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雨下一整夜(二)

第二百零一章 雨下一整夜(二)

        梁逸站在大铁门后,试探性地问道:“我记得我们没有订购什么东西,你是不是送错了?”

        快递员沉声道:“可送货地址就是这家庄园,艾德里古堡的这么大个地方,绝不会错。”

        快递员一开口,梁逸就知道,此人必然是只夜鬼。

        梁逸决定戏弄这夜鬼一番,说道:“对不起,我不收来历不明之物。如果包裹拒收,应该会退回去吧?需要路费么先生?”他假装要在裤兜儿里掏钞票。

        快递员脸色的狰狞逐渐浮现,他冷声道:“对不起先生,这个包裹你必须签收,而且我们需要苏菲女士本人来签收。”

        梁逸挑眉:“哦?为什么非要苏菲亲自来?我是他的丈夫,我也没有这个权利?”

        快递员道:“对,你没有这个权利。”

        梁逸冷笑道:“你来的很不巧,苏菲她回娘家去了,你半年后再来吧。”

        “先生,我没和你开玩笑!”快递员不耐烦,猛然扬起头,露出一双狰狞的红色眼眸!

        “你也够资格?”梁逸眼中一狠,直接伸出手掐住快递员的脖子,狠狠一拽,直接把快递员的头从铁门间隙中拽了进来!快递员的拼命挣脱,咆哮道:“你放开我!”

        “你们还有多少人?!”梁逸捧住夜鬼的脖子,怒声问道。

        “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你就等着——”

        “死!”

        梁逸不等夜鬼把话吼完,脚蹬着铁门,捧住夜鬼的脖子狠狠一扯,“噗呲!”硬生生地把脑袋给拧了下来!

        “哼,不自量力。”他把脑袋随手一扔,打开铁门,捧起箱子,撑起雨伞,转身走回宅子。

        ……

        梁逸回到宅子时,客厅里的3个女人全都惊恐地望着他,显然刚刚的残杀过程全都被监控摄像捕捉。他撇了撇嘴,退出大门,冲苏菲招呼道:“你的包裹,你来拆。”

        苏菲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释缓了先前的惊愕,眼中对梁逸的敬佩之情越来越浓,她应声走出大门。

        梁逸把箱子放在地上,缓缓点燃一根香烟,他已经嗅到了这箱子里的血腥味儿。但还是选择把真相交给苏菲自己来揭开。

        “你怎么不把它扔了,万一这里面真的是定时炸弹呢?”苏菲靠在门口,语气非常的平淡,眼神里的慌张却已经出卖了她。

        梁逸长吐一口烟,直言道:“打开看看吧,这里面是你最担心,也是最不愿见到的东西。”

        苏菲严肃道:“不可能是。”

        梁逸道:“请坦然面对每个人的生与死,如果你能再往‘报应不爽’这一块儿想,那你很快就会释然的。守夜者,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

        苏菲颤颤巍巍地点燃一根香烟,指着箱子道:“你帮帮忙。”

        “做好心理准备了?”梁逸搭上木箱盖子问道。

        苏菲深吸一口气:“做好了!”

        “啪!”梁逸一把揭开木箱子顶盖,映入眼帘的正是4颗血淋漓的头颅,洛克斯,托马斯,贝尔,贝娅,全都闭眼、安静地躺在里面。梁逸缓缓合上木箱子,平静道:“这样一来,你就该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了?贝娅就是一条浪荡的母狗,服饰过洛克斯,贝尔,与你敬爱的队长,他们几个人经常瞒着你偷腥,孤立你,算计你,分你的奖金。”

        苏菲仿佛被抽空了力气,几步踉跄恰好绊住门框,直直地倒了下去,也没有挣扎,也没有惊呼。梁逸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式“捞月”把苏菲捧在怀里,慢慢扶起,缓缓关门,安慰道:“他们罪有应得,你可以伤心,但不要持续太久,不值得。”

