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 回家吃午饭

第二百一十章 回家吃午饭

        梁逸刚走出会议室,古斯和汤姆以及几个长相标致,身材出众的女秘书一起上前迎接。

        “梁先生,你和公子谈妥了?”古斯打招呼的声音勉强敬畏。

        梁逸伸手,冷声道:“名单,妮可。”

        “啪!”古斯打了个响指,身后一个黑丝秘书递过来一份文件,他接过文件再转交给梁逸,笑道:“梁先生,这是公子整理出来的文件,你收好。”

        梁逸接过文件,打开后快速浏览了几眼,一排排姓名,年龄,住址,相片……信息非常详细。这是一封很有价值的文件,或许是苏菲她们穷极一生都无法获得的情报,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然后又冷冷地盯着古斯,道:“妮可呢?”

        “我待会儿就可以带梁先生去找妮可小姐,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件事情必须像你证明,这些话可能会惹得你不高兴,我——”

        “你明知道我会不高兴还要亲口和我说,你是不是想讽刺我?你是不是很贱?”

        梁逸不等古斯把话说完,直接出声打断他的嚣张态度,嘴角一抹冷笑:“但说无妨,梁某洗耳恭听,但不要废话连篇,不然我会生气的。”

        古斯怒得脸皮颤跳,佯装坦然,道:“妮可小姐是我的未婚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更是不可能改变的事。梁先生不要在煞费苦心地追求妮可了,她不会答应你的。”

        梁逸摇了摇头:“你如果再说废话,我就给你一个嘴巴子。梁某说到做到,不然是你儿子。”

        古斯咬牙切齿,可又害怕梁逸玩儿真的,梁逸表面平静,语气无常;火山喷发,海啸汹涌,大地震颤的前兆就是平静无常。

        “妮可小姐呢?”古斯偏头问身后的秘书。

        女秘书回答道:“在40楼的办公室,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

        古斯转过头来,对梁逸道:“如梁先生所听,妮可的心情不是很好,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位千金大小姐不好惹。”

        梁逸伸手,冷声索要:“把她的手机给我。”

        “事实上——”

        “给我!”

        梁逸揪住古斯的衣领,低声告诫:“今天,你的自作聪明救了你,但下一次你还敢欺骗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好看。”说完,他一把抽开古斯,与此同时,从古斯裤兜儿里掏出一部手机,转身走向电梯。

        “这个华夏人可真嚣张!”

        “总裁,要不要帮你联系保安和律师?”

        几个女助理、女文秘,事后在古斯耳旁指手画脚。

        古斯解开皱散的衣领,英俊的脸颊气得通红,他沉声道:“跟上他。”带着一帮自己的团队,跟上梁逸。

        ……

        “该死的舆论!我父亲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种事?你们又是从来听来的流言蜚语!”

        “妮可小姐,我知道您这时的心情,但死者家属已经联名检举,东欧政府已引起重视,如果再不给个结果出来,抗议者就会越来越多,到时游行示威的话,事情就更不好解决了……”

        “不!这绝不可能,我父亲是出了名的谨慎,他怎么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出错?”

        “那将近50个旷工怎么会消失了呢?妮可小姐,万事都要讲究法正,不是你觉得就可以了。我们的律师团队已经在为罗斯先生服务了……”

        “那父亲前脚被抓,你们后脚就召开董事会,这是什么意思?”

        “情况紧急,这是必要的措施,不然整个集团公司都会陷入舆论中,我们也是逼不得已……”

        “加斯特,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秘书长,你会下地狱的!”

        “妮可小姐,请您不要谩骂。”

        “我要报警!我要举报你们!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咦,我的手机呢,该死!    我的手机呢!”

