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血色婚宴(五)

第二百二十章 血色婚宴(五)

        苏菲走出房间时,内穿一件白色衬衫,一条复古色的牛仔热裤,虽然白花花的大腿还裸露在外,但比起先前的比基尼吊带要保守太多,她抱肩靠在门口,冷冷地盯着梁逸:“这样你满意了?”

        梁逸内心突然有了一丝悸动,苏菲装束像极了清纯可人的邻家女孩儿。这个女人一直都很年轻,只是成熟卓越的风姿与标准式的职业微笑把她变老了,她脸上没有皱纹,并且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这样的女人,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很好看,要是混血的话肯定就更好看了。

        梁逸也不知道自己内心为什么会闪出“生孩子”这种奇怪的想法,但看见这个女人就是情不自禁地崩了出来,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少妇效应”?

        梁逸举起摄像机,“咔咔咔……”连续3下快门,把苏菲的模样记录下来,笑道:“这才是我心仪的样子。”

        “那也得等我检查、精修过了才行。”苏菲夺过摄像机,仔细地检查、排查、删减刚才所拍摄的照片。

        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变美是每个女人的通病。苏菲和其她女人的区别只在于,一个会发朋友圈,一个偷藏起来自己看。

        “你的摄影技术还算可以,等照片洗出来,做成相框我会寄给你一份。”

        苏菲满意地点了点头,关闭摄像机并将之挂上脖子,取下架子上的遮阳帽戴好。瞬间从一个风姿撩人的贵妇变成了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儿。她招呼梁逸走出套房:“走吧梁先生,去甲板上喝咖啡。”

        梁逸想了想,夫人清纯可人,做丈夫的总不能老旧古板,他道:“等等。”便跑进卫生间,对着镜子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琢磨起自己的样子——夜族人天生的俊朗面孔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修饰,他缺乏的是一种外在的洒脱。他用冷水洗了把脸,不巧打湿了额间的头发,头发更加凌乱了,但凌乱之中却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美感,他捋了捋头发,直接露出饱满精神的额头,气质瞬间凌然了不少;他脱去西装外套,把白衬衫的口子解开至胸口,用壮实的肌肉撑开领口;把挽起袖口,露出那块价值不菲的腕表……帅炸!

        “梁先生,你在用手解决生理问题吗?在里面那么久!”苏菲在卫生间外呼喊道。

        梁逸本想多弄弄发型,怕再待久一些,真的就默认了苏菲的说法,“唉,就这样吧。”他轻叹一声,推门而出。

        “梁先生?”苏菲本意虽然,但一看到这样英俊的男人,惊讶的表情中还有一丝痴迷。

        梁逸苦笑道:“事实上,我没有你的洛克斯帅……”

        苏菲暗藏兴奋,斜下眼睛,道:“是还差一点点,不过他都已经死了,再帅也没用了。”

        “去喝咖啡吧,船马上就要开了。”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13:18分,距离起航还有2分钟。

        “等等,你的发型耷拉下来了,”苏菲因为脱掉了高跟鞋,个字又矮了几公分,她来到梁逸跟前,微微踮起脚尖,一遍用手梳理梁逸额间乱发,一遍说道:“你的发质偏软,需要用点发胶才能固定好……现在我可没工夫帮你弄,等到晚上婚宴时再做细活儿。”

        “细活儿?”

        “嗯,细活儿。”

        “真是个有趣的女特工。”

        “我可不是女特工。”

        “我一度认为守夜者都是特工。”

        “特工服务于国家,守夜者服务于人类,这是我们刚加入守夜组织必备的觉悟;特工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必要时还要杀死同伴,暴露时还要自我了断,守夜者不会放弃同伴,也不会做出自杀那样的愚蠢方式,更不会像特工那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特别是女特工,十有八九会忘记自身的屈辱和尊严,特别是所谓的美人计,生不如死。”

        “这就是为什么女特工都长得很好看的原因?”

        “嗯,就是这个原因。”苏菲帮梁逸把发型梳理好,又整理了一番衬衫衣领,带着梨涡温柔一笑:“好了,大帅哥,我保证你去甲板上走一圈,会吸引不少女人。”

        梁逸抬起左手,晃了晃手腕上昂贵的手表,笑道:“事实上,有这个就够了。”

        苏菲不自觉地挤了挤嘴角,替梁逸卷下袖口,悉心告诫道:“古人云:钱财不外漏。你要注意点儿。”

        梁逸道:“这船上应该不会有小偷来偷我的表。”

        苏菲道:“但是会有小偷来偷你的心。”

        谁是偷心的贼?

        “嘟嘟嘟!”

        汽笛声骤然响起,游轮巨大的引擎声低沉轰鸣,船身摇摇晃晃使出码头。pm13:20分,一分也不多,一秒也不少。

        由于惯性的原因,苏菲一个趔趄栽进梁逸胸膛,帽子都给顶歪了,“嘶……”她长吸一口凉气,抱怨道:“你身体是石头做的么?这么硬!”

        “你的脸是面粉做的么?给我白衬衫都染了色。”梁逸眯了眯眼睛,胸膛口挨了一道浅浅的粉色印记,应该是从苏菲脸上蹭下来的。

        苏菲脸颊一红,“呼!”一口气吹散白衬衫上的粉底,不好意思地笑道:“吹掉就没事了嘛……”

        梁逸浅浅一笑,告知:“姑娘当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苏菲背过身去,赶紧取出化妆镜填补了一番脸上的空缺,也不避讳道:“我是个老女人了,没有粉底的话是不敢出去见人的,这里可不像在家。”

        梁逸见过苏菲的素颜,一样美得让人沉醉。可女人在美貌上时容不得半点瑕疵的,她们就是有这么奇怪。

        “船已经开了,好好享受你的假期。”

        梁逸也该去执行本次的收官任务,于是他率先走出套房——恰巧遇见隔壁那对,先前在阳台肆无忌惮激情的男女。男人40来岁,女人却年轻得像他女儿,二人手挽手走出房门,他们本能想上前打招呼,但仔细一看,发现邻居是个华夏人,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尴尬地僵持在门口,想等梁逸先离开。

        梁逸心渐悲凉,他并不怪这对男女的无知,相信角色互换,受灾的是欧罗人,华夏人也会有这样的眼神。他背过身去,对男女视而不见。

        “你怎么不走了?”

        苏菲走出房间关门,一顺眼就瞧见了隔壁门口站着的男人和女人,他俩的春宫大戏现在还在苏菲脑子里怀绕,这会儿一经对视,难免显得有些尴尬。

        沉默了一会儿。

        “女士你好。”

        中年男人率先抛出橄榄枝,打破了对视的尴尬,贼眼色眯眯地盯着苏菲的大白腿。拉过身旁的女人,热情地自我介绍道:“我叫埃德·吉米斯,这是我的女朋友玛丽·珍。”

        苏菲淡然一笑,很快就入戏了,大方自然地拉过梁逸,礼貌介绍道:“我叫苏菲,这是我的丈夫丹泽尔,”她挽过梁逸的手,努力变作一对幸福恋人,低声劝道:“丹泽尔,你快来认识一下埃德和玛丽,我们真是有缘,竟然在游轮上做了邻居,呵呵呵……”

        梁逸板着一张脸,眼里却闪着异样的光芒,缓缓开口问道:“你就是jms银行的总经理,埃德·吉米斯?”

        “是的,就是我。”埃德吉米斯的声音显得有些生硬,他疑惑地望着梁逸:“丹泽尔先生的面孔有些陌生,你怎么会认识我?”

        血徒名单里,第一页就有埃德·吉米斯的名字,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血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