        “你不要管我,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事实。”      苏菲把梁逸从身前轻轻抽离,失魂落魄地走进客厅,坐上沙发,呆滞地望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新闻播报:      “今天下午,3位断头尸体的身份已经落实,分别是出租车司机托马斯,夜场工作者贝娅,警局法医贝尔,三者都曾在前天下午一同探望过第一位断头受害者洛克斯警长,根据相关人员透露,托马斯自称洛克斯的叔叔,贝娅自称洛克斯的妹妹,贝尔与洛克斯关系也非常密切。根据现场采样分析,受害者死于当天晚上的拘留所三楼的公共厕所内,三人遇害时正在发生关系……”      新闻语音播报完,电视屏幕上出现了4副面孔,虽然有简易打上马赛克,但知道他们身份的,一眼就能看出。      “不,不……”苏菲捂住眼睛,嘴里直顾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安娜叹气道:“唉……在警察局里发生关系,还是3人一起……凶手也真是大胆呢,连警察局都敢闯。这年头,荒唐的事情可真多。”      妮可前天也曾经去过警局,所以对托马斯等人还算有印象,她坐在苏菲身旁,不知怎么安慰,只道:“苏菲,这个连环杀人凶手好像很有目的性,受害者和你都有一定关系,你也要小心啊。”      苏菲咬了咬唇,抹干脸上的泪痕,“谢谢小姐,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说完,独自一人起身走向在1楼的房间。      梁逸犹豫片刻,迈开步子跟上苏菲。      “我别跟过来,可以吗?”苏菲偏头,用眼角斜视梁逸,声音很冷很冷。      梁逸直言道:“当然不可以。”      苏菲咬唇:“你还想要什么?我还能给你什么?”      梁逸道:“我要你充满自信,好好活下去,为死去的亲人与队员报仇。我要求你和我并肩作战,一起找出艾尔市里的幕后主使;”他又问道:“我现在需要一些热武器,你有吗?”      苏菲愣了愣,点点头:“我有!”她又道:“你等我一会儿!”她急忙转身跑向走廊深处。      “梁先生,我知道你做事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也明白你绝对不会做坏事……可是你刚刚明明就杀人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他的尸体都还躺在我家大门口,多晦气?多吓人?”      妮可走过来,轻轻地扯了扯梁逸的衬衫,指着墙壁上的监控画面,声音夹杂着一丝恐惧。      梁逸当时杀人太果断,并没有考虑到监控摄像后还有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平常人哪儿见过这些嗜血的杀戮?      “那些不是人,是吸血鬼。”      “吸血鬼!”安娜与妮可齐声惊呼。      “对,没错,吸血鬼,”梁逸招呼两个女人坐上沙发,指着电视屏幕问道:“这个电视机可以放电影吗?”      妮可握着遥控器挨着梁逸坐下,道:“那是当然,支持所有电影,电视剧点播,哪怕是限制级都能看。”      梁逸觉得妮可挨着自己太近,想往外挪一挪,不料安娜又一屁股在他另一侧下,两个女人左右夹击,害得他左右为难,不得不左拥右抱。笑道:“那就点一部有关吸血鬼题材的电影,边看,我边为你们解释其中的奥秘。”      “晚上看恐怖片?!好刺激,你们等等我,我去拿几样东西!”      妮可“吧嗒吧嗒”跑上楼,又“吧嗒吧嗒”跑下来,手里还多了几副3d眼镜,分发给梁逸和安娜,“用vr眼镜看电影,会让你身临其境,”说着,她又“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隔空喊话道:      “嗨!爱丽丝,请帮忙打开家庭影院模式,并寻找一部高分吸血鬼题材的电影播放,谢谢。”      “好的妮可小姐。”一个柔和又立体的女声突然想起,却不知从何而来。      “正在打开家庭影院模式……”      窗帘自动拉上,电灯全部熄灭,银幕从垂直同步变成弧度曲线。      “正在搜索高分题材吸血鬼电影……妮可小姐,我以为你找到了5部花瓣评分7.0以上的吸血鬼电影,分别是《吸血鬼惊情八百年》《血罪》《夜宴》《黑夜旅途》《最后的狂欢》,其中《血罪》与《夜宴》是三级限制,《最后的狂欢》是四级限制,请点播。”      “梁先生想看哪一部?”妮可笑着问身旁的梁逸。      梁逸惊讶地环顾着四周,先问:“你刚刚口中那个爱丽丝……她藏在哪儿?”   妮可笑着解释道:“那是人工智能啦。就是服务于人类生活的人造人。梁先生难道不知道吗?现在人工智能这么普及,也许再过几年全世界都是机器人了呢。”      机器拥有自主意识,究竟是好还是坏?      至少在梁逸这种老干部的眼中,不太待见人工智能这种产物。虚拟化的东西本身就不存在温度,怎教它们人情冷暖?      “快选片子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安娜在一旁催促道。      梁逸迟疑道:“呃,这些电影我都没看过,不过我想找一部比较专业点的,不是那种人类女主被吸血鬼爱上,然后咬一口就被同化,从而生生世世坠入爱河……”      妮可疑惑道:“梁先生你还说你没看过这些电影,那你怎么会这么清楚这些电影的套路?”      梁逸摇头轻叹,还不是曾经有一个傻姑娘在他耳边叨扰的?冯小艺你做到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吸血鬼的确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你。      安娜说道:“如果除去这一类,要专业一点的话就只能看限制级了,不过限制级充满了血腥,暴力,艳    情,梁先生你还看吗?”      梁逸点头道:“血腥,暴力,艳    情,正是对吸血鬼的高度还原,就看限制级。”      安娜斜眼一笑,问道:“那梁先生是要三级限制还是四级限制?”      妮可先摇头道:“三级吧,四级太艳    情了,我到无所谓啦,大家都是成年人嘛,但是苏菲她要是看到那些画面,会吓疯掉的。”      梁逸笑道:“夜还很漫长,就从这一部《血罪》开始。”

