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两片光阴不可亲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两片光阴不可亲

        “我可不觉得这会是一场好戏。”

        “咔嚓!”

        苏菲从腰间掏出一把装着消    音器的手枪,拉拴上膛,时刻准备着射击。

        梁逸默默地点燃一支香烟,缓缓道:“a级夜鬼的防御力,用rpg都不一定能炸穿。就凭你这把枪?”

        “a……a级的?”苏菲握枪的手轻轻发颤。

        梁逸摇了摇头,轻轻按住苏菲的手,顺带关上保险,笑道:“别走火了,观战是不允许插手的。”

        苏菲严肃道:“可那是a级夜鬼,绝对不是什么粉末登台的表演者!”

        梁逸“嗯”了一声,道:“你还挺会用华夏成语的,呵呵呵……”

        “其实rpg是可以干掉a级夜鬼的,组织里有做过数据分析和实验,但我这里没有那种武器,队长那里就有。”苏菲妥协收回手枪,抱着肩,想在理论上找回一点面子。

        梁逸抿了抿嘴唇,点了点头,“凭rpg的反坦克能力,如果命中应该可以摧毁a级的身体,但你想想,凭借a级夜鬼的反应力和速度,会让火箭弹击中么?”

        苏菲冷哼一声:“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是实话实说,”梁逸目眺雨夜,“看戏。”

        黄色出租车在古堡大门外100m左右的距离停下。车门打开,一个身高将近2m的高大个儿下车,他真就像是一个人形坦克,亮着狰狞的血目,带着滔天的杀气,没有打伞,冒着倾盆大雨,一步一步地走向古堡大门。

        “梁先生,我们得做点儿什么,必须做点儿什么!”

        苏菲看着愈渐走进的大高个儿,心里不安到了极点。

        梁逸皱眉,在观察大高个儿的同时,也在寻找潜藏在黑夜中的杀手。究竟是阿零食言了,还是杀手隐藏得太好?

        “梁先生,你听见我的话了么?他好像发现我们了!”苏菲使劲儿地掐了掐梁逸的胳膊,急促提醒道。

        梁逸沉声道:“我看到了。”

        “那——”

        “嗞!”

        “咻!”

        “嘭!”

        一辆黄色魅影突然蹿出黑夜,以超高的速度撞击走在前面的高大个儿!

        高大个儿避之不及,被撞飞了起码30m远!

        苏菲目瞪口呆!

        黄色魅影就是原先搭载大高个儿的出租车!它为什么要停在100m开外?就是为了加速度撞击!

        梁逸嘴角微翘,他还从来没见过夜鬼与夜鬼之间的生死搏斗,欣赏一下。

        出租车的前盖被撞得翘起,车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端着一把突击步枪钻下车,二话不说,直接朝趴在30m外的大高个儿一通乱射“突突突突……”火舌喷射如潮,在雨夜中绽放光芒!

        大高个儿显然被出租车撞得不轻,甩了甩头刚撑起身子,一排排子弹就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他抖动着身体,被步枪再次压回地面上!

        高大男人边走边射击,打完一个弹夹又利索地换上另外一个弹夹,拉拴上膛再次火力压制……如此重复,打光了3个弹夹,100多发子弹,也走至大高个儿跟前,他扔掉枪,取出一把雪白发亮的利刃,附身就要痛宰大高个儿!

        大高个儿猛然跃起,像是一只捕食的饿虎,身中了数弹,竟还能做到先发制人!

        高大男人与大高个儿扭打在了一起,没有什么花架子功夫,你一拳我一拳,拳拳到肉!就像小孩子在泥巴地里打滚儿,不死不休!

        “下注吗?苏菲小姐。”梁逸笑着问向一旁被这场战斗惊呆了的苏菲。

        苏菲猛然回过神来,抿了一口手中已经冰凉的咖啡,道:“下什么注,我当然希望是出租车司机赢了……”她又想起些什么,问梁逸:“对了,我都搞不清楚哪个是杀手,哪个是杀杀手的杀手。”

        梁逸赞美道:“你的普通话说得真好。”

        苏菲白了一眼梁逸:“我可没心思和你开玩笑,你快说。”

        梁逸又点燃一支香烟,轻吸慢吐:“他们两个都是杀手。谁死谁生都一个样。”

        苏菲道:“怎么就一个样了?要是坏人赢了怎么办?”

