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约会(五)

第一百九十章 约会(五)

        “王老板,这是我的名片,以后重新开张了记得通知哟,我会带同事们来光顾的。”安娜笑着递过一张名片。

        王老板送客至门口,感激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以后我要是开张,你们来吃饭通通八折优惠!”

        几句寒暄,店家与客人挥手告别。

        ……

        pm21:48分,夜更深,风渐凉,都市霓虹璀璨,街景绚烂夺目。街上的行人已不多,三三两两,零零落落。

        安娜站在路口,刻意与梁逸和妮可拉开距离,笑盈盈地看着眼前这两个还算般配的人,说道:“妮可,今晚梁先生等了你那么久,你就跟她一起回去吧,反正明天双休日,我也正好有一场约会……”

        妮可笑道:“每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哪个男人愿意和你约会?”

        安娜不经意就在梁逸身上划过了一道目光,遗憾叹了口气:“唉……”

        妮可道:“下周一萨瓦娜结婚,肯定会有很多富家公子会被邀请,你把我送给你的性感长裙穿上,我保证你一定能渡过一个美妙又深情的夜晚。”

        “我可不喜欢一夜情,”安娜笑着,摇了摇头,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冲梁逸和妮可告别:“那么就不打扰你们的约会了,再见。”

        妮可皱眉:“这可不是什么约会。”

        梁逸笑道:“路上注意安全。”

        出租车离开后,路口只剩下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盏路灯,几片落叶,还有捉摸不透的风,与尴尬的气氛。

        “其实你刚刚跟着安娜离开,我也不会拦着你,”梁逸取出一支中华烟点燃,指了指路口欲停不停的出租车,“如果你现在要走,我也不会拦着你。”

        妮可冷声道:“收起你那套无欲无求的态度和说辞吧,我会回去是因为不耐烦父亲的唠叨,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最好没有半点关系,”梁逸走向停车场,“我开了你的兰博基尼。”

        妮可赶紧跟上,愤怒道:“谁让你动我车的?”

        梁逸平静道:“动了又怎么样?”

        妮可怒道:“这样只会让我更厌恶你!”

        梁逸平静道:“有很多敌人都想把我粉身碎骨,但我还是活得好好的。这么看来,你的厌恶,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妮可沉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软肋。”

        梁逸笑道:“那你不妨找出来让我——”

        “唰!”妮可眼疾手快,一把抢过梁逸手中的熟料带,熟料带里有两瓶极为正宗的老白干儿,梁逸生怕漏了,所以叫老板多套了两个袋子……

        “祸不及家人,你有没有一点良心?”梁逸有点慌,这的确是他的软肋!

        “和你的白酒,见鬼去吧!”

        妮可当机立断,直接掏出一瓶白酒就往街上狠狠砸去!

        梁逸大惊失色,想也不曾多想,眼睛盯着酒瓶滑落的弧度,不管脚下方向,高举双手就要去接!

        “滴滴滴!”突然一辆中型货车突然迎面袭来,喇叭声按不停!

        当梁逸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身处马路中间,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酒,纵身一跃跳出个2m来高,拽住酒瓶的同时凌空翻身360°,蹬一脚货车头,再翻了个跟斗,安稳落在路边。

        “tmd,你不想活了!”汽车司机惊出一声冷汗,摇下车窗破口大骂道。

        梁逸长吁一口气:“还好酒没事……”

        “咚!”

        “啪!”

        妮可被刚才惊险的一幕吓得不轻,一时间竟没有抓住手中的塑料袋,导致装在袋子里的另一瓶白酒摔碎在地。

        “呃,我的酒……”

        梁逸脸色发黑,大起大落之后,最终还是失去了一瓶酒,他心里的滋味儿复杂得不知该怎么开口表露。

        酒瓶碎裂后,妮可才稍稍回过神来,低头咬着嘴唇。清高的人如果做错了事,一定会无地自容。

        “唉……可惜酒一壶,可惜酒一壶,”梁逸提起地上的塑料袋,兜着酒,并未洒出来,下一刻他脑中灵光一闪,直接在袋子上戳破一个洞,酒水就像小孩撒娇一样,“哗哗哗……”流进他口中,“咕噜咕噜……”豪饮一斤酒,不愧为英雄!