        安娜笑着提醒道:“梁先生不要眨眼睛哦?这些限制级的画面都很精彩的,一分一秒都不容错过。”

        梁逸从来都没有看过“三级”影片,他只是单单地理解了“限制”二字,何为限制?一些影响身心,徒增欲望,特别是一些缺乏独立思考的未成年,受电影画面影响,导致心理年龄早熟、不健康、极端化等。

        梁逸今年2000多岁,可以说是百无禁忌,完全不虚,他戴着vr眼镜,满怀期待地盯着电影屏幕。

        电影开始,制片公司名称,限制级警告,导演、男女主角介绍,彩色画面与logo不断的飞入飞出,如此大概进行了3、4分钟,正片画面终于浮现——一对男女正在荧幕前偷腥,大胆开放的戏份,浪漫柔情的配乐,情欲镜头的捕捉,vr3d眼镜的逼真!

        梁逸眼前一亮!愣了大概3、4秒,摘掉自己的vr眼睛,又沉默了3、4秒,摇头道:“不行,这样的影片不适合我看……”

        梁逸就要起身离开,这种限制级的影片,和当初琳娜偷偷给他看放的东桑爱情动作片有什么区别?甚至说,这些华丽的配乐,高清的场景,男女主角的俊美,比那些纯肉    欲的爱情动作片更加诱惑。

        “梁先生,你别走嘛,这么高分的电影绝对不是商业情.色,大胆的画面不会持续多久的……你看,现在不是切入主题了?”安娜扒拉着梁逸不让走,指着电视屏幕道。

        画面中,男人停止了对女人的进攻,而是深吻在女人后脖颈,陷入情欲的女人宛如一只还在做美梦的燕尾蝶,并不知死亡已经悄然靠近。

        男人露出了嗜血的獠牙,一口咬在女人的脖颈上,贪婪地从大动脉里吮吸鲜血!

        女人到死都没能喊出那一声救命。

        妮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搂住梁逸胳膊,惊呼道:“天呐,简直太恐怖,这就是吸血鬼么?”

