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苦肉计

第一百九十五章 苦肉计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夜鬼的事情?!”小胡子冲着梁逸咆哮,唾沫星子喷了梁逸一脸。

        梁逸大概能感觉得出,这个小胡子“荣誉职别”一定比苏菲和其他人都高,应该是欧罗守夜者的小队长。他苦涩道:“你们究竟想把我怎么样?我不过是一个侥幸逃过华夏灾难的警察,根本就不知道夜鬼是什么东西……”

        小胡子怒喝道:“如果你不知道夜鬼的存在,那为什么要指使洛克斯去追查装满运货单的货车?”

        梁逸叹气道:“你们这样真的让我很难受,明明是洛克斯警官拿出枪指着我的脑门,让我说出有关那辆货车的收获地址,又关我什么事呢?我只知道那辆货车里装着几口棺材,仅此而已了。”

        高挑女人一个高抬腿,用高跟鞋遏住梁逸的脖颈,厉声问道:“大前天万豪夜总会的凶杀案跟你有关么?”

        梁逸如实道:“当然有关了,我还是个受害者。”

        高挑女人怒道:“你确定不是凶手?”

        “我是凶手?”梁逸摇了摇头,“如果我是凶手,洛克斯警官早就把我缉拿归案了,还等到现在么?”他又慢慢揭开自己的外套纽扣,刚刚的一顿拳打脚踢,左肩的伤口起码裂开了3-4倍不止,鲜血直流,触目惊心,正适合上演一出苦肉计!他苦笑道:“你们看见了么?我也是个受害者,想必你们昨天晚上也看新闻了,艾尔市南街发生了激烈的枪击……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是谁要杀我?”他又问道:“是你们么?你们到底是谁?我才来艾尔市不到5天,惹谁都来不及的,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一个无辜的人?”

        梁逸几乎咆哮,演技实在不赖。

        卷头发的青年法医上前看了几眼梁逸的伤势,摇头道:“这样的伤势的确很严重,如果再不处理的话,他很快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md,竟然在跟一个快死的人浪费时间!”小胡子直接扔掉奄奄一息的梁逸,转身问高挑女人:“苏菲呢?你们为什么不通知苏菲过来?她肯定知道得更多!”

        高挑女人一声冷哼:“苏菲?哼!装x的贞洁烈女,你们还不知道吧?她是这个华夏男人的情妇!我甚至怀疑她是故意把这个男人送进监狱的,想用警方的力量来保护他。”

        青年法医也抿嘴道:“我试着通知过苏菲,但她以搬家为理由拒绝了。苏菲一向喜欢单独行动。”

        “什么单独行动?那都是她自私的表现!这个心机婊子从加入小队开始就存有私心,她父母被夜鬼杀死,她继父被也会杀死,她守着有钱人家的庄园,开着价值上百万的法拉利跑车,她占有洛克斯的同时还与这个可恶的华夏男人偷腥,呵呵……她利用守夜者的头衔,打着报仇雪恨的口号,其实明明就在享受生活!她当然可以不在乎晋升职别和奖金,她当有钱人家的看门狗都一辈子富贵荣华……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开跑车住豪宅,凭什么她一件生日礼物就价值上万?而我呢,潜伏在酒吧和夜店里当舞女,呵呵呵……贱女人,碧池!”

        羡慕,嫉妒,贪婪,情欲,自私,肮脏,傲慢……在这个高挑女人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梁逸假装晕倒在墙角,心里想:难道守夜组织的门槛儿就这么低么?连骂街的泼妇都招进来。如果人人都为了利益而加入守夜组织,很难想象今后组织会变成什么样子。

        青年法医听不下去了,开腔劝道:“贝娅,你就少说两句,苏菲好歹也是我们的队友……”

        高挑女人叉着腰,开口又是一阵滔滔不绝:“你在帮着那只母狗说话?你也喜欢她?还是你们都喜欢她?你们跟我上床的时候可不是这种表现,你们——”

        “够了!”小胡子一声大喝,指着墙角昏迷不醒的梁逸道:“这小子看样子已经休克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处理他?”

