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心之所往,遥不可及

第一百六十六章 心之所往,遥不可及

        梁逸回到火车站时,女人们已把大包小包都整理好,并搬运在月台上等待消息。

        “sali宾馆,内饰不错,衣食住行全免,我已经谈好价格了。”梁逸笑着对众人道。

        罗斯笑着上前迎接,绕着梁逸打圈儿,啧啧称奇,拍马屁道:“梁长官果真英勇神武,竟然毫发未损!”

        阿娜斯塔眉间微蹙,质问梁逸:“你干嘛把窗帘拉上了?你可别说你是无意的,你明明知道我在用狙击枪保护你。”

        “我……”梁逸挤了挤眉毛,心里倒是挺暖,他拉上窗帘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遮挡阳光,可没有故意挡住谁的视线。

        “要我说,你们这些女人真是麻烦,梁长官的实力需要你担心?”叶秋义正言辞地帮腔梁逸,下一秒又坏笑打趣道:“我猜啊,梁长官肯定是叫了几个姑娘作陪,这种事能让你看见么?”

        “死叶秋,你怎么这么惹人闲,不说荤话你会死么?”周怡狠狠地在叶秋脑子上一敲。

        叶秋挠了挠头,“嘿嘿嘿……”笑得又傻又甜蜜。

        梁逸轻呼一口气,“好了,这下所有的隐患我都替你们解决,万斯承诺过会保护你们的安全,不论在镇子上发生了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帮忙解决,”他挪步让开一条道,冲众人恭敬地做个了“请”的姿势:“小镇简陋,但也将就,就把这里当做旅途的第一站好了,诸位旅客,祝您生活愉快。”

        “yo,ho!度假咯,度假咯~”

        叶秋和陈亮承包了所有行礼,大家伙儿带着愉悦的心情,兴高采烈往出站口走去。

        “没想到,你还会给人行礼,真是少见呢,”阿娜斯塔单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搭在梁逸的肩膀上,比较了一阵子,摇头道:“梁逸,我好像比你还高一点儿。”

        梁逸眼中含有笑意:“你现在习惯穿高跟鞋了?”

        阿娜斯塔笑道:“习惯了5cm以下的,5cm以上的我可就要崴脚了。”

        梁逸欣慰道:“你会很快就会习惯新的生活。”

        阿娜斯塔叹气道:“我刻意留在最后,可不是听你说这些话。”

        梁逸认真地想了想,试说道:“注意安全,保护大家。”

        阿娜斯塔失望地摇了摇头。

        梁逸微微皱眉,“照顾好自己,有空常联系?”

        阿娜斯塔撇了撇嘴,叹声道:“算了,我还是走吧,再见……”她显然没有得到内心的答案,失望地就要绕过梁逸离开。

        梁逸可不喜欢花心思去猜这些女人无聊的心思,遇到这种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扯过阿娜斯塔,搂住她的细腰,深情地献上一个吻。

        就这样,二人不顾旁人眼光,在月台上缠绵了好几分钟。梁逸轻轻推开阿娜斯塔似乎要说话,阿娜斯塔意犹未尽,迎上去再次堵住梁逸的嘴。又过了几分钟,梁逸将阿娜斯塔轻轻抽离,摇头道:“他们要走远了,你别掉队了。”

        阿娜斯塔咬着唇,深情地靠在梁逸怀中,不舍离别:“让我陪你一起去吧,我的一切都可以给你。”

        梁逸轻叹:“叶秋和陈亮一定会随我离开,到时候能保护大家的人就只有你了。相对于担心我,是不是更该担心她们呢?”

        沉默。

        短暂的沉默。

        “真是个让人欲罢不能的理由。”

        阿娜斯塔轻轻抽开梁逸,转身就往出口跑去,“哒哒哒”高跟鞋敲击在月台上的声音格外悦耳,梁逸这才注意到,她竟然换上了一条过膝的碎花短裙。她做了个抹眼泪的手势,头也没回,道:“再见了,梁逸。”

        梁逸轻声道:“一定会再见的。”

        “啧啧啧……”老韦见这对情侣终于舍得分离,自己也有空上前打招呼,他弯腰盯着阿娜斯塔边跑边扬起的小短裙,叹气道:“梁长官可真是艳福不浅。”

        老韦和安吉决定随火车继续前进,凭他上校的身份与挂满整个胸膛的英勇勋章,在东欧这个军人荣誉感十足的国度,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尊为上宾。

        梁逸摇头苦笑:“事实上,喜欢她这样的一个女人,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老韦露出一个标准的东欧人微笑,道:“或许是呢,像这样一位高大的女孩子,欲望一定很强烈,凭梁长官的身体,估计会吃不消。”

