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狂风骤雨前夕

第一百八十三章 狂风骤雨前夕

        洛克斯才见梁逸的第一眼,目光中就充满了敌意,他打量着梁逸身上的浴袍,指不定还嗅到了他身上的薰衣草芬芳。如果不是相拥抚慰,谁的身上会沾染这么浓郁的体香?

        梁逸平静一张脸,现在的情况是,他在门里头,洛克斯被关在门外面,他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洛克斯连客人都算不上。语气很生硬,问道:“你是谁?”

        洛克斯确认了一眼门牌号,把手机屏幕递给梁逸看,道:“我是苏菲的未婚夫,她呢?”

        “她还在洗漱,也可能在换衣服,总之才刚刚醒来。”梁逸从容一笑,不紧不慢地打开大铁门旁边的小偏门。

        洛克斯的脸色稍稍有些难看,他多半认为梁逸和苏菲有一腿了,他以为哪怕自己还没被绿,也快要被绿。可他眼中又有些苦涩与无奈,本就是假扮的情侣,何必在乎绿或不绿?

        梁逸心里笑得不亦乐乎,他看得出洛克斯脸上复杂多变的神色,这个男人没底气拥护自己的女人,因为他是个伪君子,也是个冒牌货。所以他才会开一旁的小偏门供洛克斯的进来。她邀请并问道:“先生不知尊姓大名?”

        洛克斯声音渐冷:“洛克斯·克塞洛。”

        “在下梁逸,”梁逸黯然一笑,转身走向宅子,“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点儿印象,刚刚的早间新闻有出现过你采访的画面。”

        洛克斯冷声道:“既然梁先生看过早间新闻,那就应该知道昨天晚上艾尔市发生了什么事。”

        梁逸主动承认道:“我的确与这件事有关。”

        洛克斯皱眉,沉思无言。

        梁逸又道:“我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他们强迫我吃了那种红色药丸……”

        梁逸把自己谎言从头到尾又详细地讲了一遍,比先前讲给苏菲的那一席话还要精准无破绽。这件事情与他有关,但自己绝对不是杀人凶手。

        洛克斯被称之为“刑事组之虎”,敏锐的观察力绝非浪得虚名。对于梁逸的解释,他半信半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吸血鬼’存在的?难道你们华夏也发现过他们的踪迹?”

        梁逸笑道:“我们进去边喝茶边谈。”

        洛克斯沉声道:“希望梁先生能好好配合,长话短说,我时间并不多。”

        苏菲神色紧张地站在宅子大门口,手指尖打着小九九,犹如一个刚偷完腥的少妇,不仅要面对自己的丈夫,还要时刻关注自己的情夫。

        如果这是一场角色扮演,苏菲是偷腥的妻子,洛克斯是下班回家的丈夫,梁逸则是与妻子偷腥的情夫。

        洛克斯冷冷地望着,脸上补了淡妆,发丝梳理缭乱,态度不再那么从容的苏菲,心里的醋意与怒火剧烈燃烧,“哗哗哗……”手中的玫瑰捏得颤抖,瞧身旁梁逸的眼神也起了杀意!

        梁逸眉目含笑,时不时地还与苏菲眉目传情,蓄意要把这场误会惹得更大!

        一只红杏出墙,信手摘花,何其不乐乎?

        “呵呵呵……苏菲,没想到洛克斯警官竟然是你的未婚夫,我还以为你们只是普通朋友呢,这么一大束玫瑰花,你快下来迎接。”梁逸笑着招呼道。

        苏菲展颜微笑不露齿,上前接过玫瑰花,轻责道:“洛克斯,这里不是我的家,你这样送花不太好。”

        洛克斯强颜欢笑道:“最近警务繁忙,我已好久都没有来见你,这束玫瑰花代表我爱你的心意。”

        苏菲点了点头,捧过玫瑰。

        玫瑰的确很香,但怎么也盖不过她身上的薰衣草芬芳。

        “花茶我已经为准备好,就在客厅,你们随意。”苏菲回首一瞥“情夫”梁逸,细微叹气,手捧玫瑰,转身离开。

        梁逸冲洛克斯做了个“请”的姿势:“洛克斯警官,你先请。”

        洛克斯轻哼,率先走进大门。

        梁逸含笑跟上。

        ……

        客厅两盏茶,渐凉。

        梁逸抿了一口茶水,摇了摇头,不满道:“太次,太次,”便扯着嗓子喊道:“苏菲,苏菲你过来一下!”