        高挑女人估计还在气头上,从腰间掏出一把刺刀,狠声道:“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刀要了他的命,再想办法处理。”

        青年法医急忙阻止高挑女人,呵道:“你疯了?这里是艾尔市警厅,你敢在这里杀人?布莱特警长的办案能力一点也不比洛克斯差,而且我还是法医,到时候你叫我怎么撒谎?”

        青年法医蹲身,再次查看了一下梁逸的伤口,摇头道:“他最多再大出血10分钟就会停止心跳,我们赶紧把他抬回拘留室。反正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再加上温度骤降,导致猝死也不是不可能。布莱特警长这几天都会出去办案,不会太在意这些事情,有了猝死的逻辑,我也能做个假报告,这样应该可以瞒天过海。”

        高挑女人破口大骂道:“去tmd,守夜者办事什么时候需要在乎一个小小的警察局的感受?”

        “这倒说得对,大不了最后把身份亮出来,”小胡子点了点头,催促道:“好了,别在这些小事上争吵,赶紧叫人处理,别让这小子死在我们手上了。”

        “好。”青年法医叫来了站在走廊把风的警员,吩咐了几句后,塞了一叠钞票。

        警员见这么多钱,眼睛都瞪直了,按照青年法医的要求,背上休克的梁逸,往二楼的拘留室返回。

        小胡子,高挑女人,青年法医,依次站在厕所门口,目送警员在走廊尽头消失。

        “以后我们该怎么打算?”青年法医看向小胡子和高挑女人。

        小胡子道:“洛克斯好歹也是中级搜查官,能砍下他头颅的夜鬼一定级别不低,我们必须更加小心今后的每个黑夜,直到上级派遣更厉害的搜查官来支援。”

        青年法医叹气道:“唉……真替洛克斯感到遗憾。”高挑女人妩媚道:“少一个人,少分一笔奖金不是么?”

        小胡子一把搂住高挑女人的腰,责备中不失暧昧:“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找了那么多富豪做情夫,还嫌钱不够多么?”

        高挑女人轻哼道:“他们的一百件礼物都比不过苏菲的那辆法拉利跑车!”

        小胡子轻声道:“等发了奖金,我的那份全部给你,这样你就有足够的钱买一辆她那样的法拉利了。”

        小胡子说完,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女人风衣的纽扣,一旁的青年法医舔了舔嘴唇,推了推反光的无框眼镜,笑道:“如果把我的那份也送给你,你可以买到比她更好的跑车,不过前提是——”

        “来吧,今夜不用担心,里里外外都很安全。”

        高挑女人野性一笑,舔了舔紫红色的嘴唇,左手拉着小胡子,右手拽着青年法医,一起走回男厕所。

        她这样的女人,称她“碧池”都是一种低俗的赞美。

        几分钟后,妙语颤颤声声慢,引人入胜,挠人心窝!

        夜,很漫长。

        夜,安全么?

        “呼呼呼……”窗外刮起飓风,倾盆大雨骤降,嘈杂声盖过了女人的叫喊!

        一双腥红色的瞳,赫然在走廊亮起!它寻着厕所里的激情呼喊,一点儿一点儿地,带着杀戮蔓延而去……

        ……

        “见鬼!怎么突然就刮这么大的风?”警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禁加快脚步往拘留室里赶。

        梁逸很努力地克制着内心嗜血的冲动,但警员的脖子就在他面前摇摇晃晃,这个贪婪的人的鲜血一定不好喝,可他太渴了,太饿了,失血太多,受伤太重——忍不住了!

        尖锐的獠牙不自主地长了出来!他一口咬在警员的后颈上,贪婪地吮吸着并不是那么美味的热血!

