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两百章 雨下一整夜(一)

第两百章 雨下一整夜(一)

        苏菲已经醒了,半躺在床上,一边捣鼓着手机,一边与妮可和安娜聊天。几个女人说说笑笑的模样,一时让站在门外的梁逸不好敲门打扰。

        “进来吧门外汉,你在害羞什么?”苏菲瞥了一眼站在门缝外“偷窥”的梁逸。

        梁逸撇了撇嘴,推门而入,礼貌问候:“你醒了?”

        苏菲轻声道:“你就没有别的问候了?”

        梁逸顿了顿,想了想,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苏菲嘴角轻轻一撇,反问道:“梁先生有什么事吗?有事请直说。”

        梁逸笑看妮可与安娜,问道:“你们两位可不可以出去一下,我和苏菲有些私事要谈。”

        安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道:“不知不觉都5点半了,我想我也该差不多回去了。”

        “不不不,安娜你不能走,你要留下来陪着我睡觉。”妮可赶紧拽住安娜。

        安娜无奈道:“可是我明天还要上班呐……”

        妮可坚持道:“我放你一个礼拜的假期,你就留下来陪我一个礼拜,昨晚上真的把我吓疯了……我看从今以后,只要我不嫁人,安娜你都陪我一起睡觉吧?”

        安娜抿着嘴唇,故作沉思:“要是带薪放假的话我可以考虑……”

        妮可认真道:“当然是带薪假期!”

        “那一起去做菜,叶警官和陈警官肯定饿坏了。”

        “就做昨天晚上吃的那道番茄炒蛋!”

        ……

        妮可和安娜相约离开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梁逸问道:“你看新闻了吗?”

        苏菲上下滑动着手机屏幕:“正在看。”

        梁逸又问:“你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苏菲抬起头瞥了一眼梁逸,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3具没有头的尸体就是我其他队员的?”

        梁逸道:“有何不可呢?”

        苏菲轻哼道:“科学化验都还没出结果,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亲眼看见他们死亡了?”

        梁逸还真没亲眼看见那3个人死亡的过程,于是摇了摇头。

        “那不就对了,你的预感不一定灵验。新闻报道说,女尸体内有两个男人的分泌物,显然他们是在……干一些很恶心的事。托马斯队长,贝尔,贝娅,他们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苏菲把手机锁屏,翻身下床,打开阳台前的玻璃门——“呼呼呼!”飓风撩起床帘,吹乱了她的卷发。她赤着脚,迎着风雨走出阳台,扶住栏杆,仰头望向即将落幕的白昼,一种悲意浮上脸颊,叹气道:“他们虽然都疏远我,但再怎么也是和我一起同生共死过的队友,他们绝对不能被这样残忍杀害,绝对不能……”

        梁逸点燃一根香烟,靠在玻璃门后,问道:“如果他们都死了,你怎么打算?”

        苏菲坚定道:“继续完成任务。”

        梁逸问道:“什么任务?”

        苏菲口风还是很紧,反问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么?你还问我什么任务?”

        梁逸叼着香烟,耸了耸肩,直言道:“说句不好听的,你们都很弱,交派给你们的任务肯定也不会很难。我没太多兴趣知道。”

        苏菲咬了咬唇,低头轻声道:“的确很简单,上级只要求收集艾尔市里的夜鬼家族的资料。仅仅是资料而已,我们却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血徒名单倒是能罗列出不少,但真正控制血徒的幕后主使连面都没见过,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

        梁逸道:“你们就没想过抓一个血徒来拷问拷问?”

        苏菲道:“抓过的,但他们都只是名义上的‘血徒’。据我们的情报了解,艾尔市里真正的‘血徒’只有寥寥几人,他们就像是邪教组织的大主教一样,神化夜族,感染信徒。”

        梁逸问道:“艾利福德就是其中的‘大主教’之一对么?”

