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访吸血鬼(一)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访吸血鬼(一)

        pm10:09分,梁逸的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他一头倒在床上,寻思着今晚做个怎样的美梦。无发动机和电器之音扰耳,无绚烂靓丽的都市灯光晃眼,忙忙碌碌的一生,难得求一刻清闲。

        “啪!”

        点燃一根烟,把寂寞燃烧在黑夜中。

        阿娜斯塔的消息还是没有来,梁逸挺失望的,但下一刻,换位思考,也觉得很合乎常理,琴的脸皮可没有琳娜的厚。

        梁逸想了长篇大论的话要去安慰这个害羞的女人,但转化成文字觉得太肉麻,删掉一些词语又觉得不适合,反复推敲到最后,输入框里只剩下两个字,加一个问号:“在吗?”

        发送!

        “在的。”

        秒回!

        这个害羞的女人,原来一直都在等着消息。她也许就躺在床边,手里的攥着手机,只要提示消息一响,立马点开回复。

        梁逸欣慰一笑,回复道:“还不睡?”

        阿娜斯塔回复:“刚醒。”

        梁逸回复:“打扰到你了么?”

        许久许久,良久良久,7-8分钟后,也不见阿娜斯塔回复消息,在线栏上也不曾显示:“正在输入中……”这几个字。

        会不会是太困了,睡着了?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夜已经这么深,坐了十几天的火车,自己都有些疲倦,何况是阿娜斯塔?

        他想留言一句“晚安”,结束今夜的对话,可这时,阿娜斯塔突然发来一条消息:

        “视频你看了?”斟酌后,难以启齿的5个字。

        “一举一动都很清晰。”

        一个“羞羞”的表情包甩了过来,卡通人偶捂着脸,可爱至极。

        梁逸知道阿娜斯塔此刻的脸颊一定比朝霞还要红。于是转移话题:“你们过得如何?”

        “没有,一切顺利。你们呢?”

        “老韦带着安吉去找战友了,我今天顺利住进了罗斯家,恩特正在帮你们弄护照的事情,维金也在帮希琳解决上学的事。最多不过两三天,你们就能搬进艾尔市。”

        “你的行动呢?计划完善吗?需要帮手吗?还有这个万斯,你到底对他做了啥,他把你当神灵一样看待……”

        “这些都不是你操心的事。”

        阿娜斯塔一个“生气”的卡通表情包发了过来。事实上,只要是卡通表情包,任何情绪都无法表达出来,只因实在太可爱了。

        梁逸图册收藏里翻了翻,才发现冯小艺收集的表情包有好几百张,他挑了张最应景的,甩给了阿娜斯塔。很快,阿娜斯塔发来一个反怼的表情包。梁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阿娜斯塔“你有攻城计我有过墙梯”……

        你一张我一张,不发文字光发图,不知不觉,大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不善言语的人,彻底从尬聊升级到了斗图!

        斗图不止,暧昧不止,渐入佳境。

        ……

        pm23:07分,两人各道一句:“晚安”,便高挂免战牌,约定只待来日,真枪实弹再比试一场。

        梁逸创建了一个群聊,把叶秋和陈亮全部拉了进去,然后就开始了“老干部”开会,总结,报告,奖章,批评!

        “以后每天发生了什么事,都要统计在群里报告。”

        “总结自己的不足,反省自己的错误!”

        “我在这里口头奖励陈亮,尽职尽责开火车,任劳任怨,5000元美金奖励,你自己拿小本本记一下。”

        “在这里严重批评叶秋同志,乱搞男女关系,沉沦美色,扣除百分之20的工资,以示惩罚!”

        “梁长官,不带你这样的啊,一下就砍掉5分之1了,那我100万,不是得少去20万?那剩下的工资还扣税不?”

        “扣税,再扣百分之20的各种税。”

        “……”

        “这个月因为赏金制度还不完善,按保底工资发放,叶秋3万美元,陈亮未满一个月,工资下个月发……叶秋,把你的联信钱包账号给我,最迟3天后到账。”

        “梁长官,你这个大坑货!”

        “吵什么吵!琳娜她们的安家费,护照,希琳的学校,生活费,全都要钱。要不你想个办法把钱搞足?”

        叶秋发了个“龇牙”的表情包,不敢吭声了。

        虽说罗斯承诺过所有花销都包在他身上,可这做人又不能太贪心,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是道德的陋习,刚正不阿的梁长官怎可能做那“折腰之人”?

