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雨下一整夜 (五)

第二百零四章 雨下一整夜 (五)

        潜伏在警车上的人一下车,梁逸就能透过雨雾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儿。苏菲敏锐的直觉也察觉不妥,轻轻用胳膊肘顶了顶梁逸的腰窝,提醒道:“小心点,来者不善。”

        “自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退后,我来解决,并试一试它的威力。”梁逸把苏菲护在身后,按着腰间的光剑柄,随时准备出击。

        “先生,夫人,督查我们已经请过来了。”老警察带着刚下车的“督查”走向大铁门。

        梁逸眯了眯眼睛,伸手索要道:“你的警察.证件呢?”

        “督查”冷声道:“我没有证件。”

        梁逸摇头道:“没有证件就无法获取我们的信任,我是不会让你进门的。”

        “但是我有这个!”督查冷呵,从腰间掏出一把大口径连发手枪,这绝不是警察的配枪!“小子,你没必要袒护一个快要死的人,我也不想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谁是苏菲?把她交出来,今夜就算过去了!”

        梁逸高举双手,佯装害怕道:“不不不,警察先生,你可不能随便拿枪指着一个良好市民。”

        “把门给我打开,不然我就开枪了!”督查脾气非常暴躁,扣住扳机就是一阵威吓。

        “马上打开,警察先生你别急……”

        梁逸假装在腰间掏钥匙,突然取出激光剑柄!摁下开关!没亮!

        “我擦!”

        “开枪!他们有诈!”

        督查识破了梁逸的计谋,扣动扳机就要射击,梁逸当机立断,一脚踹在大门上——“哗啦!”整扇大门轰然倒塌,压住了门前的4个警察!

        “反了,你摁反了,上面是开,下面是关!”苏菲急促道。

        梁逸用正确的手法摁动剑柄,“滋滋滋……”一道光刃瞬间钻出剑柄!他挥剑欲斩杀被铁门压制的夜鬼,谁知夜鬼突然狂暴,猛然拍地而起,把铁门直接反推回去!

        “B3级,你退后,我来解决!”

        梁逸一剑破开大铁门,飞身一脚在刚爬起的夜鬼身上,夜鬼横身飞出10几米,但并没有再次倒下!

        苏菲拾起遗落的手枪,“啪啪啪!”直接在3个被砸晕的人类警察脑袋上补枪!过后,她举着枪一边后退,一边大喊:“梁先生,你让开,我能把它击毙!”

        “不!别杀他,我留他自有用处!”梁逸抬起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其中绝大部分的指向是对天台上埋伏的叶秋,凭M95的子弹,随便一颗都能打爆这B3级夜鬼的头颅!

        “梁先生小心!”苏菲惊呼!

        “督查”从腰间掏出一柄短剑,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冲向梁逸!

        梁逸打起十二分精神,利用先天的直觉,洞察雨夜黑暗中夜鬼的微妙变化,最后确定一个方向!挥剑斩击!

        “哄!”光剑斩出了大刀劈砍的声音!

        一剑刃断雨夜,成功捕捉到突袭而来的夜鬼!

        “你怎么可能!”督查瞠目结舌,急停住身体,惊恐地望着梁逸,连连后退,“原来这里还隐藏着高手!”

        “高手就算了,叫我杀手更加适合!”梁逸身化一道残影,剑留一道剑影,快得无法捕捉,快得难舍难分!

        “唰!”雨夜中孤光一闪!

        “哐当!”短剑与握剑双手一起落在地上!

        “我的手,我的手……”督查高举着只剩下手腕的双臂,在雨夜中痛苦哀嚎!

        “你的命都快没了,还在乎你的手?”梁逸一把扼住督查的咽喉,用剑刃一点一点地捅进督查心脏。

        督查痛得失声呐喊!

        “有些事情要问你,老实回答就放了你,偷奸耍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梁逸掂起督查,冒着大雨往警车内走去。

        “梁先生,你——”

        “不准跟过来!”

        梁逸回头一声呵斥,苏菲当即急停在大门口,她一脸无辜和惊讶,道:“我只是想确认你的安全……”

        “这里没有你该知道的事,进屋去等待我的消息。”梁逸留下一句像极了忠告的嘱咐,打开车门带着督查钻了进去!

        苏菲愣在原地,滂沱大雨冲刷了她对细水长流的憧憬,雨夜这么凄凉,哪里会有好风景?

        ……

        “天呐,放过我吧!求你放过我!我的手已经没了……”督查捧着梁逸的手,摇头痛苦哀求。

        梁逸用力搅动光剑,再对督查制造一些痛感,厉声呵斥:“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不要尝试着撒谎,我会盯着你的眼睛!”