        梁逸露出一个华夏人知性的微笑,道:“所以说是艳福“不浅”呢。呵呵呵……”

        老韦摇头笑道:“没想到梁长官也能这么诙谐。”

        梁逸偏头斜了一眼火车,“别忘了,我可是开火车的。”

        “梁长官,咱们抓紧发车吧,这都快3点半了,到了货运站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罗斯趴在驾驶室窗口冲梁逸招呼道。

        梁逸与老韦点头会意,各自登上火车。

        pm15:23分,列车驶向此次旅程的终点站——艾尔市。

        ……

        ……

        pm17:03分,火车在滑行了将近20分钟后,最后稳稳地停靠在艾尔市货运站。

        货运站与客运站大不相同,地理位置偏僻,距离繁华大都市还有好一段路程。

        货运站的流量非常惨淡,十几条铁轨停满了到站的火车,车厢都被打上警戒封条,并有铁路警察配枪执法,来回巡逻。

        “这是在戒严么?”梁逸看着窗外停运的火车,封禁这么多物资,得亏损多少钱?

        罗斯摇头道:“不知道,这些事情本来是承包给乘务长的,”他又道:“梁长官你不用担心,火车站里的人我们公司早就打点好了,只要简单地走个流程就可以开始卸货。”

        梁逸问道:“那委托最后一节车厢的人,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卸货?”

        罗斯道:“上午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他们打电话,预计天黑之前能到。”

        梁逸微微皱眉:“哦?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他们可有和你交谈什么?”

        罗斯摇头道:“没有,他们是快递公司的,就问我们买不买保险。”

        梁逸问道:“然后呢?”

        罗斯笑道:“我说当然要买保险了,我他妈还要买全额保险,”他说到这儿,又“嘶”了一口凉气,问梁逸:“梁长官,你在车厢里只放了6个木箱子,真的靠谱么?”

        梁逸道:“靠不靠谱都不重要了,货物损坏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关于钱财,你不是买了全额保险,那也不必担心有多少损失,呵呵,这些货物他们也不敢找保险公司报销,”他顿了顿,语气转而深沉:“我现在最想知道,最后一节车厢里的货,最后会运到哪里去?”

        罗斯道:“这个很简单,我派人跟踪货车,很快就能确定具体位置。”

        梁逸摇头道:“倒不用那么麻烦,如果我真的要随车而行,自己躺在棺材里岂不是更好?”

        罗斯急忙摇头道:“不行不行,那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而且梁长官你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去哪儿,万一很危险呢?我觉得还是花点儿钱好,或者保险单上有运货地址,看看不就完事了?”

        “怕是没那么简单,”梁逸笑着点燃一根香烟,“不过既然走到这一步,是麻烦还是简单都不重要了,我认定的结局,怎么都不会变。”

        话完,招呼罗斯一起下车。

        梁逸和罗斯下车后,老韦与安吉,恩特、维金,两个金发宝贝相继下车。

        监察员带着两个持枪的铁路警察走来。

        罗斯和恩特很从容地与监察员握手交流,三人谈笑风生,显然是老朋友了。两个铁路警察表情严肃,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应付的主儿。罗斯与监察局的关系融洽,但警察临检是临时安排,他自然也给不到什么好处。

        “你是华夏人?”警察终究还是因梁逸的容貌找上了他。

        梁逸淡然道:“有什么问题吗?长官。”

        警察问道:“你从哪里来?”

        梁逸回答道:“东欧平原。”

        警察盯着梁逸的瞳孔:“你有感觉到身体哪里不适么?”

        梁逸笑道:“这一趟车程有15天,我浑身上下都觉得疲倦,现在我只想回家舒舒服服地洗上一个热水澡,然后再叫几个女人来陪我睡一觉。”

        “只怕是不行了,”警察突然从兜儿里掏出一张红色的丝带,轻轻地系在梁逸胳膊上,用以虚伪的安慰口吻道:“我刚刚检查了一下你的瞳孔,并没有发现感染的现象,首先恭喜你很健康。但基于你们华夏人的感染性,我们不得不帮你做标记。有了这个标记,你可能会遇到一些偏见,至于是什么偏见,等你出了火车站就能自行体会。”

        警察拍了拍梁逸的肩膀,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用红丝带打的蝴蝶结,伪善道:“哦,对了,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尝试着把红丝带摘除,否则到了艾尔市区,会有警察重新抓起来,到时候他们可不会像我这样只看看你的瞳孔就给你发丝带,检查是很痛苦的,你不会想去体验。”

        “长官这是在警告我,还是在威胁我?还是在羞辱我?”

