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雨下一整夜(六)

第二百零五章 雨下一整夜(六)

        “不是叫你回去了,你怎么还站在这里?”梁逸拾起地上的雨伞,甩了甩湿哒的积水,为苏菲轻轻撑起。

        苏菲摇头,真挚地望着梁逸:“梁先生,我不想被蒙在鼓里,我也想做点什么。”

        梁逸指着大门口几具警察尸体,淌出的鲜血被雨水稀释,血腥味儿浓郁刺鼻,道:“你要做的事情可多着呢,比如帮忙处理这些尸体,做到不留痕迹,不留舆论,必须用到你守夜者的职权和身份。”

        苏菲皱眉道:“哪怕是守夜者,杀了这么多人,怎么能说扛就扛下来?”

        梁逸挑眉道:“你顶不了?”

        苏菲摇头道:“我顶不了。你不是守夜者你不知道,行驶特权必须经过守夜者组织的同意,近来艾尔市发生的事情,每一件都是死了人的。组织肯定不会帮我顶起责任,说不定还要革我的职,让我背锅,”她又小声嘀咕道:“我又不是高职别的探员,连卫星电话都没有,组织才不会管我的生死……”

        “这样啊……”梁逸抿了抿嘴唇,拨通了叶秋的电话号码:“今夜危险暂时解除,你们下来帮忙处理尸体。”说完一句,挂断电话。

        “今后要做的事呢?”苏菲在伞下问道。

        梁逸直言道:“我要做的事,一定不关你的事。哪怕与你有关,也不会让你参与。”

        苏菲咬唇道:“凭什么?你认为我的素质比叶秋差么?”

        梁逸摇头道:“苏菲小姐,这不是素质不素质的问题。你可有听过华夏一句古话‘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同打一把伞,但终究不能算是同一阵营的人,终究会形同陌路,相忘于江湖。”

        苏菲一步跨出伞下,直勾勾地盯着梁逸,道:“我要一个值得人信服的答案,否则我再也不和你同打一把伞,同住一屋檐!”

        梁逸微微皱眉,问道:“我害了你么?”

        “你……”苏菲欲辩无言,“不过……可是,不论如何……”

        “可是什么?我不仅没有害你,我还一直都在救你,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慈悲,走到哪儿就会救到哪儿。我活得太久了,看过太多人的生死,有平安走完一生的人,有意外横死的人,有自杀,殉情,伤心死的,犹豫死的,睡觉睡死的,噎死的,突然暴毙的……但我唯一见不得的,是一个本该幸福生活下去的好人,被坏人杀死。”

        梁逸撑伞走近苏菲,声音轻柔道:“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内心,你还有更美好的东西去追求,比如,爱情。”

        苏菲推开梁逸,低头不屑,美眸波动如雨露:“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梁逸笑道:“那你总需要找点乐子。”

        苏菲冷声道:“杀夜鬼,报仇雪恨就是乐子!”

        梁逸沉默了几秒,决定道:“行吧!我决定了,带你去游轮上玩一天!”

        苏菲来了兴趣,问道:“你还要去参加艾利福德的婚礼?”

        梁逸点头道:“不错,跟随游轮出海玩儿乐,然后参加晚宴,带你去杀夜鬼找乐子,你觉得这样妥不妥?”

        苏菲背过身,兴奋地轻哼:“哼,我又不会被邀请。”

        梁逸承诺道:“我总有办法,”他又笑问:“一句话干脆,你去还是不去?”

        苏菲声音突然变得轻柔,问道:“那以啥身份去嘛?”梁逸道:“以我女伴的身份,穿最闪亮的衣服,化最美的妆,用最美的姿态给我长点面子。”

        苏菲微微摇头,兴奋又不失谦虚:“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我就是个很普通并且还上了年纪的老女人了……”

        梁逸赞美道:“你带着岁月的赠礼闪亮登场,任何年轻的女人都不过如此。”

        苏菲不敢正脸面对梁逸,可哪怕是留有侧脸也能看到那一抹若隐若现的腮红,对于这样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娇羞的确不容易,“处理尸体吧,真恶心,真肉麻……”

        ……

        “梁长官。”陈亮和叶秋一起走出宅子,招呼着走过来。

        “把尸体抬到警车上去,今晚你们的任务就到此结束。”

        梁逸说扛起一具尸体就往警车走去。

        陈亮和叶秋每人抗一具在肩上,如此一来,地上的3具尸体全都带走,苏菲撑着伞站在雨中,想要做点儿什么,但又不知该怎么插手,几次三番也没能迈开步子,她站在门口,眺望着几个男人的工作,享受着“女士优先”的待遇。

        ……

        “MD,这些人还挺沉,”叶秋把最后一句尸体装上警车,问道:“梁长官,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尸体?”

        “古堡后傍山,扔进林子里就是,没人会发现的,”梁逸钻进驾驶座,拍了拍副座,冲车外的陈亮和叶秋问道:“你们两个谁和我来?”