        苏菲闻声赶紧走了过来,微微皱眉:“梁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梁逸把茶杯往桌上一搁,轻责道:“泡茶的水温不够,泡出来的茶味道就会变淡,花香也煮不出来。你一定是偷懒用了凉水,拿回去重新再泡两杯——记住了,开水要鲜,95-98℃最佳。”

        苏菲咬唇致歉:“不好意思梁先生,我的确是用温水冲泡,我这就去为您换两杯。”她端起桌上的茶杯,转身离去。

        洛克斯对梁逸的嫉妒更浓烈了。

        情妇不仅给丈夫带绿帽子,还要当着丈夫的面指示妻子伺候茶水。试问,哪个丈夫看了不生气?

        梁逸得意地笑了笑,让洛克斯头上发绿不是目的,最主要的还是把苏菲支开,不然怎么给这个“假丈夫”下套?他抽出两支烟,自己含上一根,递给洛克斯一根。

        “我不吸烟,谢谢,”洛克斯摆手拒绝,出声提醒道:“梁先生,我刚才和你说过,我的警务非常繁忙,不如我们直接开门见山?”

        梁逸点燃香烟,翘起二郎腿,笑道:“那就开门见山,你想知道什么?我如实回答。毕竟这里是你的地盘,能在这里喝茶,就尽量不要去警察局。”

        洛克斯直接道:“你是怎么知道吸血鬼的事情的?”                梁逸心中早已编织好谎言,先问:“洛克斯身为警察,你知道华夏最西部的喀什尔地区的‘圣城’?”

        洛克斯点头道:“知道。那里有一个叫做‘魔鬼’的基地组织,非常凶残。”

        梁逸继续讲述道:“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碰到吸血鬼的。他们身材高大,皮肤白皙,有尖尖的牙齿,以吸血维持生命,睡在棺材里面,只有晚上才会出来活动。”

        洛克斯沉声道:“电影里的吸血鬼也都是这个模样,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你该拿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梁逸抽了口烟,笑道:“洛克斯长官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

        “啪!”洛克斯掏出自己的配枪,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拍,大声道:“梁先生,请你不要拖延时间,妨碍公务!”

        梁逸肃然皱眉:“我们不是约定好,交换情报的么?”

        洛克斯冷笑道:“你是什么身份?交换什么情报?你要搞清楚,现在我是在审讯你!昨夜的凶杀案,每个人都是嫌疑犯!如果你本想回警局里喝茶加餐,就请老老实实地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我!”

        “撕破脸了?”梁逸抖了抖烟灰,从容镇定。

        “咔嚓!”洛克斯子弹上膛,持枪对准梁逸额头,威胁道:“华夏人,我忍你很久了,别逼我杀了你!”

        “洛克斯长官,何必动刀动枪?这才仅仅过了5分钟,洛克斯警官会因为这点儿时间杀人?”梁逸淡定地抽了一口烟,缓缓撇开洛克斯的手枪,讲述道:

        “我从西北逃难,刚好坐上罗斯先生的火车。但在火车最后一节车厢,发现了6口棺材,棺材里面躺着一些沉睡的人,就是那些吸血鬼。”

        洛克斯眉头紧皱,追问道:“那节车厢在哪儿?车厢又是送往哪里?”

        梁逸从衣兜儿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运货单,递给洛克斯道:“这是车厢的运货单,目的地就是JCW万豪夜总会。所以我昨天晚上才去调查,果然发现了吸血鬼的踪迹。”

        洛克斯看见运货单上的地址,再结合自己本来掌握的情报,心中对梁逸的疑惑渐渐消除,他不客气地把运货单收好,随口找了个理由道:“梁先生,这才是我想要的东西,你该早点儿拿出来。”

        梁逸耸了耸肩膀,笑道:“我说过,这里是你的地盘,我会很配合你的调查,”他斜了一眼腕表,提醒道:“昨天的运货员说,车厢会在货仓里放一晚上,今天中午才会装车运走,现在是早上9:30分,赶早不赶晚,不如我们快点出发吧?”