        “好了,都早点休息,手机随时保持畅通,如果有行动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梁逸掐灭烟头,关闭手机,随着心里的思念,渐渐坠入梦想。

        ……

        ……

        “哗啦啦……”细微的划水声。

        梁逸猛然睁开眼,一点也没有大梦初醒的朦胧,他瞥了一眼腕表,刚好凌晨12点半,子夜过半,何来水声?

        整栋豪宅里就只有他和苏菲两个人,声音制造者,显而易见。

        能发出水声的地方只有游泳池,难不成苏菲在游夜泳?

        可也不能排除其它意外,这么大一座宅子,又没有保安看守,万一真有不自量力的小偷跑进来呢?

        梁逸起床穿衣,寻声找了过去。

        ……

        梁逸穿过楼顶花园,凭栏俯看游泳池,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卷发女人,穿着高叉泳衣,正在泳池里欢快嬉。体态玲珑,凹凸有致,不是苏菲,又能是谁?

        东欧女人大多数都很开放,但也不排除一小部分例外。苏菲身心保守,精神上也有洁癖。

        梁逸睡意全无,脑中还闪过一个念头。“啪!”

        夜,寂静得连打火机的声音都这么清晰,何况是燃烧的火光?

        “嘶……”

        梁逸深吸一口香烟,抻着围栏跳了出去。

        苏菲听见了打火机的响声,也瞧见了正在飞速往下移动的火光。她大惊失色,连忙划水奔向自己的衣服和毛巾!但手膀子哪儿比得过脚杆子,当她正要抻着池边往上爬时,一只大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接着是一张温柔的,带着问候的笑脸:

        “苏小姐你——”

        “滚开!”

        如果是普通的女人,甩开梁逸的手就算了。苏菲却不一样,她反遏住梁逸的手腕,腰部借力水池边,顺势就给梁逸来了个超级过肩摔!

        梁逸哪儿能预想到会是这种遭遇?当他反应过来时,人已凌空飞出7-8m,“噗通!”一声摔进游泳池,溅起大片水花儿!他在水底挣扎了几下,找准方位窜出水面,抹了抹脸上的水渍,刚想开口说话,一声娇呵突然池边传来:

        “给我待在水里别动!”

        苏菲持一把大口径手枪,下巴微翘,冷冷盯着梁逸,卷发水珠嘀嗒,身上水渍未干,蔚蓝色的连体泳衣把身体包得圆圆鼓鼓,严严实实,两条白皙的大腿裸露在外,比波光粼粼的泳池还要亮眼。

        相比苗条女人的腿,苏菲的腿显得有些粗,小腿部线条分明,绷紧后的肌肉若隐若现……至少在梁逸心中,这样的腿是最完美,最有诱惑力的,下盘稳健,踢击有力,典型的真功夫、练家子。

        苏菲受不了梁逸直勾勾的眼神,轻呵:“把眼睛给我闭上,不然我毙了你!”

        梁逸闭上眼睛:“闭上了。”

        苏菲一边监视着梁逸,一边后退,扯过太阳椅上的浴巾,把自己裸露的大腿裹上,像是穿了条白色的小短裙。

        梁逸往池边游去,“苏小姐,我本好心拉你上岸,谁知你却大打出手,现在又剑拔弩张,很不够意思。”

        苏菲提高音量,威呵:“你别动!我已很明确你有图谋不轨,从现在开始,我要监视你到天亮,再转交给警察局!”

        梁逸全然无惧,自顾爬出游泳池,掏出兜儿里的香烟,好在是硬盒香烟,并没有被水浸湿。他抽出一根想点上,“啪啪啪!”打火机却不燃了。有烟无火,难成正果,他的心里又痒又恼又惊,赶紧翻找着自己的衣服裤子口袋,最后释然一叹:“还好手机没带在身上……”

        苏菲见梁逸无视自己的存在,心中怒火大气,持枪凑近梁逸,“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梁逸连续尝试打火,始终不见一丝火星,嘴里叼着烟吸不了,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儿。他暗骂一声,扬着手中的打火机,问苏菲:“苏小姐,你能不能再去帮我买个打火机?”

        苏菲咬牙,用枪顶着梁逸额头,“华夏人,你少给我装糊涂!我叫你伏法,你听不明白?”

