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雨下一整夜(四)

第二百零三章 雨下一整夜(四)

        事实上,还真有个傻女人很想把自己拿到古玩市场去卖掉,梁逸笑容是那么苦涩又温馨,他不明白,自己身上的闪光点那么多,为什么这些女人只兴奋自己的年龄?俗话说得好,大3岁就有一个代沟,那自己大她们几千岁,那得多大一条沟?

        一想到“沟”,梁逸不经意就瞥了一眼苏菲的胸口,挺大一条沟,甚至大过了几千年岁月所相隔的那条沟。冯小艺也有沟,但是得挤一挤才行。

        “呵呵呵……”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梁先生是不是脑子里在胡思乱想?”苏菲皱眉,紧盯着梁逸脸上的神情。

        梁逸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突发奇想来了一阵笑意。”

        “关于什么?”苏菲饶有兴趣地问。

        梁逸如实回答:“关于爱情。”

        苏菲挑眉,期待道:“关于和谁的爱情?梁先生活了这么久肯定拥有不少过女人吧?”

        梁逸摇头笑道:“我曾有过很多喜欢的姑娘,但都因为我自身的条件所蹉跎了。我的寿命很长,没有哪个女人能陪我走到最后。知道拥有后必须失去的东西,再去追求它,难道不是自讨苦吃吗?”

        苏菲撇了撇嘴道:“那肯定一夜情不少。”

        梁逸正声道:“一个也没有。”

        苏菲轻哼:“谎言,我当时帮你手机充话费的时候,在你相册里看到了你和一个华夏女人的合照,包括你的锁屏壁纸也是她。你还想怎么解释?”

        梁逸苦涩道:“我无法解释,因为那是我的爱人。”

        以往梁逸都会对别人说冯小艺是他的“情人”,现在他大大方方地承认冯小艺是他的“爱人”。

        爱人,相守一生的人。

        苏菲有一点点嫉妒了,她从来没做过谁的爱人,即使有“情侣”的身份也是伪装的。她问道:“那个女人是夜族人么?”

        梁逸摇头道:“她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女人,你也看得出,她并不算漂亮,但就是美得让人沉醉。”

        苏菲弹了弹烟灰,语气稍有遗憾:“她是人族,你是夜族,难道你不怕她会老?”

        梁逸道:“当然怕。”

        苏菲道:“那为什么你还要去爱她?她是个普通女人,甚至连强化体制都没有,不出意外顶多活个7-80岁。像我这样受过抗衰老强化的,怎么也能活到150-160岁呢。”

        梁逸道:“爱一个人是不需要太多解释的。关于延年益寿这种事情,我相信夜族肯定有很多黑科技。譬如你看万豪夜总会的总经理艾利福德,他一个必死无疑的老人都能让20多岁的嫩妻怀孕。那我也有办法让小艺陪我永远走下去。”

        苏菲咬了咬嘴唇,掐灭手中的烟头,冷声道:“那祝你幸福。”

        梁逸礼貌地回复道:“谢谢。”

        苏菲本想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身问:“我的武器带你拿到哪儿去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

        梁逸道:“这种武器还是不要拿出来给普通人看。有些东西,只要一出现,哪怕不使用,都会干涉别人的生活。”

        苏菲皱眉道:“妮可和安娜已经知道这世界上有吸血鬼存在的事实,她们已经成年,已经有资格知道更多,”说到这儿,她又问道:“你总会离开的吧?你离开后她们怎么办?哪怕你真有能力把艾尔市中的夜鬼清楚,难道能确保其他夜族不会来复仇么?艾尔市里潜藏的夜鬼肯定是一个巨大家族的分支,从你杀了第一只夜鬼开始,仇杀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梁逸绝不是个有前脚没后手的人,阿纳斯塔,琳娜,妮可,罗斯……夜族里不乏聪明人,如果他们真的要展开报复,与他接触的人都会成为发泄对象,他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去东桑,现在各国局势紧张,辗转亚美的路线肯定也已经封闭……如果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肯定会留下血的教训。

        梁逸道:“我会解决的。”

        苏菲道:“首先,我肯定是相信你的,但我也有权利要回我的武器,这样守护黑夜也有保障不是呢?”