        仅仅3大口下肚,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淌血的伤口开始愈合,“咳咳咳……太tm难喝了!”他再也喝不下第4口,一脚踹开跟前半死不活的警员,贪婪之人的血就好比掺了墨汁的水,又涉又苦还有毒!

        “呸!”梁逸一口带血唾沫吐在警员的身上。

        警员失血不多,暴突着眼珠,在地上拼命抽搐。夜鬼的血液含有剧毒,被咬伤一口不出3分钟就会暴毙而亡。

        “咔嚓!”梁逸用脚夹断警员脖子,蹲下身,在警员的衣裤兜儿里摸索那一沓钞票,他现在很需要钱,然而摸着摸着,竟然先摸出一只白色药瓶!他皱了皱眉,直接打开药瓶,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

        血色药丸?!

        梁逸赶紧往嘴里倒了两颗,怎料药丸入口,还没咀嚼,精神猛然抖擞!这东西,还挺纯!再瞧瞧地上的警员尸体,难怪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原来是个“瘾君子”。

        血色药丸就是一种奇特的药丸,他不仅有鲜血的治愈作用,还能帮助梁逸恢复人体机能,从而增强对阳光的抵抗,先前在万豪夜总会里找到的血色药丸味道太淡,磕十几瓶都没有效果,但眼前这瓶纯度尚可,刚好可以把他丢失的抵抗力补回一些。

        梁逸又吞了两颗血色药丸,暂时压制住自己内心嗜血的欲望,伤口不奢求痊愈,只要不疼,不妨碍手臂活动就行。

        梁逸没有挪动尸体,而是直接走回拘留室把自己锁了起来。警员为了骗自己出去,一定关掉了监控录像,现在警员死了,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谁是凶手。

        am3:41分,狂风呼啸,骤雨倾盆。

        梁逸舒舒服服地抽了两根烟,直接趴到在地,休克式休眠,他满身鲜血,身上又有拳打脚踢的淤青,妥妥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光凭这一招空前绝后的苦肉计,谁还会怀疑是他杀了警员?

        “晚安。”

        梁逸缓缓闭上眼,这次他决定一觉睡到医院去。

        ……

        ……

        “梁先生!梁先生你振作一点,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了!快来人,快来人!”

        ……

        “你们这些混蛋,他身上本来就有重伤,你们还对他惊醒暴力殴打!我要投诉你们,我要投诉你们!”

        ……

        “哔卟哔卟哔卟……”救护车飞驰的警笛声。

        “梁先生你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

        “快快快,送去急诊室!”

        “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血压正常……生命体征一切正常,天呐,他还受了这么重的伤,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开始手术缝合。”

        ……

        2020年4月06日,pm12:31分,梁逸被推出手术室,主治医生摘下口罩,抹了抹额间的汗水笑道:“妮可小姐,手术很成功,梁先生已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身体多处都有外伤,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手术室外静候的妮可和安娜一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提起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

        “好,谢谢医生了。”妮可由衷表示感谢,又对身旁的安娜道:“还得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梁先生,我去办理住院手续。”

        安娜轻声叹息:“真是的,一天之内竟然发生这么多事,你们是在拍电影么?”

        “我们的经历可比拍电影刺激多了。”

        梁逸突然睁开眼,没有一点手术后的迷茫,直接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吓坏了主治医生及几个随行的护士。

        梁逸说过自己会在医院醒来,那就一定不会醒在别的地方。他扯掉手背上的输液管,直接跳下病床,冲妮可道:“我觉得你应该去办理出院手续了,我们现在回家去。”

        “梁先生……”妮可已不知该怎么表露自己惊讶的表情,她戳着梁逸的胸口,一度想把梁逸按回病床,严肃道:“刚刚医生说了,你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你都已经遍体鳞伤了。”

        “我很健康不是么?”梁逸原地转了个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主治医生的身上,问道:“医生,你觉得呢?”

