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 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第二百零六章 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am6:30分,光明重回大地,微风阵阵,细雨纷纷。

        “呼……”梁逸吐出一口烟,将烟头掐灭,扔进烟灰缸。今夜的任务完成,铁打的身体有些疲倦。他刚想推门进屋,谁知大门先从里面打开,一阵薰衣草的芬芳扑鼻而来,接着一只青花瓷茶杯给他撞了个满怀?

        “小心!”苏菲惊呼,也已经很小心,但茶杯里的热茶还是溢出了一点儿,恰好浇在梁逸身上。

        茶水还冒着腾腾热气。

        “梁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就给你去拿纸巾。”苏菲把茶杯塞给梁逸,转身就“哒哒哒”踩着高跟鞋跑进客厅。

        她又换上了黑丝与包臀裙,及一双5cm的高跟鞋,微卷的秀发高高盘起,流苏绕耳而下,一走一动,风吹一动,不仅诱惑,还很仙儿。

        梁逸抿了两口茶,点了点头,颇为满意。

        “梁先生,烫不烫?”苏菲本想帮梁逸擦去身上的水渍,但很不巧,溢出的茶水恰好滴在了梁逸的小腹上,位置比较私密,便把餐巾纸递给梁逸,“梁先生还是自己来……”

        梁逸接过餐巾纸,一遍擦拭着身上的水渍,一遍问苏菲:“你今天怎么穿得那么正式?”

        苏菲道:“刚刚我预约了律师先生,他最迟早上9点就会来拜访。昨夜的事情,能用钱解决就用钱解决,我不想滥用职权,怕的是节外生枝。还有,今天警察一定会上门调查,我还得想办法圆过去……梁先生和叶警官、陈警官就不要出面了,这里有我,妮可小姐和安娜。艾尔市的警察都知道罗斯先生的家底,只要事情不严重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啊……我还在熬粥呢,梁先生你先喝茶,早餐马上为你准备好!”

        “何必客气呢,苏小姐。”

        “不行,不行,梁先生操劳了一夜,我一定不能亏待了你。”

        苏菲也不知从哪儿取出一根围腰,“哒哒哒……”边系边往厨房里赶去。

        梁逸笑着,一边饮茶,一边走向客厅,他本想开电视看会儿早间新闻,但发现妮可和安娜还蜷缩在沙发上沉睡,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安静地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掏出手机开始回复各条联信消息。

        阿娜斯塔现在发来的聊天信息越来越露骨,有一半是琳娜教的,有一半肯定是她自己内心想要表达的。梁逸不温不火地回复着最中肯的信息,他很清楚现在自己与阿纳斯塔的关系,互相理解和包容的准情侣。

        希琳上大学的事儿,小胖子维金已经差不多搞定,随时都可以拎包上学。希琳是个品德优良的妹子,生怕自己英语蹩脚,疯狂地复习英语,预习功课,自我模拟高考,以达到能考上艾尔市大学的水准,今年9月份和新生一起开学,不搞特殊。

        大家护照的事情,恩特也表示已有了着落,这个星期就能全部下发。梁逸的意思是,这段时间不平事太多,等到他把一切事情办妥后,再亲自去小镇上把大家接回来。待在小镇上,有万斯的黑色团伙保护,要比在艾尔市里安全得多。

        秋瑾还是日复一日地发来鼓励的消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文笔和谈吐当真不赖,每一条文案都能暖人心扉。她表示,如果有机会的话很想在东桑见上梁逸一面,并以此为背景,撰写一部人物传记。

        梁逸并不太想和秋瑾线下见面。秋瑾是冯小艺的好朋友,而自己又以欺骗的方式来寻求帮助,倘若谎言和关系被揭穿,这个女人会作何感想?还有就是叶秋的一句话,“梁长官,线下见面就是约.炮,这个女人看样子很对你胃口,你可别吸了人家的血。”这当然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但梁逸心里就是不安逸、不舒服。

        徐哲每天都会和梁逸分享一些关于“情感类的文章”,比如“你有多久没坚持过15分钟?”,“做到以下几点就能让你重新找回男人的自信”等等等等,并且一天要发十几次朋友圈,海上风景照,健身自拍照……梁逸曾问过徐哲:“你这样就不怕被夜族人的卧底发现行踪?”徐哲发来一个“阴险”的表情,回复道:“我有很多联信号,自用,日常,泡妞,社交,工作……”

        总而言之,徐哲把“联信”这款软件玩儿得非常透彻。

        柳良一直文质彬彬,除了每天询问梁逸的情况之外,每隔3个小时就会更新自己的位置——瀛海前天晚上就已经吹起了风暴,柳良和徐哲乘的是耐打抗造的铁皮船,在风雨中越挫越勇,速度一点儿也没落下。按照这个航速,如果不出意外最迟4月12日就能抵达艾尔市东南港。

        ……

        梁逸把该回的信息一并悉心处理完,又在网上浏览了几条新闻,他最期待的还是关于东欧大平原上的疫情控制。没有,新闻连沾边儿的信息都没有。官方百分之一百封锁了前线的消息。

        那么封锁消息是因为行动神秘,还是疫情控制得不太容易?