        梁逸轻叹:“我就想借个火……”

        “你——”

        不等苏菲说完,梁逸突然握紧苏菲持枪的手,勾住苏菲的食指搭上扳机,一点一点地施加力度,一点一点地帮助苏菲扣动扳机。

        梁逸淡然道:“我让你见识见识华夏人的勇气。”

        “你疯了么?你快放手!”苏菲想要掰开梁逸的手,但不论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枪口狠狠抵着梁逸额头,扳机即将扣到最大弧度!

        “怎么?你害怕了?”梁逸顶着枪口,一步一步往前,苏菲一步一步地后退。一个所向披靡的人,反客为主,往往就是这么简单。

        “你快住手,好了,你赢了!你赢了,天呐你疯了,你——”

        “boow!”梁逸狠狠扣下扳机,口中迸出个拟声词,枪声并没有响。

        “忘了告诉你,刚刚我用小拇指把保险给关了,呵呵呵……”梁逸如春风得意,把枪从呆愣的苏菲手中夺下,找了张小桌子,开始拆卸子弹。

        苏菲咬牙攥拳,她很想做点儿什么来发泄内心的不甘,可脑子里闪过千百种点子,格斗?打不过。枪械,被抢走了。信心?早就已经在刚刚那场虚惊中权限崩溃;她做了很久的思想挣扎,最后轻叹一口气,承认自己在这个华夏男人面前败得体无完肤!

        “你就什么都不怪我?”她偏过头,疑惑地望向梁逸。

        “如果我手机带在身上,浸水开不了机,我肯定会很生气。但幸运的是,我手机刚好在充电,没带在身上,呵呵呵……”梁逸摇头笑着,蹦出手枪一颗子弹,用力扭开倒出火药,再用把残留火药的子弹壳儿和枪身对准桌上的火药,一次又一次得用力摩擦“唰,唰,唰……”就像用打火石引火一样。尝试了大概7-8次,子弹上终于摩擦出了零星火花儿,火花儿溅射在那一小堆火药上“哗!”的一声,火光绽放!

        梁逸赶紧叼着烟凑上去,借短暂的火光点燃了烟丝,他猛吸一大口,精神与心理得到了极大的舒坦。

        “呼……这年头,吸个烟可真不容易,”他长舒一口烟雾,笑着对苏菲道:“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苏菲偏头轻嗤,“老烟鬼!”皱起秀美的额头,手指桌上的枪,试问道:“把枪还给我?”

        “这是当然了。”梁逸把枪与弹夹拼装好,随手便丢给了苏菲。

        “你真是个很奇怪的人。”

        苏菲接过手枪,想别在腰间,但不知是泳衣太滑还是浴巾太进,枪还没塞进去,“白色小短裙”先从腿上滑了下来。她一声惊呼,赶紧用手遮羞,拾起地上的浴巾,快速往宅子里跑去。

        “我奇怪?”梁逸扪心自叹,摇头暗笑,可能也只有奇怪的人才会觉得他奇怪。

        ……

        不一会儿,苏菲穿着一身简易又严实的便装,靠在宅子门口与梁逸保持一定的距离,冷声发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梁逸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苏菲小姐,我真的什么都没想,一直都是你在胡思乱想,哪怕你有你的秘密,我也没说一定要知道。你不愿告诉我,我也不会强求。我甚至只是来看看有没有小偷,想拉你上岸,你就给我来个过肩摔,还拿枪指着我……我再怎么说也是你主人的贵客,这样做好像真的有些不妥,”他挑眉瞥向苏菲,问道:“你觉得呢?”

        一番话,问得苏菲无地自容。她低头,沉默了几秒钟,真挚致歉:“非常抱歉。”

        梁逸道:“算了吧,你精着呢。”

        苏菲眼中闪过一丝疑虑,随即沉声道:“多谢梁先生夸奖。”

        梁逸一眼不眨地盯着苏菲的眼睛,问道:“你见过吸血鬼么?”

        苏菲笑道:“大晚上了,梁先生可不要讲恐怖故事,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吸血鬼?它们只是电影中虚构的东西罢了。”

        梁逸缓缓收回目光,他并没有在苏菲的眼神中捕捉到值得怀疑的信息……但是她解释得太多了不是么?正常人绝不会因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解释那么多,正常人只会感到惊讶或者反问缘由——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为什么你们都在说吸血鬼?”苏菲突然来一句,让梁逸的疑心又降了下去。

        “哦?此话怎讲?”

        苏菲道:“我男朋友也在说。他是艾尔市的警察。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可能是因为和他的刑事案件有关。艾尔市总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可什么吸血鬼实在太离谱了,我一直都持怀疑的态度,”她冲梁逸疑惑道:“那么梁先生你呢,你为什么要问吸血鬼——噢,对了,我差点忘了,梁先生也是华夏警察,可能也是因为刑事案件吧?”

