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代价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代价

        “叮咚!”

        联信消息。

        “梁先生,真是气死我了,下午约我出来的人竟然是个大变态,还好听你的话把防狼喷雾带上了,不然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

        秋瑾的语音消息很急促,明显还心有余悸,随之又发来一条语音:

        “东桑的男人变态可真多,不论是公交还是地铁上,总会被人占便宜,真恶心!早知道就不该听家人的话到这里留学,现在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梁逸想了想,回复文字:“为什么回不去?”

        秋瑾回复:“因为东桑已经切断了所有通往华夏的航班,连跨海运输的铁路,水路,大规模停止。我平时都不太敢出门,生怕被卫生局抓去做检查。”

        与华夏相隔了一整片海域的东桑都采取了这种措施,那么和华夏交壤的东欧大陆岂不是隔离得更加彻底?等到了艾尔市,会不会因为是华夏面孔就被隔离抓捕?

        “梁先生,我已经把你拍的照片发布到各大论坛,国内外的评论反响好激烈,甚至还有报社想买我的版权,问我是怎么拍摄到这些实况照片的……众人拾柴火焰高,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徐先生和柳先生的!”

        梁逸回复:“注意安全。”

        秋瑾回复:“梁先生你也是,被这些怪物围困很绝望吧?你们不要放弃啊,翠云商场我记得有好多连锁超市和面包店,你们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的,加油!”

        梁逸回复:“你也加油。”

        “这几天为了帮你找人,我都感冒了,头疼得厉害。”

        “注意休息,多喝热水。”

        “梁先生是病理学家,你不如帮我诊断诊断?”

        “多喝热水就行。”

        “……”

        “水是人体的搬运工,加快新陈代谢就会加快感冒的治愈,所以多喝热水。”

        ……

        pm9:30分,梁逸躺在大床上,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和秋瑾、琳娜、阿娜斯塔、希琳……联信聊天。一款app软件,果真把所有人都联信在了一起。

        梁逸今晚并没有去开火车,只因他把这个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了叶秋,一是方便掌握秋瑾的动态,二是享受一下难得的偷闲时光,三是促进叶秋的个人积极性。

        叶秋这小子,太过沉沦于美色!一天到晚都关在房间里和周怡卿卿我我,走路腿脚都不利索了。梁逸心想,这么好个苗子可不能栽倒在女人身上,于是就以“玩物丧志”为借口,对叶秋加以严厉的批评教育,并传授他开火车的技巧,从今以后,白天陈亮来开,晚上叶秋操作,如此一来,不仅多了项技艺,还稳定了生活的规律,何乐而不为?

        ……

        往后几日,苍茫的大平原上逐渐出现了建筑物的影子,大多数都是发展畜牧业的农场,偶尔也会经过几个淳朴小镇,在火车停下加油时,还能购置些生活用品。

        牛羊点缀碧海,风景优美宜人。

        梁逸静静地站在吸烟区,一边抽着烟,一边用望远镜眺望远方竖起的高楼大厦。好消息是,文明城市就快要到了;坏消息是,文明城市即将到来。

        一个新的地方,一种新的挑战。相比尸潮横生的失落之城,这座物欲横流的大都市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来支烟,梁长官。”

        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的力量,阿娜斯塔的微笑要比往日甜美得多,她哪怕顶着一头短发,也彰显着十足的女性魅力。

        “你说过,最后一支的。”梁逸摁住自己的裤兜儿,这一次,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再偷偷摸去。

        阿娜斯塔也不强求,凑近梁逸指尖,静静地吮吸着自然飘散的烟雾,道:“我可一点儿也不嫌弃二手烟。”

        梁逸愣了愣,赶紧掐灭了手中的烟草:“那就不吸。”

        “你一天的烟瘾实在太大了,吸烟有害健康,”阿娜斯塔顺手那么一模,把梁逸口袋里的烟盒儿给顺了出来,取出三只递给梁逸,其余撞进自己口袋,笑道:“现在是中午12点,下午3点一根,6点一根,9点一根,睡前不许抽。以后每天都是这样。”

        梁逸摊了摊手,示意无所畏惧:“我吸不吸都无所谓,我根本就不会上瘾。”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接过那三根香烟,小心翼翼地保管好。

        “琳娜都和我说了,最后一节车厢里的不同寻常,你到了艾尔市,还会去找那些怪物对么?”阿娜斯塔隐隐担忧,却无奈道:“你要一个人行动对不对?”

