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约会(三)

第一百八十八章 约会(三)

        “安娜小姐,你其实可以去忙活自己的事情,我绝对不会乱来。你们的生命是很短暂的,浪费时间就等于慢性自杀。”

        梁逸说的是实话,天大天大的实话。

        但安娜还是紧着脸蛋儿,盯着梁逸,有一句没一句,也不敢太大声:“梁先生在公共区域抽烟难道不是乱来么?”

        梁逸把兰博基尼的钥匙丢在桌上,撸起的袖子也没再放下。他掐灭了烟屁股,很有礼貌地取了一张餐巾纸包裹烟头,一片烟灰也没撒到桌子上。

        “梁先生,你这辆兰博基尼,多少钱唷?”安娜盯着桌上的车钥匙问道。

        事实上,人都有模拟空间的能力,就比如这把车钥匙,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车钥匙,而是一大堆闪着亮光,透露着芬芳的钞票!

        梁逸笑问道:“你和妮可同窗这么多年,难道就没见过她开兰博基尼?”

        安娜摇头道:“妮可在学校很低调的,从来不开跑车入门,我们也是在毕业时才知道她是whec集团的千金小姐。”

        “哦?这样么?”梁逸倒是对这位“妮可”又刮目相看了几分,他收起兰博基尼的钥匙,道:“事实上呢,这是我最便宜的一辆车,具体多少钱我也不知道,没关心,反正不痛不痒。”

        梁逸绝不是在吹牛,幽灵列车,每一节车厢都比这辆兰博基尼要贵好几倍,还不说车厢里装载的“乘客”,价值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哎,真羡慕你们这些有钱人……”安娜悠悠一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暗道:“不知不觉都七点半了……”

        梁逸眯了眯眼睛:“你该下班了对么?”

        安娜摇头道:“其她前台的同事都该下班了,公司的开关门都由我来负责,所以我也算是坚守到最后一刻的那种人吧。”

        梁逸笑道:“天道酬勤。”

        “是呢,每次和妮可一起下班,都能蹭一顿饭,嘿嘿……”安娜起身,下意识地折了折自己的短裙,冲梁逸微微一笑,挥手告别:“那么梁先生,我下去看门了,您如果饿了,渴了,那边有零食和饮用水。”

        梁逸点点头:“好。”

        安娜离开座位后,整个休息区只剩下梁逸一个男人,其它座位上都是些打扮时髦,性感撩人的女模特。奇怪的是,她们所坐的方位都与梁逸对立,每个人都假装玩儿手机,时不时就瞥梁逸一眼,瞧瞧这个富有多金的华夏人。

        梁逸当然懂得这些姑娘的意思,但他觉得这些意思真的很没意思。他拍了个全景照片,发到和叶秋,陈亮的联信群里,让这小子馋馋眼。果不其然,没过10秒钟,叶秋就发来一句:

        “握草!梁长官你去的这个会所有点高级啊!”

        梁逸笑着回复:“梁长官今天发福利,喜欢哪个和我说,帮你们要联系方式。”

        “左边那个就很靓,右边那可也可以……梁长官干脆全部要来得了,做一本嫩模通讯录。”

        “当真?”

        “当然是开玩笑的,周怡这姑娘太虎了,每天都要查我手机,我暂时得收敛一些……呵呵呵……”

        “对了,叫你们搜集的有关艾利福德的资料整理好了没?”

        “已经搞定了,马上就发给你,注意查收。”

        “叮咚!”

        联信文件传输提示,“接收”,点击“文档在线预览”,一排排小字出现在手机屏幕:

        艾瑞福德1937年1月17日生于东欧艾尔市,万豪国际娱乐会所总经理,cr酒庄的主要投资人,红十字会名誉会员……一大堆产业资料,名誉头衔,另外还附带一张和蔼可亲的笑容。

        “半截身子入土了还出来作妖?”梁逸轻哼,下面几条新闻顿时抓住了他的眼球:

        “与死神檫肩而过的著名企业家——艾瑞福德。”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艾瑞福德起死回生并越活越年轻?”

        “艾瑞福德或将在2020年4月07日举办大婚,结婚对象为国际名模萨瓦娜·卡列尼娜,这场超60年的忘年恋备受各大媒体关注。”

        “艾瑞福德宣布关闭万豪夜总会并配合警方的积极调查,声称:‘不会让任何事情影响自己的世纪大婚。’”

        ……

        人老心不老,老牛吃嫩草。国际名模萨瓦娜?不就是在摄影棚里拍内衣广告的那个?

