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血色婚宴(十三)

第二百二十七章 血色婚宴(十三)

        pm19:30分,婚礼在宴会厅如期举行,艾利福德与萨瓦娜手挽手盛装出场。

        “虽然这是一场爷孙恋,但还是令人羡慕呢。”

        苏菲直勾勾地盯着萨瓦娜身上的婚纱,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我什么时候才能穿上这么美丽的衣服……”她说完,忍不住在梁逸身上瞥了一眼,期待一个答案。

        梁逸低头抽着烟,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滑动,阅读佳佳整理出来的血徒资料——他选了个最隐秘的角落,就是为了核对血徒名单与到场嘉宾。艾利福德是“血徒组织”大主教,他结婚了,信徒肯定要来捧场的,真当可见,宴会厅里有百分之80都是血徒,而且名字都在血徒名单里。

        梁逸承诺过要帮助阿零清理整个艾尔市的血徒,眼前的“大鱼”成群结队,不正好来个一网打尽?

        “梁先生,你从入坐就开始低头玩手机,这场婚典你就不准备做些什么?”苏菲有些不满道。

        “能做什么?”梁逸抬头笑看苏菲,“红白喜事不闹堂,这是我的规矩。”

        “那谈谈你对这场婚礼的想法,这里就我们俩,没其他人。”苏菲拖着椅子,拉进与梁逸之间的距离。

        梁逸道:“两情相悦,共登殿堂。有什么好谈的?”

        苏菲道:“你真的相信他们是两情相悦?这个萨瓦娜之前的情史也不少了,基本都是傍大款的。只是以前的大款最多就是玩一玩她,没想着跟她结婚。到最后她连这个老头子都不嫌弃了。”

        梁逸道:“据我所知,艾利福德并没有合法的继承人,她怀了艾利福德的孩子,等把艾利福德熬死了,她们母子俩就能名正言顺的继承财产。”

        苏菲轻叹:“最狠不过妇人心……”

        如果艾利福德成功被夜鬼转化,那他就会变成长命百岁的夜族人,或许萨瓦娜死了,他都还活得好好的,继承财产?简直可笑至极。

        苏菲又问道:“那艾利福德呢?我觉得他会选择和萨瓦娜结果,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美貌和肚子里的孩子。”

        梁逸摇了摇头,“如果真的不是因为萨瓦娜的美貌和腹中胎儿,那艾利福德的目的就有些可怕了。”

        苏菲轻哼,“我才不同情这样的女人,她当模特的薪水肯定不低,为什么还要贴着脸嫁入豪门?”

        梁逸轻声道:“女人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个结实的胸膛依靠,就如同船舶停靠的避风港,任由风吹雨打都不会害怕。而现实生活中,最让人有安全感的东西就是钱,所以女人爱钱胜过了男人。”

        苏菲端起桌上的红酒,轻轻抿了一口,低声道:“我可不喜欢钱。”

        她如果不喜欢钱,绝对不会那么没底气。

        ……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婚礼很豪华,豪华得又很庸俗。梁逸全程都没动过一口桌上的饭菜与酒杯,倒是一旁的苏菲,海量饮酒,大口吃肉。

        “够了,你已经喝醉了。”梁逸摁住苏菲的酒杯,不让她再倒酒。

        “我没醉,我怎么会醉呢?我千杯不倒!”苏菲脸颊通红,美丽的眼睛已变得迷幻,她拨不开梁逸摁住酒杯的手,捧起一大瓶红酒,对口就往嘴里灌,“咕噜咕噜……”当梁逸阻止她时,酒已喝没了小半瓶。

        “嘻嘻嘻……嘻——”

        她傻傻地冲着梁逸发笑,可当笑到第四声的时候,眼睛一翻直接软在梁逸怀中,“呼呼呼……”秒睡着!

        梁逸摇了摇头,从苏菲喝下第一杯酒时他就已预料到这种结果。一个背负仇恨的女人,肯定会喜欢这种买醉的感觉。

        梁逸抱起苏菲走出宴会厅。

        ……

        “梁先生,我……我还能喝,你放我下来……”苏菲柔软挣扎着,却往这个结实的胸膛里越钻越深,手一个劲儿地揉搓着梁逸的背脊,痴痴笑道:“梁先生,你好硬啊……”

        梁逸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加快脚步往套房里赶去。

        “叮!”电梯门打开。

        “梁先生?”

        戴安娜身穿一席大红色长袍,化着艳情大胆的浓妆,突然就出现在电梯门口。

        梁逸眼前一亮,走出电梯,“你这是?”

        戴安娜淡淡一笑:“婚典马上就要开始,我换了一身衣服登台,”她又瞥了一眼梁逸怀中的苏菲,“怎么?梁夫人她喝醉了?”

        梁逸无奈道:“她就是这个性子……”

        戴安娜问道:“那待会儿我表演的时候梁先生还会来看么?我正要准备演唱那首《my    love》呢。”

        “老公,我头好疼……”苏菲突然扯了扯梁逸的衣襟。

        梁逸摇头苦笑,“你也看到了,她需要我照顾。”

        戴安娜轻叹:“唉……那真是遗憾呢,我本来还想邀请梁先生登台和我互动,看来是不行了。”

        “其实——”

        “老公……我好冷,好冷……”苏菲身体轻轻发抖,声音阵阵发颤。

        “梁先生赶紧送梁夫人回去休息吧,喝了酒不能着凉的。”戴安娜催促道。

        梁逸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抱着苏菲加快脚步。

        回到套房后,苏菲的身体不再发抖,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不知是发自内心还是刻意而为。

        “你先在床上躺一会儿,我去给你煮一杯——”

        “呕!”

        梁逸还没把苏菲放下床,一口污浊率先浇了他满身。

        “咳咳……呕!咳咳咳……呕!咳咳咳咳……呕……”

        苏菲被呛得不轻,一遍呕吐一边干咳,醉酒的红脸儿突然变得煞白!

        梁逸赶紧架起苏菲,揉一揉她的肚子,顺一顺她的后背,一时间被搞得手忙脚乱。

        “梁先生,我好难受,我要死了……”

        “别说话,赶紧吐,吐完就没事了……”

        “呕!”

        “呕!”

        “呕!”

        ……

        十分钟后,苏菲蜷缩在梁逸怀中,时不时干呕两声,打个酒嗝儿,喝进去的酒,吃进去的东西,以及胃酸胆汁,能吐的全都给吐了出来……这人算是安宁了,但满身的污秽,一地的狼藉,该怎么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