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醺

第二百一十一章 醺

        “淅淅沥沥……”天空又下起了小雨。

        维修工人的效率很高,才不过一上午就把破损的大门从新修理完整,并在门框上加固了一层钢板。果然钱多好办事。

        “咦,门口怎么还站了个人?”妮可指向门口一角。

        “那个人”与其说是站在门口,不如说是躲在门檐下避雨。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提这个笨重的行李箱,带着一顶黄色礼帽,白色体恤染了雨露,变了颜色,简约牛仔裤配一双几乎湿透的运动鞋……她肯定不是别墅区里的人,别墅区里的人可不会穿得这么朴素和廉价。

        门檐延伸得不多,只能为女孩儿遮挡风雨,她的行李箱只能暴露在雨中,风很凉,飘雨更冷,她冻得瑟瑟发抖。她低着头,帽檐遮住了她的脸颊,看不清相貌与年龄。

        “滴滴滴……”梁逸轻按了几下喇叭。

        女孩儿早就听到了跑车的轰鸣,抬头瞥了一眼,又赶紧低下头。

        梁逸微微皱眉,把车停在大铁门前,缓缓摇下车窗,开口问道:“请问,你找谁?”

        女孩儿抬头瞧了梁逸一眼,一阵欣喜,一阵羞愧,轻声道:“梁先生。我找你,梁先生。”

        她连续呼唤了两声“梁先生”,声音是多么的轻柔与清脆,最重要的是,她用的是普通话。

        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又娇滴滴的含蓄模样,十有八九是华夏女孩子,梁逸摇头道:“唯唯诺诺,快抬起头让我瞧瞧你是谁。”

        女孩缓缓抬起头,终于能看见帽檐下的容颜——她20出头的年纪,一张精致的鹅蛋脸,秀气却不是很挺的鼻子,鼻梁上搭着一副黑框眼镜,哪怕是深度近视,也没能影响到镜片后的那双大眼睛。一个华夏的姑娘美不美,当然要先看眼睛了。

        女孩儿的刘海已经湿透了,耷拉在眼角处,显得有些狼狈。

        梁逸觉得这个女孩似曾相识,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了来,便问道:“你认识我?”

        女孩儿咬了咬唇,上前一小步,犹豫了一会儿,又退了回去,她眼神复杂,思想也在挣扎,到最后她直接托起行李箱,冒着愈渐下大的风雨往外走去。

        梁逸在车里找了一把伞,熄火下车就朝女孩子追上去,不管是否相识,异国他乡遇同胞,怎么也要接待一番,“这位小姐,你认识梁某人?他为女孩儿撑伞,边跟边问道。

        女孩儿迟疑两步,摘下帽子,偏头望着梁逸,愧疚道:“我不是特意要来麻烦梁先生的,但是我……”

        “是你!”

        距离近了,梁逸才认出这姑娘的样貌。曾记得几天前,他坐罗斯的rolls刚进艾尔市时,遇到一帮小混混正在欺负一个华夏青年……眼前的女孩儿就是那个华夏青年。

        梁逸再次确认了一遍女孩儿斯文的样貌,心里才得以肯定,并惊讶:“你怎么是个女孩子?”

        女孩儿低头轻声道:“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是男孩子啊,那天是出来买吃的,要是我不扮成男孩子的话,我怕他们会……总之梁先生还是认出我来了不是么?”

        梁逸用手轻轻地托起女孩儿下巴,带着教育的口吻,道:“对老乡都低声下气,那见了欧罗还不得愿打愿挨?把头抬起来!”

        女孩儿高高的扬起头,想挥霍心中的骄傲,可一见到梁逸严肃的脸颊,又忍不住低下头去,支支吾吾道:“我……我太不中用了,我也是走投无路才来找您的,我……我……我想回家,呜呜呜……”

        女孩抹泪大哭!

        梁逸被女孩儿突如其来的哭泣彻底搞慌了,严肃的表情在一抹凉风后一去不复返。好不容易遇到个小老乡,咋还能整哭了呢?