        今天是2020年4月4日,距离艾瑞福德的4月7日的婚期仅仅只剩3天时间。

        艾瑞福德是血徒的身份已经确认,梁逸下一步的计划就是找这个起死回生的老头子问出真相。正巧一场万众瞩目的忘年婚礼,可以把计划进行得名正言顺。

        “咵哒!”开门声。整个公司现在只剩下一扇门需要打开,那便是妮可所在的摄影棚。

        “萨瓦娜今晚真是辛苦你了,拍得很棒。”

        “呼……的确很累人。”

        “妮可小姐,今天晚上不包夜宵了么?嘻嘻?”

        “今晚上怕是不行了,父亲给我安排了人见面,唉……柯昂,你带大家去放松一下,所有的费用全部算我个人的。”

        “好的,妮可小姐。”

        摄影棚里陆陆续续走出来十几个人,各个穿着时髦、光彩夺目,特别是领衔在前的两个女人,一个身高175cm,披着一件黑色貂绒大衣,衣服并没裹紧,两条笔直的大长腿,黑色的性感蕾丝若隐若现,想必她就是国际名模,即将嫁入豪门的“萨瓦娜·卡列尼娜”;另一个身高170cm左右,穿着一套休闲简约的白色长裙,低调奢华,气质独特,强大的气场使得一旁的国际名模都有些黯然失色,除了她是妮可之外,相信也没有人能驾驭得了这样的气质与气场。

        “咦?都快8点钟了,你们怎么还不走?”妮可见还有模特在贵宾席里滞留,忍不住好奇问。

        嫩模们估计挺害怕妮可,随口几句敷衍就往楼下溜儿去。

        如此一来,贵宾席里只剩下默默抽烟的梁逸。

        梁逸表现很平静,内心属实有点慌张。这里并不是决定生死的战场,而是一个高端奢华的现代公司。大将军能在战场杀敌,但进了朝堂,遇见了公主还是得卑躬屈膝行个礼。妮可虽然不是公主,但也这家公司的女王,出于尊重和礼仪,他也应该多收敛收敛。

        妮可一眼就看见了梁逸,眯了眯眼睛,精明得看不出眼中神色。

        “喂喂喂,你是谁呀?怎么敢在这种地方抽烟?赶快把烟掐了,别熏到萨瓦娜小姐了,她可是个孕妇。”一个阴阳怪气的男助理,留着一头看似潮流的碎发,个子不高,165cm可能都不到,生得白白净净,可惜是个男人,他用兰花指指着梁逸,嗓音如公鸭。

        搞艺术的难道都这样?

        “孕妇?”梁逸惊讶得瞥了一眼萨瓦娜,心想:该不会是艾利福德那老头子的?如果是,那就真的很牛逼了。

        “不好意思。”他掐灭烟丝,用纸巾包裹好,收回衣兜儿里,起身刚想开口阐明来意,谁知妮可却率先开口问:“你就是父亲他一直在我耳边唠叨的那个华夏男人?”

        她的语气很平淡,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梁逸道:“在下梁逸。”

        妮可问道:“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梁逸瞥了一眼手表,pm20:09分,他从5:30分就到的公司,“等了你2个小时36分钟。”

        妮可点点头,随口一声:“梁先生也辛苦你了,”她又对那个阴阳怪气的矮个子男人道:“柯昂,你再多订一个位置,让梁先生与你们共进晚餐。”

        柯昂当然不情愿,但也只能点头答应:“好的,妮可小姐。”

        梁逸眯了眯眼睛,事情突然就变得有趣了不是么?他嘴角微微一翘,掏出一根香烟,含在嘴唇上,冷声道:“孕妇及一些性格不是很明确的人可以离开了,我要在这里吸一支烟。”

        柯昂皱眉道:“梁先生,您这是故意的么?”

        梁逸坦言道:“对,我是故意的。”

        柯昂掏出手机,瞪着眼睛,假装威胁:“那我有权利叫保安把你请出去!”

