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薰衣草的芬芳

第一百七十四章 薰衣草的芬芳

        梁逸一直都在寻找薰衣草芬芳的源头,并且有时候会纳闷,哪怕自己的烟草再浓烈,身旁的薰衣草都不会缺席——他寻声来到楼梯口,大厅吸顶灯微弱的灯光下,瞧不见任何一个可疑的影子。

        梁逸绝不会听错刚才但动静,有人掉了什么东西,有人在用非常轻微的脚步声下楼。他吮吸了一口四周的芬芳,沁人心脾的薰衣草,混合着一种淡淡的女子体香,最后把嫌疑人锁定在苏菲的身上。

        闻香识女人是一个优雅的男人必备的技能。

        但事实上,整座宅子也就只有他和苏菲两个人,好像所谓的“嫌疑人”除了苏菲之外就再也不会是别人了。

        苏菲就是那个一直在梁逸身边提供薰衣草香味的女人。香草如人,那么诱人,那么褒美。

        “单凭你身上的气味,我原谅你了,反正你也偷听不出个什么大概。”

        梁逸露出一个邪魅又不失优雅的微笑,他对这个女人很感兴趣,但并不是因为她的体香和魅力,而是因为她的神秘。神秘的女人,总能引发男人的好奇心,男人也会享受一点一点开垦女人的滋味。无论任何事,都需要深入了解后才能找到真相和乐趣。

        “苏小姐?”梁逸轻轻呼唤了一声。苏菲说过,如果有任何需要,就在大厅呼唤她的名字。

        “我在的。”苏菲回复的声音更大更响亮。

        梁逸问道:“你能帮我冲一下手机话费么?我手机欠费了。”

        沉默了几秒钟,苏菲才回答道:“好,你的把你的电话号码报给我,我帮你充值。”

        电话号码?

        梁逸还真就不知道梁冯小艺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挠了挠头:“我不知道电话号码,要不,把你电话号码给我,我打给你试试看?”

        “你休想这么做,我知道你的目的!”这个女人估计又把事情想得复杂了一些。

        梁逸哭笑不得。

        可一会儿,苏菲又开口道:“不是我不给你电话号码,是你手机欠费了,给了你也打不通。”

        梁逸不喜欢强迫别人,他相信就凭秋瑾的智商,打个电话若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一定会很自觉地往手机卡里充话费。但刚才秋瑾说过5000dg已是他好几天的稿费,5000dg换算成美元只有50美元,但手机提示欠费180美元,如此算起来,秋瑾帮他充一次能打通的话费,起码要浪费大半个月稿费。

        “唉……”梁逸叹下一口窝囊气。

        “吧嗒吧嗒……”肆无忌惮的脚步声,人还没到,浓浓的薰衣草香味先传进了梁逸的鼻息。

        苏菲穿着一套卡通睡衣,快步走到楼梯口,高举着自己的智能机,极不情愿地把手机屏幕面向梁逸,冷声道:“快扫,扫一下就能知道你的电话号码,然后告诉我。”

        梁逸在屏幕上指指点点,神情越来越焦灼:“对不起,网络没有链接,无法打开扫一扫功能……怎么办?”

        苏菲皱眉道:“wifi密码8个8。”

        “wifi?”字面意思梁逸知道是信号的意思,徐哲和柳良也老抱怨火车上没有wifi的事,可wifi的功能在哪儿开启,怎么输入密码,他一概不知。

        “算了,不充了,没意思。”他懊恼地锁上屏幕,转身往楼上走:“不好意思苏小姐,打扰你休息了。”

        苏菲疑惑:“你怎么了?”

        梁逸当然不能说自己不会连wifi这种丢人的事,随口道:“手机太旧了,连不上你们家的wifi。”

        苏菲疑惑道:“怎么可能?豪宅里的wifi兆数和发射器非常强,整栋大楼都是满格信号,拿给我看看。”

        梁逸内心暗喜,走至苏菲跟前,递过手机时不忍深吮.了一口芬芳,原来她真的是薰衣草。玫瑰有花色,薰衣有草香。

        “你干什么?”苏菲夺过手机,警惕性地退后两步,一边操作手机,一边监视着梁逸的一举一动。

        梁逸趁着空闲时,点燃一根香烟,开口问道:“刚刚在楼梯上偷听我打电话的人,是你吧?”

        苏菲神色中闪过一丝惊愕,从而淡淡道:“我一直在房间里,没出来过。”

        梁逸笑道:“这种事情,没必要撒谎,做了就做了,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苏菲最多沉默了3秒,但眼中的神色变化却不下10种,高智商,城府深,心机足,她的身份绝对非比寻常。

        “我不过听见你提到过华夏疫情和东桑等字眼,就停下脚步听一下,没别的意思。”她不以为然,把手机递还给梁逸,道:“话费我已经帮你充好了,欠得可真多,你要记得还给我。”

        梁逸接过手机,“你到底是谁?”

        苏菲眨了眨眼睛:“你认为我是谁?”

        梁逸为人处世的定律:若不是朋友,身份不明者,通通当成敌人来处理。艾尔市里有夜族人在活动。夜鬼极为钟爱像艾德里豪宅这样充满古欧哥特风格的建筑城堡,再加上苏菲又把所有佣人遣散,一个人居住在这座城堡里……不是他怀疑谁,但当下局势,只能草木皆兵,才能稳中求胜!

        苏菲,不是夜鬼,就是血徒!这是梁逸此刻心中的猜想!

        梁逸假装摸着腕表,实则轻触紫外线光刃。在对阵菲茨时,紫外线光刃已消耗了绝大部分手表的能量,但即便昙花一现也能闪耀片刻。

        他只需要一道紫光,就能确认苏菲是不是夜鬼!

        “你想干什么?发射暗器么?”

        苏菲警惕着后退,恶狠狠地盯着梁逸:“我刚刚大概看了一下你的手机,你手机相册里有不下5-6个人的亲密合照,还有偷拍别人洗澡的视频……当然,这些东西只能说明你的人格肮脏卑鄙!你相册中还有一些关于沦陷在疫情下的城市照片,你的格斗技巧不赖,你洗澡时身上有琳琅满目的伤口,你绝对不是什么尊贵的客人,你是一只穷凶极恶又善于伪装的狼!哼,想不到罗斯先生竟然把一只狼给带回了家!”

        梁逸假装挠了挠手腕,故作恼怒道:“暗器是什么意识?我不过是挠了挠痒而已,你这个女人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生性多疑也是一种病!”

        在苏菲被梁逸的激言吸引时,一道紫外线从她脸上划过,光速太快,意识分散,显然没被她察觉。

        但紫外线并没有对苏菲造成伤害,苏菲不是夜鬼。

        梁逸态度骤然变得随和,只要不是夜鬼,什么事情都好说,“困了。”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转身往楼上走去。

        “哧!”

        苏菲瞪了一眼梁逸,裹着睡意往自己房间走去。

        一场子虚乌有的闹剧,看似在二人的沉稳下逐渐渐散场。

        梁逸踏上最后一阶楼梯,下意思地回头一瞥;苏菲走过走廊拐角,蓦然回眸一笑——心里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