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借刀杀人,离间之计

第一百九十五章 借刀杀人,离间之计

        艾尔市警察厅,法医技术科,尸检部门。

        太平间内外站着不少前来哀悼“刑事组之虎”洛克斯的警务人员。在他们眼中,洛克斯警官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如今英雄谢幕,还尸骨无全,整个警局都迷漫着一种信仰倒塌的悲痛。

        苏菲作为洛克斯的女朋友,自然有资格进入太平间认领查看。梁逸为了避免面孔带来的麻烦,与妮可站在走廊尽头,仔细地打量着出入太平间的每一个人。他会跟着苏菲来警察局,当然是有明确的目的——洛克斯曾说过,艾尔市内有东欧的一支“守夜者小队”,现在洛克斯被人谋杀,其他小队成员一定会赶来探望,那么,会有几个人?都会是谁呢?

        如果按照刚才徐哲所说的“荣誉职别”划分,这支“守夜者小队”中的队员分别是什么职别的搜查官?队长是谁?到底掌握着怎样的情报?

        “早知道穿一件黑衣服来了,这种场合还穿得这么白,真不礼貌。”妮可扯着自己的白色体恤衫叹气道。

        梁逸内心暗笑,如果允许的话,他宁愿买个10000响的鞭炮来炸个喜庆!没错,洛克斯之死就是与他有关,但很可惜,这个秘密埋在他心里,伪装在他面庞,整个警局的人都不会知道,“罪魁祸首”就是他。

        “唉……洛克斯警官是很好的一个人,平常有什么纷争的事情给他打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我早上还准备说把昨天晚上的恐怖袭击告诉他呢,可现在,唉……真是遗憾呢。”妮可叹之又叹,望着一脸坦然的梁逸,问道:“梁先生,你怎么一点都不悲伤?”

        梁逸摁着自己左肩的伤口,淡然道:“我也受了差点致命的伤,悲不了别人伤。”

        “但洛克斯连头都被人……砍掉了,”妮可咽了咽口水,抚了抚自己的脖子,“究竟是谁这么变态,砍了头还把人装在棺材里,还把司机的血给抽干了……”

        洛克斯的死,肯定是夜族所为。夜族发现棺材空空,一怒之下杀掉了自以为能跟车找到答案的洛克斯,再加上前夜万豪夜总会的覆灭,夜族一定非常迫切寻找凶手,恰好洛克斯以守夜者的头衔出现,夜族肯定会把矛头指向潜伏在艾尔市的守夜者,如此一来,真正制造这场杀戮的梁逸就成了边缘人——让艾尔市里的夜族与东欧守夜者互相伤害,不论是两败俱伤,还是一方覆灭,梁逸都能成为最终的受益人。

        借刀杀人,离间之计,玄乎巧妙也!

        梁逸轻捂着隐隐作痛的伤口……可计划还是发生了意外,昨天夜里的伏击他怎么也猜不透原因。计划出现了瑕疵,主动变成了被动。他总有预感,盯着鹬蚌相争,暗中获利的渔人并不止自己一个,更或者说在那个“渔人”的眼中,自己也是那相争的“鹬和蚌”。

        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苏菲出来了,我们过去问问情况吧。”妮可说着,朝太平间大门走去,梁逸踌蹴了几秒钟,最终决定还是去看看。

        苏菲的眼眶红了一圈儿,哪怕她与洛克斯没有太多感情,但毕竟也是同生共死的伙伴。先前接受采访的布莱特警长拍着她的肩膀,在耳边轻声安慰,其他警员也都让其节哀顺变。

        苏菲走出太平间后,一个身穿西装,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一个留着金发,披着风衣,画着烟熏妆的高挑女人;一个身穿白大褂,盯着一头褐色卷发的青年法医;三人相继从太平间走出,神情复杂,面色凝重。