        梁逸道:“这两只夜鬼势均力敌,战斗到最后肯定会一死一伤,不管谁获胜,我们都有把握收割。要不然我叫你来看戏做什么?万一你动手杀错了人,岂不是自找麻烦?”

        苏菲惊呼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梁逸轻哼道:“哼,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雨中,扭打的两个人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生死相拼,力竭者亡,勇气者胜!

        大高个儿将高个子压在地上,手里的雪亮刀刃直穿对高个子的喉咙,高个子双手握住大高个儿的手腕,阻止刀刃落下。从上往而下,大高个儿占了上风,高个子落了下风。

        但压制在上的人就一定是最后的赢家?

        高个子的力气明显要比大高个儿低一些,刀刃一点儿一点儿地刺向他的喉咙!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高个子突然松开手,大高个儿持刃猛然落下,高个子用最大的力气侧偏身子,“噗呲!”刀刃插入高个子的胳膊!

        疼痛嘶吼!高个子猛然发力,用腾出的双手直接给大高个儿来了个“双风贯耳”!

        “md,这就对了,他要是会一点功夫,早就赢啦!”苏菲激动得差点没跳起来。

        大高个儿被这一招“双风贯耳”打得头晕目眩,高个子摁住刀刃,自我断去一条手臂,趁着大高个儿眩晕时,拔出刀刃捅进大高个儿脖颈——“噗呲!”利刃从后颈透出,鲜血淋漓!

        大高个儿捂住自己的脖子,瞪着身下的高个子,沙哑的喉咙像是在求饶。高个子冷面发狠,用额头与大高个互撞,翻地而起,用刀在脖颈上狠狠一剜,大高个儿的脑袋当场就被切了下来!

        “f    u    c    k!”

        高个子掂起大高个儿的脑袋,宛如一只发狂的野兽,扬天咆哮!

        ……

        “走吧,下去清扫战场。”梁逸掐灭手中的烟丝,招呼苏菲下楼。

        苏菲摇了摇头,拒绝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夜族人太疯狂了……”

        梁逸挑眉:“怕什么?说不定有惊喜呢。”

        苏菲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去了,不去了,我是守夜者,和你们是天生的死对头,所以——”

        “守夜者就更应该去见见世面,不要让恐惧支配你的内心,最后的胜利者是他么?”

        不论是鹬蚌相争还是螳螂捕蝉,第三者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梁逸拉着苏菲,自信昂然地走向大门口。

        ……

        高个子提着人头,红着眼眸,冷冷地站在门口,律动的呼吸声非常粗糙,他的整条左臂都被卸了下来,虽然没流多少血,但一定疼得钻心。

        苏菲与梁逸并肩而行,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握住腰间的手枪,态度严肃地盯着高个子。

        梁逸态度从容,相隔甚远就开口嘱咐道:“你不要把人头当成礼物送给我,我不会接收的。”

        高个子瞥了一眼手中的人头,沉声道:“这是七公子特意嘱咐,我身为手下,不能不从。”说完,他也不管梁逸接不接收,直接把大高个儿的人头丢进大门,“这个人就是西尔维家族派来的杀手,名字叫做皮克。他死了,你们可以暂时消停一会儿。”

        皮克的人头滚了几圈,恰好落到苏菲脚下,苏菲浑身惊颤,当即愤怒道:“滚开!脏东西!”一脚大力,像是踢皮球一样把皮克的脑袋踹出了黑夜。

        “今晚挺谢谢的,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梁逸问道。

        高个子很有礼貌地冲梁逸行了个礼,道:“梁公子,我叫做耶茨。”

        “梁公子?”梁逸一挑眉梢,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人称他作‘公子’了,他笑道:“太亲切了,我和你家公子是生意人,你我不是主仆。”

        耶茨摇了摇头,“梁公子和七公子一样,从一出生就是高贵不可侵犯的,请不要客气我对您的称谓,”他说着又道:“对了,还有一件物品请梁公子查收,”转身走向出租车,捧出一个非常精致的正方形包裹,走至大门口,递交给梁逸:“请收好。”

        苏菲好奇地捧过包裹。

        梁逸瞥了一眼耶茨的断臂,邀请道:“你受伤了,要不进来坐坐?”