        梁逸声音中的寒意,透入骨髓!这一根小小的红丝带,就如一把恶意枷锁,不禁遏制住了华夏人的活动,还锁住了华夏人的尊严!梁逸最讨厌的便是践踏别人的尊严,何况是自己的拼了命都想维护的祖国?

        羞我华夏民族者,虽远必诛!

        两个警察按住腰间的手枪,带着恐惧连忙后退。

        老韦嗅到了空气中的杀机,赶紧闪身把梁逸拦在背后,冷声冲两个警察呵斥道:“谨慎是国家的权利,警告是你们的资格,但羞辱华夏人是你们道德败坏的作风!身为欧罗人,我真为你们的行为感到耻辱!”

        罗斯见状,急忙拉着监察员跑了过来,指着两个警察的鼻子就骂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难我的员工不成?你们想在法庭上和我的律师团碰一碰么?!”

        到了文明世界,在军阀面前装孙子的资本家瞬间挺直腰杆,现代城市,什么东西都能用一封“律师函”来解决。一个举足轻重的财团,往往比国家官僚还有能力,这就是东欧的资本主义。

        两个警察被罗斯的瞪眼怒喝吓得不清,一旁的监察员脸色也不好看,冲警察道:“约翰长官,罗文长官,这位是‘whch’集团董事长罗斯先生,我想你们不愿意收到他的律师函吧?”

        警察一听“罗斯”名号,肃然起敬,    先前对梁逸嚣张的态度瞬间变得和蔼,“尊敬的罗斯先生,司机先生,我们也是按照规矩办事,不过你把这红丝带系好,绝对是没坏处的。”

        监察员冲两个警察使眼色,道:“两位警官,你们搜查完了没?罗斯先生一分钟几千万上下的人,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们干耗着。”

        警察笑道:“都检查过了,一切正常,可以开始搬货。”

        “罗斯先生,真是给您舔麻烦了,我们铁路部也是遵循国家的指示,你瞧,那些货车全都是准备发往华夏的,现在全都给扣下来了,我们……唉,我们也没办法啊,鬼知道这场瘟疫能亏多少钱。”

        监察员圆滑地与罗斯和恩特闲谈了几句,在签署了几个文件后,就笑着离开了。

        罗斯帮梁逸解开那根代表着“耻辱”的红丝带,道:“梁长官不用担心,到了艾尔市就是我的天下,我手头随便消减一个项目,政府高官就得亲自给我来电话。”

        梁逸稍退两步,避开了罗斯的手,他心想自己以后还有行动,在市区里溜达,万一碰到了没事找事的警察,摆脱他们还要费一些力气,不如就把这该死的红丝带先的留在肩膀上。

        “没关系,我尊重东欧政府的决定。”他随口搪塞,其实心里早已把推出这项政策的负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好吧,”罗斯推了推金丝眼镜,讨笑道:“如果梁长官和妮可约会的时候,其实可以把这个东西摘了,女儿她从小娇生惯养,可能……呃,这个,可能——”

        “我知道了,”梁逸直接打断了罗斯的话,富家千金的性格他大概能懂,没必要浪费时间去揣测,他催促着,问道:“罗老板,抓紧时间卸货吧……天黑之前能搞定么?”

        罗斯道:“梁长官你放心,我已经打电话给公司,最多一个小时就会有人来接替工作,”他又压低声音:“这趟列车死了那么多人,我呀,接下来这段时间可有得忙咯……唉……”

        梁逸皱眉道:“那琴和琳娜她们的护照呢?还有希琳的学校,以及我跟你提过的购买牧场……”

        这时,大胖子恩特凑过来一张油腻的笑脸,拍着厚实的胸脯道:“梁长官,这些事情我在行啊,你看我的身材就是知道千杯不醉,公司有什么应酬,我是首当其冲的。”

        维金在一旁龇牙笑道:“梁长官,不如就把希琳安排在‘艾尔大学’吧?艾尔大学虽然不是欧罗最好的,但也名列前茅,我猜梁长官一定不愿意把希琳送到西欧去吧?”

        梁逸冷冷地瞥了一眼维金:“你也在艾尔大学里?”