        妮可大小姐终于露出了那副柔弱的姿态,心地善良的女人,绝对不会逃避自己的错误,她轻轻地搡着梁逸胳膊,劝道:“哎呀,你别喝了,小心有玻璃,大不了我赔你一箱就是了。”

        梁逸还是坚持把酒给漏完,抹了抹嘴角的酒渍,斜眼笑道:“喝完这一瓶,你还得陪我一箱。”

        妮可背过身去,暗骂:“酒鬼。”

        “酒鬼如果能有一盘花生米就好了,”梁逸扔掉塑料袋,不得不说,华东的烧刀子是真的得劲儿,1斤下肚,状态就上来了。他也是个普通人,一个肝脏,两个肾,对于烈酒,没有太多的招架力。他掏出兰博基尼的钥匙,递给给妮可:“我喝了酒,不能驾车,所以今天要麻烦你来当司机了。”

        妮可抢过钥匙,瞪一眼,哼一声,走向露天停车场。

        ……

        “该死的,是谁这么缺德!”

        妮可站在兰博基尼旁,抱着肩愤怒地瞪着干瘪的前轮胎,一阵牢骚发泄后,把罪魁祸首指向梁逸:“都怪你,这么贵的车你停露天停车场,有些卑鄙小人就是见不得人好,刮车,刺轮胎,涂鸦!”

        梁逸绕车身一周,观察完情况,眉头紧皱:“究竟是谁会这么做?四个轮胎全部都用刀戳爆了,而且看刀口还是很锋利的刺刀,正经人谁会携带这种军警配备的冷兵器?”

        妮可气愤道:“明天我就去找物业调监控!缺心眼儿的盗贼,我要亲手把他送进监狱去!”

        梁逸问道:“你现在想怎么办?”

        妮可快人快语:“先把它留在这里,这是最有利的证据,等明天事情解决后再找保险公司理赔……该死,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又要忙活了!”

        对于这种突发情况,梁逸也没办法彻查,如果不是有人刻意这么做,那这种有关道德问题的芝麻小事他也不会去操心。

        ……

        梁逸和妮可来到街边,正准备打车回去,可还没招手,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了跟前,司机摇下车窗招呼:“先生,夫人,请问要去哪儿?”

        “呃……”梁逸挤了挤嘴角,解释道:“我们只是朋友,”接着打开车门,示意妮可先上车。

        “我要坐前面。”妮可心里估计被刚刚那声“夫人”叫得不是很如意,打开副驾车门,坐了上去。

        梁逸自己钻进后座,“艾尔市南,别墅区,116号。”

        出租车启动,妮可戴上无线耳机,听着音乐望着窗外;梁逸剑眉微蹙,环顾车身四周,一个杀戮者的直觉告诉他,今夜不太平。

        “请问您是妮可小姐吗?”出租车司机笑着一张脸,问坐在副驾的妮可。

        妮可摘下耳机,疑惑道:“请问有什么事么?”

        出租车司机笑着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看过您拍的时尚杂志,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真人了。”

        妮可勉强挤出个微笑,不愿理会出租车司机的搭讪,刚要重新戴上耳机,突然车后座的梁逸问来一句话:

        “我一直想问,你在镜头前脱得精光,难道你不觉得羞耻么?”

        这句话可不得了。敢这么说的人不得了,听到的人也觉得不得了。一个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古董,一个是新时代的超级模特。二人之间的碰撞,那必定是火星撞地球般激烈。

        妮可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忍着怒气问:“什……什么?你再说一遍?”