        ……

        梁逸才刚踏出电梯,就听到了妮可与一些男人的争吵。妮可平时是个极有休养的女性,现如今,声音尖锐刺耳,谩骂脏话,事不多见,除非气急败坏。

        “梁先生,你也听到了,妮可正在发脾气呢。”古斯在梁逸耳旁幸灾乐祸。

        梁逸突然问道:“我在想,罗斯如果倒台,你还会承认她是你的未婚妻么?”

        古斯大言不惭:“我对妮可的爱是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

        梁逸连不屑都懒得表态。眉目传情,行为暧昧的女文秘,个个都应该是古斯去火的玩物。更可悲的是,男人觉得理所当然,女人还在沾沾自喜。

        “唉……”

        “你等着,你们这群老家伙都给我等着,我的男朋友和管家都是超级特工!你们那些非法的,肮脏的,淫    乱的事,他们都有办法采集证据,然后全部递交给检察院!你们就等着吃牢饭吧!”

        妮可怒气冲冲地走出办公室,“年轻气盛”这四个字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面对几个老匹夫的“好劝好说”,不管不顾,这时如果能有个麦克风,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公司高管的丑陋事迹,弄得人尽皆知。

        办公室里坐着几个中老年男人,一个个精明狡猾的模样,面对妮可的谩骂,他们也不见得有多么生气,反倒态度坦然,从容不迫。能坐到他们这个位置,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早已练成了一副“见风使舵”的好本事,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掀起多大的风潮海浪?

        办公室外还“旁听”了许多西装革履的人,大概是公司的管理层,有的喜闻乐见,有的事不关己,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唯恐天下不乱。

        这幅光景,让梁逸想起了自己在朝廷里当官儿的日子,内阁大臣在屋里开会,党羽就在外等候,各家盼各家的好,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尔虞我诈,实在恶心。

        妮可气冲冲地走出办公司,身后没有一个小跟班。喏,像这样的人,在政治王朝中活不过3天,有背景的被降职,调往荒乱贫瘠的地方潦倒余生,没背景的罢免职务,贬为平民,严重者杀头丢命,满门抄斩!

        梁逸摇头轻叹,要不是妮可的背景够硬,这些老家伙真说不定会干出买凶.杀人的事。

        权利的游戏,就是生与死的争夺。

        “梁先生?!”妮可看见梁逸时,惊讶又兴奋,脾气收敛了一些,态度嚣张了一些,她赶紧上前迎接,并问:“你怎么来了?”

        梁逸笑道:“我来接你回家吃饭,今天苏菲做了很好吃的菜,”他又掏出手机递给妮可:“这是你遗落的手机,收好了,不要让人再偷走。”

        妮可接过手机,疑惑道:“手机……你是从哪儿找到的?”

        梁逸偏头,斜了一眼身后的古斯,笑道:“是你未婚夫无意中‘捡到’的。”

        妮可这才发现梁逸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她毫不掩饰地露出那种讨厌至极的神情,并大声道:“我和古斯的婚约早就取消,他不是我的未婚夫,梁先生你别误会。”

        梁逸点点头,轻“嗯”了一声,牵起妮可就往电梯走去:“回家吃饭。”

        “等等!”古斯横手拦下妮可,眉头浅浅忧伤,问道:“妮可,我们的婚约什么时候解除了?我怎么不知道?”

        妮可推开古斯的手,冷声道:“是我单方面解除的,我对你没有什么感情,你也不用在我身上再多花时间。”

        古斯拽住妮可将声音渐凉:“你父亲他知道么?”

        妮可想甩开古斯,但很明显男人的手力道下得太重,她甩了好几下也没能挣脱,“你放开我,我的事情还由不到父亲做主!”

        古斯脸色越发狰狞:“妮可,你知道和我分开意味着什么?你父亲现在已经陷入舆论中,搞不好政治权利全都会剥夺,他什么都没有了,你也一无所有!”

        “梁先生!”妮可求助地看向梁逸。

        梁逸就是在等待这一道目光,好让他有理由“英雄救美”,顺带教训一下古斯。他抓过古斯的手腕,顺时针一扭,“咔嚓!”一声,骨折的声音清脆悦耳!