        “呼……”他长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茶杯,掐了掐伤神的眉头,有些许疲倦。

        “梁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做了灌汤包。”苏菲慢步走来,轻声招呼客厅里的梁逸,生怕吵醒了沙发上沉睡的妮可和安娜。

        梁逸又深呼吸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强颜欢笑道:“好,我这就去尝尝你的手艺。”

        小米粥很润口,灌汤包很烫口,蘸酱是偏爱的麻辣味儿,一小碟酸爽可口的萝卜干,一块拇指般大小的豆腐乳……梁逸一顿风卷残云,非常非常满意,先前刚有的疲软,因这一顿美味可口的早餐也消失了大半。

        梁逸想点一根饭后烟,苏菲率先抢了过去,摇头道:“很难想象,门外的烟灰缸里竟然塞满了烟头,梁先生,请你戒烟,要不然性功能会下降的。”

        梁逸挑眉:“有科学根据么?苏小姐。”

        苏菲把香烟撕成好几半截,告诫道:“你可以自己去so度上查一查尼古丁的危害,如果你不想让你的持久力变得和一根烟那么短的话,请戒烟。”

        梁逸揉了揉鼻子,笑道:“事实上,一根优质的雪茄,不去吸它的话,可以燃烧整整一个小时。”

        苏菲勉强挤出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收拾起餐盘,略带催促道:“梁先生还是快点去休息,白天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那梁某恭敬不如从命了。”

        梁逸伸了个懒腰,刚从椅子上站起,突然“叮咚”一声,门铃响起。

        “梁先生,请开门,我有情况找你汇报。”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脸庞留着一道邪魅刀疤的男人站在大门口——黑社会老大万斯。

        梁逸掐眉轻叹:“看来今天没有时间可以休息了。”

        “休息一下吧,身体会垮的。”苏菲担忧地望着梁逸。

        梁逸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走出大门:“时机不等人。”

        ……

        “梁先生,昨天晚上我们在一家赌场里找到了前天袭击您的一名枪手,他已被我们控制住,等您去发落。”

        万斯简述了一番自己的发现,邀请梁逸上车。

        苏菲赶出来,围腰都没来得及解开,焦急道:“梁先生,你要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梁逸问一旁的万斯:“枪手在哪儿?”

        万斯回答道:“市中心,我们控制的一家场子里,是个退役的军人。”

        梁逸估算了一下时间,确认了之后,对苏菲道:“大概一个多小时就会回来,白天同样潜在着危险,不能掉以轻心。”

        苏菲不好再挽留,站在大门口目送梁逸离开。

        ……

        “你是怎么确认他就是枪手的?”梁逸在副座问道。

        万斯回答道:“我通过关系找到干枪手这一行的名单,然后逐个排查,昨晚凌晨3点多,在一家赌场找到了这小子。根据场子里的手下告知,这人是个退役的军人,嗜赌如命,已经欠下了好几十万的外债,但前天竟然一笔还清。我想他肯定是接了什么大买卖,于是就用了点儿手段去询问,结果他亲口告知,参与了前天晚上的枪击案。”

        梁逸点头道:“好,容我亲自去问问。”

        ……

        am8:03分,车辆停靠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黑色产业始终不太见得了光。”梁逸下车后,第一句便是这样的感叹。

        万斯苦涩道:“只能说我们的本事不够,没办法像艾利福德那样,黑白通吃,把生意全都洗白,合法化赚钱。”

        巷子的尽头有一间侧门,万斯连续敲了6下,“咵——”门打开,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出现在门后,看见万斯,轻唤一声:“老大。”

        “带路吧,梁先生赶时间。”万斯一声催促,领着梁逸走近屋子。

        谁也想不到,一个阴暗偏僻的小巷里竟隐藏着一个这么大的地下赌场。赌场刚刚歇业,聚赌的气氛与烟味儿并未消失,哪怕这里打扫得一尘不染,总蒙昧了一层肮脏。

        壮汉带着梁逸与万斯走进一间小黑屋,昏黄的灯光下,一个蒙着眼睛的中年男子被束缚在椅子上。

        “梁先生,这个男人就是袭击您的枪手之一,叫做托马斯,您请便。”万斯留下一句话,招呼壮汉离开,识趣地关上大门。

        “唔唔唔……”托马斯的嘴里塞着一双臭袜子,一听见有人来,挣扎着想说些什么。

        梁逸抽了抽鼻子,眉头微微皱起,臭袜子的“香味儿”隔着大老远都能闻到,这人含在嘴里没被熏死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梁逸大发慈悲,把塞在托马斯口中的臭袜子给扯了下来。