        陈亮主动坐进副座,道:“我来吧,老秋留在宅子里继续监视,以防万一。”

        “好。”

        梁逸没有浪费雨夜中的任何一秒时间,载着尸体来到后山林,随便找了个路口抛尸。

        “梁长官,你这样抛尸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我们有没有更好的掩盖犯罪的手段?”陈亮叼着烟在一棵树下躲雨。

        梁逸问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陈亮点头道:“模拟变态杀人犯的作案手法,呃……我说的是模拟,分尸?掩埋?更或者直接一把火烧了,反正这附近都没人。”

        梁逸摇头道:“不,太麻烦了。跟一些死人浪费时间最不值得。我们今夜所做的一切是掩盖不了的,只有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如死了人和没死人就是两个性质,我们得争取成为后者。”

        陈亮疑惑道:“没死人,有枪声和爆炸,警察找上门也会很棘手。”

        “我自有办法,”梁逸转身走回路旁亮着车灯的警车,招呼陈亮道:“走吧,回去休息。”

        “明白。”陈亮扔掉烟头,跟上。

        ……

        凌晨2:31分,雨势渐小,凉风更盛。

        梁逸把警车驶入了地下车库,招呼陈亮和叶秋一起把宅子大铁门简单地修理了一番。

        “好了,饿了就回去吃点东西,困了就赶紧睡觉,以后每个夜晚都要戒备。”

        叶秋和陈亮估计也累坏了,闲言了几句各自回房休息。

        黎明未现,梁逸的工作就不算完,他坐会屋檐的长椅上,左手捧着华夏之赞,右手握着激光剑,自言自语道:“你们互相碰撞一下,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这是个很有趣的假设,但梁逸始终下不去手,假设“华夏之赞”被光剑崩断了,他一定会心疼得无法呼吸。

        “好吧,这是个很愚蠢的假设。”梁逸将华夏之赞回鞘,摁下激光剑“关闭”的按钮。

        “咯吱——”大门被人轻轻打开,苏菲捧着一套崭新又干净的衣服走了出来,笑道:“我并不是有意地要打扰你,你的衣服湿了,虽然你不会感冒,但还是换上让自己舒服些吧?”

        梁逸很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把激光剑柄递给苏菲,“这个还给你。”

        苏菲道:“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梁逸抿了抿唇,问道:“你这柄光剑一定有它的弊端对不对?不如你跟我说说?”

        苏菲想了想,点头道:“是呢,任何东西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光剑需要充能,不是特质的光剑就无法在水下使用,任何会影响到离子环绕的东西都是它的弊端。”

        梁逸骄傲抚了抚手中宝剑,轻哼道:“还是我的华夏之赞好。”

        苏菲道:“这一点没人会否认,大部分的守夜者配备的冷兵器还是以钢铁为主,用光剑纯属是我个人喜好,它很轻不是么?挥舞起来一点也不用力气。”

        梁逸笑道:“如果用钢铁杀人,你能清晰地感觉到屠杀的快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而且剑,是有灵气和戾气的,它甚至能与主人心心相印。”

        “何以见得?”苏菲疑惑道。

        “接剑。”梁逸把剑与鞘一起抛给了苏菲。

        苏菲接住剑鞘,疑惑道:“我要你的剑干嘛?”

        “你学习过华夏文化,那就应该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内力’和‘气劲’!控剑的最高境界便是以气运剑——你且看!”

        梁逸深吸一口气,再将气息沉稳于丹田,与内力相结合,游走于右手掌心,对准苏菲手中的剑鞘,紧眉瞪目,态度极为认真!

        苏菲只感觉手中的宝剑正在“嗡嗡嗡”颤抖,像是一匹即将被解开缰绳的野马,要冲出剑鞘!

        “剑来!”

        剑,并没有来!

        梁逸涨红了脸,再发力,再招引,剑鞘纹丝不动!

        苏菲惊奇地看着手中的剑鞘,剑气将近,明明有出鞘的意思,难道是自己太紧张,手抖了?

        “呼……”梁逸长吁一口气,气沉丹田,缓缓道:“近段日子状态不行,改日有空再给你表演绝活儿。”

        苏菲把剑仍还给梁逸:“我可不稀罕你的魔术。”

        梁逸强调道:“这绝不是魔术,而是一门技术。”

        苏菲眯了眯美丽的蓝眼睛,“你倒不如说它是一门法术,御剑千里可取人项上人头?”

        梁逸摇头道:“没那么夸张,10m左右的距离应该能听到召唤,”他抚摸着宝剑,低声抱怨:“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平常都是一呼百应的,今天真没晃都不晃一下……”

        苏菲轻哼:“哼,你这剑上安了蓝牙是么?还带传输距离的。”

        梁逸疑惑:“蓝牙?是什么。”

        苏菲翻了个白眼,“自己SO度去,我要回房睡觉了,”她转身走向大门,进屋前还不忘回头,心里甜蜜蜜,眼睛笑咪咪,脸上娇滴滴,道:“谢谢梁先生今夜相救,小女子不胜感激。晚安,好梦。”

        晚安,好梦。

        你好,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