        维金被这么一眼煞气,吓得赶紧躲到恩特身后,委屈道:“家族里很多亲戚子弟都在艾尔大学里进修,我是想有个照顾嘛。”

        梁逸冷声道:“以后事,以后说,现在事,现在做。”

        “那么梁长官您就在最后一节车厢等着,那节车厢会整个搬走,到时候一定会有吊车和货车开进来,你就趁机找他们索要地址,看能不能找到你想找的东西。”

        罗斯说完,也不再浪费时间,亲自带队找来几辆叉车,先前和梁逸闹得不是很愉快的警察也舔着笑脸过来帮忙开箱卸货。

        pm17:57分,    叉车集体作业,效率颇高,货物搬运进行得如火如荼。梁逸站在车尾,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烟点上,猛吸一口,稀释了一些疲惫和烦躁。

        “都快6点了,怎么还不来?”

        分秒必争的人,对于长时间等待,多多少少有些不耐烦。

        东欧的云层很厚,挡住了太阳的光芒,于是,黑夜要来得比平原更快上一些,6点已是傍晚,天色昏沉,流云如火。高楼大厦的倩影倒映在醉人的夕阳红中,如临摹画卷般逼真,又如海市蜃楼般缥缈,眼里看它近在咫尺,心中与它却遥不可及,高楼间已有零星人户点亮了灯火……哦不,在大城市里称“人户”和“灯火”许是太俗气了一些,梁逸摇头苦笑,低声轻吟:“纵里寻她千百度,慕然回首,你已不再灯火阑珊处。”

        想来还是“灯火”与“人户”的意境要更美上一些。

        “叮咚!”

        联信消息,阿娜斯塔发来一条消息。

        “你们哪里天黑了吗?”

        梁逸甜甜一笑,并不是因为这一则消息,而是懂你的人,总知道你什么时候寂寞,她什么时候该出现。

        “天黑了。”梁逸回复了一句,然后又等了几秒,想问些什么来着,可又觉得不妥,全部删除得只剩下一句:“你那边天黑了吗?”

        “天黑了。”

        “哦。”

        “嗯。”

        隔了一会儿。“你吃晚饭了吗?”

        “我还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哦。”

        “嗯。”

        ……

        大概就是这样的尬聊,梁逸不会觉得无趣,阿娜斯塔也不厌其烦,你一句我一句,有一句每一句。两个人都抱着重达千斤的心里话,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述。

        “好了,我洗澡啦,拜拜。”

        “拜拜。”

        梁逸关闭手机,烟丝燃烧殆尽,如果连尬聊都没有,岂不是又剩下寂寞等待了?

        “唉……”

        “叮咚!”

        阿娜斯塔发来一条消息,点击阅读,映入眼帘几个大字:

        “亲爱的,我好想你。”

        梁逸翻了个白眼,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的恶作剧:

        “琳娜,把手机还给你姐姐。”

        “姐夫,你别急,待会儿我给你看刺激的!”

        “你又要搞什么恶作剧?

        梁逸睁大眼睛盯着屏幕,琳娜的恶作剧,绝对不会让人失望。果不其然,没过半分钟,一条长视频偷偷丢了过来。梁逸斜眼一笑,确认四周没人,才轻轻点开视频:

        “哗啦啦……”

        谁在洗澡?

        琳娜偷偷推开浴室的门缝,把摄像头拉近洗澡间,录音中还能听到她捂嘴的偷笑声,“梁先生,据我的经验和分析,等下你将会看到更加热血激情的事情,嘿嘿嘿……”

        手机的前置摄像头非常给力,哪怕放到最大,人体的每根毫毛也都拍得一清二楚。阿娜斯塔全然不觉,闭眼对着喷头淋浴,时不时还露出一种释放的微笑、满足的轻吟。至于她手上在操练什么,画面太过香艳,自行脑补即可。

        给梁逸整得兽血沸腾!

        “梁先生,你看完了吗?”琳娜发来一条消息。

        梁逸回复:“我根本没看。”

        琳娜紧接着发来:“那你能告诉我怎么把视频和聊天记录撤回么?”

        梁逸一个古代人哪儿知道这些功能?就算知道,他也不期望视频撤回呀……便回复:“不知道。”

        “……”

        梁逸赶紧把视频保存好。

        “我先溜了,梁先生,如果几天后你没看见我,记得替我烧纸……”琳娜留下一句“遗嘱”,又发了一张“哭泣”的可爱表情包,随之便再也没了消息。

        梁逸哭笑不得,心里已经在想:如果阿娜斯塔出浴看到了这样的几条消息,脸上会不会羞得烧开水?

        “你好,请问这趟列车是by20417吗?”一声问候,大老远传来。

        两个带着蓝色帽子的物流人员,手持了几张清单,正冲梁逸打招呼。

        梁逸微微点头,心情十分不悦,微怒道:“你们迟到了将近2个小时!”