        “啊!”古斯失声叫痛!

        梁逸飞身一脚揣在古斯胸口,只用了一成力量就把古斯一米八的大个子踹飞3-4m远。

        梁逸搂过妮可的细腰,怒指地上的古斯,喝道:“你听清楚了,现在妮可是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再敢骚扰他,我就送你去地狱!”

        “噢!我的天呐,古斯先生,你没事吧……”

        “太粗鲁了,太粗鲁了!我要控告你谋杀!”

        “华夏人果然会功夫……”

        ……

        人群吵吵闹闹,但一点也不影响梁逸的霸气,他牵着发愣的妮可,迎着流言蜚语,安然自若地走入电梯,摁下“1”楼号,“叮!”电梯合闭,关住了公司里形形色色的面孔与尔虞我诈的目光。

        “梁先生,你……你不会把他给踢死了吧?”妮可回过神来,担忧地问道。

        梁逸摇头道:“这小子的身体不错,踹一脚不会死的,顶多就是胸口裂缝,没个3-5个月好不了。”

        妮可摇头紧张道:“不行不行,你这样做是故意伤人了,我得赶紧联系律师,要不然都走不出这栋大厦!”

        妮可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求援,梁逸摁住她的手机屏幕,摇头道:“不用怕,他不敢搞小动作。”

        妮可惊讶:“你怎么能肯定?”

        梁逸在妮可耳边,轻轻说道:“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几十个旷工,全部都是我杀的。”

        妮可美目一怔,手机从掌心滑落。梁逸眼疾手快,凌空抓住手机,后又补充一句道:“但如果我不杀那几十个旷工,你父亲,你恩特舅舅,你维金堂弟,还有你的未婚夫古斯……列车上所有人都会死。”

        楼层飞速下降,一路畅通无阻没有停顿,29,19,18,17……妮可盯了好一会儿显示屏上的数字,内心杂糅千千万万,最后化作一声问候:“梁先生,是你昨天晚上所说的那些吸血鬼干的?”

        梁逸摇头道:“它们比吸血鬼还可怕。”

        妮可眼中闪过一丝希望,“那它们就不能算是活人了?那父亲背负的舆论岂不是有了突破口?”

        梁逸没有说话了,其实他是觉得罗斯是活该的,如果不是这几位大老板图一时口舌之快,运输野生珍禽,又怎会发生病毒泄露事件?

        世界上各大疫情,有绝大部分都是来源于野生动物,富家人喜食稀奇玩意儿,殊不知病从口入,丢了命!

        “梁先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父亲渡过难关,他一大早就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直接由市区领导受理案件。一下子死了几十个人,天呐!父亲他永远都别想再从监狱里出来了!”妮可紧抱住梁逸的胳膊,可怜巴巴地望着梁逸,真切又无助。

        梁逸眯着眼睛,故意不让妮可看见自己的眼神,他打心里不愿意去帮这些利欲熏心的资本家,罗斯要是抚慰金给到位了,哪儿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不过一想到今后琳娜和琴还需要罗斯这颗“大树”帮忙遮阴,他也就昧着良心揽下这个忙。点头轻轻吐出3个字:“我劲量。”

        梁逸手中有一封血徒的名单,刚刚他在大致浏览时,发现了好几位“市级领导”位列其中。可以在这份名单里下点儿功夫。

        “叮!”电梯门打开。

        妮可拉着梁逸就往大厦外跑去,并催促道:“快跑快跑,别等古斯追上来了,这家伙有黑色背景,不好惹。”

        am11:37分,时间的确不早了,中午即正午,12点到13点之间,最适合吃午饭,香喷喷的午饭。

        “也不知道苏菲的红烧牛肉做得怎么样了……”

        梁逸心心念念,一脚跑车油门,直接“飞出”启信大厦,回家吃午饭。

        ……

        “梁先生,你不知道古斯和那些老家伙有多恶心。整个公司都是他们猎艳的场地,前段时间还有个色老头子想钓我公司里的模特呢,真是人越老越不老实,见鬼的下流胚子,死了一定下地狱!”