        梁逸点点头:“是的,利用自己俊美的外表勾引异性,在欢爱的时候吮吸对方的血液,这是吸血鬼善用的套路。”

        安娜疑惑道:“为什么非要是异性,而且非要在欢爱的时候吸血呢?”

        “阴阳两仪,采阴补阳,男欢女爱,情欲燃烧,热血沸腾,甘甜可口。”

        梁逸用自己那套言辞解释,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要问他喝过的最好的鲜血是谁的,他必定会脱口而出三个字:冯小艺。这个女人的一滴血,就能让他彻底癫狂!

        “你们竟然在看《血罪》?”苏菲提着一个大背包走进“私人影院”,她把背包往桌上一搁,坐上沙发,翘起二郎腿,道:“这是一部非常真实的吸血鬼题材片,我专门有做过对它的解读和剖析,你们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手记给你们看看。”

        安娜惊讶道:“不是只有猎人才会记录手记么?”

        苏菲抱着肩膀,点燃一根香烟,丝毫也没了先前作为仆人的谦卑,声音略显高冷,道:“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猎人。”

        妮可用手试探性地摸了摸苏菲的额头,惊奇道:“苏菲,你是不是今天雨淋得太多感冒了?可这也没发烧呀……”

        “你如果不信,可以打开袋子瞧一瞧。”苏菲用脚踝指了指刚才提过来的大袋子。      “这里面能有什么?”妮可和安娜都很好奇,想上前一探究竟,梁逸却快她们一步把袋子提起,摇了摇头:“这些东西都是杀器,你们还是不多见得好。”      梁逸不等妮可和安娜作何反应,提着袋子走出“私人影院”,留下一句话:“今晚你们就在这里休息,不论外面有什么动静都别出来。”      “可是梁先生,你还没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呢,大门外的尸体你也没处理……”妮可想追上梁逸问个清楚,苏菲一把将她拽住,笑道:“你想要什么解释?让我这个吸血鬼猎人替你解答——吸血鬼的尸体在明天晨曦来临后会自动化成一团黑灰,阳光是最好的清除剂。”      妮可不敢相信:“苏菲,你……真的是吸血鬼猎人?”      苏菲微笑:“是呢,不仅是我,还有我的继父,我继父的父亲。艾德里古堡的建立有多久,我们吸血鬼猎人的传承就有多久。还有呢,我年纪很大了,当你还是小婴儿的时候,我就是这副模样,25年来一直都没变过,所以罗斯先生要收我做干女儿,我都拒绝了。”      “不行不行,你让我们把电影看完,捋一下,整理好思路再来问你……”妮可摇了摇头,捧过一只抱枕,假装看电影。可没过3分钟,她就忍不住问:“苏菲,那你今年几岁了?”      苏菲叹气道:“小姐,你知不知道问女人年龄是很不礼貌的一种行为?”她顿了顿,苦涩回答道:“我这个岁数……能当你妈妈了。”      “天呐!苏菲!你看起来是那么年轻貌美,你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秘诀吗?”      对于变年轻,任何女人都乐此不彼。纵使电影节目再精彩,妮可和安娜都不再为之动容,反倒是睁着大眼睛,期盼地望着苏菲,渴望得到一个心满意足的答案——      “轰隆!”突然一声巨响划破黑夜,惊得3个女人一起抖擞!

        “打雷了?”

        “不!是枪声!”

        m95的枪声!

        快枪先打出头鸟,谁又是那一只倒霉的出头鸟?

        妮可惊恐道:“有坏人要靠近了么?”

        “你们留在沙发上,我去看看。”苏菲嘱咐着,自己走到“私人影院”的窗边,扒开一条窗缝,可见,大雨滂沱中,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提着一把闪闪发亮的利剑,一步一步地走向庄园大门。

        “这个笨蛋,又不带雨伞……”

        她轻悠悠叹了口气,放下窗帘,放宽心。这个男人曾说过,他会对黑夜中的一切事情负责。没人能替他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