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血色婚宴(九)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血色婚宴(九)

        “快看,今夜的新郎与主角,艾利福德先生出来了。”

        也不知谁这么一声喊,把全船人的目光都聚拢在了一块儿。

        只见一个身穿海蓝色西装的高大老人,昂首挺胸走出甲板,如果不过不是他那张苍白的,满布皱纹的脸,光看脖颈以下的身材,很多壮年人都会自愧不如。

        艾利福德戴着一副魔镜,头发已经漂染成了黑色,胸前别着一朵精致的小玫瑰花,这样一个男人,年轻时一定风靡过万千少女。

        艾利福德并没有走向泳池,他立足在船舱出甲板的阴凉下,身后跟着两个高大的保镖。他笑着冲两个便衣警察招了招手:“警察先生,麻烦你们过来一下。”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并肩走向艾利福德。

        “艾利福德先生,这也是上级安排我们的任务,不好意思打扰了。”其中一个警察恭敬的施以歉意。

        艾利福德还是那副微笑模样,各自与两个警察握了握手,出声邀请:“今天晚上有我的婚宴,两位警官既然上了船,不如就留下来参加婚礼怎么样?”

        两个警察纷纷摇头拒绝,“我们还有任务在身,既然游轮上没有嫌疑人,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呃……再次抱歉,再次抱歉。”

        艾利福德点点头,“好的。回去后记得待我向佐恩局长问一声好,今晚的婚宴没有他出席,我很遗憾。”

        两个警察爬下游轮,乘快艇离开。

        “艾利福德先生,快过来喝一杯呀!”

        “嘿!老伙计,你还好么?”

        “新婚快乐,艾利福德。”

        好些人都上前祝贺打招呼,但艾利福德始终也没走出船舱下的阴影。

        ……

        “真不敢相信这个老家伙,2年前我还见过他一次,坐轮椅靠氧气续命,现在竟生龙活虎的,比活见鬼还稀奇。”苏菲靠着围栏,一边用摄像机拍摄艾利福德,一边疯狂吐槽。

        梁逸浅声道:“如果我告诉你,他的未婚妻莎瓦娜肚子里还怀了他的孩子,你会不会更惊讶?”

        “oh!my    god!”苏菲不敢置信地望着梁逸,“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他这么老了,还能生孩子?”

        梁逸眯了眯眼睛,笑道:“老枪保养得好,一样能发射子弹。”

        苏菲翻了个白眼,“我实在搞不清楚,莎瓦娜在受孕时是什么心情?难道不会觉得恶心么?”她挠了挠肩膀上翻起的鸡皮疙瘩,继续举起摄像机偷拍艾利福德,时不时抱怨一句:“现在的女人可真是恶臭,为了钱什么都愿意……”

        梁逸深远地眺望着受群众爱戴的艾利福德,淡淡道:“夜族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力量,艾利福德一定与他们达成了某种交易。做夜族的血徒,换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苏菲不解道:“他们究竟做了怎样的交易?如果夜族真的能够起死回生,那和天神还有什么区别?”她放大焦距,近距离抓拍艾利福德的面孔,然后把摄像机递给梁逸看,“你瞧瞧这个80多岁的老头子,我感觉他浑身上下都怪怪的。”

        梁逸一边浏览着摄像机里的照片,一边问:“你们守夜组织难道没有他生平的资料么?”

        苏菲道:“有的,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艾利福德年轻时就是个大坏蛋,拥有有很强的黑色背景,人到中年了就开始洗白,但依旧控制着艾尔市里“合法”的黑色产业。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多半是报应不爽,60岁就开始坐轮椅,靠着巨额的资金续命……该死的人多活了20多年。该死!”

        梁逸冷声道:“他手上还沾染了不少鲜血。”

        从佳佳所整理出的血徒名单资料上来看,除了艾利福德的生平事迹外,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黑历史,烧杀抢劫,奸    淫掳掠,可谓是无恶不作。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在他身上解释得最通透!

        “我风衣口袋里有枪,你要不要考虑干掉他?”苏菲语气认真。

        梁逸微挑眉梢,这么一条大鱼,哪儿能说宰就宰?他没有给出回答,只是问:“你觉得我现在掏枪杀了他,该往哪儿逃?”

        苏菲用下巴指了指汪洋大海,“喏,跳下去就是。”

        梁逸笑道:“我不觉得你能一口气潜入海底不露头;还有如果艾利福德死了,你的度假计划怎么办?”

        “所以让你杀咯,你跳海,我可不跳,枪在你手上,我没有责任,呵呵呵……”苏菲蓝色的眼珠子溜溜转,她当然是在开玩笑,她又用胳膊肘顶了顶梁逸,认真的道:“喂,想必你也看出来了,那群艾利福德的簇拥者,几乎全是‘血徒组织’的信徒……这一次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梁逸买了个关子,反问道:“如果是你呢,用守夜者的观念来处理这件事,怎么做?”