        梁逸深吸一口气,尽管他知道这样会冒犯一个性感女王,但这就是他想问的东西,他就是看不惯一个女人只穿着内衣裤在镜头前骚弄风姿,琳娜虽然也喜欢玩这些把戏,但在外人面前绝对不会这样。他反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些青少年会拿手机把你从头拍到尾?”

        妮可沉下脸色,静默了几秒钟,冷声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梁逸直言道:“我猜,他门一定会抱着你的照片意淫。把你当做梦中情人。你喜欢成为所有人的梦中情人?”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是在暗喻我不要脸对么?”妮可的情绪并没有如海啸般爆发,她继续戴上耳机,偏头望着窗外,嘴里念叨:“不懂时尚的土包子,我怎么会跟你一般见识,呵……”

        梁逸点燃一根烟,摇下车窗吞云吐雾,他也不想和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他欣赏不来所谓的现代时尚。

        隔了几分钟,妮可突然摘下手机,转过头瞪着梁逸,生气道:“梁逸,你真的是个土包子,别人都觉得这些照片很美观,很有艺术性,你为什么认为羞耻?我又不是情.色片的女演员,我三点全露了么?”

        梁逸很诧异妮可的突然好强,莫名中还有一些可爱,但原则就是原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扔掉烟头,道:“我有几个同事和我说,那些性感杂志的女模特,十有八九都是富豪的玩物。以前我还不信,但现在深信不疑。就拿那位叫做‘萨瓦娜’的小姐来说,她会嫁给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绝对不是因为爱情对么?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我是一个不太愿意接受现代思想的老顽固,如果不小心戳到了你们的心坎儿,我也不会道歉,因为我就是这样,如果不是我自己妥协,谁都不可能在我这里改变一点东西、占到一点便宜。”

        妮可冷冷吐出一个字:“酸!”

        “酸?”梁逸冷笑,“是你无知。”

        事实上,梁逸一点都不用酸,单纯善良的冯小艺,异域风情的希琳,风情俏皮的琳娜,成熟勇敢的阿娜斯塔,以后肯定还会遇到更多拥有“真善美”的女人。他并没有炫耀什么,只是世界末日降临,若在文明的世界都自私,贪婪,虚荣的话,到了末世,为了生存与粮食,一定会丢掉人性和自尊;只有那些拥有“真善美”的善良人,才有资格活到最后,才有能力帮助重建家园。

        “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司机麻烦你停车,我不想再看见这个无知的男人!”妮可回过头叫停司机,可瞧了一眼车外的路段,有些诧异了,“这好像不是通往别墅区的路,你会不会走错了?”

        通往别墅区的路段应该是路灯通明的,宽敞的八开大道,但眼前这条路又狭隘又阴暗,路线完全不对。司机回避眼神,牵强解释道:“这条路是大道的引流,我抄了近路。”

        精明的妮可顿时察觉不妥,执意道:“麻烦你停车,我们要下车!”

        司机听而不见,不仅没有停车,反而加快车速驶向小巷深处!

        “我报警了——”

        妮可掏出手机就要记录下司机的模样,坐在后座的梁逸率先出手,他扑上驾驶座,从后扣住司机的脖子,吩咐妮可道:“你把方向盘握好!”

        “他还在踩油门呢!”

        妮可慌张地摁住方向盘,司机低吼着,猛烈挣扎,脚下油门、刹车乱踩,车辆时而加速,时而减速!

        梁逸心中一狠,“咔嚓!”直接拧断司机的脖子,扯断安全带,扒开车门直接将尸体丢了下去,接着钻入驾驶座,掌握方向盘与油门,前前后后5秒钟不到,稳住局势。

        一旁的妮可,惊得目瞪口呆,“你……你就这么把他……杀了?”

        “这里没有监控不是么?”梁逸缓缓踩住刹车,调转车头往街外驶去,“看样子我们是被人算计了,兰博基尼的轮胎,事先安排好的司机,也许那群小混混也是故意有人唆使的。”

        妮可惊恐地望着梁逸,颤声问道:“我可以报警么?”

