓦娜披上,起身道:“脉象平稳了一些,但还是比较薄弱,大人的命应该是保住了。”

        梁逸道:“她身孕不过2个月,胚在发育,胎未成形,只要母体不死,孩子就有很大的几率不会掉。”

        “看不出呀,梁先生这么直的一个男人,妇科还懂得不少,”苏菲笑着打了个趣,把药瓶丢还给梁逸,端起来福枪,与梁逸并肩面对逐渐压进的敌人,不禁兴奋道:“现在终于放手一搏了。”

        “我记得你先前说过,你有秘密武器的,是不是该亮相了?”梁逸斜了一眼苏菲,笑问道。

        苏菲抽了抽鼻子,大言不惭:“是呢,我的那个秘密武器就是你,绝对绝对绝对的自信。”

        梁逸苦涩道:“原来你在把我当枪使。”

        苏菲轻哼道:“就当过夜费咯。”

        梁逸掐了掐眉头,喝断片儿的那天,他跟着苏菲走进厨房,当时的确有一些交.欢的冲动……后来做了一场春梦,触感极为真实的春梦,不过梦中的主角是冯小艺,并不是苏菲。梦就是梦,在梦中做过的事情,不用对现实负责……

        “你刚刚说,你联络了增援,是一个叫做徐哲的家伙么?”苏菲突然又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徐哲?”梁逸有些意外和警惕,他从头到尾都没跟苏菲提起过徐哲和柳良的名字。

        苏菲直言道:“那天你睡着后,我偷看了你的手机。不过你不用紧张,只是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名字而已。”

        梁逸沉声道:“看来以后我得设置锁屏密码了。”

        “那你的增援到底什么时候才来?”苏菲问着,又说道:“我个人是不喜欢杀戮的,艾尔市的警察都是一群事儿精,船上已经有手雷爆炸过的痕迹了,如果再发现子弹壳,肯定会把这个事件当成一场恐怖袭击,这就给了艾利福德借题发挥的机会,他会把自己从嫌疑人变成受害者,哪怕获刑也不会被剥夺政治权利。”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凌晨1:17分,徐哲只给了他一个时间区间,午夜12点到清晨6点,徐哲的船只会从公海驶入北海,游轮的航速是多少他没有具体计算,但如果两艘船在相对行驶,相遇的时间应该会比预算要早上许多。

        “从北海到我们这个位置,行船需要多久?”

        苏菲想了想,回答道:“北海走船起码要3天才能到达内陆海湾,我们才航行了半天,扣去这半天那还需要2天半的时间,”她又惊讶地问,“你朋友该不会才刚刚进入北海吧?”

        梁逸皱眉道:“晚上7点钟的时候给我发过定位,那时他们刚驶入北海。”

        苏菲翻了个白眼,握紧手里的来福枪,“那还是靠自己吧,你朋友肯定不靠谱。”

        梁逸缓缓点燃一支香烟,望着漆黑的海天,低声道:“徐哲这家伙,一向都很准时的……”

        ……

        艾利福德犹如一个领军者,身旁跟了十几个夜鬼保镖,身后则是数以百计的血教徒,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压至船头,与梁逸和苏菲展开对峙。

        “把摄像机交出来,然后从海上跳下去,如果你们幸运的话,也许可以捡回一条命。”艾利福德直接伸手索要,满布皱纹的苍白脸颊,显得贪婪又狰狞。

        梁逸摇了摇头,明确了自己不给的态度,并冲着艾利福德与一众夜鬼招了招手,挑衅!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撕碎他们!”艾利福德冲身旁的夜鬼保镖发号施令——

        “嗡嗡嗡……”

        就在众人把心思都放在这场焦灼的对峙时,一阵直升机的引擎声从海天一方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直到一束长长的紫外线灯光射在船头——

        “啊……”

        夜鬼失声尖叫,顷刻间便化成一团灰烬,被海风吹得四处飘散……船头血徒的信仰仿佛在一瞬间便崩塌了,他们无法接受强大的夜族会被一道光线秒杀的事实,一个个大哭大闹,抱头鼠窜,丢了自己的灵魂。

        一架全副武装的直升机悬停在游轮上空,机舱门打开,一个叼着香烟,留着飘逸长发,英俊飘逸的大帅哥探出脑袋,笑着招呼梁逸:

        “梁老大,好久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