        “哈哈哈……真是有够娇气的,说你两句就哭哭啼啼,咱华夏的姑娘果然都是水做的。”

        梁逸也没有客气,抢过女孩儿手中的行李箱就往车旁走去,“既然你走投无路找到了我,我怎会让你风餐露宿?”

        女孩儿抹了一把眼泪,赶紧跟上自己的行礼,还矜持道:“梁先生,这样真的好么?会不会打搅到你。”

        梁逸笑道:“你认为我会在意你借宿几宿?”

        女孩儿瞥了一眼矗立在朦胧烟雨中,如皇宫一般的艾德里古堡,嘟囔道:“梁先生好有钱哟……”她又保证道:“我只打扰梁先生几天,等风头过了……哦不,等我的工资发了,就会搬出去!”

        梁逸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走投无路?”

        女孩儿忍不住抱怨道:“还不是因为华夏疫情的原因,现在居住在艾尔市的华夏人根本就不敢出门,甚至说窝在家里都会被人讨厌,鬼知道是什么原因,艾尔市这几天接连发生命案,民众都把矛头指向我们华夏人!哼,我们……我们招谁惹谁了?”她又无奈道:“我被房东给赶了出来,实在没地方去,就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杰克先生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直接来这里找梁先生……然后就这样了,我也不想嘛。”

        梁逸叹道:“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流落异国他乡呢?这多危险?”

        女孩儿抽了抽发酸的鼻子,道:“我是来艾尔市大学留学的,今年刚刚研一,半工半读嘛,我……我也很想回家,哪怕有疫情我也想回去。”

        梁逸如果告诉女孩儿回不去的真相,那她一定会“哇”的一声哭出来。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轻声道:“我叫李佳佳。”

        梁逸亲切道:“真是个规规矩矩的华夏名字。”

        李佳佳问梁逸:“您呢?梁先生。”

        梁逸道:“在下梁逸。”

        “梁先生是殴籍华人么?您可真有钱,开这么好的车,住这么豪华的房子,还有……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夫人。”

        妮可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驾驶座,冲梁逸招了招手,示意自己先进去。便发动跑车,缓缓驶进大门。

        梁逸把伞递给身后的李佳佳,笑问道:“你怎么会认为她是我的夫人?”

        李佳佳赶紧替梁逸撑伞,并回答道:“看起来像,这位夫人和梁先生很般配。呃……难道不是吗?”

        梁逸摇头笑道:“是不是都不重要的。以后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现在华夏形势严峻,想回去并不容易。”

        李佳佳坚定道:“可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回国,不论以哪种方式。”

        “倒是个爱国的伢子,”梁逸颇感欣慰,又问道:“你还在读书,读的什么专业?”

        李佳佳道:“信息技术,安全服务。emmm……我是一名还算厉害的红客。”

        “哦?”

        梁逸眼前一亮,红客他是知道的,守夜组织中有分很多技术种类,其中信息技术与病理研究是最大的两块儿区域。一个深入敌后的守夜者小队,除了能抗能打的输出,还必须要有破坏敌人系统网,模拟战局的信息数据分析师,以及高素质的急救医生。这就好比打游戏,总分得有抗路,输出,辅助,buff……完整的作战体系与阵容,往往才是高水准完成任务的关键。他饶有兴趣地问:“你口中的‘还算厉害’是有多厉害?”

        李佳佳挠了挠头,笑道:“其实也没多厉害啦,就是一名业余黑客而已。我虽然还在读书,但已经转正为‘skg’公司的网络工程师了。skg梁先生您应该知道吧?全球杀毒软件之最,人工智能与信息服务、云联网、物联网信息工程的先驱公司。我也有参与这个项目呢!”她没骄傲多久,轻叹一声道:“但因为华夏这次疫情,我昨晚收到了解雇通知……”

        梁逸对李佳佳口中的项目工程不明觉厉,他指着门口的电子监控问道:“用你的技术,能控制像这样的监控摄像头吗?”

