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约会(四)

第一百八十九章 约会(四)

        艾尔市的夜,依旧繁华。

        pm20:34分,梁逸走出商务大楼,一股凉风袭面而来。寒冷是狂风暴雨的前兆。雨季不会太久了。

        “唔,都4月份了,还这么冷。”安娜浑身打了个冷颤,冲梁逸道:“梁先生,晚餐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我想赶快回家。”

        梁逸道:“好,”偏头又问一旁保持着高冷姿态的妮可,“你呢?”

        妮可冷声道:“随便。”

        梁逸欣然一笑:“下午开车路过时,在附近发现了一家中餐厅,我们就去那里,如何?”

        安娜期待道:“好啊,可我不能吃太辣。”

        梁逸又看妮可:“你呢?”

        妮可冷声道:“随便。”

        “好,那就跟我来。”

        梁逸带路,寻着记忆走向中餐厅。

        ……

        中餐厅不是很大,两个门市几张桌子,圆桌长板凳,消毒筷子柜,桌面上的调味盐,花椒,辣椒,醋。门前一对双花大红灯笼,亮的还是白炽灯。窗门剪纸照皮影,青花信物挂珠帘。

        在国外做餐饮生意的华夏人,都知道自己的卖点是什么,华夏文明如长河般源远流长,四大文明古国唯一一个没有断层的国家,浓郁的民族特色,总能让这些只有近代史的外国人眼前一亮。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行走在冷风中,看见了家的味道,梁逸的心里有些发酸。如今,山河破碎,流离他乡,心怀天下,无能为力,再退一万步,抛却山河国破,对于“家”这个字,早被2000多年的孤独岁月磨得没了印象;如今,也只能在异国他乡的一间餐厅中,找寻一些家的味道。

        餐厅老板年过半百,穿着老式的白色背心,一条褐色休闲裤,体态略显臃肿,面容和蔼可亲。不紧不慢地擦拭着桌椅。餐厅里除了店老板之外就再也没别人,服务员也没见着影子。

        “梁先生,这就是你所说的中餐厅?”安娜倒没多少介意,只是看向一旁的妮可,低估道:“这地方可不符合妮可小姐的身份。”

        妮可板着一张脸,也没评价餐厅的好与坏,只道:“我吃过几次中餐,但都不尽人意。”

        梁逸笑道:“那么恭喜你,差一次美好的体验,就能彻底爱上中餐了。”

        妮可冷声道:“换一家。”

        梁逸道:“就这一家。”

        妮可凝眉,瞪着梁逸:“结尾有一家星级饭店,那里也有中餐,干净多了。”

        “这家店,哪儿脏?”梁逸大步走进餐厅,这间店很干净,干净得就像是下班后被妈妈收拾过的家一样。他提高音量,用一口流利又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只要人心不脏,做出来的饭菜就会干净,就很可口。”

        老板估计是听到了这“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之言,感触地回过头,才发现门外站了3位客人,一位还是华夏人。热情地上前迎接,

        “异国遇同乡,稀客稀客呀!”

        梁逸欣然一笑,问道:“老板,店打烊了吗?”

        老板迟疑了几秒钟,露齿一笑,热情欢迎道:“没有没有,3位里边儿请吧?”

        梁逸抬手冲身后的安娜和妮可做了个前进的手势,自己先走进餐厅。妮可本来打算转身离开,安娜急忙拽住她,好说好劝了几句,拉拉扯扯,才走进餐厅。

        “我姓王,叫王喜,华东人红河人,呵呵呵,先生您呢?”老板憨厚地笑了笑,捡来三个玻璃杯,用长嘴茶壶斟酌3杯热茶,问道。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大姓,”梁逸说着,自我介绍道:“我姓梁,单名一个逸字,祖籍西南,巴蜀一带。”

        王老板拍手叫好道:“嘿!巧了,川菜我也拿手,梁先生今天有口福啦!”