        “柯昂,”妮可轻唤,摇头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订位置,别影响了大家的心情。”她又带着歉意看向身旁的萨瓦娜,“不好意思萨瓦娜,你先去换衣服,这里由我来交涉。”

        萨瓦娜偷瞄了一眼梁逸,低声道:“妮可小姐,你不会有事吧?”

        妮可摇头,大方道:“他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我应该感激他才对。”她的语气中并没有半点感激。

        萨瓦娜点点头,对身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轻声道:“那我把保镖留下。”说完,跟着一帮人绕过休息区,走向更衣室。

        柯昂瞪了一眼梁逸,转身离开。

        妮可深吸一口气,带着保镖走进休息区,与梁逸相隔一张桌子,对立坐下,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缓缓点燃,吞吐了几口,才开口道:“梁先生,首先很感谢你救了我父亲,也很抱歉你的漫长等待。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父亲他以前可以控制我,但现在他干涉不了我的私生活,还有,我是有未婚夫的,请你明白这些。”

        一席话,全程面无表情,高冷得像是一朵生长在万年雪山上的莲花,生人勿进,生人无法靠近。

        梁逸取下嘴唇上的烟,重新塞回烟盒儿,笑道:“妮可小姐,我从头到尾都没说是来找你约会,或者想和你有什么关系的。你父亲帮了我不少忙,而我又恰好搅和进你父亲的生意,所以他想把我变成罗斯家的上门女婿。”

        妮可神情厌恶,片语不言。

        梁逸继续道:“我这次来就是接你回家的,你就好好配合一下,回去住个几天,这样你好,我也好,你爸爸也好,ok?”

        妮可果断摇头道:“不用了,那个家我实在不想回,再次感谢梁先生的好意,你请回吧……如果你需要回去的车费,我也可以跟你报销,”说完,她掐灭烟头,用纸巾包裹好,转身离开,“我还有些工作要处理,那就不送多梁先生了。”

        “萨瓦娜小姐怀孕了?”梁逸突然问道。

        “什么?”妮可有些莫名其妙。

        梁逸没有再问,他确定妮可是听到了,问出“什么”是惊讶,而不是疑惑。

        妮可皱眉道:“萨瓦娜是怀孕了。”

        梁逸这才继续问道:“是艾利福德的?”

        妮可道:“是,”然后问:“这又管你什么事?”

        梁逸耸了耸肩:“我刚刚看新闻上说,萨瓦娜要和艾利福德在4月7日结婚,就问了一下。”

        妮可莫名地,开始对这个男人有些忌惮了。

        梁逸虽然是个善良的人,但他杀的人实在不少,而且手起刀落眨都不会眨一下。他要是稍微有点想法,哪怕隐藏得很好,旁人也会感觉到一种,戾气!让人后颈发凉!

        妮可抓紧离开,可转身还没走上两步,又听见梁逸不紧不慢的问:

        “你会受邀去参加婚礼吗?”

        妮可停足两秒,没有回答梁逸的话,而是加快脚步离开。这时,一个欣喜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更衣室里传来:

        “当然了,妮可小姐必须要来参加我的婚礼,整个公司的同事都是我的邀请对象呢。”

        萨瓦娜换上了便装,仍旧性感迷人,她笑着走出更衣室,提及自己的婚礼非常兴奋。

        妮可猛然回首,目光绕过萨瓦娜,惊恐地望向梁逸。

        梁逸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谁也别想从他眼神中获取半点信息。妮可作为邀请对象,那他如果能靠着与妮可的关系,岂不是能名正言顺地参加婚礼?

        万豪夜总会的覆灭,一定对艾尔市里的夜族敲响了警钟,艾利福德肯定有所防范,如此一来……“萨瓦娜小姐,你与艾利福德先生的婚礼是在晚上进行的么?”梁逸很有礼貌地问道。

        萨瓦娜兴奋道:“是呢,本来计划是在海上的豪华游轮上举办婚礼的,但这几天遭遇台风,只能改成了江景游轮。”

        梁逸冲萨瓦娜比了个“ok”的手势,笑着祝福道:“梁某提前祝你大婚顺利。”

        萨瓦娜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算作对梁逸的回谢,又与妮打了一声招呼,“那么妮可小姐,我先回去休息了,再见。”说完,随着助理一起走下楼。

        妮可全程都在盯着梁逸的眼睛,她以为凭借自己的精明能看透一个暗藏心机的男人。可如果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活了两千多年,就绝不会这么自信。  旁人都走光了,2楼只剩下梁逸和妮可,中央空调“呼哧呼哧……”的排气声都能清晰听见。