        “我们?”洛克斯收起枪,起身并拍了拍梁逸的肩膀,嘲讽道:“我很感谢梁先生提供线索,但艾尔市的警察并不是很喜欢华夏人,所以不好意思了,梁先生不能和我一起行动。”

        梁逸假装生气,怒道:“你不和我共享情报就算了,你还想阻拦我寻找真相?再怎么说我也是警察——”

        “不不不,你是华夏的警察,我是东欧的警察,华夏和东欧才是最大的区别,哈哈哈……”洛克斯仰天大笑,似乎把自己在梁逸身上受到的屈辱全都发泄了出来,“好了,梁先生,再次感谢你的配合。我友情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擅自行动的话,我可是会毫不留情地把你抓起来的,呵呵……”

        洛克斯笑得实在轻蔑,走路的姿态都嚣张了不少。

        苏菲捧着两杯茶,急冲冲地走了出来,恰巧遇见因闹得不愉快而散伙的洛克斯与梁逸,问道:“你们就谈完了?”

        洛克斯点了点头,在苏菲耳旁轻吐三个字:“看紧他。”随之,自信满满地走出宅门。

        梁逸叼着香烟靠在沙发上,脸上的自信比洛克斯更浓。

        苏菲凝眉,看向梁逸,疑惑中还有几分释然。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逃过了一劫?”梁逸笑着冲苏菲招了招手,示意让她把茶拿过来。

        苏菲挤了挤嘴角,把茶递了过去:“你和他说了什么?洛克斯可不是这么容易被满足的人。”

        梁逸接过茶杯,细品了两口,满意地点了点头,并笑着问:“不容易被满足?那是你的技巧与经验欠佳。”

        苏菲白了梁逸一眼,“这些黄色段子真的很无趣,”她坐上沙发,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两个小时过去了,电视台还在对“万豪凶杀案”喋喋不休:

        “万豪夜总会老板艾利福德·维克托及公司所有员工依法被刑事拘留,‘血色玩具’与‘凶杀真相’的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大秘密……”

        电视中闪过一张关于“艾利福德·维克托”的特写,黑发森森,双眼炯炯有神,天堂饱满,精气十足,哪里像是个80多岁还患有严重心脏病的老头子?

        梁逸眼前一亮,掏出手机想把艾利福德的面容及介绍拍下来,“苏菲,把画面暂停一下。”

        苏菲斜过来一个鄙夷的眼神,“梁先生    ,这是实况新闻,怎么可能暂停得了?”

        梁逸的手机太卡了,“照相机”的应用反映了3秒才跳出来,但电视上的画面已经撤回。他挠了挠头,有些懊恼。

        苏菲说道:“艾利福德是艾尔市知名的企业家,他的信息是可以通过‘so度’搜索到的,不过百科里面介绍的都修过边幅,这老头儿开了这么大一家夜总会,肯定有不为人知的脏脏勾当。”

        梁逸在苏菲身旁坐下,递过自己的手机,虚心讨教道:“你能教我怎么使用‘so度’查质料?”

        “你连搜度都不会用?你是古代人?”苏菲下意识地要接过手机,但转念一想自己和梁逸又不是同一条道儿上的,又把手缩了回去,道:“就是浏览器最上面一栏,只要是搜索引擎都能查到这些大老板的背景和资料,但是万豪的信息我查过,一切合法,没有另外的大股东。”

        梁逸笑问道:“你口中的大股东,应该就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人’对么?”

        “什么对不对,错不错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菲脑子可不笨,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不然就踩进这个男人的圈套了,她起身指着梁逸手中的茶杯,问:“你还喝么?不喝我一并拿去洗了。”

        梁逸递还茶杯,挤出一个微笑:“帮我再把衣服洗了?”