        苏菲点头道:“对,艾利福德与万豪夜总会是我们主要调查的对象,他利用一种像鲜血一样的药丸,谋取暴利的同时还传播‘血教徒’。他在血徒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身边更配得有夜族保镖,我们一直在想办法抓单,但这只老狐狸实在太狡猾了。”

        梁逸道:“听说他明天有一场婚礼。”

        苏菲摇头道:“改期了。刚刚妮可和我说的,因为海上气流的原因,婚期更改到4月12日,也就是下个星期5,如果风暴还没过去的话,可能还会延长。”

        梁逸道:“但不论怎么说,那都是个调查真相的绝好机会。”

        苏菲摇头道:“听说这场婚礼是在游轮中举行。游轮一旦驶出港口,开枪,杀人,抛尸可以做到无声无息。如果婚宴是在晚上的话,夜族保镖一定少不了……总之,去了就是龙潭虎穴!”

        梁逸冷声道:“自古以来闯龙潭虎穴的人都不少,但这要是一场鸿门宴,那我就要斟酌斟酌了。”

        苏菲问道:“万豪夜总会的凶杀案是你干的吧?”

        梁逸道:“我说过,我是夜族人,我愿意对黑夜负责。”

        苏菲轻哼:“谁要你负责?要你负责的人早就死了。现在只剩下想报复你的人,”她又轻轻一叹:“你也真是,一口气杀了30多个夜鬼,你这分明是像艾尔市的夜鬼大家族宣战!”

        梁逸笑道:“我没这个意思,但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做事就是这样,干净利落,还不留蛛丝马迹。”

        苏菲不屑道:“你确实把我们和夜族耍得团团转。然后夜族找不到你,就拿我们开杀,所以洛克斯死无全尸。呵……”

        梁逸淡然道:“找不到我是夜族蠢,被夜族杀是你们弱。守夜者与夜族本来就是死对头,二者相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们干嘛要拿自己的不足来责怪别人呢?”

        苏菲冷声道:“你说得都对,但你利用了我们,这是无争的事实。”

        梁逸摇了摇头,冷声道:“既然你有意把话说开,那我也不藏着掖着——大前天晚上,你并没有因为我撕烂你的衣服而回家。而是在万豪夜总会4楼和洛克斯偷偷见面。你们的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洛克斯想杀我,你们小队需要奖金,而你是为了报仇。”

        苏菲睁大眼睛,凌乱在风中,呆若木鸡。

        梁逸扔掉烟头,把苏菲从阳台拽回了房间,关上玻璃门,沉声道:“天黑了。”

        苏菲心里“咯噔”一惊,霎时回眸,才发现天色已黯淡无光。她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吐出:“好冷。”

        梁逸脱下外套,轻轻为苏菲披上。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我也曾经有过想杀死你的念头。”苏菲裹着仍有余温的外套,明明不好意思穿,却又舍不得脱下来。

        梁逸莞尔一笑,想做一些暧昧的动作,比如捏一捏苏菲的脸,撩一撩她的头发,狂热些再送上一个香吻,或者和她真正来一次偷腥?心里的种种欲望都没能战胜他的理智,道:“因为你长得漂亮。”

        “呃……”苏菲好像有些意外。

        梁逸强调道:“发自肺腑的。”

        几秒钟。

        呼吸,呼吸。

        沉默,沉默。

        苏菲欣然一笑,撩了撩自己湿漉漉的卷发,原地转了个圈儿,挺拔身姿,摆了个诱人的pos,傲然道:“那是当然,漂亮的女人就该被原谅,哪怕她是一只恶魔。”

        梁逸抿了抿嘴,点点头:“那倒是,女恶魔总比女天使更懂得情趣。”

        “哦?为什么?”苏菲疑惑道。

        “因为女恶魔会穿情趣内衣,女天使一尘不染,喜欢什么都不穿,”梁逸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菲因雨水而打湿贴身的玲珑体态,深呼吸一口气,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苏菲赶紧双腿交叉,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指着大门口,呵道:“你!给我出去!”