        物流人员一老一少,老的人有40好几,年轻的也就20出头。来人和蔼,正要跟梁逸道歉,年轻人眼睛尖,瞧见了梁逸肩膀上的红丝带,在中年人耳旁细声提醒道:“奥利弗,他是华夏人……”

        那个叫做“奥利弗”的中年人这才注意到梁逸胳膊上绑着的红丝带,原本的羞愧与尊重,瞬间变成了忌惮……这大概就是以讹传讹所导致的偏见。

        他语气生硬:“不好意思先生,路上有点堵车,我们在赶进度,请您在这份运货单上签字。”

        他递给梁逸运货单时,下意识地往后仰了几度,生怕与梁逸靠近。

        梁逸犯不着和一个愚人摆脸色,接过运货单,保险单,财务清单,一次签上罗斯的大名,自己私下蓝底页面,把单子递还给物流人员,转身拍了拍车厢,问道:“你们需要上去看货么?”

        中年人摇头道:“谢谢先生,暂时不用,这节车厢我们会寄放在货仓,明天早上才会发货。”

        “好,那就交给你们。”

        梁逸正眼都没瞧过这两个运货员,直接往出站口走去,他找出手中的“物流回执单”,查看收件方地址:艾美路168号,jcw万豪夜总会。

        通宵达旦的夜生活,几乎成了现代男女,富贵名流,消金交友、找乐子的好去处。夜族渴望阳光,人类却向往黑暗,难道这个世界变了?

        不,与其说世界变了,不如说生活在世界上的人腻了,任何高级生命体都在无限扩张自己的欲望。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jcw万豪夜总会。”梁逸嘴角微微一翘,心中的清缴计划,油然而生。

        “怎么了?梁长官,今天晚上要去万豪happy一下么?”恩特耳朵利索,色眯眯地凑了过来,“我可是那里的高级vip,可以享受特殊服务中的特殊服务哟。”

        梁逸斜眼一笑:“今天有点累,改天。”

        恩特摇头道:“我这几天也忙呢,一下子搞这么多护照可不是容易的事,回头我把svip卡给你,梁长官凭着这张卡,美食,酒水,女人,应有尽有!”

        梁逸虽然极度反感去这种权色交易的场所,不过为了清缴计划能顺利进行,无论如何都要进去走一遭。有了恩特的贵宾卡,那么在万豪夜总会就可以畅通无阻……这人一旦钱多了,总会玩儿点不一样的把戏,正好去开开眼界,看看这些富人世界里到底有多荒淫。

        夜场里不怕有清流,就怕这股清流能大浪淘沙,翻江倒海!

        ……

        pm18:47分,天色逐渐暗沉,余光苟延残喘。

        “whec”公司的工作人员姗姗来迟,罗斯逮着就是一通臭骂,尽显霸气与官威。可他转头看梁逸时,脸红脖子粗瞬间没了影儿,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只有老狐狸才能露出的微笑:“梁长官,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今晚你想吃点什么?西餐?中餐?东桑料理?金韩料理?”

        梁逸紧盯着最后一节车厢的搬运情况,罗斯替货物买了全额险,物流公司更加小心翼翼,叉车在下面托举,吊车在上头拽拉,一点儿一点地拖着箱子往货仓里运去。

        “我有点累了,待会儿我自己去吃点东西,随便找家旅馆休息,罗老板不用管我,有事用联信找我,随时都在。”

        梁逸伸了个懒腰,全身骨骼“咯咯咯……”作响,经过大半个月的长途车程,哪怕是金刚铁骨也会有所钝化。今夜他就是要好好偷一回清闲,洗个澡,喝杯茶,边看电影边聊天,直到困意来袭,多舒服?

        罗斯赶紧拽住梁逸:“梁长官是我的贵宾啊,我怎么能让你随便去住旅馆?去我家的别墅,又大又宽又舒适,室内有健身场,后山有高尔夫,开门就是游泳池……总之应有尽有,”他又冲梁逸眨了眨眼,笑道:“最重要的还是有妮可,她每天都会健身和游泳,梁长官你不想看看?”

        梁逸脑中可没有什么泳装美女的概念,他只是单纯地想锻炼锻炼生锈的筋骨。便点头道:“好,既然罗老板盛情,那梁某就却之不恭了。”

        “梁长官可真给我面子!我可告诉你啊,我家里的女佣全部都是精挑细选的,梁长官如果觉得寂寞了,嘿嘿——”

        “打住!”

        “好,打住,打住……”

        罗斯主动与梁逸勾肩搭背,一路谈笑风生不露齿,坐上早已在出站口等候多时的豪车,渐渐驶向灯火霓虹的大都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