        “苏菲,你没事吧?”妮可递过一包面巾纸。

        苏菲摇了摇头,示意不用,一双眼睛冷巴巴地盯着梁逸,拳头攥得“咯咯咯”作响。

        梁逸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

        “收起你的假意惺惺,我都快恶心吐了!”苏菲想推开梁逸,但手伸到半空中的时突然停了下来,她盯着梁逸外套里若隐若现的纱布,    咬了咬唇,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不得不冷漠取而代之,寒声道:“滚开。”

        梁逸侧身让开一条道,苏菲及几个探望的人依次从他身旁路过,很明显这群人里,有东欧守夜小队的成员,但具体有几位,是哪几位还有待考证。

        “你们是洛克斯长官的朋友么?”梁逸突然冲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问。

        小胡子中年人停下脚步,皱眉打量了梁逸一眼,回答道:“我是他的叔叔。”

        梁逸安慰一声:“请节哀,”接着又问穿着黑色风衣的高挑女人:“你呢?女士,你又是洛克斯警官的谁?”

        高挑女人就比较警惕了,反问道:“请问,你又是谁?”

        梁逸瞥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苏菲,小声告知道:“我是苏菲服侍过的男人。”

        苏菲的确服侍过他,又不是一定要上了床才叫做服侍,斟茶倒水,洗衣做饭,那不也是服侍?在古代仆人“服侍”主人乃常见之事,但在现代人的耳朵里“服侍”二字总与两性挂钩。

        高挑女人厌恶地瞪了一眼苏菲,骂道:“果然是个不知廉耻的浪.货,刚刚还哭得那么伤心,真会装!”

        梁逸斜了斜眼睛,不难看出,高挑女人对苏菲存在着一定敌意。也许她喜欢洛克斯,但洛克斯又喜欢苏菲,妥妥的三角恋。

        “那么,请问你是?”梁逸再次问道。

        高挑女人冷声道:“我是洛克斯的正牌女友!”

        梁逸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微笑,叔叔,女朋友,正牌女友,很显然这是一条伪装的亲情链,用来掩饰她们守夜者的身份。

        “哦……那请女士节哀顺便。”梁逸很礼貌地表达了自己的遗憾,突然一声怒喝从前方传来:

        “梁逸!”

        苏菲怒不可遏,三步并作两步横在梁逸与高挑女人中间,狠声道:“你在干什么?你还想干什么?”

        梁逸很自然地耸了耸肩膀,笑道:“我只是在对死者的家属表示慰问,难道这样不行?”

        苏菲一边摇头,一边失望道:“梁逸,我给过你机会,但现在,你用尽了我对你最后的仁慈。”

        梁逸挑眉道:“怎么说?”

        苏菲高声喊道:“布莱特警长!我要举报一个人!洛克斯的死很可能与他有关!”

        散去的警察们听到这一声呼喊,纷纷往苏菲身旁重新聚拢,洛克斯是他们的英雄,对待凶手,哪怕嫌疑人,他们也绝对不会客气!

        “苏菲小姐,你说的嫌疑人是谁?”布莱特警长上前问道。

        苏菲指着跟前梁逸的鼻子道:“就是他,这个叫做梁逸的华夏男人!”

        警察们把目光全都落在了这个华夏人的身上,本就存在着偏见,再经苏菲的举报,仿佛梁逸是凶手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

        最惊讶的莫过于梁逸身旁的妮可,她摇头道:“不!怎么可能呢!昨天晚上我和梁先生就没分开过,他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呢?苏菲,你究竟是怎么了?昨天还是你开车来接我和梁先生的呀?”