        “好啊,你买一条限量版的裙子还给我,我就帮你把衣服洗了,内裤都帮你洗!”苏菲瞪了梁逸一眼,趾高气扬地端着茶杯离开。

        梁逸浅浅一笑,坐回沙发,开始用联信对叶秋和陈亮下达任务:

        “你们两个快看电视新闻,帮我把以艾利福德及相关爪牙的资料信息用那个什么‘so度’找出来,做成报告共享在群里。”

        说完,他总觉得一句话中少了些什么,在思量了一会儿,恍然意识到,按住语音再补充了一句话:“收到请回话,over。”

        ……

        Pm15:30分,天色阴沉,空气湿润。

        梁逸默默地站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目眺乌云密布的远方。他已经很久都没见过下雨了,心里有些期盼,却也有些担忧;

        人都喜欢把自己的心情与天气挂钩,风和日丽使人心情愉悦,阴沉的天气让人心生郁闷。古人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梁逸扪心自问:“我做到了么?”

        人皆有七情六欲,不知悲喜,何其悲哀?

        “唉……”

        叹,上下求索无能为力;悲,两千年境界所不及;怜,生人流离而疾苦;

        狂风骤雨如期,灾难瘟疫将至,黑天大暗之时,天地人伦崩塌!

        他,怎能不愁?

        “烟吸多了没好处,找个机会还是戒了吧。”

        苏菲捧着一套崭新的衣服走向梁逸,什么景儿,说什么话,梁逸什么样的心情,她也什么样的态度。

        梁逸手上的烟灰缸里已塞满了烟头,这一点点尼古丁,根本无法压至他内心的欲望与悲伤。他始终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试穿一下这套西装,我也不记得这是谁的了,但尺寸应该很合你的身材。”

        苏菲把衣服搁在一旁,想帮梁逸把烟灰缸倒了,一不小心碰到梁逸苍白的手,条件反射地缩回,惊呼道:“天呐,你的手好冰。”

        是冰,不是冷。冰得毫无血色,冰得苍白无力!

        “为什么太阳这么快就下山了?”

        梁逸润了润干涸的嘴唇,问着,抽出一支烟就要点上,苏菲快一步抢下香烟,随手就撕成了几半截,说道:“看天色是要下雨了呗,天气预报上说这两天可能会有‘夏季风暴’从北部登录,就是台风嘛,你不是在闽粤长大的么?这都不知道?”

        梁逸淡声道:“原来如此。”

        苏菲与梁逸并肩,偷偷偏头去瞧梁逸的脸颊,苍白,虚弱,原本深邃的眼眸也变得黯淡无光。她担忧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梁逸道:“悲伤算不算一种病?”

        苏菲道:“喜怒哀乐都是人正常的情绪,但如果你把这种东西极端化了,那慢慢就会变成一种心理疾病,”她就像一个心理医生,问道:“你怎么就悲伤了?悲伤什么了?悲伤到什么程度了?”

        梁逸长叹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衰在即,我不得不忧,天衰不过,我何时而乐?”

        苏菲抿了抿嘴,摇头遗憾:“那你这辈子可真够惨的,我想没人能治好你的病,建议直接自杀,我可以免费提供安眠药。”

        梁逸苦笑道:“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的?”

        苏菲斜眼一笑:“非吾之苦,吾自不忧。”

        梁逸道:“病毒总会蔓延到艾尔市,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呸!你乌鸦嘴!”

        苏菲瞪目,认真的样子可不像开玩笑。但有一点点可爱是真的。

        梁逸微微摇头,欧联邦采取的措施应是高度机密,新闻上只有偶尔一提。那么感染者大军是否已经和欧罗军方发生碰撞了呢?不得而知,不知也罢。

        “叮咚!”

        联信消息。

        “其实你可以开一个‘消息免打扰’或者‘接收不提醒’,要不然一整天都会推送新闻,动态,很烦人的。”苏菲在一旁提醒道。

        梁逸道:“我喜欢身处信息化时代的感觉。”

        苏菲轻“切”一声,:“我看其实是你不会吧?”

        梁逸轻哼,掏出手机一瞧,“罗斯发来一条语音”,他点开推送消息,紧接着一个和蔼且不失礼貌的声音响起:

        “梁长官,妮可跟我说了,她今晚要回家住。所以我想麻烦你去公司接她一下,顺便吃个晚饭?看个电影?增进增进感情?”

        “富婆么?”

        梁逸揉了揉鼻子,笑了笑,回复:“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