        梁逸轻叹:“就在门口的鞋柜上放着呢,你难道看不见么?”

        “呃……”苏菲伸头进门一瞧,果真发现了自己的武器带,她偏头对梁逸道:“你等着,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凌晨12:51分,夜仍旧很安静,但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

        “你认识这个么?”苏菲神色有兴奋和傲然,掌心间托着一只黑色圆柱体,大约长20cm,直径约5cm,柱体上有一些增加摩擦力的设计,与剑柄有些相似。

        梁逸眯了眯眼睛,轻吐道:“这很像一根情趣用品。”

        “嗯?”苏菲愣了几秒钟,脸颊骤然羞红了一大片,她怒道:“梁先生真是轻浮,你想到哪儿去了?”

        梁逸浅笑道:“那你说这是什么?”

        苏菲郑重道:“这是一把光剑!”

        梁逸确实惊讶:“光剑?”

        “对,一把融合了高科技的切割光剑,比你手中的寒铁剑要锋利得多,可谓是所向披靡,无所不斩!”苏菲摁下把手上的按钮,“滋滋滋……”一道紫色光束相互环绕,拉扯,均衡,最终射出一根长约“三尺三”的光剑,相隔甚远都能感受到它的炽热与戾气!

        苏菲执剑一挥,“嗡”,磁场摩擦气流,直接蒸发屋檐下的雨露!

        “厉害吧?”她扬起小脸儿,傲娇地瞪着梁逸。

        梁逸点点头,对于好东西,他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的确很厉害。是怎么做到的?”

        苏菲再次摁下按钮,缩回光束,扣开剑柄下的卡尺,射出一道刺眼的紫光,“看见了么?这里面藏着一颗高科技研发的能量水晶,就相当于遥控器的电池一样,按下开关,释放等离子体,再通过磁场约束成剑刃,以高温和游离电子来切割物体。”

        梁逸轻抚手中利剑,不由替它感到惋惜,英雄迟暮,战神老矣,“连你也要被高科技所取代了么?”

        “喏,今晚就借给你用用,别弄坏了,可贵可贵了。”苏菲潇洒地把剑柄丢给梁逸。

        梁逸接过剑柄,问:“这样的光剑,多少钱一把?”

        苏菲道:“我这把就是普通的光剑,10几万美刀。”

        梁逸倒不至于多惊讶这样的高科技,他的腕表同样也实现了这样的原理。“这把剑,有是专门克制夜鬼的紫外线么?”

        苏菲摇头道:“我说过这是普通光剑,你就把它当成一款韧性和锋利比普通刀具高的好了。紫外线光剑很贵很贵很贵,而且还得按照我们组织内规定的职别配发……再说了,你是夜族人,你要紫外线光剑干嘛?不怕自伤么?”

        梁逸不想再用夜战状态杀敌,但用人类形态又显得太弱势了一些,守夜组织的黑科技正好用来加持人类能力的不足。正所谓“你有攻城计,我有过墙梯。”守夜者能压制夜族一百多年,一定有它的战略。梁逸从来不会因自己的优势而感到优越,相比徐哲和柳良,在执行任务手段这一方面,始终还是要差些火候。

        梁逸把光剑柄别在腰间,又问苏菲:“你还有没有其它黑科技?”

        苏菲摇头道:“我没有了,洛克斯和队长他们那里应该有一些其它装备,但每个守夜者都会把自己的武器隐藏起来,可能在自己床底下也有可能在银行的保险柜里,不好找的。”

        人都死了,还不把装备拿出来做点贡献,这一件普通装备就要好十几万,按守夜者的年薪,想买件稍微好一些的都够呛。梁逸问道:“这些东西可以转手卖给别人么?”