        苏菲冲妮可摇了摇头,劝告道:“妮可小姐,这个华夏男人非常危险,我猜想你们昨晚的遇袭也肯定是因为他!所以把他抓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布莱特警长问道:“苏菲小姐,基于你的情绪不稳定,我也无法相信你的随意指正,你应该拿出有利的证据来我们才能对这位梁先生进行拘留调查。”

        “证据我当然有!刚刚贝尔法医在洛克斯的衣服口袋搜出一张运货单,”苏菲瞪着梁逸,又道:“这张运货单就是他交给洛克斯的,洛克斯为了调查这件案子,只身深入险境才造成这样的悲剧发生……我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凶手,但我可以肯定,这个华夏男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布莱特警长还算公正,思考了一会儿,又问梁逸的意见:“这位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

        梁逸环视了一眼周围的情况,这些警察现在毫无头绪,正一肚子火气,不找人撒一撒怎行?今天看样子是走不掉了,与其挣扎还不如逆来顺受,平静道:“我可以配合警长您的调查,但也请警长您不要为难我,我是无辜的。”

        布莱特警长点了点头,满意道:“这是当然,我一向喜欢配合工作的人,这样你愉快,我也愉快。”

        梁逸问道:“请问一下,你们要拘留我多久呢?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布莱特警长道:“警厅有权利拘留你72小时,如果你真是清白的,积极配合调查,录完口供后,也许明天我就能放你出去。”

        “不!这样是不行的!梁先生,你身上还有伤呢!”妮可拽着梁逸的胳膊,眼神中写满了担忧。

        梁逸苦涩道:“待个1、2天我还是能接受,但是如果拘留个7、8天我是真的扛不住,妮可小姐不如帮我请个律师,我还想去参加萨瓦娜与艾利福德的婚礼呢。”

        梁逸有绝对的预感,从今天开始,以后艾尔市的每一个夜晚都不会太平了。他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妮可:“待会儿会有我的3个朋友在别墅门口等你,我不在的这几天,他们会保护你。”

        妮可接过手机,满脸的感触:“梁先生……”

        梁逸抬起自己的双手,冲布莱特警长道:“来吧,抓紧录口供,早点还我清白。”

        布莱特警长点点头,招呼一个小警员拷上梁逸,带着往拘留室里走去。

        妮可目送梁逸被押出走廊,偏头对苏菲愤怒道:“苏菲,你怎么能诬赖一个好人?梁先生昨天为了救我差点没命,你却把他送进监狱!”

        苏菲轻声致歉道:“抱歉妮可小姐,我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的,您赶紧请律师吧,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搬离艾德里古堡,再次抱歉。”说完,与身旁的小胡子中年人,高挑女人,白大褂法医一起离开。

        妮可咬了咬唇,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求援。

        ……

        ……

        审讯室摆设得很简单,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一个监控摄像头,一面用于监视的单向玻璃。

        梁逸抻着脑袋,闭眼沉思,这帮警察可真是够偏见的,不给烟抽就算了,连一杯水都没倒,就让他这么干巴巴地坐了两个多小时。

        pm18:47分,妮可委托的律师走进审讯室,长篇大论的一番告诫,去其糟粕,突出主题,就是一句话:“你有权保持沉默,不论他们问什么,你都可以回答不知道。”

        梁逸倒不认为律师能起到什么作用,自己活了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现在最主要奉承的对象是警察局,他们要是高兴,明天没准儿真的就把你放了,他们要是不高兴,随便找个借口都能再把你拘留几天。

        “律师先生,你能叫他们给我搞一根烟和一杯水么?从进来到现在,他们一滴水也没给我喝!”

        “好!我这就去谴责他们!梁先生你放心,我是whec集团的首席外聘律师,我保证你最多明天中午就能安然离开警察局!”

        律师趾高气扬地走出审讯室。

        不一会儿,布莱特警长带着两个警员,端着一杯水走进来,开始对梁逸补录口供。

        梁逸一番对答如流,巧妙地避开了自己所有嫌疑。布莱特警长很尊重梁逸的配合,又有“whec”首席大律师施压,他也没想着要把梁逸怎么着,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后就带着警员离开。

        布莱特临走时告知:“梁先生,我们会根据你所说的话对比我们所掌握的证据,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很快就会放你离开,但今晚你必须留在警局里,稍后我会叫人来带你去拘留所。”

        梁逸笑道:“不用麻烦了,布莱特警长,我就在这里坐一晚上好了,我有信心明天能出去。”