        苏菲道:“守夜者把血徒和夜鬼都归为同一类人,如果作恶多端,那就一锅端了。叫我来做的话,一定会把这艘游轮炸了,让这些罪恶的血徒和夜鬼全部葬身大海!”

        “吓!”梁逸先是被苏菲这个疯狂的做法吓了一跳,他又摇头道:“你还是好好度假吧,我自有惩戒他们的法子。”

        游轮上少说也有300多个人,一并葬身大海?人屠也不会这么干的。

        “快看,艾利福德好像要离开了。”苏菲突然指向甲板一端。

        艾利福德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与众人挥手告别并高声呼喊:“今晚的婚宴6:30准时开始,我不希望你们当中有人缺席。”说完,在保镖的护送下走进内舱。

        梁逸把摄像机丢给苏菲,他知道该自己行动了。

        “注意安全。”苏菲真挚叮嘱道。

        梁逸笑着点了点头,“你也玩得愉快。”接着动身就要离开——这时,一个鸭舌帽反戴的年轻人突然拦下梁逸,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

        如果这个小伙子不讨喜,梁逸肯定一记铁拳摆了上去。

        “有事么?”梁逸皱眉问。

        年轻人笑着递过来一张照片,道:“先生,夫人,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刚刚看见你们在船头拥吻的画面非常唯美,就情不自禁地拍了下来,特意来把张照片就送给你们,祝你们美满幸福。”

        梁逸接过照片,苏菲也凑过来欣赏——照片背后是虚化的港湾,蔚蓝色的是海,飘扬的秀发是风,沉醉的拥吻是爱情。

        很美,爱当然很美。

        苏菲从梁逸手中夺过照片,看表情十分满意,她从裤兜儿里掏出一张绿色钞票递给年轻人,赞美道:“你真是个天才摄影师,这张照片拍得很棒!”

        年轻人摆手拒绝道:“不用了夫人,我还要感谢你们给了我灵感呢,哦对了,”他又捧起胸口的摄像机,征求意见道:“我最近在收集有关‘幸福恋人’的题材,所以留了一张底片在相机里,先生,夫人,你们能把它的底片赠送给我吗?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们很有可能被登上杂志,甚至综艺节目都会来邀请你们做访谈呢。”

        梁逸觉得这些都是麻烦事,正想开口否决,苏菲抢先同意道:“当然可以了,你尽情拿去发挥吧,最好再配上走心的文案,呵呵呵……”

        年轻人兴奋道:“那真是太感谢夫人和先生了,你们真是善解人意,我拍了那么多对情侣,全都不肯把底片给我。”

        这艘游轮上真正相爱的人能有几个呢?就拿休闲区猎艳和捞金的男男女女而言,物质和肉.欲,早已远远胜过了爱情。他们连梁逸和苏菲这对伪装的夫妻也比不过。

        年轻人递给梁逸一张名片,笑道:“先生,我叫亨利·杰特,这是我的个人名片。名片背面有我的联信二维码,你如果需要底片的话可以扫一扫添加我,我可以免费帮你精修喔!……当然了,你们如果有需要拍照的话也可以找我,艺术,写真,全家福,各种风格都是我的业务范围,八折优惠!”

        “你还能拍摄写真?包精修吗?”苏菲眼睛一亮,兴奋问道。

        年轻人拍了拍胸口,道:“夫人的气质和身材其实根本用不着精修,不过你要是愿意,我很乐意帮你调整的。”

        苏菲举起手中的摄像机,道:“待会儿你帮我拍几张泳衣写真可以么?用我的摄像机就行。”

        年轻人爽快道:“完全没问题!”

        苏菲和年轻人相谈甚欢,完全把梁逸给晾在了一旁。

        “老公,那我拍照去了,你要注意安全哟,拜拜。”

        苏菲冲梁逸甜甜一笑,与年轻人并肩走向游泳池。

        “女人呐,唉……”梁逸苦笑,轻叹一口气,动身跑向船舱。

        年轻摄影师的出现,耽搁了不少时间,当梁逸跑进舱房时,艾利福德已乘坐电梯离开,不过好在电梯所走的楼层数有电子显示——但奇怪的是,电梯竟然没有上升,反而在往下降!

        甲板以下是阴暗的储物舱,艾利福德怎么可能会往下走?

        “难道是按错了?”

        梁逸在电梯区悉心等待。

        电梯在f3层停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往上升降。当电梯到达梁逸所在的a1楼层时,“叮!”电梯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至此,电梯没有再上,默认停靠在a1层。就此,可以确定,艾利福德一定在f3层下了电梯!

        梁逸关上电梯门,转身走进楼梯间,他要下f3探个究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