        梁逸一头雾水了。苏菲的一系话不像是在撒谎,她透露的信息也相对真实,如果他没猜错,夜鬼在艾尔市里疯狂作案,引起了艾尔市警方的注意,苏菲男朋友是艾尔市的警察,情人之间透露一些枕边情话实乃常事。,哪怕苏菲侃侃而谈也没什么值得怀疑……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调查一些关乎到我祖国安危的事情。”

        苏菲惊讶道:“难道吸血鬼和你们华夏疫情有关?”

        梁逸没有回答苏菲,斜眼一笑,“既然你男朋友是警察,也在调查吸血鬼的案件,不如你把他约出来和我见个面?我们也好互通情报,各取所需。”

        “哦?你要见我男朋友,”苏菲忽而一笑,“他是艾尔市的特勤队长,性格古板,脾气火爆,现在艾尔市全面遏制华夏,我不确保他会欢迎你。”

        梁逸道:“你不用确保他会不会欢迎我,你只需要把他约出来和我见个面就行。”

        苏菲轻哼:“既然梁先生执意要求,那我就帮你和他说一声。但他什么时候有空,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梁逸道:“可以。”

        “夜很深了,梁先生早点休息。”

        苏菲转身就要离开,梁逸突然喊住她,问道:“苏小姐,你现在能帮我找到一辆车么?最好是昂贵的跑车。”

        苏菲停下脚步,转身皱眉,疑惑地望着梁逸,道:“车库里有十几辆跑车,全是妮可小姐的座驾,我这里有钥匙,但不承担小姐回来后的责骂。”她又挤出一个职业式微笑,补充道:“梁先生,妮可小姐是很任性的。”

        梁逸起身走向苏菲,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指不定以后她会成我的妻子,我也会成为这栋房子的新一任主人。”

        苏菲冷声道:“你开什么玩笑?小姐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梁逸笑道:“未婚夫只是个未婚夫,就和你穿的衣服一样,觉得不好看了,扔掉,换一件。你一直不是想知道我住进豪宅里的秘密么?我就是来和妮可小姐见面的。”

        苏菲厌恶道:“古斯虽然是个混蛋,但他在和小姐订婚后就不在拈花惹草,但是你,你手机里的那些恶心照片,呵呵……小姐绝对不可能看上你这样的人!”

        梁逸走到苏菲跟前,冲她眨了眨眼睛,伸手索要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可管不着。把跑车钥匙给我,要最贵,最靓,最能吸引女人的那种。”

        苏菲推开梁逸:“罗斯先生看中的男人怎么都一样恶心呢?也难怪妮可小姐不回家,都是被你们逼的!”

        梁逸嘴角上扬:“你如果有安    全    套的话?麻烦再拿7个给我。”

        “呸!我唾弃你!”苏菲怒瞪梁逸一眼,转身走进宅子。

        梁逸摇头淡笑,回房取了手机,am1:37分,有些人早已美梦香甜,但有些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jcw万豪夜总会,今晚就去尝个鲜,顺便勘测一下地形,现代都市到处都有监控,想进去杀人,首先要在这上面下点儿功夫。

        梁逸走下楼梯,眼睛不禁一亮,苏菲把自己和车钥匙一并送了过来。

        一身绯红色的连衣裙,踩着黑水晶高跟鞋,卷发披肩,烟熏浓妆,烈焰红唇,练武之人的矫健结合自身迷人的线条,勾人心魄的同时又让人不敢靠近。

        “怎么?你也耐不住寂寞?”梁逸浅笑道。

        “玩玩儿不行么?”苏菲打量了几眼梁逸的穿着,“怎么?梁先生没衣服了么?穿湿衣服出去过夜生活?”

        梁逸笑道:“反正都是要脱光的,穿什么衣服都不重要。”

        苏菲厌恶轻嗤,将手中的东西狠狠砸向梁逸!梁逸随手截获,低头一瞧,竟是一把车钥匙,和一盒安    全    套。

        “你还真有这个东西?”

        “这不是我的。”

        “这应该就是你的。”

        “这不是我的,我从来不用这种恶心的东西。”

        “你是女人,你当然不用。”

        “就算是男人,我也不会让他用!”

        “嘶……”

        “不是,我……”

        “不用解释,我们都懂,呵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