        布莱曼点头道:“我尊重先生的选择。”

        警员留下一包烟,一只打火机,笑声中带着几分轻蔑:“这个就是你晚餐,省着点吧,夜还很漫长呢。”

        梁逸拆开烟盒儿包装,迫不及待地点燃一根香烟,深吮吸了一口,精神抖擞,活力十足!神秘笑道:“你说得没错,夜,还很漫长。”

        ……

        凌晨2:37分,梁逸在一阵哆嗦中幡然醒来,“唰唰唰……”手表秒针一下下地走动着,再看气温11℃。东欧的4月平均温度最低也有21、2℃,今夜温度骤降,一定是刮风下雨了。

        伤口很疼!

        梁逸揉了揉自己的左肩,也许是趴在桌上睡着,不自觉就撇了撇胳膊,从而撕裂了包扎的伤口。“唉……”他轻叹一口气,以人类躯体面世存在着不小的弊端,怕冷,怕痛,还会染上烟瘾儿。

        梁逸掏出烟盒里最后一根香烟,本来说是留到明早醒来时吸的,可现在又冷又疼,只有尼古丁能让他稍稍释缓一些。

        “啪!”点燃烟草,随着气温的下降,伴着烟丝的燃烧,吐出的烟雾异常清晰,宛如山涧里清晨的迷雾,神秘又朦胧。

        梁逸开始有些怀念在被窝里玩手机的感觉,最好还能搂个香香的,软软的,甜甜的,暖暖的女人,完美人生也不过如此了吧?

        “咵——”

        正在梁逸换想美好幸福生活时,拘留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他端着一杯水,揣着一包烟,笑嘻嘻地走进拘留室,道:“梁先生,夜这么深了,你想不想上厕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梁逸弹了弹烟灰,回答道:“我不想上厕所。”

        警员笑劝道:“我觉得梁先生还是去上个厕所得好,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待会儿如果你内急了,我是没办法给你开门的。”

        梁逸大概是知道警员的意思了,斜眼笑道:“我去上厕所,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警员晃了晃手中的香烟,道:“这包‘wbl’香烟送给你,梁先生一定需要这个对么?”

        梁逸想也没想便道:“成交。”

        警员也爽快地把香烟丢给他,在门边做了个“请”的姿势。梁逸接过香烟,起身笑着走出拘留室。

        拘留室在2楼,警员偏偏把梁逸往3楼带,他的理由是:“2楼的厕所在整修,梁先生你先去3楼使用。”

        “警察先生,我怎么感觉你在坑我?”梁逸似笑非笑地站在男厕所大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警员见自己的任务差不多完成,奉承的嘴脸逐渐变得冷漠,“梁先生请进吧,我那包香烟可不便宜。”

        梁逸轻声一哼,大摇大摆地走进男厕所,可谁知前脚才刚跨进门,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拽住他的领口,狠狠地把他给拽了进去!

        梁逸能清晰地感觉到伤口被撕裂,疼痛与酸爽别提有多得劲儿,他也只是轻轻一哼,刚抬头想看清楚是谁,谁料那人迎面就是重重的一拳,将他轰倒在墙上!

        “给我打!”

        潜伏在厕所里的3个人影,二话不说,直接对梁逸一阵拳打脚踢!足足殴打了5分多钟,才慢慢平息怒火,收回拳脚。

        那只大手又把梁逸从地上给举了起来,揉在墙上,瞪着凶狠的眼睛,冷声问道:“小子,舒服么?”

        梁逸舔了舔嘴角溢出的血迹,不仅舒服,还很酸爽!他眼里藏着讥笑,瞧着身前威胁自己的男人,巧了,不正是自称洛克斯的“叔叔”,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

        小胡子中年人身后是自称洛克斯“正牌女友”的高挑女人,高挑女人身旁是身穿白大褂的法医,依稀记得他的名字叫做“贝尔”。

        “唉……”梁逸暗自轻叹,还好苏菲不在,要不然他真的该心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