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雨后初晴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雨后初晴

        夏季风暴肆虐了2天2夜。2020年4月11日,雨后初晴,烈日灼灼。

        一场风暴,揭开了新季的序幕,寒凉的晚春被热情的初夏所替代。天儿的太阳还不是那么毒辣,晚上肯定还有璀璨星空。

        梁逸扳了长椅子,坐在楼顶花园儿,贪婪地沐浴着雨后阳光,这几天他没有擅用夜战状态,体温也渐渐有了回暖,从33℃到现在的35℃,假设这几天都是大太阳,多晒晒没准儿就能恢复常态。

        梁逸时时刻刻都在告诉自己,你是人,你要有一双温暖的手掌和一颗仁义慈悲的心。

        梁逸很感谢自己能有一个慈祥悉心的母亲,如果不是伟大的母亲,他指不定已变成了个嗜血恶魔,早已死在猎魔人的利剑之下。

        爱一个人,已成了他本能的行为方式。

        今天是星期四,日子过得繁琐又平静。

        苏菲每天都要应付艾尔市警局里的调查,她表面是洛克斯的女朋友,背地里又是守夜组织成员,一种身份掩护,一种身份阐明,应付起来,游刃有余。

        妮可这两天都在往公司里跑,忙碌关于她父亲是否要坐牢的事情。这些有钱人坐不坐牢并不取决于他们是否犯法,而是关于是否损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梁逸相信,要是罗斯全权宣,退出董事长一职位,没有内部的施压,舆论过段时间自然消亡,该吃吃该喝喝,绝对屁事没有。

        罗斯是个有野心的人,他肯定不会放弃自己打拼了几十年的“企业帝国”,这将是一场持久的攻坚战,转折点掌握在梁逸的手上——关于明天,4月12日,星期五的艾利富德游轮婚礼上。

        艾利福德与国际名模莎瓦娜的婚期已确定在星期五。

        风暴过后的第二天就举行婚礼,到底是这个老东西太饥渴还是另有目的?

        梁逸肯定要去参加这场婚礼,以艾利福德为首的血徒组织,必须从艾尔市里清除,这不单单是因为和阿零的交易款目,更是出于仁义与职业道德,这类邪教组织,身为维护世界和平的守夜者,有责任将之消灭。

        当然了,梁逸还存有其他私心,艾利福德是西尔维家族的爪牙,西尔维家族又和默克伯爵有一腿,王颖也是血徒,她抓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冯小艺……哪怕获得一丁点儿有用的信息,梁逸也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

        安娜依照妮可的嘱咐,回模特公司管理相关事宜。罗斯名誉受损,身为女儿的妮可的事业也有不小的影响,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影响,艾利福德的婚礼并没有邀请到罗斯一家。

        没有婚宴请柬的话,登上游轮还得花点儿心思,但都是一些小问题。

        李佳佳……嗯,这个姑娘真是太有用处了,梁逸把得到的血徒名单全都交给佳佳,让她帮忙把资料整理得更详细,这才不过1天,200多名血徒的资料就全都以电子文档的格式发送到他的联信上……身高,体重,年龄,相貌,婚姻,定居,绯闻,舆论,喜好,旅程,买过什么东西,出席过那些活动,甚至连开房记录都整理得清清楚楚。

        按照佳佳的说法就是:“梁先生,现在都是大数据时代,你的手机只要联网,啥东西都能给你找出来,在数据时代面前,谁都没有隐私!哪怕你处处小心翼翼,电脑也能通过你的行为分析出来,那么这就要牵扯到人工智能与生活服务啦……”

        梁逸终于能理解为什么组织内靠脑子的要比卖力气的工资高。嗯,技术活儿,咱这种大老粗学不来。

        从整理出的资料来看,艾尔市的血徒一般分为三大类,要么有钱,要么有权,要么有病。拥有权力和金钱的人奢望更刺激更糜烂的生活,有病的人希望能够继续活下去。艾利福德之所以能成为“血徒组织”的大主教,是因为他有钱,有权,还有病!