        梁逸摇头道:“你放心,必要时我会把叶秋和陈亮带上的。”

        大都市里有相对完善的警备力量,夜鬼又因为害怕紫外线的缘故,一定会同化很多人类“血徒”进行活动。梁逸的计划是,自己负责对付夜鬼,叶秋和陈亮帮忙搞定血徒……艾尔市,势必会流点血,出几条人命。

        阿娜斯塔叹息道:“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带上我,但我还是想问一问原因。可你可千万别说一些‘我这是关心你’这种肉麻的话,我会起鸡皮疙瘩,也不接受……”她又倔强地望着梁逸,“你要是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别怪我暗中插手,到那时惹出什么麻烦,你得自己抗。”

        梁逸一直都认为,时间会耽搁这么久,就是总有人惹麻烦,然后自己在想办法解决。不过这也怪不得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想了想,回答:

        “我决定带着叶秋和陈亮一起去东桑谋破更大的阴谋,他们暴露在夜族的猎杀名单是该承担的风险。但是你和琳娜她们要留在艾尔市,如果被夜族盯上的话,你们会很危险。我不仅是为了你,还是为了琳娜,希琳,周怡,罗斯,一切与我有关但又不在我身边的人,我必须面面俱到才能放心离开。”

        阿娜斯塔笑着转了转眼珠子,坚毅的女人,真是可爱极了:“好吧,这个理由我欣然接受了。”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12:17分,“最多还有几个小时火车就会驶入货运站,你想好打算了没有?”

        阿娜斯塔摇了摇头:“可没有呢,这不是来问你嘛?”

        梁逸笑道:“自己给自己规定计划,这才是迈出新生活的第一步,可不能什么事情都让我来给你们安排……不过呢,你要让我给你安排也可以。”

        阿娜斯塔期待道:“你要给我安排啥?”

        梁逸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俗话说得好,活到老学到老,随着现代文明的进步,行为素质与个人知识是必不可少的,比如像我,工作的时候一有空闲就会多看书,学习行的知识,提高文化素养,然后——”

        “行了行了,我可一句话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能不能直截了当点,来些实际的话?”阿娜斯塔冲他翻了个白眼。

        梁逸摇头叹气道:“唉,你瞧瞧,连最起码的忠言都听不懂,还怎么踏入文明——我决定把你们和希琳一起送进大学深造,读书。”

        “读书!”阿娜斯塔兴奋得有些脸红,可算算自己的年龄,摇头遗憾道:“琳娜才20出头,她还可以进去学习学习,我就算了吧,马上就快26岁了……我好老了。”

        梁逸揉了揉鼻子:“学习知识,与年龄无关。”

        阿娜斯塔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觉得以我的性格,和那些年轻的孩子们混在一起不太合适,我的双手沾满了太多鲜血,会吓坏他们的,呵呵……”她抿唇想了想,突然道:“我的个人素质还不错,实在不行可以去当警察,当保镖?哪怕当个小保安也行……当然了,我最大的愿望还是能在这片东欧大平原上买一块地,开一家小型牧场,面朝碧海蓝天,做一个快乐悠哉的牧马人。你觉得怎么样?”

        梁逸欣然道:“是不是觉得和动物接触,要比和人接触简单得多?”

        阿娜斯塔点点头:“是呢,琳娜和她们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我怕她们被欺负被骗。倒不如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等待世界和平,”她又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补充道:“顺便等你回来接我……”

        梁逸道:“这个愿望很简单,你很快就能实现。”

        ……

        车速,逐渐慢了下来。

        广播里突然传来了罗斯的召集:

        “喂,喂,咳咳……诸位听一下,请赶紧到餐厅里集合,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像大家通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请赶紧……”

        “我总觉得这老狐狸有什么私心,梁长官,他没有为难你吧?”阿娜斯塔听着广播,狐疑问道。

        梁逸摇了摇头,为难到说不上,谁敢为难他?只是罗斯这只老狐狸,一天到晚都在问:“梁长官,我女儿加你没有呀?”“梁长官,你把头像和性别换一下可能会好很多。”“梁长官,妮可她就是这个样子,你别担心。”“梁长官,你去我家别墅里住吧,就能见到妮可了。”

        梁逸是个有恩必报的人,罗斯这人虽然狡猾了一点,但这一路下来可帮了不少忙。点点滴滴他都记在心里,自己所给的回报都将如期而至。

        “走吧,没准儿是很重要的会议呢。”