        苏菲赶紧扯了扯梁逸的衣角,低声道:“你疯了?引狼入室么?”

        耶茨轻抚着自己的断臂,摇头道:“多谢梁公子好意,暂时不用了,”他又打量了几眼苏菲,轻声问:“你是欧罗的守夜者?”

        苏菲按住腰间的左轮枪,紧张道:“你想怎么样?”

        耶茨问道:“克罗尔·奥维是你的上司么?”

        苏菲微微皱眉,问:“管你什么事?”

        梁逸轻声道:“你就告诉他吧,是不是你的上司?”

        苏菲严肃道:“他是敌人,手上沾了不少守夜者的鲜血,我凭什么要回答他的话?”

        梁逸眯了眯眼睛,看向耶茨,问道:“你问他的上司,有什么事?直接说,我挺忙。”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她一声,东欧特级搜查官克罗尔·奥维已经死了,罗森家族对他的死负责。”

        耶茨留下一句话,扛起皮克的无头尸体,转身坐上出租车,直接掉头离开。强者,就是这么自信。

        苏菲惊愣了十几秒才缓过神来,她攥拳冲着只剩下尾灯的黄色出租车,咆哮怒骂道:“该死的混蛋,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们替奥维长官报仇的!”

        梁逸眨了眨眼睛,指着一条大道,笑道:“你现在开你的法拉利肯定能把他那辆引擎盖都没了的出租车追上。趁他病,要他命,追上去杀了他,替你的奥维长官报仇。”

        “你以为我不敢么?我就要上去弄死他!你tmd!”

        苏菲把包裹塞给梁逸,怒气冲冲地往地下车库跑去。

        梁逸捧着包裹,跟在后头叹气道:“可惜了,可惜了,这包裹里的礼物你是享用不到了,我可没办法拦着你去送死。”

        “礼物?”苏菲本能地顿下脚步,偏头斜了一眼梁逸手中的包裹,水珠儿从额头顺势滑落至下巴尖,勾勒出一张精致的脸庞,她问道:“送我的礼物?”

        梁逸笑道:“应该是。”

        苏菲轻哼:“谁送我的?你送的?”

        梁逸点头道:“算是我送的,但也不能算是送,当做赔偿更说得通。”

        苏菲不屑:“你连搜do都用不来,怎么可能会网购?我可不信是你送的。”

        梁逸摇了摇头,用下巴尖儿指向门外的公路,笑道:“你还追不追那个名叫做耶茨的a2级夜鬼?再不追的话,他可能就要走远了。”

        苏菲淋了一会儿雨,心中的怒火与浮躁彻底被浇灭,冷静才能有自知之明。

        “这次就放他一马吧,看在他今晚帮了我们大忙的份儿上。”梁逸搬来台阶给苏菲下。

        苏菲轻轻一哼,语气略有几分傲娇,“就依你吧,这次算他走运,下次把整个罗森家族都给端了!”

        “去拆一下礼物?”

        “那就去拆一下礼物,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个老古董,究竟会送我什么礼物。”

        ……

        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一种能力——钞能力。

        梁逸中午才和阿零说,要一条酒红色的限量款长裙,这才晚上9点多,国际快递就已经包邮送达……还是一位a2级的超级高手亲自护送,这是一种变相的荣誉。

        “这条裙子还行,也就……一般般吧。”

        苏菲很淡然地抚摸着酒红色长裙的丝滑,眼睛里的贪婪和喜悦藏得可真够深。

        梁逸叼着一支香烟,坐在屋檐下的长椅上,默默吞吐,轻声问道:“这条裙子,是你原来那一条吗?”