        安娜把妮可先按在座位上,自己才好坐下,笑着摇头道:“不行不行,我知道川菜,那个太辣了,老板你还是烹饪几个清淡些的。”

        “行!”王老板爽快答应着,递过来3份菜单。

        “梁先生,中餐我门都不懂的,还是您来点吧?”安娜放下菜单。

        梁逸瞥了一眼妮可,问道:“那我点了?”

        妮可抱着肩,冷声吐出两个字:“随便。”

        梁逸也没看菜单,脱口而出几道菜名:“清蒸蛋花儿,红烧豆腐,京酱牛肉,辣子鸡丁……呃,算了算了,辣子鸡丁太辣,换成番茄炒蛋,然后再来个黄瓜皮蛋汤,最后一人一碗米饭。”

        王老板掏出圆珠笔与笔记簿,一边念叨着一边记下菜名,完了后,笑着问道:“梁先生,不来点酒?”

        梁逸斜了一眼对面的妮可和安娜,苦笑道:“如果没有女乘客的话,我还可以小酌几杯。”

        “好。几位稍等,我马上去开灶。”

        王老板撕下菜单,收起圆珠笔和笔记簿,转身走入厨房。

        ……

        15分钟后,王老板将最后一道“黄瓜皮蛋汤”搁上桌。“菜齐了,3位请慢用。”

        “王老板,你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这要是再来两个客人,忙不过来的。”梁逸取出3双筷子,自己留一双,递给妮可和安娜各一双。

        王老板寻了个较远的位置,掏出一支烟,缓缓点上,叹气道:“原先还有几个老华侨光顾,现在整个艾尔市都在抵制华夏,谁还敢出门?几个欧罗的店伙计都辞职了,老婆孩子在家待着呢,我一个人把店看着,生怕……”他猛吸几大口烟,生怕没了下文。

        梁逸皱眉道:“生怕什么?”

        王老板悲伤道:“生怕店被人砸了……”

        梁逸板下脸:“没有王法了?”

        王老板摇头道:“我都想把店关了,一家人迁回去。但是华夏那边灾情严重,欧罗政府也限制出入,”他有叹道:“我这店呐,每天早上起来,大门上都有恐吓涂鸦。我心里很担心。”

        “好过分,警察都不管的么?”安娜吮着筷子,皱眉问道。

        “别提了,”王老板抬起自己左臂上的红丝带,苦涩道:“上次警察局才来人,要抓我全家去体检,我花了好多钱,找了好多关系的才把妻子和孩子要回来,我不让她们出门,就是怕再被抓起来……”他又看着梁逸道,“所以我才很惊讶,梁先生您这么晚了还敢在市中心出现,而且也没绑上红丝带,要是被那些警察看见了,非得抓回警察局,没个1、2万钞票都出不来。”

        “啪!”妮可放下筷子,眉间英气十足,问道:“老板,你跟我说,是哪个警察讹诈你?我管家的男朋友就是警队队长。我让他为你抱不平。”

        这妮子看似清高,竟没想到还挺仗义。梁逸当然知道妮可口中的“管家男朋友”是谁,洛克斯,一个卑鄙贪婪的家伙。也不知他死了没?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21:04分,距离子夜还有将近3个小时,如果不出意外,洛克斯很快就会出意外。

        王老板笑着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事情都过去了,我这家店最多开到4月中旬就会关闭。这些年做生意也赚了不少钱,现在只希望能躲在家里熬过这场灾难。”

        “真是遗憾呢,老板你的菜烧得可真棒,我还想以后天天订你家的外卖呢,结果这么快就歇业了,”安娜用勺子舀起一块芙蓉蛋羹,赞美道:“你看这个东西,和果冻冰激凌一样,软软地,热热的,”她把蛋羹倒进嘴里,用舌头抿了两下就吞进了肚子,感叹道:“真是奇妙,软到连嚼都不用嚼,嘿嘿,真好吃……”

        妮可低着头,细嚼慢咽不说话,总之筷子就没怎么停过。

        梁逸盛了两碗米饭,递给安娜和妮可,笑道:“油腻的菜,搭配软甜的米饭,会有格外的口感。”