        医生用手把自己惊得差点脱臼的下巴合拢,感叹道:“事实上……梁先生的各项指标都非常健康,但是他的伤口又显得不是那么健康,而且我明明给你注射了麻醉剂,你现在生龙活虎?难道没有一点副作用?”他又不可思议地望着梁逸,竖起大拇指,赞美道:“我操刀三十几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现象,先生,您的体质的确就像是电影里的‘超人’一样!”

        “那那……那怀特医生,梁先生他真的可以出院了?”妮可惊喜得有些小结巴。

        怀特医生从白大褂里掏出一张名片,手把手塞给梁逸,真挚道:“梁先生,这是我的名片,我非常热衷于探索各种临床现象,如果你想为社会捐赠美好,欢迎你拨打我的电话。”

        梁逸勉强挤了个微笑,点点头。

        ……

        妮可缴纳了住院费,带着梁逸与安娜一起返回艾德里古堡。她全程都在打量坐在副驾的梁逸,包扎的伤口,自然的神情,英俊的侧脸……

        “专心开车。”梁逸出声提醒道。

        妮可见自己偷窥被发现,闷头开了几分钟车,在等待红绿灯时,还是忍不住把头偏向梁逸,真挚道:“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超人,你真的是。”

        梁逸不紧不慢地回复着各位联信好友的消息,随口应声:“做超人很累的。”

        妮可说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同时也被揍得最惨不是么?”梁逸苦涩地笑了笑,锁上手机屏幕,平静地望着窗外。

        大雨渐停,狂风平息,但天色仍旧暗沉。狂风暴雨并没有销声匿迹,只是在酝酿集结,卷土重来。

        妮可道:“我已经跟律师们说了,他们会摆平一切,说不定你还能拿到一笔赔偿金呢。”

        梁逸问道:“苏菲呢?”

        “昨天天没黑她就搬出去了,净身出户,我送和父亲送给她的所有东西都没要,就只提了个小箱子,唉……”妮可轻叹,“其实我们早就已经把苏菲当成一家人,但是她总刻意与我们保持距离,现在她离家出走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妮可真的把苏菲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要不然她也不会脱口而出“离家出走”这四个字。

        “你记忆中的苏菲是什么样子?”梁逸问道。

        妮可想了想,回答道:“漂亮,温柔,体贴,什么都会,超级厉害,有时候像妈妈,有时候像姐姐,有时候有像老师,但有时候也会像小孩子一样耍脾气。那年我10岁,母亲刚过世,老管家就带着苏菲出现了,她美得就像天使一样……前年,老管家突然离世,苏菲就接替了他的工作,一直不离不弃地守护着庄园。我毕业后就很少回家了,见她的机会不多,也没怎么通过电话。但我一直都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存在,哪怕不闻不问,也舍不得失去。”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好像有一个这样的人,哪怕不闻不问,也舍不得失去。

        梁逸犹豫着,问道:“你真的不想失去她?”

        妮可坚定摇头:“不想,我绝对不想失去她,她是我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如果失去她,我眼睛就会哭瞎。”

        她还没有做好失去苏菲的准备,泪水就已经在眼眶打转了,她问梁逸:“梁先生,我会永远失去苏菲,就像失去母亲那样对么?”

        “不会的。”

        梁逸坚定不移,冲后座的安娜道:“安娜小姐,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

        “噢。”安娜退出小游戏,递过手机,“给。”

        梁逸比对着自己的通讯录,在安娜的手机上输入苏菲的电话号码,点击“拨号”。

        “嘟嘟嘟……”

        “喂?”苏菲的声音。

        “来艾德里古堡,我告诉你一切真相。”

        “滴!”梁逸一句话说完,直接挂断电话,有时当机立断就已拔得头筹,他把手机递还给安娜,静静地望着窗外渐大的雨势,因为有信心,所以静候佳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