        “我说,我说……是皮克大人指示我们这么做的!”督查不敢撒谎。

        梁逸继续问:“我要全名,皮克的全名,是哪个家族的?他为什么要来杀苏菲以及其他守夜者?通通给我说出来!”

        督查依次回答道:“皮克·西尔维,是西尔维家族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是西尔维组长维克托指使来为令公子塞迪洛报仇雪恨的;就在前几天,塞迪洛公子乘坐一辆列车返回艾尔市,谁知道途中竟然被人囚杀在棺材里,凶手还扣走了棺材上代表着‘荣誉’的蓝宝石。塞迪洛是维克托大人的亲生儿子,屈辱地死在棺材里还被人夺走荣誉,整个西尔维家族都感到无比的羞辱与震怒;”

        梁逸暗自冷笑,没想到自己的无意之举竟然引发了整个西尔维家族的轰动。但下一秒又想,棺中杀人也罢,挖人家的宝石就真的有些不到道德。可转念又想,“升官发财,升棺发财”,棺材都揭开了,运势和钱财摆在面前,不要就更说不过去了。

        梁逸装作若无其事,接着问:“你们怎么就这么肯定是艾尔市的守夜者干的?”

        “先生您难道不是守夜者么?”督查反问道。

        梁逸眯了眯眼睛,“啪啪!”直接两个耳刮子打在督查脸上,怒声道:“你这就是求饶的态度?”

        督查赶紧放低姿态,老实回答道:“平常人根本就不知道夜族存在,能干出这种事的人也只有守夜者……还有,有个神秘人把塞迪洛公子的棺材和尸首全都送了回来,还指名道姓是艾尔市里潜伏的守夜者干的;”

        梁逸一点也不否认,这件事情就是守夜者干的,他就是守夜者。

        督查继续说道:“西尔维家族就派遣了皮克大人来到艾尔市,召集人手对守夜者进行清理;一开始我们也无从下手,但是调查到货运站里的物流并没有断,我们就埋伏在货仓里调查情况,结果真的有个守夜者钻进车厢……我们跟随而去,取下他的头颅把尸体装进木箱子里;通过这个守夜者,皮克达人顺藤摸瓜,在警察局杀掉了正在滥.交的的另外3个守夜者并取走头颅,抛尸公园内,”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瞥了一眼还站在庄园大门口,已被淋成落汤鸡的苏菲,“剩下最后一个守夜者就是这个女人,只要杀了她就算完成任务……”

        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都能解释通透了。梁逸差不多已经解除了心中的疑惑,但他必须知道更多,于是又问:“皮克西尔维现在在哪儿?”

        “这……”督查迟疑了。

        “你回答要是敢多愣1秒钟,我就拔你一颗牙,扣你一颗眼珠子!我说到做到!”

        梁逸掐住督查的下颚,挤开它的口腔,摁住门牙就要来个下马威!督查剧烈挣扎,嘟囔道:“在一位企业家的庄园里,好吃好喝地供奉着!”

        梁逸疑惑,“哦?那个企业家是不是叫做艾利福德?”

        督查一个劲儿地点头:“是了,是了,就是那个老头子!”

        梁逸又问:“皮克的能力是什么等级?”

        督查如实回答道:“起码是A级以上,它一顿饭要吸食3个成年女人的血液!”

        “倒是个该死的种,”梁逸冷声暗骂,又问道:“你先前说,有人把塞迪洛的棺材送回西尔维家族,你可知道送棺材的人是谁?从哪儿送来的?”

        梁逸在杀了塞迪洛,抠了蓝宝石后,明明把棺材扔下了火车……难道是被谁捡了去?如果是,又是谁捡了去?

        督查摇头道:“不知道,没有署名,没有寄货人地址。”

        梁逸问道:“前天晚上,有一伙枪手在艾尔市西边制造了一场谋杀,是你们策划的么?”

        督查保证道:“绝对不是我们干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话问到这儿,梁逸心里大概能确定个七七八八,真正的幕后主使就是暗中给西尔维家族送棺材的人,亦是指派枪手来暗杀自己的人。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样貌,身材,并且掌握着自己一切动态……等待螳螂捕蝉的黄雀,殊不知背后还有一只老鹰在暗中窥探。

        “哼,有意思,有意思……”

        事情未了,结果未定,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你走吧,问完了,我不杀你。”

        梁逸摁下关闭光剑的开关,打开车门一脚把督查给踹了下去。

        督查撒腿就跑,有多快,跑多快!

        梁逸拨通叶秋的电话号码,冷声道:“开枪干掉他。”

        “收到!”

        “轰!”

        子弹如流星,精准命中,西瓜开瓢,督察笔直倒在雨夜中。

        梁逸挂断手机,点燃一支香烟。人又不他杀的,也就不算违背承诺了。他冷冷一声笑,开门走下警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