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血色婚宴(十)

第二百二十四章 血色婚宴(十)

        梁逸顺着楼梯来到f3,走出楼梯间时非常小心,稍稍探出头去看,果不其然,跟随艾利福德的两个保镖就守在电梯门口,倘若遇到陌生人下楼,一定会遣返回去。

        f3是一个庞大的储物舱,舱房内有几间宿舍模样的小房间,房内有微弱的灯光透出,有没有人不知道,但里面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这艘游轮上肯定会有夜鬼存在,夜鬼白天都睡在阴暗的房间内……如此一来猜想与现状似乎高度契合。

        梁逸在楼梯间内等了20分钟,确认了艾利福德不会走动,便大大方方地走出楼梯间,径直走向看门的两个保镖。

        “嘿,先生,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两个保镖看见梁逸,赶紧上前阻止。

        梁逸肯定不能随便杀人,也不敢打草惊蛇——他双眼一瞪,绯红色眸光在昏暗的舱房内格外闪亮!

        两个保镖立止在原地,他们显然知道这双红色眼睛代表着什么。

        “带我去见艾利福德。”梁逸如君王般发号施令,强大的气场不容人拒绝。

        两个保镖面面相觑,:由其中一人回答道:“这位先生,艾利福德先生他在午睡,不方便面见客人。”

        梁逸冷声道:“我不是客人,而是敌人。”

        “敌人!?”

        两个保镖交换眼神,反应倒也敏捷,直接拔出腰间的手枪就要射击。梁逸先发制人,几乎是瞬移到保镖跟前,双手扼住两个保镖的咽喉,轻而易举就把这两个魁梧的大汉给举了起来。寒声告诫道:

        “这个敌人很强大,杀你们就好比捏死一只蚂蚁。”

        话音刚落,梁逸右手轻轻一紧,“咔嚓!”真的是用“捏”的手法把其中一个保镖的脖子掐的粉碎。

        保镖脑袋充血,爆珠吐舌,死状极其骇人!

        梁逸把死者的面容照面给左手的保镖看,冷声问道:“你现在相信我是个很强大的,捏死你们如捏死一只蚂蚁的敌人了?”

        左手的保镖吓得赶紧点头,嘴里支吾:“放……放过我吧……求你了,我还有老婆和孩子……”梁逸扔掉右手的尸体,轻轻放下左手保镖,冷冷一笑:“今天是你的幸运日,你能活。”

        保镖几乎瘫软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地喘着粗气,感激道:“谢……谢谢先生……”

        “你替艾利福德工作多久了?”梁逸问道。

        保镖回答道:“还不到2个月,艾利福德先生身旁的保镖都不会雇佣太久,但给的薪水非常高昂。”

        梁逸又问:“你也是血徒?”

        保镖仰头,疑惑地望着梁逸,“什么是血徒?”

        保镖的眼眸很清澈,完全不像是撒谎,梁逸也没有多追究,一把将保镖从地上拽起,告诫道:“好好听我的话,我就饶你一命。不然就跟你的同事一样,死!听懂了?”

        保镖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梁逸推搡着保镖,命令道:“现在带我去找艾利福德。”

        保镖老老实实地在前面带路,很快便在库房最深处停下脚步,他指着面前的一间舱门道:“先生,这里就是艾利福德先生休息的地方。”

        梁逸点点头,问:“你有钥匙?”

        保镖摇头道:“我们从来都没进去过,没有钥匙的。”

        梁逸又指了指其他舱房,问道:“这些房间里亮着灯,也有人住在里面?”

        保镖点头道:“是的先生,这里面住着的是晚班保镖,他们一般午夜12点才会起床上班,”说到这儿,他咽了咽口水,惊恐地瞥了一眼梁逸,颤声道:“他们和先生一样,眼睛会闪红光……”

        “这样么?”

        梁逸摁住舱门把手,轻轻地推了推,“咯吱咯吱……”门竟然没关!

        门开一条缝,梁逸停止了动作,偏头对保镖道:“你去把刚刚的尸体处理一下,然后在电梯口等我,千万别耍花招,想想你的老婆和孩子。”

        “明白。”保镖绝对服从,转身离开。

        看着保镖走远,梁逸才轻轻推开眼前的舱门,“咯吱——”微弱的灯光足矣把房间的一切照亮。

        一张桌子,桌子上一盏台灯,墙角有一张竖立的柜子,偌大的舱房中,仅此而已。

        艾利福德一定就藏在这间舱房中,那么又在哪儿?

        梁逸冷冷一笑,艾利福德“捉迷藏”的把戏实在不咋地,也可能是临时布置的仓促,没让他找到一个更安全的栖身之所。

        梁逸从腰间掏出光剑手柄,摁下开光,“滋滋滋……”耀眼热光速成一把战刃,径直走向竖立的柜子,慢慢地打开——

        让一个3岁小孩子来玩捉迷藏,他都会首先搜查柜子,因为只有这里头能藏躲着人。果不其然,一口精致的棺材斜靠在柜子里,柜子上有一颗拇指般粗细的红宝石,红宝石下用古老的夜族文字记载了一段话,最后署名者:“艾利福德-维克托。”

        从佳佳所给的资料中可以得知,艾利福德原本并不叫做“艾利福德-维克托”,而是叫做“艾利福德-科威特”,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把姓氏“科威特”改成“维克托”。

        看见眼前的棺材,梁逸得到了一切答案。

        艾利福德为了获得永生,自愿纳入“西尔维家族”所以把姓氏改成了“维克托”。人类想要获得永生,就必须被同化成夜鬼。这也是为什么艾利福德不敢直接曝晒阳光的原因。

        梁逸并不知道夜族同化人类的手段,但可以确定的这是一个漫长且复杂的过程。人类想要获得永生,就必须放弃对光明和热血的依赖,转而变作沉睡在黑夜里的恶魔。

        梁逸真的很想一剑捅死这个老不死的,他要是变成夜鬼,又掌握这么大的财富,艾尔市还会有黎明么?但现在不时机,他也不是最终的裁决者。于是缓缓地关上了柜子,轻轻地退出了舱房。

        放长线,钓大鱼。

        梁逸又把隔壁其它舱房都逛了一遍,清一色的竖立柜子,柜子里清一色的棺材。

        “唉……”

        梁逸关上最后一扇舱门,关于人性这种东西他已经不愿在去多做批判,到最后只是觉得这些人很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作为永生的代价,抛去光明永远陷入黑暗,如果是你,你会愿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