        苏菲点头道:“当然可以,你不要的装备可以赠送或者贩卖,实在没人看得上也可以保值回收的。像我这把光剑就没太多保值点,买来13万,卖出去一半都没有。”

        梁逸笑道:“想不到你们守夜者组织还有一套自己的规矩。”

        苏菲道:“组织几年来的改革意义非常大,任何人的薪资全都按等级升降。但任务提成的奖金是非常丰厚的,”她轻叹,“唉……所以洛克斯他们才会这么看重金钱,都是被逼的……”

        “被逼的?”梁逸眯了眯眼睛,声音渐渐寒冷,“你可千万不要替他们洗白,不然我会生气的。”

        苏菲咬唇道:“梁先生不懂,洛克斯救过我的命。”

        梁逸道:“梁先生如果不懂,现在就不会煞费苦心地救你的命了,”他又问道:“洛克斯救你的命是为什么?”

        苏菲正声道:“他当我是羁绊!”

        梁逸冷声道:“他就是想上你。”

        苏菲微怒道:“洛克斯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梁逸不屑道:“那天我躲在阳台听得一清二楚,他就是想和你上床,可你总是不肯。保不齐他还和你另一个女队友贝亚发生过关系。”

        苏菲几乎吼叫:“他没有!他绝对没有!”

        梁逸轻哼:“可是新闻都已经报道了,而且他们揍我那天也亲口说了,你的其他队友都很滥交。”

        苏菲咬着嘴唇,一个劲儿地叹气,吐露芬芳。

        难怪薰衣草清香如故,原来出淤泥而不染。

        苏菲伸手索要:“你把光剑还给我!我不想借你了!”

        梁逸指着庄园大门口,悠然道:“那你出去?”

        “谢谢!”苏菲一时浮躁,刚跳出雨夜就被一阵大风给请了回来。

        梁逸坐在长椅上发笑,甩了甩自己湿哒哒的衣服,点燃一根香烟,默默地瞧着发脾气的女人。

        苏菲轻哼,回屋拿了一把雨伞,大摇大摆走出雨夜,冲梁逸道:“你别后悔!”

        梁逸叼着烟,笑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不错,他为什么要后悔?苏菲可能是心里有了依赖,不知不觉就把自己当成了梁逸生命中相对重要的一个人,实际上呢?她什么也不是,情人配不上,暧昧也不明显,勉勉强强算朋友?“呵……”    她失望地笑了一声,打开雨伞走出屋檐。

        “叮叮咚咚……”手机铃音,叶秋的来电。

        “喂?”梁逸接通。

        “梁长官,有情况,一辆警车从路口开进来了。”叶秋汇报道。

        “好,注意隐蔽,时刻保持戒备,把它放进来,我亲自应付。”梁逸说完,“滴”的一声挂断电话。

        “有情况了么?”苏菲听到了电话铃音,折回来问候道。

        梁逸留下佩剑,走进雨夜,笑道:“你不是要离开?怎么又回来了?”

        苏菲轻哼道:“我凭什么要走?这里本来就是我家,该走的人是你。”

        “替我打伞。”梁逸招呼道。

        苏菲还是举着雨伞,来到梁逸身旁,紧声道:“不开玩笑了,是不是遇到什么情况了?”

        梁逸点头道:“警察来了。”

        苏菲疑惑道:“会不会是夜鬼玩儿的角色扮演,刚刚《血罪》电影里面就有这种情节。”

        梁逸道:“刚刚的爆炸声有一定传播性,不排除附近的人报警。到大门口再看吧,相由心生,孰好孰坏,我一眼就能看穿。”

        苏菲嘀咕道:“不愧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物……”

        梁逸和苏菲结伴走至庄园大门口,烟雨成幕,掩盖了车辆驶来的轨迹,如果不是车顶的红蓝警示灯,    还真不知该用什么方法来判别它是一辆警车。

        雨幕中,雨伞下,亭亭玉立的女人,俊朗坚毅的男人,天生一对的般配。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苏菲不知为什么,突然开始轻哼起歌曲调调,很好听,但这个时候,这个雨夜,一点儿也不搭调。

        “滴滴滴!”警车在大门前停下,远光车灯对准大门口,刺得苏菲直捂眼睛,躲在梁逸身后,暗骂道:“md,神经病,这也算是警察?”