        妮可坐在副座,一个劲儿地咒骂抱怨,高贵的淑女形象全然消失。

        梁逸时不时就会插嘴,“你们公司里的模特不就盼望着有富人包养?你干嘛不答应了这门‘一朵梨花压海棠’的亲事?说不定那老头子事后还给你发个大红包,生意合作也会顺畅许多。”

        妮可皱眉道:“你把我的传媒公司当成夜总会了?把模特当成小姐?要谁点谁?”

        梁逸眯了眯眼睛:“性质不同,本质相仿。你公司里肯定有那种女人,自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工具,只认钱,不认人。”

        妮可咬了咬唇,心里好不安逸:“你这种老古董就是对模特有偏见,对艺术有更大的偏见。”

        梁逸娓娓道:“草芥处下九流,位卑未敢忘忧国;商女金枝梢头,隔江犹唱后.庭花;不是因为你开了这家公司,我才对你说这番话,哪怕是任何一个人来了,我都会这样批评她。我们华夏的文明就是这样,谦卑,低调,保守,自爱,比不了你们欧美,金钱至上,利益为主。”

        忠言一向都比较逆耳,梁逸的话不一定是中听的,但一定是中用的。妮可偏头望向窗外,她是公司的ceo,怎么会不清楚旗下模特儿的想法,不就是为了出名,嫁入豪门成为阔太太,吃最好的食物,穿最好的衣服,用最贵的香水。她从来不觉这些东西是自己想要的,但她明白那是因为自己早已拥有了这些。所以她没有和梁逸辩论,只是梁逸对艺术的偏见,憋得她心里很难受。

        跑车飞驰,短途忽而因为两个人的沉默变得及其漫长。

        终于,妮可还是忍不住了,她严肃地盯着梁逸,正声道:“我觉得你在侮辱我!”

        突然这么一句,梁逸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妮可继续补充道:“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以娶到世界名模而感到自豪,凭什么你不会?你肯定有大男子主义,你内心卑微,你思想肮脏,你有性洁癖!”

        梁逸思考了好半天,也想不出到底用什么话把这个话题恍过去,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吐出一句话:“我有心爱的女人了。”

        多么不中听却又很中用的一句话?

        妮可再次望向车窗外,心里乱得七零八落,她根本就没办法再反驳梁逸的话——这句话就好比为一出悲剧画上了不圆满的句号,人家有心爱的人,何必庸人自扰?

        “难道是因为我救了你,所以你也开始喜欢上了我?”梁逸突然又这么来了一句。

        梁逸也这么问过希琳,希琳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梁逸好像也这样问过琳娜,琳娜吐了吐舌头,心里暗喜,表面倔强:“想得美呢,谁喜欢你了?”;梁逸不用问阿娜斯塔,也知道她会相视一笑,给个拥抱,懂你懂我也懂她;

        妮可缓缓开口道:“人的一生,能有几条命给你救?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人会奋不顾身的救你?”

        梁逸欣然道:“原来我这么富有。”

        “富有?”妮可满脸疑惑。

        梁逸笑道:“我救人一命,就有人许我一生。那我救了那么多人,是不是拥有很多人的一生了?”

        车速缓缓减慢,驶入别墅区。

        妮可摇下车窗,双手交叉趴在车窗上,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感受雨后寒凉的轻风,迎接偶尔飘进的雨花儿,如一个少女般期盼着什么。

        她期盼着什么呢?

        梁逸点燃一根想要,默默地盯着一条笔直大道。他又在想些什么?

        渐渐,车内又陷入了沉默。可能两个人都觉得,这样的气氛与关系刚刚好,戳破了,也就失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