        “谢谢梁先生。”安娜甜蜜地笑了笑。

        “谢谢。”妮可挤了挤嘴角,勉强算作回应。

        梁逸自己只盛了一碗皮蛋汤。细品碗里的汤汁,细品对面的美人。

        吃饭,喝汤,有事没事闲聊。这一顿饭,吃得还算惬意,妮可也稍稍放下自己的架子,对梁逸另眼相看。

        ……

        “哟?王老板,今天的生意不错嘛?这么晚了还有人光顾。”

        一句本该成为祝贺的话,偏偏被人说成了尖酸刻薄。

        5个染着怪异发型,穿着土嗨服饰的非主流青年人,大摇大摆走进餐厅,不经同意就在柜台里掏出几包烟,分发着点上;

        一个身穿黑色铆钉夹克儿,打着鼻环和唇钉的青年,看样子是团伙中的老大,他叼着烟嚣张道:“王老板,今天没带钱,烟钱先赊着,你觉得怎么样?”

        王老板赶紧跑到柜台,把收银台的柜子锁上,冲那身穿铆钉夹克的青年呵道:“杰尼!今天我有客人在,这几包香烟就送给你,请你离开!”

        那个穿黑夹克,叫做“杰尼”的青年突然做了个手势,身后的几个小弟冲进餐厅,直接走到梁逸所坐的桌子前,其中一个留着脏辫的青年,打量了几眼梁逸,冲杰尼确认道:“老大,就是这个华夏人,他肩膀上没捆红丝带。”

        “嘿!那今晚可赚大了!”杰尼兴奋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催促道:“快,快把他抓起来,送到警察局去领赏金!”

        “这是我的客人!”

        王老板急眼了,正想上前阻止,谁知杰尼突然从兜儿里掏出一把手枪,顶着王老板额头威胁道:“老东西,看在你这几包免费香烟的份上我不找你麻烦,但你要是敢阻碍我发财,信不信我给你一枪!”

        王老板不敢再动弹,惊慌道:“杰尼,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干嘛要为难我的客人?”

        杰尼冷冷一笑,收回手枪,提醒道:“王老板,我要是拿枪指着你,然后再让你给钱,那我不就成了抢劫犯了?我可不想再进去吃牢饭,还是抓个华夏人靠谱,有赏金,还能和警察打好关系,何乐而不为?”

        “啪!”妮可猛拍桌子,起身冲一干小混混呵斥道:“想不到艾尔市里竟然还有你们这些流氓,全都无家可归,没有父母教育么?”

        通常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女人的愤怒完全起不到威慑的作用,不仅如此,还有可能会被羞辱。和一群有爹生没娘养的流氓谈教育,相比对牛弹琴都不如。

        “wc!老大,你快来看这个妞儿!好面熟啊!”

        “妮可小姐嘛,你们没看过她的性感写真啊?”

        “原来真人也这么漂亮……”

        几个不良青年纷纷掏出手机,对着妮可就是一阵狂拍。妮可大概是习惯了在镜头前展示自己,不避不让不捂脸,瞪着一双眼睛,让青年们记住自己愤怒的样子。

        “少tm乱搞,干正事!把这个华夏人带走!”杰尼举枪抵着梁逸的后脑勺,冷笑道:“先生,别让我们为难,配合一下吧?”

        梁逸放下手中的汤碗,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转身用脑门对准枪口,轻声道:“开枪。”

        所有人都愣了几秒钟,包括妮可和安娜。

        “老大,他……叫你开枪?”脏辫青年旧言重提,略表怀疑。

        杰尼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枪口押紧梁逸的额头,狠声道:“你以为我不敢开枪?”

        梁逸点燃一根香烟,吮吸一口,吐在杰尼的脸上,挑衅道:“那你就开枪试试。”

        杰尼瞪着凶狠的眼睛,持枪的手微微颤抖,手指搭上扳机,生怕一个冲动就扣下。

        梁逸冷声道:“你的眼神中虽然透露着凶狠,但一点儿也没有杀人的戾气,你根本就不敢开枪杀人,你不过是个一事无成,有爹生没娘养的小混混,跳梁小丑,注定上不了台面。”

        杰尼颤抖怒骂:“你tm的住嘴!”