        梁逸撇了撇嘴,留下一句叮嘱,“你换好衣服,记得下来吃饭,”说完转身走出房间,带上大门,但走了几步路,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是,也就没考虑那么多,直接推门而入,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枪——”

        苏菲刚脱掉打湿的衣裤。

        光秃秃,白净净。只有战壕,没有枪。

        “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高分贝的尖叫能把窗户上凝结的水珠儿给震落!

        “啪!”

        梁逸赶紧关门,撒腿就往楼下跑!

        ……

        一楼餐厅里,叶秋和陈亮正围着一盘番茄炒蛋大口朵颐,餐桌上一整钵米饭都快被他们吃见了底,的确饿了!

        “梁长官,你们这是在闹哪样?尖叫声把我杯子里的啤酒都给震出泡泡了。”

        叶秋见梁逸一副落荒而逃的模样,忍不住举杯笑问道。

        梁逸在嘴里念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回想刚才所见的画面,心就砰砰直跳!若说她人是梅林一片,那么苏菲便是白雪茫茫,梅林乱花数不尽,雪域唯独两重山。

        叶秋斜眼笑道:“梁长官估计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梁逸冷声道:“进一步万丈深渊,退一步海阔天空。我选择了退一步明哲保身,难道不是明智之举?”

        叶秋挠了挠头,学着梁逸的做派和语气,缓缓道:“之乎者也,好生头疼!好生头疼!”

        梁逸催促道:“吃你的饭,天马上就要黑尽,该干活儿了。”

        叶秋把番茄炒蛋汁儿平均分成两份,一份倒在自己碗里,一份给陈亮,搅拌搅拌,大口刨饭,感叹道:“唉,这个时候要是能再加一点老干妈,比满汉全席都好吃!”

        陈亮也满足道:“不错,咱大学都这么吃。”

        两人只用了30秒就把满满一整碗番茄炒蛋拌饭咽下肚子,再喝上一杯冰镇啤酒,长舒一口气,打一个饱嗝,点一根饭后香烟,赛过活神仙!

        “干活儿!”

        叶秋和陈亮拍大腿站起,临走时嘱咐道:“梁长官,咱们没有对讲机,就用电话联络好了,记得保持电话畅通。”

        梁逸点了点头:“还是那句话,万事安全第一。”

        叶秋和陈亮各自套上雨衣,往楼顶走去。

        “咿?他们怎么走了?菜还没上完呢。”

        妮可和安娜分别端着两盘家常菜走进餐厅,一盘青椒肉丝,一盆紫菜蛋花汤,色香味儿俱全,厨艺果真不赖。

        妮可惊愕:“呃……这么大盆米饭竟然全被吃光了。”

        梁逸笑道:“因为夜很漫长,不吃饱会饿。”

        安娜为梁逸盛了一碗汤,叹道:“雨下得好沉重,总感觉今夜非比寻常呢。”

        梁逸捧着汤碗细口慢品,道:“所以这几天晚上你们都委屈一下,全都搬到沙发上来睡觉。”

        安娜与妮可都没有多问的为什么,低头默默喝汤吃菜。

        这时,苏菲也换好衣服走下楼梯,普通的七分短袖,宽松的运动裤,卷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非常精神干练。她内咬着嘴唇,挨着梁逸身旁坐下,声音变得娇嗔低柔,道:“梁先生,汤好喝吗?”

        梁逸浑身都不自在,论一个母老虎突然变成了贴心小猫咪,哪个男人不会觉得这是狂风暴雨前的宁静?他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轻声道:“还行,一般好喝。”

        “你都喝光了,我给你再盛一碗。”苏菲抢过梁逸手中的银碗,再舀了几勺子汤递回去,眨了眨眼睛,娇声问:“梁先生今天想喝什么酒?茅台,红酒,还是伏特加?”