        “你还是跟我回去吧,别这么倔强,家是你最温暖的港湾,哪怕只有一个人。”梁逸发出真挚的邀请。

        “你休想夺走我父亲的家产!哪怕你救过他的命!”妮可唾弃了梁逸一句,转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啪!”的一声,关紧房门。

        梁逸坐回座位,继续玩手机。

        pm20:24分,夜,还很漫长。

        “哒哒哒……”高跟鞋上楼的声音。

        安娜探出脑袋,打量了一眼梁逸,啥话也没说,举起遥控器对准墙上的中央空调,“滴!”空调关闭,“呼哧呼哧”的排风声戛然而止。

        “梁先生饿不饿?”安娜突然问道。

        梁逸道:“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就问梁先生你饿不饿,饿的话我多拿一杯泡面。”安娜从零食柜里取出三桶泡面,悉心地在生活桌台上拆封,撒佐料,等水开,泡面。

        欧罗的方便面都是一杯一杯的,150毫克,还不够人塞牙缝。梁逸问道:“怎么不多泡几杯?”

        安娜揉了揉干瘪的肚子,盯着饮水机上正在烧水的红色指示灯,组织了好久的语言,才吐出两个字:“怕胖。”

        肥胖,致命,无情!

        “真是个无法令人反驳的理由,”梁逸把手机锁屏,起身走向安娜,问道:“你们每天晚上都这样解决用餐的?”

        安娜道:“也不是,只是今天周五,所以更忙一些,以前最多7点半就会下班。”

        梁逸道:“你又何必将就她呢。”

        安娜摇头苦笑道:“是妮可将就我才对,不然我怎么能一进公司就当主管?”

        梁逸一把按住安娜泡泡面的手,笑着邀请道:“我请你吃晚餐。”

        安娜嫣然一笑:“你不等妮可了?”

        梁逸苦涩道:“你认为我等得到她?”

        “妮可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少关爱。她有些轻微的抑郁,每个周天我都会陪她住,所以她需要陪伴,她吃软不吃硬的……好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去琢磨吧。”安娜笑着说完,拨开梁逸的手就要继续泡面。

        梁逸做法果断,直接抢过泡面就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拔掉饮水机的电源,所为何意,一目了然。

        安娜插着腰,撇着嘴巴,并没有生气:“梁先生,你这样不好。”

        “怎么就不好?”

        “接近不了妮可,就对她身边的朋友下手,再施行农村包围城市的计划,从而俘虏她的芳心……可这样一来,身边的朋友不就成了垫脚石?”

        女人总喜欢自作聪明。梁逸可没有这个荒唐的想法,他只记得刚刚萨瓦娜说,公司所有员工都会邀请,那么也就不一定要作为妮可未婚夫参加婚庆,让安娜帮自己混上游轮,也是同样的效果。

        “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所以请你吃饭,当做赔礼道歉。”

        梁逸觉得是时候表演自己的霸气了,于是直接牵起安娜的手,转身往楼下走去。

        “梁先生……你这样让妮可看到了不好……”

        安娜没有拒绝梁逸的热情,因为她知道梁逸兜儿里有一把兰博基尼的钥匙,谁会傻到拒绝金钱的邀请?

        “等等!”

        “咵——”

        办公室大门重重推开,妮可提着个小挎包冲了出来,瞧见手牵手的梁逸和安娜,神色颇为复杂。

        安娜急忙甩开梁逸的手,尴尬道:“妮可,你要下班了?”

        妮可板着脸,点头轻“嗯”了一声走向梁逸和安娜。

        “我们准备去吃好吃的,你去不去?”梁逸爽快问道。

        妮可微微皱眉,来回打量安娜与梁逸,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但没有回复。

        “你不去算了。”

        梁逸已在这个富家名媛上浪费了太多时间,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再干。今晚来与她见面,纯粹是想给罗斯一个交代。

        “走吧,餐厅要关门了。”梁逸招呼着安娜下楼。

        “我去!我当然去!”

        妮可几乎小跑,从梁逸身边抢过安娜,紧目瞪着梁逸,仿佛在警告:你休想伤害我的朋友!

        梁逸笑道:“那就走。”

        夜,还很漫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