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 梁逸与阿零的会晤

第二百零九章 梁逸与阿零的会晤

        要问梁逸最讨厌和哪种人打交道,毫无疑问就是眼前大屏幕上的这个男人,表面文质彬彬,内心狂野如潮,无框眼镜后的那双瞳,深邃得让人看不出一点儿瑕疵。

        梁逸从第一眼看见阿零时,就把他当成了一个棘手的敌人。

        古斯和汤姆很自觉地退出会议室,如此一来,整个会议室就只剩下隔着屏幕对立而坐的两个男人。

        “我是华夏人,听不太懂欧罗话,如果你要自我介绍,请用中文,谢谢。”梁逸很有礼貌地说道。

        阿零只简单地吐出了一个字:“零。”

        梁逸赞扬道:“很酷的名字。”

        阿零浅浅一笑道:“我一直都想在华夏的《百家姓》中找一个复姓,但我这个名字实在难以搭配,很遗憾,呵呵,遗憾了上千年。”

        梁逸轻哼,有些不耐烦这些无聊的客套,直言道:“说出你的目的,再说说你想要什么。把事情尽量弄得简单一些,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阿零举起红酒杯,隔着屏幕敬向梁逸:“你放心,这一杯酒并不是鲜血;这一次找你来也不是鸿门宴。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你聊一聊今后的打算。毕竟现在的局势很糟糕,快要世界末日了不是么?”

        梁逸盯了一眼桌上的红酒,阿零刚刚的信息量太大了。这个男人是金莎的丈夫,是个拥有贵族血统的人,菲茨大将军的死肯定知道……他除了是菲茨的女婿,一定还有揣着另外一种身份。夜族罗森,根深缔结,他在这个家族中又是什么地位?

        “对不起,待会儿我要开车的,所以不喝酒。”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拒绝道。

        阿零微微皱眉,在他眼中这是个绝好的理由,道:“不喝酒也好,酒驾非常危险。”

        梁逸道:“零公子挺善解人意。”

        阿零道:“我不是好人,但也绝对不是坏人。像我这样的人,绝不可能与夜族某些优越感极强的氏族同流合污。我是个绅士,通情达理的绅士。”

        梁逸声音更冷:“你如果是绅士,为什么前天晚上还要派人来截杀我?”

        阿零笑道:“这只是对你的一种试探而,如果那天晚上你死在了人类的枪口下,也就不可能坐在这里和我见面。考验吧,算是我对你的考验。恭喜你过关了,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合作。”

        梁逸不屑道:“梁某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此仇,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阿零道:“那你就记下这个仇,等以后我们合作愉快了,你你要报仇,我随时奉陪,当然你要陪我喝酒,我也很欢迎,”他摇了摇头,真挚又欣赏地看着梁逸,道:“我这个人很敬畏对手,同时也很讨厌垃圾。”

        梁逸沉声道:“的确,你的确和那些垃圾不一样。你至少喜欢说点人话。”

        阿零轻叹:“唉……我一直在想你示意友好,你却说得尖酸刻薄,梁逸,在夜族中拥有贵族血统的人并不多,我们应该成为朋友,最要好,最要好的那种朋友,一起去建设属于夜族的强大国度。”

        梁逸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问道:“你今年多少岁?”

        阿零皱眉道:“不会比你年轻。”

        梁逸冷笑道:“那你为何还这么天真?现在是21世纪,听说人类马上就要探索外太空了,在文明和民主的社会环境下,你还想着建立一个氏族王朝?”

        阿零沉默了很久很久,梁逸这句话应该是把他的心给戳痛了。他缓缓道:“我并不是相当国王,我只是想让夜族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不用在白天东躲西藏,不用睡那该死的棺材!”

        梁逸冷声道:“所以你们计划毁灭人类,占领这个地球?”阿零道:“可就算占领地球,那白天黑夜也会永无止境地交替下去,”他又强调道:“梁逸,我希望你能弄清楚,不是‘你们’要毁灭人类。我从来都不认为夜族能在人族手中抢夺地盘。你口中所说的那种‘计划毁灭人类’是默克一派的作风,与我毫无关系。”

        “你找我来说这些也没有意义,华夏的疫情已经控制不住。你去过圣城,应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先是华夏,然后是欧罗联邦,中亚联邦……等到病毒蔓延全世界,你们夜族也难逃毁灭,所以请来点实际的。你伟大的复兴计划,关我屁事?”梁逸脸色微红,强忍住心中怒火,淡淡总结一句话:“我是个生意人,你必须拿等价的东西来和我交换才行。我希望零公子快人快语一些,马上就要到11点了,我要赶回去吃午饭,不然菜会凉的。”

        阿零皱眉道:“你眼前的是上等牛排,不必客气。”

        梁逸把餐盘推到一旁,以讽刺的口吻道:“我猜你永远都没体会过家常菜的味道。最重要的是,它是出自一个女人悉心的烹饪。”

        阿零板下脸,沉声道:“你又知道了?”