        梁逸转过头去,一阵挤眉弄眼,心里想:这女人难道神经错乱,人格分裂了?精神洁癖导致精神依赖的巨大反差!他赶紧摇头:“今晚很关键,不饮酒,不饮酒。”

        “嗤!真没劲儿!”苏菲收回娇女态度,狠狠地瞪了一眼梁逸,低声没好气,“真不是个男人,送到嘴边的肥肉都不要……”

        梁逸见苏菲恢复如常,暗自叹下一口气,缓缓道:“刚才梁某是无意冒犯,还请苏菲小姐不要记在心上。”

        “你无意冒犯我很多回了,多到我都认为你这是故意的,你这种男人,就是那种明明身体想吃,但心理上却克制的那种,”苏菲用标准的普通话,笑眯眯地冲梁逸说着,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伪君子。”

        梁逸自顾喝汤,摇头叹气:“苏菲小姐洁白无瑕,梁某不配冒犯。”

        “呃?”苏菲神色复杂,短短几秒钟就变换了十几种情愫,简直比变脸还厉害。

        梁逸捧着碗离开,他知道这个拥有精神洁癖的女人又在胡思乱想了,还是少招惹微妙,可他才刚起身,苏菲一把将他拽回座位,秀眉凝重,态度认真,语气严肃:“你喜欢有毛——”

        “打住!”梁逸不等苏菲把话问完便出声呵断,义正言辞道:“苏菲小姐,梁某哪怕是个伪君子,那也有‘君子’的气度,还请不要胡乱猜忌,梁某不胜感激!”

        苏菲咬紧牙关,突然生气搡开梁逸,骂道:“恶心!那你吃一嘴毛去吧!”

        梁逸翻了个白眼,掐着眉头,黯然伤神。

        “梁先生,苏菲,你们在说什么呀?能不能用英文,普通话我们听不懂。”妮可和安娜坐在一盘,一脸茫然。

        这听懂了,那还得了?

        “没什么,我出去抽根烟,你们吃完收拾一下,多抱几床棉被来,今晚可能会很冷。”梁逸留下一番嘱咐,刚要往大门外走——

        “叮咚,叮咚,叮咚!”突然一阵门铃声从墙壁上的喇叭里传来。监控摄像头里,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快递员,捧着一只大箱子站在门口,帽檐压得很低,故意遮住自己的脸,声音也十分低沉:“苏菲女士你好,有你的快递,请亲自出来签收。”

        夜鬼还是血徒?总之来者不善!

        “叮叮咚咚……”电话铃音响起。叶秋来电。梁逸接通电话:

        “喂,梁长官,嫌疑人出现了,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人,要不要喂他吃一颗子弹?”

        梁逸回复道:“不用,这第一位客人就让我去会会好了,你们注意警备,敌人已开始入侵。”

        “滴!”梁逸挂断电话。

        “苏菲,你网购了什么东西吗?这么大个箱子?”妮可问道。

        苏菲脸色阴沉,放下手中还没开动的筷子,冷声道:“我什么都没买。”

        安娜惊呼道:“会不会是定时炸弹什么的?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我们可不能签收。”

        梁逸哭笑不得:“安娜小姐,没想到你的脑洞也能这么奇怪。”

        安娜嘟了嘟嘴,赔笑道:“要有警惕心嘛。”

        “既然是找我的,那我去签收好了。”苏菲说着就要起身,梁逸轻轻把她按回座位,叮嘱道:“今晚,你不能出这个宅子半步。”

        苏菲仰起头:“你别看不起我!”

        梁逸瞥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妮可和安娜,问道:“你能不能帮我把她们看好?”

        “这……”苏菲来回在妮可安娜与梁逸身上打量,最终把目光定格在梁逸身上,轻叹着,提醒道:“你一定要小心。”

        “我是夜族人,我对黑夜里的所有事情负责。”

        梁逸点燃一支香烟,带着自信走出大门。

        “伞,伞你别忘带了。”

        苏菲快步走至门口,从壁柜里取出一把伞,真挚地递给梁逸。

        梁逸点点头,撑伞走向雨夜。

        苏菲趴在门口,像极了一个送别丈夫的妻子,含情脉脉,痴痴地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