        “呼……”梁逸缓缓吐出一口烟。弹了弹烟灰,手机锁屏了几秒,又打开看了一眼壁纸上的冯小艺,千呼万唤,千遍万遍地问:“小艺,你到底在哪儿……”

        “哒哒哒。”

        高跟鞋轻轻撞击地面的声音,从梁逸后脑勺传来,接着又一身试问:“excuse    me?”

        梁逸没有转身去瞧是谁,他已听出了苏菲的声音,这个女人哪怕是在自己家都能这么有礼貌。他道:“进来吧,别客气。”

        “哒哒哒……”高跟鞋踢他在鹅卵石镶嵌的花园小道上,一抹浓郁的薰衣草芬芳,入侵了整片楼顶花园。苏菲折了折自己的裙摆,挨着梁逸直接坐下,道:“今天的天气不错。”

        梁逸下意思瞥了一眼苏菲的大腿,绝不是刻意的,只是有些画面太过香艳,让他思想中了毒,太深太深!

        “看什么看?今天我什么都穿了。”苏菲仿佛也没有那么洁癖了,面对梁逸的炽热的眼神,她反而显得比较平静。

        梁逸收回目光,屁股往外挪了挪,问道:“这么大上午,你去哪儿了?”

        苏菲翘起二郎腿,雪白的线条甚至能反光,她点燃一根细长的香烟,道:“当然是出去办事了,为明天的婚宴做准备,那很重要,马虎不得。”

        梁逸斜眼一笑:“方便和我说说,你准备了什么?”

        苏菲撩了撩自己黝黑发亮的卷发,炫耀道:“你瞧,我把头发染了色,是不是精神得多?”

        梁逸这才发现苏菲的发色,这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让她年轻了不少,也动人了几倍。他好不吝啬地赞美道:“很美。”

        苏菲又亮出自己的指甲,紫色薰衣草,点缀星光,绚烂发亮,难怪那么香:“漂亮么?”她问梁逸。

        梁逸眯了眯眼睛,毫不避讳地否定道:“花里胡哨。”

        苏菲翻了个白眼,不屑道:“嗤!你思想过于迂腐,这叫做美甲彩妆,现在哪个女孩儿不做?”

        美甲彩妆,肩上绣花,自古以来哪个女孩儿不好这口?梁逸细声发表言论:“指甲那么长,跟白骨精似的……”

        “我还去买了一瓶防晒霜和一套比基尼,梁先生,你也可以去适当准备准备了,海上的光照强度格外强,不抹防晒霜容易晒黑的。”

        “你真的把明天当成了假期?”

        “要不然呢?有你在,我还用担心什么?只管放松心情玩耍就是。嘿嘿……等你把隐患都解除了,我就能带着皮克的人头和调查结果回组织总部,一个人领走300万奖金,他不香嘛?”

        梁逸轻叹:“你倒是捡了个大漏……”

        “哈哈哈……”苏菲用肩膀肘了肘梁逸,掏出两张红色的文牒递给梁逸,道:“你真当我是个花瓶啊,去这么大上午就是买比基尼和防晒霜的?——喏,这是明天婚宴的请柬,你一张,我一张,打开看看?”

        梁逸接过请柬,浅浅一笑,缓缓打开,且看上面信息:“尊敬的丹泽尔先生,我们很期待您能来参加我和萨瓦那小姐的婚礼……”

        “丹泽尔先生是谁?”梁逸疑惑道。

        苏菲灿烂微笑,“是你呗,你的化名嘛,丹泽尔·凯奇,经营着艾尔市中的一家小超市;我呢,还是叫做苏菲,是你的妻子。”

        梁逸缓缓合上请柬,欣慰道:“真是费心了。”

        苏菲欣然道:“明天,我负责玩儿,你负责办事,这就是我的计划。”

        “好。”

        梁逸笑着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