        梁逸牵起阿娜斯塔的手,下意识地瞧了瞧女人的大长腿,很遗憾,今天她没穿裙子。

        “怎么样?是不是很失望我今天没穿裙子?”阿娜斯塔痴痴的笑,妖媚的模样,一点儿也不比琳娜要差,她又道:“记于你上次乱摸的事情,以后我都不会再穿裙子,并且还栓了一根带密码的皮带。总之,你别想趁人之危。”

        梁逸嘴角稍稍一抽:“你怎么能把我想象成那种人……”

        阿娜斯塔轻哼:“哼……是琳娜教我的,一个男人可以装作很镇定,哪怕生理反应都没有,但他的目光绝对会出卖他!”

        梁逸叹道:“行,你开心就好,你在裤子上加把锁我都没意见。”

        ……

        中午12点半,大家一边在餐厅里享受午餐,一边召开着旅程结束前的最后一次短会。

        “诸位,现在是非常时期,货运站一定检查得非常严格,所以处于对大家安全的考虑,半个小时后,火车会在‘阿斯兰小镇’短暂停靠,没有护照的人全部都在那里下车。请大家放心,我已事先定好了车站旅店,你们就在那里暂居几天;等下会我让维金用相机给你们拍照,用来制作你们的公民护照,”

        “阿斯兰小镇上是各大黑帮的聚集地,以往的皮.条.客就是把女人们送到这个小镇上中转和售卖。嘿嘿……诸位小姐就委屈一下,这几天尽量不要出门,如果有警察找上门来,就以自己是受害者的身份,塞点好处费;如果是黑帮找上门来,你们就报‘万斯’的名字。‘万斯’和我还算有点关系,阿兰斯小镇都归他管,等下我会把联系方式交给叶警官,方便时联系,嘿嘿……”

        “可以啊罗老板,黑白两道通吃,你让我演拉.皮.条的,是这个意思不?”叶秋出声问道。

        罗斯笑道:“在东欧这个地方做生意,黑白两道不得不沾嘛,叶警官你们的实力我都见过,一点儿也不担心。我这边也尽快想办法给把护照弄出来,市区外我有好几栋别墅,可以把你们安置在那里。”

        罗斯又看向梁逸:“梁长官的话就要麻烦一些,您必须帮我把火车开到货运站去,还有关于最后一节车厢的——”

        “这件事,到驾驶舱再谈

        。”

        梁逸出声打断罗斯,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行动,尤其是身旁的阿娜斯塔。

        罗斯点了点头道:“好的,一切依梁长官所言。”

        阿娜斯塔紧张地扯了扯梁逸胳膊,问道:“那你还会回来么?”

        梁逸浅笑道:“我又不是去打仗,干嘛不会回来?只是暂时性要和你们分开几天,等把事情办好了,我会亲自带着护照来接你们。到那个时候,你们就是艾尔市里的合法公民了。你可以选购一块农场地皮,希琳可以去上学,琳娜不是要当模特么?罗斯大老板的女儿就是时尚界的领军人物……总之,大家都可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一想到未来的新生活,大家都已迫不及待。

        叶秋摇了摇手机,招呼梁逸:“梁长官,我可是你的铁杆小弟,你有啥事儿就用联信传唤一声,我开兰博基尼来接你!”

        一旁的周怡惊讶道:“你什么时候有那种车的?”

        叶秋搂过小胖子维金的肩膀,豪气云干:“我和维金已经义结金兰,他答应送我一辆跑车,是不是?”

        维金满口答应道:“没错,反正我车库里有十几辆,随便挑一辆送给秋哥。”

        周怡狐疑地望着眼前这对臭味相投的男人,“难道你们就没有私底下进行什么肮脏的交易?”

        “没有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谁稀罕那点儿钱,我……我年薪几百万上下的联合国高级预备警探,我怎么会被一辆车收买?”

        “那把你联信号给我检查,我要看你们的聊天记录!”

        周怡抢过叶秋的手机,一打开他和维金的聊天记录,全部都是美女联信号名片共享!

        “好啊,死叶秋!你们竟然真当起拉.皮.条的了!”