        李佳佳点头,自信道:“只要连接了互联网的设备,我都能想办法远程控制,如果没有联网的设备,就必须坐机操作,比如用我自制的攻击软件破译密码,窃取档案……当然啦,这些都是歪门邪道,随便侵占人家知识财产是犯法的。”

        梁逸越发对身后这个女孩儿感兴趣了。徐哲曾经说过,守夜组织正在不断扩员,几乎来者不拒,像佳佳这样有技术的人才,组织内肯定会很欢迎。

        梁逸一直都有发展战术小组的计划,华夏的守夜者死的死,叛的叛,已经没有同伴可供挑选。当下正是求贤若渴之时,叶秋,陈亮,都是从灾难中磨砺出的人才,不仅不能轻易放过,还得花心思栽培。

        “梁先生,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呀。”李佳佳下意识地撩了撩湿润的头发,被梁逸炽热的眼神看得好不自在。

        梁逸收回目光,尴尬道:“没什么,李小姐浑身都湿透了,赶紧进屋洗个热水澡,驱一驱湿气。”

        万事并没有具备,东风也还没有苗头,灾难仍在酝酿,抵抗的路与故事还很漫长。

        “梁先生不必客气,叫我佳佳就好了,嘻嘻……对了梁先生是华夏哪儿的人呀?”

        “西南。”

        “西南啊!这么巧,我家也在西南,你西南那个地方的?黔蜀还是巴渝?”

        “巴渝。”

        “巴渝啊!这么巧,我也是——唔,等等!我……我好像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

        薰衣草与红烧肉的芬芳香飘四溢,馋得李佳佳连吞口水。

        苏菲原来已经站在门口,闪烁着敬佩的目光,等待梁逸凯旋归来。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11:59分,时间刚刚好。

        “午饭煮好了?”

        “只要你准时,饭菜绝对是热乎的,”苏菲莞尔一笑,瞧着梁逸身旁的李佳佳,问道:“这位小姐又是?”

        梁逸轻责道:“人家在门外站了那么久,你不开门就算了,连一把伞也不递给人家,真是不好。”

        李佳佳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梁先生,我一直都没摁过门铃,还有我原本有伞,只是有一阵风太大,刮跑了……都不怪这位女士。”

        苏菲轻声致歉:“我和安娜一直在厨房忙着做菜,忽略了门外的访客,实在不好意思,”她脱下自己的外套,贴心地替李佳佳披上,拉着佳佳往门里走,“我叫苏菲,是这座宅子的管家。来,我带你去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梁先生……”李佳佳进退无措,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多多少少还有些不放心,她回头寻求梁逸的态度。

        梁逸点点头,笑道:“饭菜会等你上桌才开动。”

        李佳佳难为情:“其实不用了……”

        梁逸道:“这是华夏的传统美德。”

        在我们华夏,一家人吃饭,总要等人齐了才动筷子。

        ……

        梁逸放好行李箱,正想去洗个手吃饭,叶秋不知从那儿窜出来,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色眯眯地问道:“梁长官,刚刚那小妞儿你在哪儿捡的?长得挺文静的啊。”

        梁逸斜了一眼叶秋,笑道:“你有什么想法?”

        叶秋摇头道:“特么,整一个太平公主,我能有什么想法?就是好奇嘛,这年头,能碰见个老乡可真不容易。”

        究竟是怎样的择偶观,会让男人用胸部大小来青睐女人?

        梁逸眯了眯眼睛,告诫道:“她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你的队友,人家年龄小,性格单纯,你不要玷污了人家。”

        叶秋抽了抽鼻子,邪笑道:“闻到了吗?梁长官,空气中遗留的体香。”

        梁逸只闻到了薰衣草,却没有闻到其它:“哦?什么香味儿?”

        叶秋轻声道:“处女的香味儿。”

        “你小子……”梁逸推开叶秋,摇头轻叹,可矜持不到一秒钟,便偷笑着问:“苏菲的还是佳佳的?”

        叶秋背负着手,大步流星走向餐厅,摇头晃脑道:“皆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正所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梁长官,切记,切记……”

        梁逸揉了揉鼻子,使劲儿嗅了嗅空气中的芬芳,虽说闻香识女人是一门技术活儿,但能分辨雌雄处子,实在厉害,厉害!