        “哦!感谢天神!感谢先生!太臭了……”托马斯大口喘气。

        梁逸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道:“我就是前天晚上被你追杀的人。我现在来复仇了。你要告诉我一切,我可以不杀你。”

        托马斯理性回答道:“先生,干我们这一行的,从来都不会去多问顾客的信息,你如果想知道我们的顾客是谁,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杀手的天性与职能,梁逸能理解,但他很不喜欢托马斯的说话态度,直接上拳头,把托马斯当成人肉沙包,打得他鼻青脸肿,崩牙吐血,“哎哟哎哟”地连天叫唤。

        托马斯无法相信梁逸竟然这么直接,三两拳就被打破了心理防线,哀声求饶道:“饶命,先生饶命……”

        梁逸扯下托马斯眼罩,攥紧托马斯领口,以杀眸红光与之眼睛对视,一字一句告诫道:“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一点一滴我都要知道,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恐惧远比杀意更让人老实。

        托马斯惊得似乎连疼痛都忘记了,愣了几秒钟,回答道:“是我原先的战友介绍我来干这笔买卖的,他说这一票成功了就有20万奖金可以拿,只需要埋伏在指定地点,不管人死没死都算数……”

        梁逸厉声问道:“你的战友是谁?他在哪儿?他也是跟你一样埋伏的枪手么?你的同伙都是什么人?来自于哪里……我统统都要知道!”

        托马斯惊恐道:“我的战友叫做汤姆,拿到酬金后就离开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他不是埋伏的枪手,他当时带着面具,端着突击步枪,其他人我都不知道是谁……说实话,我当时都吓傻了,艾尔市里可从来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

        “汤姆?”梁逸忽而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你有他的联系电话或者照片么?”

        托马斯摇头道:“没有联系电话,他的联信也已经很久没上线了,不过相册里应该有它的照片……先生,手机在我的衣兜儿里,解锁密码是5201314.”

        梁逸从托马斯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按照密码解锁,打开联信,在列表里找到“汤姆”联系人,点开朋友圈,映入眼帘一张熟悉的生活照——这不就是先前在东欧平原上和古斯跳火车的保镖么?

        “他是不是当过一段时间保镖?”梁逸问道。

        托马斯点头道:“没错,这家伙服役时个人能力很强,退役后直接就进了安保公司,听说还是保护大老板,拿着一份不错的薪资。”

        梁逸深吸一口气,脑子里飞速整理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古斯和汤姆跳下火车,塞迪洛的棺材也被扔下火车,然后塞迪洛的棺材被人利用,唆使西尔维家族来找守夜者报仇,再通过汤姆联系杀手来暗杀自己……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幕后主使!

        “唉……”梁逸轻叹,事实证明,千万不要乱扔垃圾,否则会带来很多麻烦。

        “先生,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托马斯哀声求饶。

        梁逸现在只对那个神秘的“幕后主使”感兴趣,他捡起地上的    臭袜子塞回托马斯嘴里,告诫道:“幸运的是,那天晚上你没有让妮可小姐受伤,我不会杀你。”

        “唔唔唔……”托马斯咬着袜子,感激涕零。

        梁逸最后替托马斯戴上眼罩,转身走出小黑屋。万斯和壮汉正在门口抽烟等候消息,见梁逸出来,开口问道:“梁先生,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了么?”

        梁逸点点头,得到一些新线索,但在最终boss没找出来之前,任何事情都只能算作不痛不痒。

        “感谢万斯先生的调查,在我离开之前,一定会回馈你的帮助。”

        万斯递过来一支烟,笑道:“梁先生千万别和我客气,这都是应该做的。”

        一旁的壮汉突然问道:“那老大,里面那小子怎么办?”

        万斯看向梁先生,示意征求他的意见。

        梁逸笑道:“送到警察局里去吧,既然万斯先生想把生意合法化,就应该懂得利用法律。”

        万斯“哈哈”一笑:“梁先生说得非常对,”他又对身旁的壮汉道:“查理,你把这小子送到警察局里去,记得穿西装打领带,把你那该死的纹身遮住,以后我们就是艾尔市的良好市民。这小子身上背负了很多人命,警局里本来就发布了悬赏,这回咱们还可以小赚一笔。”

        壮汉挠了挠头,低声抱怨道:“老大,我可做不来正经生意。”

        “帮助警察抓坏人,不就是正经生意?”万斯笑着,问梁逸:“梁先生,您说对不对?”

        梁逸道:“对!”

        “梁先生请,我送您回家,别让苏菲小姐等急了。”

        “请。”

        梁逸走出房门,万斯尊敬相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