        ……

        ……

        pm13:28分,梁逸把火车安稳地停靠在阿斯兰火车站。

        小镇车站并不大,来往一共四条路线,都是供给拉货的火车使用,月台两边仅用铁丝网相隔,铁丝网之后就是各种民宿的车站旅馆,失足女郎悠闲地靠在宾馆门口等客,看场子的男人坐在门口长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烟一边看报纸。

        东欧是整个欧罗联邦,皮.条.客,失足女郎,黑帮,最多最繁华的地带,这些肮脏的东西在东欧几乎成了一种标志和批发地。

        “罗斯先生,这些快餐,你吃过么?”梁逸指着路旁的失足女郎,斜眼笑问道。

        罗斯推了推眼镜,神秘笑道:“梁长官您也看得出来,我是个什么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的人,那么就少不了走南闯北,吃殿堂级的盛宴,但路边摊的美食也不会嫌弃。嘿嘿……您懂我的意思吧?”

        梁逸又问:“我很好奇,你们东欧的色.情文化这么发达,需要纳税么?”

        罗斯摇头道:“不用不用,虽然你看她们明目张胆,但钱色交易是绝对不合法的。不合法的生意,不需要纳税,”说着,他猥琐地冲梁逸挑了挑眉毛:“怎么?梁长官想换换口味?”

        “不必!梁某人,只是随口问问,我更在意的是,那些看场子的男人,会不会无理取闹。”

        男人们腰间都配备了武器,还不是简单的手枪,而是高速连发,一瞬间就能把人打成塞子的uzi冲锋枪,纵使叶秋和陈亮的素质不差,但终究是血肉之躯,假设爆发冲突,同样存在危险。

        “不会的,只要你们不去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来惹你们,吧?”罗斯回答得极没自信,能干这些勾当的人,能有几个好鸟?

        “我还真是有点不放心,”梁逸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先前所说的那个‘万斯’真是这个小镇的老大?”

        “是的,”罗斯点了点头,又道:“不过这些黑帮老大都很虚伪,我与他的关系也只是合作伙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表面朋友。”

        梁逸冷声问道:“你现在能把他约出来么?”

        “这……梁长官你想干嘛?”罗斯犹豫着问道。

        梁逸道:“我要和他谈点事情,叫他不要伤害我的朋友,并且保护好我的朋友。”

        罗斯嘀咕道:“万斯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他手上沾染的鲜血可不少……”

        梁逸问:“有我多么?”

        罗斯摇了摇头。

        梁逸起身道:“10分钟后,我要他来车站见我,那个时候我还可以坐下和他好好谈谈,如果他爽约了,我会自己去找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终极恐惧,”他打开车门,用眼光寒光瞥了一眼罗斯,强调道:“我没有开玩笑,真的没有开玩笑。”

        走出驾驶室,“啪!”关上车门。

        罗斯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他知道梁逸真的没有开玩笑!

        ……

        梁逸抽空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简约别致的西装,自以为帅气地弄了个八十年代的发型,在维金房间里找了一副无框墨镜。立体的五官,高冷的气质,高大的身躯,致命守护的“华夏之赞”。

        “哇,姐夫好帅哟!”

        梁逸刚出房间,琳娜就飞扑上去,给了个大大的拥抱。

        “姐夫?”梁逸微微皱眉,这个称谓,有点儿不对头。

        “琳娜,别瞎喊!”阿娜斯塔拖开琳娜,被梁逸英俊的外形惊艳的同时,眼中还内敛着一丝担忧,她问:“梁长官,你穿得这么正式,是要去干嘛?”

        “先别说!让我来猜猜!”叶秋凑过头来,稍加思索,认真定夺:“是去约会对不对?和罗老板的女儿约会对不?”

        琳娜撅起嘴巴,瞪着叶秋道:“大色狼,你在哪儿听到的小道消息,什么跟罗老板的女儿约会?我姐夫怎么可能会出轨呢!”

        叶秋深吸一口气,不安逸道:“我说琳娜小妹妹,你这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可真亲呐,梁长官和你姐姐八字还没一撇呢,何况那一捺?最后是那一竖,嘿嘿……所以人家去约个会怎么了?”

        琳娜疑惑道:“什么一撇一捺一竖?你是憨批吧?”

        叶秋捂着嘴,指着琳娜的左右腿,笑道:“你的左腿是一撇,你的右腿是一捺,至于那一束嘛,需要外面加上去。你懂我的意思吗?”

        琳娜愣了两秒钟,脱掉拖鞋就往叶秋砸去:“我不懂意思,但肯定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你别跑,看我不打死你!”