        苏菲摇头道:“不是。”

        “不是么?”梁逸微微皱眉,“那它可以退么?竟送了条不一样的来,瞎忙活……”

        “不退不退不退!”苏菲赶紧收起裙子,猛然摇头道:“这条裙子勉勉强强,还是能穿的,这是梁先生送的,礼轻情意重嘛……”

        “这样么,难得见到苏菲小姐这么理解我,呵呵……”梁逸淡然一笑,又道:“你的身材其实很适合穿旗袍,改日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闽粤一带,专门找老巷子里的裁缝师傅,量身定做旗袍,那都是几百年传承下来的老手艺,特别精湛。”

        苏菲小心翼翼地折叠长裙,边道:“我穿过旗袍,岔子最低也都开到大腿了,我的腿哪儿比得上妮可她们专业模特,而且走起路来太紧绷,稍不注意就会被偷拍,我对贴身衣物都很反感,不合适的……”

        梁逸叼着烟,直勾勾地盯着苏菲的大腿和小腹轮廓,脑中不经意就闪过了一副“洁白无瑕”的画面,结合苏菲以上的言论,以及她敏感又怪异的精神洁癖……嗯,她肯定是个老处女。

        “梁先生?你在往哪儿看?”苏菲用裙摆盖住自己小腹突出的轮廓,冷冷地盯着梁逸。

        梁逸收回目光,偏过头默默抽烟,细声道:“我还是喜欢小艺的毛茸茸,乱草丛……”

        苏菲叉着腰,瞪圆了眼睛:“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梁逸斜眼一笑,吟诗作对:“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吟,春潮带雨晚来急,两片光阴不可亲。”

        苏菲当即反驳:“这首韦应物的《滁州西涧》我学过,最后两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分明是‘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并非是‘两片光阴不可亲。’”

        梁逸笑而不语,仿佛在说:你品,你细品?

        苏菲看见梁逸这幅诡异的模样,狐疑着,喃喃自语,“春潮,光阴,两片……亲……啊!我的天呐!”

        她的脸颊烧得和炭火一样红,羞怒地瞪着梁逸,骂道:“呸!我唾弃你!你这个淫魔!”抱着裙子,夹紧双腿,细步小跑,夺门而入。

        梁逸黯然发笑,毕竟活了2000多年,除了新时代产物有些迷茫,其它造诣哪儿会比你个小丫头片子差?

        “咦?梁先生,你把我的超级管家怎么了?苏菲走路可从来没这么扭扭捏捏。”妮可伸了个懒腰,刚跨出门半步,一阵凉风袭去,冷得她又缩了回去。

        梁逸掐灭烟头,是的,哪怕眼前是狂风骤雨,但一切危险都暂时解除了,现在只等热带风暴过去,找艾利福德谈谈聊斋,那时徐哲和柳良也差不多该抵达艾尔市。

        进发东桑,已指日可待。

        “进屋吧,外面冷。”他招呼着进屋。

        “我们都看完两部电影了,正想出来吹吹风呢,咦……这是谁的国际包裹?”妮可迎着凉风,拾起地上被苏菲拆散的包裹和品牌,定睛一瞧,惊呼不得了:“我的天哪,kcio2018年发布的限量款长裙,全球88条,时尚教主jc老头子亲自操刀设计,这……这简直可以拿来锁进银行保险柜了!”她又痴又盼又嫉妒地望着梁逸,道:“我从来没见过苏菲脸红的样子,难怪,那怪!原来你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

        梁逸挠了挠头皮,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件裙子能这么贵重,难怪一说到退货的时候苏菲直顾摇头。他轻叹:“价格不重要,重要的是情意……”

        妮可正声道:“你不能泡我们家的女管家,苏菲其实以前也拍过性感写真,我公司图库里还有呢!”

        梁逸道:“我对天发誓,坚决不泡女管家。”

        妮可眨了眨眼睛,轻声献媚:“那梁先生也送我一条?我知道你是超级特工,你肯定有进货的渠道……”

        梁逸最怕最怕的就是“你也送我一条”这句话,他掐着眉头,扶住门框走进宅子:“我……我突然有点头疼,呃……我先回房间休息了,妮可小姐要喝风,请自便……”

        妮可关心道:“梁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梁逸摆了摆手,扶着墙壁往楼梯走去。

        妮可赶紧追上去,横着嘴巴:“那你就是装的!你给我买裙子,我出钱,要是到货了,我还给你好处费呢!”

        梁逸可怕心思暴露,一跨步上5级台阶,一溜烟儿就跑回了自己房间,“啪!”关上房门并反锁。

        “呼……”他长吁一口气倒在床上。

        风萧萧,雨淅淅,很快夜幕的平静又被拉了回来。

        他黯然一笑,其实,他喜欢这样的吵吵闹闹,一个家,哪怕短暂,也该用这样的方式来润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