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色婚宴(十四)

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色婚宴(十四)

        “苏菲小姐,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梁某冒犯了。”

        所谓“先礼后兵”大概就是梁逸现在的做派,苏菲的身上由内而外全都沾满了污秽,那不得里里外外脱个精光?

        梁逸闭眼操作,全靠一双手慢慢摸索。可这没有眼睛配合,怎能做到“善解人衣”?大手的胡乱试探,反而让那醉酒的姑娘轻呼慢吟。

        梁逸一咬牙,心想:反正最后都要面对,干嘛不直接来个痛快?大老爷们儿磨磨唧唧,一个女人都把你难住了?他狠下心,睁开眼睛,三下五除二就帮苏菲把弄脏的礼服全部脱了去。

        “不要,不要……”苏菲下意识蜷缩身体,遮住自己暴露的羞耻,苍白的脸颊上又泛起一团红晕。

        “老大不小了,还在乎这些,谁叫你乱喝酒的?”

        梁逸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把苏菲抱上床,盖好了被子,走进浴室,接了一盆热水,带着清洁用具回到床边,将毛巾浸得温热,准备替苏菲整理起发丝,口腔,鼻腔以及肢体上沾染的污浊。

        “梁先生救我……梁先生……”

        “别乱动!梁先生正在帮你擦身体!”

        梁逸握紧苏菲冰凉的双手,给了一些肢体上的温度,接着开始梳理苏菲的头发,用棉签清理鼻腔和口腔,用毛巾清洁肢体上的污秽和浊气……做完一系列的护理,他又找了一件保暖的浴袍替苏菲裹上,最后抱向另一张干净的大床上安置。

        臭烘烘的酒气与半消化的食物充斥在整间套房,梁逸不得不再花一些时间把一塌糊涂的地面处理干净……等所有事情都解决了,他才安心冲了个热水澡,洗去身上的疲惫。

        活了这么久,    他还从来没这么伺候过别人。

        pm21:31分,梁逸走出浴室,湿哒哒的头发上挂着小水珠,他来到阳台,想让海风把头发吹干。

        晚风阵阵吹,游轮的排水声“哗啦啦”,像是岸边打来的浪潮,宴会厅里的热情渲染黑夜,“咚咚咚!”的振幅音浪响彻云霄。

        “咵咵咵——”

        梁逸刚点燃一支香烟,还没来得及抽上一口,套房的大门被人敲响。他走到门后,先用猫眼看了一眼来客——戴安娜?梁逸打开门。

        戴安娜站在门口,表演礼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下,手里握着几袋速溶冲剂,递给梁逸并问道:“梁先生,梁太太的情况好点儿了吗?”

        梁逸有些迟疑,看着速溶冲剂:“这是?”

        戴安娜道:“这是醒酒茶,用开水就可以冲泡,可以暖胃和缓解酒精过量带来的头疼,”她抱肩靠在门口,抽了抽鼻子,笑道:“我猜梁夫人一定吐得‘哇啦哇啦’的吧?这味道可不好闻。”

        梁逸笑着接过冲剂,邀请道:“真是有心了,要不进来坐一坐?”

        戴安娜摇头道:“不了,待会儿我还要回去应付酒局呢。不然怎么会随身携带解酒药?”

        梁逸微微皱眉:“女孩子还是尽量不喝酒得好。”

        “女孩子?呵呵呵……”戴安娜还是那么爱笑,笑起来真好看,“梁先生果真是个有趣的人,算起来已经很久很久都没人称呼我为‘女孩子’了,‘女汉子’倒是听得多一些。”

        梁逸道:“进来和我喝杯茶吧,别去应付什么酒局了,没有意义的。”

        戴安娜摇了摇头,“新娘子是我的朋友,今天她要嫁人了,我必须陪她好好喝一杯,呵呵呵……梁先生不用担心我的安全问题,我有经纪人在旁边盯着呢,想多喝都喝不了,”她直接就转身离开了,但没走两步,又回眸一笑:“对了,梁先生还有兴趣加我的联信么?”

        梁逸点点头:“很荣幸。”

        “好,待会儿宴会结束了,我会带着手机来找你,如果我到时候没醉的话,就免费陪你喝茶,呵呵呵……”

        整个走廊都充斥着戴安娜性感又醉人的笑声。

        梁逸一直注视着戴安娜离去的背影,女人的魅力果然与阅历相关。

        “梁先生,梁先生……”苏菲的呼唤断断续续从套房里传来。

        “真是一刻都不让人停呢。”梁逸寻声而去。

        苏菲躺在床上,把一只手的伸出被窝,口中不断地呼唤着梁逸的名字。

        “你究竟是醉还是醒呢?”

        梁逸握住苏菲的手,凉的让人有些意外,他赶紧抚摸苏菲的额头,烫得却有些吓人!

        “怎么喝个酒还发烧了?”梁逸赶紧找来了冷毛巾,叠成豆腐块儿搭在苏菲额头,物理降温。

        按理说,经组织强化的机体不可能因为冷暖而生病,那发烧这种事怎么会出现在苏菲的身上?

        苏菲紧握梁逸的手,口中呢喃:“冷,冷……抱我,抱我……”

        她的手的确冷如寒冰了。

        梁逸心想,背负仇恨的女人内心都是柔弱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独自伤悲……他一声轻叹,“好吧,这次就依你了。”于是轻轻撩开被褥,谁知才刚钻进被窝,苏菲抢先主动钻进他的怀抱,原先为她披上的浴袍不知何时被褪去,她滑溜溜的得就像是一条鱼儿。

        梁逸愣了愣,缓缓搂住了苏菲的腰,暗自轻叹,“我是有多幸运,值得这么多女人投怀送抱?”他轻轻枕着苏菲的秀发,贪婪地吮吸着酒味儿混杂薰衣草的芬芳,酒香醉人,花香迷人。他瞥了一眼腕表pm21:41分,距子夜还有两个多小时,夜很漫长,时间很充裕,还可以小小温存会儿。

        ……

        pm22:30分,宴会的音响戛然而止,夜里的狂欢就此结束。接着,套房外想起了人流的交谈和走动声,所有宾客都相继回房休息。

        pm22:45分至23:00,隔壁套房里又传来了一阵肆无忌惮的“武艺切磋”,听得梁逸是心潮澎湃,恰巧怀中搂着个滑溜溜的,一尘不染,一毛不沾的大姑娘,简直是赤裸裸的诱惑。

        不过好在隔壁那男人的持久力不行,短短十几分钟,完事儿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啪!”

        梁逸点燃一支香烟,“呼……”长吁一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欲望。人如君子,绝不会趁人之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