        梁逸丝毫不惧强光的威胁,冷冷地盯着从警车上走下来的3个身穿警察制服的男人。

        “喂!把门打开!有人举报你们这儿有枪声,我必须来查一查!”一个警察扯着嗓子大喊道,车辆并没有熄火。

        苏菲生气了,破口大骂道:“把你那该死的远光灯给我关了!f,uck!”

        警察这才把远光换成近光,先前说话那警察上前催促道:“先生,夫人,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

        苏菲揉了揉刺疼的眼睛,泪花儿都给憋出来了,没好气地问道:“警察先生,搜查民宅需要许可证,请把你们的许可证和警察.证给我过目。”

        “夫人可真是罅隙。”

        一个年长些的警官冲身旁一个年轻的小警员嘱咐道:“埃德,把证件拿出来给这位夫人看一看,省得他怀疑我们。”

        警员把搜查许可证、警察.证全都交给苏菲查看。

        苏菲简单地瞥了几眼,微微皱起眉头,看向一旁的梁逸,轻声道:“梁先生,全都是真的。”

        梁逸冷冷一笑,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哪个警察办案这么直接,连爆炸现场都没看就带着搜查令找上门,哪怕演戏也该装得像一点才对。他接过苏菲手里的搜查令,确认了一遍真假——如果是假的,警察办案就是角色扮演;如果是真的,这些警察百分之一百是血徒!

        “是真的。”梁逸自然地把证件递给警察。3个警察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淡淡的释然——“但是。”梁逸一句但是又让他们给紧张起了来。

        “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老成一些的警察板下脸色。

        梁逸抬手指向警车,缓缓道:“那里还有一位警官,请叫他也出示一下警察.证。”

        警车之所以会把远光灯开着,就是想通过强光制造视觉盲区,让里面的“警察”蒙混过关。

        “这……”老成警察的眼中闪过一丝迟疑,急忙变通解释道:“他是我们的高级督察,可以不用出示证件的。”

        梁逸直言道:“我要看他的证件,你们不给我看,我就不会让你们进门。”

        苏菲瞧出了端倪,也开始谨慎起来,补充道:“警官,这里可是艾德里古堡,大财团老总的私有财产,拥有超一流的律师团队,您不想落一个擅闯民宅的罪状,锒铛入狱吧?”

        老警察的面相明显不悦,却不敢于有钱人家作对,只能沉声道:“好,那先生和夫人就先等等,我这就去叫督查下车。”说完,又冲一旁的年轻警官小声嘀咕了一句,“把他们看紧点儿。”接着转身走向警车。

        年轻警官一左一右守在门口,露出一种高冷的姿态,像是在看守犯人。

        “苏菲,你回去睡觉吧,这里的事情让我来处理。”梁逸一边冲苏菲使眼色,一边叫她离开。很显然,这群血徒是想浑水摸鱼进来杀人。杀谁?当然是杀她。

        苏菲指了指头顶的雨伞,郑重道:“伞只有一把,如果我走了,你不是要淋雨?如果把它给了你,那我走回去不也是要淋雨?我不回去,梁先生。”

        梁逸一挑眉梢,欲辨已忘言,心中莫名一丝欣慰,这大概就是一个成熟女人该有的包容与尊敬。他凑近苏菲,努力让本就狭隘的伞下空间变得更加紧凑。

        苏菲又轻轻地哼起了歌谣:“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