        叶秋早就溜没了影儿。

        “你真的要去和罗老板的女儿约会?”阿娜斯塔轻轻问道。

        梁逸摇了摇头,却不敢正面回答“不是”,罗斯一天到晚都在他耳边碎碎念,自己如果一口回绝也就太无情了。他是准备去和“妮可”见上一面,然后再告诉罗斯不合适,这样也算还了这个大老板一路来帮忙的人情。

        “梁长官,万斯,万斯他马上就要到了,你准备一下!”罗斯在车窗外催促道。

        “好,我马上来。”梁逸提剑,大步走下火车。

        “万斯?他不是黑社会老大么?你去见他干嘛……”阿娜斯塔几欲跟着下车,梁逸回手一指,刚好点在她眉心,笑道:“你留在车上,我20分钟后回来。”

        阿娜斯塔止住脚步,呆呆地往着梁逸携剑走出月台,谁会去担心这样一个男人呢?

        “琴,你和梁先生爱爱过么?”琳娜突然出现,在阿娜斯塔耳旁轻声问道。

        阿娜斯塔的脸颊“唰“地一下,红到了耳根,蔓延到脖颈:”琳娜,马上就要到文明世界了,你说话文明一点!“

        “哦~”琳娜把尾音拉长,又狡黠一笑,问道:“那你们两个交.配过么?就是你一撇一捺,梁先生再加一竖。”

        阿娜斯塔一边解皮带,一边没好气,威胁道:“小狐狸精,几年没教训你了,皮痒了?连姐姐你都敢调侃儿。”

        琳娜吓得赶紧脚底抹油:“天呐,琴,梁先生可不喜欢母老虎。”

        “今天,母老虎就是要吃你这只小狐狸!”

        ……

        ……

        梁逸走出火车站,在罗斯的引荐下,在一处宾馆门口,见到了黑社会老大万斯。

        “梁长官,我和万斯说了,你有一笔超过100万的大买卖要和他合作。万斯除非是有大买卖,所以一般不会亲力亲为,”罗斯又塞给一张支票给梁逸,“这里有一百万,如果你们谈崩了,你就把支票给他,就当是破财消灾。”

        梁逸见好就收,拦住罗斯道:“好了,罗老板就不用再送我,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罗斯早就有了打退堂鼓的心,提醒道:“梁长官你要小心呐,万斯可不是普通的街头小混混,是真正黑手党,黄赌毒都是他的生意,反正钱给你了,怎么随机应变是你的事,那……那我就先走了。”

        罗斯转身离开。

        梁逸从容不迫朝宾馆走去。

        横向一条街起码有7、8家车站旅馆,住宿是一方面,提供服务又是另外一方面;竖向的胡同,失足女郎更多,乌烟瘴气,各个从巷子口里走出来的男人都拖着重重的眼袋,骨瘦如柴,萎靡不振,一看就知是“瘾君子”。

        “嘿,帅哥,想来玩玩儿么?”

        梁逸走着走着,一个高挑的靓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跟前,香水味儿有些刺鼻,琳娜身上的香水可不是她这个味道。出现的女人颇有几分姿色与风情,但岁月已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再浓厚的妆也掩盖不了她已步入中年的事实。

        这是个妈妈桑。

        梁逸没有说话,眼睛也没多看女人,并保留着绅士风度:“对不起,我不需要,请你让开。”

        女人风情一笑,主动扯了扯梁逸的肩膀,撒娇道:“先生先不要否定,看你的面孔很生疏,是第一次来玩儿么?呵呵,真是个俊朗的华夏大帅哥呢,”她抬手一指巷口屋檐下,“先生看看我们家的姑娘,再决定去留吧?”

        屋檐下,七八个女人站在一排排,高矮胖瘦,环肥燕瘦,种类倒也齐全,但始终摆脱不了“庸脂俗粉”四个字。

        梁逸刚想开口否决,妈妈桑突然拍了拍手,冲女人们喊道:“快,让这位先生瞧瞧你们的姿色。”

        女人们搔弄风姿,好似群魔乱舞,十八般武艺都离不开一个“脱”字。

        梁逸心中明静如水,这些女人论长相比不上琳娜,论身材比不上阿娜斯塔,论年轻比不上希琳……琳娜想尽办法撩骚都没能得逞,何况这些不入法眼的女人?

        “怎么?先生不满意么?我可以再为你换一批,”妈妈桑估计是看梁逸是个外乡人,想大坑一笔,拦着路就是不让走,“先生如果不满意,我宝刀未老的哟?”