        梁逸摇头道:“潜藏在黑暗中的敌人很危险,你报警只不过是多送几条人命而已。”

        “那我们该——”

        “小心!趴下!”

        梁逸来不及多想,一把按下妮可的头!

        “咻咻咻……”

        黑暗中连续冒出几道枪火,消.音的子弹轰砸在出租车的挡风玻璃上,“刺啦!”整面剥离碎成残渣!

        大口径手枪!

        梁逸一声闷哼,枪击来得触不及防,纵使他快速反应,左肩仍是挂了彩!

        “臭流氓,你把我往哪儿按!你快放开我,唔……”妮可用额头不断地撞击着梁逸的大腿,一种莫大的羞辱爬上心头。

        梁逸沉声道:“有枪手伏击,我中枪了,你别抬头,不然会死。”

        妮可身体一阵发颤,平静了不少,“你……中枪了?”

        “没关系,不致命。”

        梁逸开启夜视眼,锁定埋伏的枪手位置,计算子弹的路数,左右摇摆车身躲避!

        伏击的枪手素质不低,每颗子弹都与梁逸擦肩而过,“嘭!”眼见车子就要开出路口,轮胎突然爆裂!车身无法平衡,摇摇晃晃更加颠簸!

        梁逸催促:“报警!报火警!”

        “火警?”

        “火警出警更快!”

        “哦……好,我马上……”

        “119”输入,“嘟嘟嘟……电话接进中……喂?”

        “救命!艾尔市南区,中央街道,枪声,你们听到枪声了么?”妮可冲着电话尖叫呐喊!

        “小姐,请您坚持5分钟,我们马上就到!”

        ……

        梁逸好不容易把车开出路口,谁料路口早有杀手埋伏,两辆黑色轿车停在街旁,缓缓摇下车窗,两挺安装了消.音器的冲锋枪透出,边朝出租车靠拢,边疯狂扫射!

        梁逸道:“闭上眼睛。”

        妮可尖叫道:“我根本不敢睁开!”

        梁逸夜战状态骤开!一脚踹烂车门,用身体护住子弹,抱起车内的妮可往黑暗中狂奔!

        两辆黑色轿车,跳下8个手持冲锋枪,戴着黑色面具的杀手,与先前埋伏在街道中的几个枪手一起,对潜逃的梁逸展开追杀!

        阴暗一条街原本发生过火灾,街道旁的建筑早就已经烧得荒废,没有监控,没有路灯,没有人户,也难怪杀手会选择在这个进行伏击。

        梁逸利用身体的优势很快就把追击的杀手甩在了后面,但显然,这群杀手非常凶狠和专业,他们用红点瞄准器更新并锁定梁逸逃亡的方向,只要梁逸稍微一暴露,立马就是一阵火力扫射!

        一场生死角逐,竟不分上下!

        “梁先生,你的身体好冰……”妮可用脸颊感受梁逸胸口的体温,冷得自己都忍不住打颤。

        梁逸很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他心中的怒火已快要烧到眉头,但他能承受住枪林弹雨的冲击,怀中的女人的吃一颗就会死去。多么美丽又无辜的女人,哪怕她喜欢拍性感写真,也不该因为一场子虚乌有的“约会”葬送性命。

        逃,只能逃,逃到一个适当的时机,放下这个脆弱的女人,再回过身来与这些专业的杀手碰一碰!

        “冷兵器时代早就过去,任由你身体再硬也扛不了一发炮弹。”

        梁逸的脑海中全是徐哲和柳良的告诫,今夜的狼狈和无奈,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教训。

        守夜者在追杀夜鬼时,应该也是这副模样;守夜者拿枪在后面追,夜鬼在前面跑;一场角逐,从谁先逃亡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谁会失败的结局。

        导演这场角逐的人,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