        梁逸顶着枪口往前走,他进一小步,杰尼就后退一小步,他进一大步,杰尼就后退一大步。无形之中,杰尼就成了他的提线木偶,一拉一扯,一进一投,全听指挥。

        渐渐,杰尼被梁逸逼迫到餐厅门口,手仍在颤抖,但扳机始终没有扣下。显然,这个华夏男人的勇气和魄力已经赢他太多。

        杰尼看见了梁逸眼中的戾气,与监狱里那些杀人犯一样骇人的眼神!

        “呵,你当我是傻子么?我要是开枪,我不就成了杀人犯了?况且我还要抓你回去领赏金呢,我——”

        “懦夫。”

        梁逸轻吐二字,直接打断杰尼的牵强解释,并按住杰尼持枪的手,在手腕上狠狠一掐,“咔擦”,骨裂的声音如折断一根甘蔗。

        “啊!”杰尼吃疼,手松开,手枪顺势从掌心滑落。梁逸眼疾手快接过手枪,拉栓上膛开保险,反顶住杰尼的额头,冷声问道:“先在换你了,猜猜,我敢不敢开枪?”

        没人会觉得梁逸不会开枪,包括王老板,安娜,妮可都认为梁逸很可能一颗子弹就打爆杰尼的脑袋。

        杰尼捧着断裂到耷拉的右手,跪在地上一边痛苦哀嚎,一边求饶道:“对不起,别开枪,别杀我……”

        杀一个渣滓,对于梁逸而言只是手起刀落的事,但他不是正义的使者,为民除害不仅没有奖励,反而还要被当成杀人犯通缉,得不偿失。

        梁逸用枪,环指了一遍其他几个小混混,冷声道:“这把枪里有13颗子弹,你们一人吃2颗还有剩下的……如果你们不想吃子弹,就把手机里刚刚拍摄的照片全部删除,然后依次跪在我面前,”说到这儿,他抬起左手,斜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继续道:“现在是晚上9点18分21秒,我只给你们30秒的时间做这些事,也就是说在18分51秒的时候,你们要全部跪在我面前,不然你们就要死……好了,说话已经浪费了15秒,你们还有15秒的时间。”

        小混混们哪儿还敢耽搁,抢着在梁逸面前跪成一拍,捧着手机一边打颤,一边快速操作着“删除”照片。

        梁逸拔出手枪弹夹,一边卸下子弹,一边告诫跪在身前的小混混:“你父母都教育不了你们,我也懒得多费口舌。总之一句话,你们以后要是再敢来骚扰王老板,我一定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疼。”

        “哒哒哒……”手枪子弹如珠子一样落在地上,每弹一下,小混混们的心就惊颤一下。

        “我再送你们一程,”梁逸像踢皮球一样,把小混混挨个儿的提出餐厅,把卸载的手枪一并扔出去,呵道:“赶紧滚!”

        小混混相互搀扶,一溜儿烟便跑没了身影。

        “梁先生,你真是吓死我了你,你怎么还敢跟他赌命呐……”王老板抹了抹额头上溢出的汗水,吓得脸色苍白。

        梁逸点燃一根香烟,脸上毫无波澜,语气平静道:“王老板,我个人认为你还是把这家店关了,断手那小子既然能搞到枪,就一定有黑色背景,得防。”

        王老板点头道:“梁先生说得是,明天这店啊,我也不敢开了。”

        梁逸搭上柜台,指点着烟柜里的‘中华烟’,笑道:“老板,你如果要关门,送我两条华夏烟呗?”

        王老板欣然道:“行!你想要多少都没问题……酒要不?正宗进口的华东老白干。”

        梁逸比出了个剪刀手,笑道:“事不过三,只取其二,老板,我只要两瓶,多的我可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