        梁逸轻哼道:“你有个很美丽的妻子,但你抛弃了她,你不是个顾家的人,你是个夜族人,只对鲜血感兴趣,品尝食物与人情的味蕾,我猜都应该退化了。”

        阿零沉声道:“梁逸,你说话真的很扎人心。”

        梁逸冷笑:“记住,你不算是人。”

        “你……”阿零温和的脸色逐渐阴沉,轻哼道:“废话少说,告诉我你想要的。”

        梁逸冷声道:“你终于觉得废话还是少说为妙了?……你不妨先说说你的筹码和条件。”

        阿零不想卖关子,直言道:“我想要艾尔市里的血徒和夜鬼统统消失。”

        梁逸道:“你想清除西尔维家族的势力,让自己的血徒,比如说古斯和汤姆重新控制艾尔市。最重要的是,背锅的人,是我不是你。”

        阿零低头喝酒,没有说话,全当是默认了。

        梁逸继续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我必须跟你约法三章。”

        阿零眼睛一亮,道:“可以谈。”

        梁逸道:“艾尔市里的血徒以‘邪教洗脑’的方式发展信徒,利用‘血色药丸’牟取暴利,还随意践踏人类的生死……这些都触犯了人类和夜族和平条约的,我身为守夜者,决不允许这些事情出现。”

        阿零认真道:“我在这里再重申一遍,我对人族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血徒’这个词是其他家族的鹰犬。罗森家族不屑与他们同流合污。”

        梁逸又道:“西尔维家族对守夜者展开报复,是你从中作了梗,既然你现在选择跟我谈条件,那就必须拿出你的诚意……昨天晚上我杀了很多西尔维家族派来的夜鬼,并得知艾尔市里有个叫做‘皮克’的家伙,实力起码在a级以上,暂居在艾利福德家中。今天晚上他肯定会来找我麻烦——这是个大麻烦,是你惹出来的大麻烦。”

        阿零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做得不对。你杀人可以,连宝石都撬了去,这是对家族最大的耻辱。就算我不从中插手,西尔维家族也会找到你们,”他顿了顿,又道:“今晚,我的手下自然会联系到你,有了他的帮助,你很快就能解决皮克。但你必须答应我,这件事情的后果必须由你来负责。我不代表罗森家族,但还是要做个局外人。”

        梁逸在心里权衡了一番利益,觉得自己并不会亏损,点头道:“可以。”

        阿零展颜微微一笑,道:“我很喜欢和聪明人做生意。等下我会吩咐古斯把艾尔市血徒的清单交给你,然后就是你表演时间,”说到这儿,他突然又问: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圣祖血脉是源自于哪里?华夏么?据我所知,华夏的夜族早就已经没落或迁徙。”

        梁逸冷声强调道:“请你记住,我是人类,不是夜鬼。”

        阿零笑道:“我很羡慕,很羡慕你,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赏一次黎明。”

        梁逸道:“人类羡慕夜族永生,夜族羡慕人类拥有光明。得到一些,总会失去一些,看淡了就好。”

        阿零叹气道:“可你既拥有长生,又活的了光明,你得到了所有。”

        “不!我失去了很多东西!”梁逸失去了很多东西,过往的不愿想也不愿提,当下念想的,呼吸都觉得痛的事情——“我一直都没跟你提要求。现在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

        阿零好奇道:“哦?什么人?”

        梁逸郑重道:“一个叫做冯小艺的女人,她被默克伯爵收纳的血徒,一个叫做王颖的女人抓走了。”

        阿零疑惑道:“人族的女人?”

        梁逸冷声道:“我是人,当然要喜欢人族的女人。”

        阿零眼中闪过一丝同病相怜的惋惜,“呵呵”一笑,点头承诺道:“好,这是一件相对简单的事情。不过我事先跟你说好,默克伯爵的血徒成千上万,找到她不容易,找到她把她带回来更不容易。‘劲量’两个字是我的承诺,多不能再多。”

        相比梁逸的毫无头绪,“劲量”两个字的分量已经够重了,他道:“足矣!”

        am11:22分,不知不觉,一场含带交易性质的会晤已接近尾声。

        “对了,无人谷的事情你能跟我说一说?”梁逸想起又问道。

        阿零果断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这个是我们夜族的内部事件,你有兴趣的话,欢迎守夜组织遣人来调查,但罗森家族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

        现如今火烧眉毛的事情比比皆是,梁逸绝没有心思再去乱趟浑水,“那么,就这样吧,请联系你的鹰犬,把妮可小姐放了。”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阿零突然招呼道:“你先别走,不妨加我一个联信,发几张冯小艺的照片给我,我也好替你找人。”

        阿零把二维码对准大屏幕,示意让梁逸扫一扫。

        梁逸想想也挺对头,便掏出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发送验证码,添加联系人,并道:“联信朋友圈里有她的照片,你自己去找两张。”

        阿零笑道:“头像难道不是她么?挺清秀的一个女人。”

        梁逸道:“头像是ps和美颜过的,不准确,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寻人不能马虎。”

        梁逸其实不知,女人敢发到朋友圈儿里的照片,p得更加厉害。

        “那么,有事联信联系。”即使梁逸背对着阿零,阿零还是很有礼貌地冲他招手告别。

        梁逸刚走到会议室门口,突然又想起什么,转身问道:“对了,你能再帮我一个题外话的忙么?”

        阿零浅笑道:“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很少开金口。说。”

        梁逸问道:“我在寻找一条‘kcio’牌的限量款女装,酒红色的长裙,身高大概165,腰围2.8尺,胸围36d,臀围……不太清楚。价格不菲,你能帮我找找?”

        阿零摘掉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温尔一笑,只道:“把收货地址用联信发给我。”

        梁逸点了点头:“好,最好在周五之前能到,货到才付款。”

        “何必客气呢,你认为我差那点钱——”

        “咵!”

        梁逸不听阿零话音,直接摔门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