        ……

        这一顿午饭,苏菲是下了功夫的,桌子上8道菜,没有一样素,色香味儿俱全,还没动筷就引人垂涎三尺。

        “哟,卧槽……53°飞天茅台,真的假的!”叶秋掂起一瓶茅台,眼珠子在酒瓶商标上打转。

        陈亮也在一旁咽口水,华夏茅台酒,有了阅历,上了年纪的男人应该都懂,不仅是因为它昂贵与美味,还有一种慷慨的情怀。否则,何来人生二两酒,豪情万丈气云干?

        “聚山川之灵气,蕴日月之精华,开酱香之先河,树白酒之典范。国酒茅台,酱香突出,优雅细腻,酒体醇厚,回味悠长,空杯留香也持久,”梁逸亲自为叶秋和陈亮倒上一杯,笑道:“真酒假酒,一杯便知。”

        苏菲抱着肩,冷冷地在3个华夏男人身上打量,讽刺道:“没有阅历的人,真酒都能被你们喝成假酒。”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亮哥是出了名的官二代,家里的茅台能堆成一面墙,不过后来嘛,反腐除恶,他爹往马桶里使劲儿倒都没倒干净……”叶秋端着酒杯,还没入口就已经“乱吐真言”。

        陈亮也举起酒杯,苦涩道:“我家的茅台,的确是一种不堪回首的记忆,这样喝起来的话,应该很味道。”

        梁逸高举酒杯:“干杯!”

        “干杯!”

        一杯酒入喉,时下无愁苦,一瓶酒下肚,平生再无不平事!

        不知不觉,一场中午饭成了几个男人把酒言欢的尽兴。几个女人吃饱喝足后就各自下桌,只留苏菲一人规矩地站在餐桌旁,一瓶一瓶地往桌上送酒。

        pm14:13分,陈亮与叶秋终于在第6瓶饮尽后倒了下去。

        梁逸状态微醺,酣然坐在座位上,嘴里叼着一根即将燃烧殆尽,烟灰却没有弹断的香烟。

        “呼……”苏菲凑近来,轻吹了一口气,烟灰散落,梁逸打了个哆嗦,差点儿没从桌子上蹦跶起来。

        苏菲眯眼笑道:“看来你还没醉。”

        梁逸深吸一口烟,淡淡道:“我千杯不倒。”

        苏菲一遍收拾起狼藉的餐桌,一边问道:“叶警官和陈警官已醉得不省人事,今晚很难恢复状态。这一夜,你该怎么应对?”

        梁逸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苏菲问道:“需要我帮忙么?”

        梁逸再点燃一根香烟,捧着后脑勺,轻松道:“不需要陈亮和叶秋监视,也不需要你帮忙,就连我也不用费一分力气。”

        苏菲迟疑了几秒钟,淡淡吐出一句话:“那就期待今晚了。”说完,就要捧着碗筷离开。

        “等等。”梁逸突然叫住她。

        “怎么了?”苏菲蓦然回首。

        “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听了一定不要觉得反感,我就只是想……只是想……”梁逸吸了吸鼻子,像是要捕捉空气中的一种味道。

        “你八成是醉了,你可不是个卖关子的人,”苏菲虽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不以为然道:“你有什么问题就快问,问完最好休息一下,我知道你很累了……但如果问题太无聊,我不会回答的。”

        “你是处女么?”

        梁逸脱口而出,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他叼着烟,认真地望着苏菲,等待一个答案。

        苏菲嘴角和脸颊都忍不住抽搐起来,眉间愤怒凝聚,咬牙切齿,浑身肌肉仿佛都紧绷了起来。

        可她并没有生气,她就如蒸汽的水壶突然揭开瓶盖,所有怒意都随之消散,她回眸一笑,尽是千娇百媚,淡然道:“你不妨自己来寻找答案。”说完,转身走向厨房。

        香烟燃烧的烟雾虚晃在梁逸眼前,酗酒产生的欲望在他心里燃烧,苏菲的性感背影与苗条曲线,以及那句充满诱惑的话,逼迫得他快要发疯!

        他猛然掐灭烟头,伴随高跟鞋的“哒哒”声,摇摇晃晃,迫不及待走向厨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