        梁逸不想与女人再做纠缠,冷声道:“我和万斯有生意要谈,你不妨去帮我问问看,看他能不能通融一下时间。如果可以,我就照顾你的生意。怎么样?”

        女人一听到“万斯”两个,脸色骤然大变,退在一旁连忙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要拦您的路,希望你能原谅我……等会儿你和万斯先生谈好生意后,我可以免费送你几个姑娘做补偿。”

        梁逸斜了一眼停靠在铁丝网后的、月台下的、铁轨上的、火车里的、趴在窗口用m95狙击镜充当望远镜的阿娜斯塔,真怕她一个看不顺眼,开枪狙杀了自己……男人一旦有了一些关于爱情的奇妙东西,是不是就会少一点人身自由呢?

        他摇了摇头,直径走向宾馆门口的万斯。

        “嘿,兄弟,这身行头不错,借点钱可以么?”一个穿着卫衣的青年人,十七八岁,骨瘦如柴,一看就是饱受了违禁品的折磨。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可不像是在找人“借”钱。

        “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有点饿,我想要点钱买东西吃,你有么?”青年人拿刀的手微微颤抖,说话时根本就不敢多看梁逸的眼睛。

        梁逸很像救救这个失足的少年,但他无能为力。他道:“我正好要找万斯谈生意,他可能会有点钱,要不我们一起去找他借?”

        “该死!”

        青年人暗骂一声,戴上帽子就往巷子里跑去。

        “咻!”

        一声消.音枪响,一发子弹,直接命中青年人心脏!

        青年人没跑出两步就直直地倒在地上,腥红色的血逐渐溢出,缓缓流到梁逸脚边。

        梁逸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他误入歧途,固然有罪,却罪不至死。

        残忍的慈悲,慈悲的残忍。

        梁逸脱下自己的崭新的西装外套,轻轻地盖在青年的尸体上。他抬头,发现的是街坊邻里冷漠的眼神,女人照样抽着烟,只当这是一场习以为常的闹剧。

        梁逸这时才明白,不论是失落的圣城,还是高楼大厦的艾尔市——罪恶之城与文明无关。

        “这小子敢在我们的地盘上抢劫,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身穿牛仔夹克儿的中年汉子,手持左轮,大步走到青年尸体旁,狠狠地踹了两脚,确认死透了才把枪塞回腰间。

        “哦,先生,您可真是大方,这件价值不菲的‘sunasi’品牌的西装,足够给这小子买几十口棺材了,哈哈哈……快走吧,老大正等着见你呢。”

        高大汉子推了推梁逸,虽然在笑,但并不是很友好。

        “人是你杀的?”梁逸平静问道。

        高大汉子骄傲道:“那是当然,我的枪法可是一流的。”

        梁逸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高大汉子顺口就回答:“劳伦斯。”

        梁逸道:“好。”

        ……

        梁逸在劳伦斯的带领下,来到一家霓虹挂牌为“sali”的宾馆大门口。

        门口停着一辆黑金色的6座位suv,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万斯很爱惜这辆车,用抹布一遍一遍地清理着车上瑕疵,哪怕梁逸到来,也单单是瞥了两眼,继续专心擦车,等他把车擦得一尘不染,才挺直腰杆。

        万斯很高,比梁逸还要高出小半截,大概40岁左右,满脸胡茬整理的相当别致,眼神中稍带一抹忧郁——悍匪皆是如此,能巧妙的利用各种眼神来掩盖自己的杀机。

        一个人究竟嗜不嗜血,拥有夜族高贵血脉的梁逸一眼就能看出,嗜血是夜族的天赋,再残忍的人类也比拟不了。

        万斯深吸了口气,穿上风衣外套,冲手下招了招手,手下递过来一只雪茄,帮忙点上,“吧嗒吧嗒”吸了两口,瞧了一会儿梁逸,招呼手下:“给这位先生一支雪茄。”

        梁逸直接拒绝道:“不用了。”

        万斯疑惑道:“你不吸烟?”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14:57分,还差3分钟到15点……他想,四舍五入也到点儿了,于是从裤兜儿里掏出一只皱巴巴的香烟,缓缓点上,一口尼古丁入肺,舒坦了。

        他浅浅一笑:“不好意思,我答应过别人,一天只抽3只烟。”

        “看来你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有原则的人做生意才守信用。”

        “你是华夏人?”

        “我是生意人。”

        “我刚刚看你很有爱心。”

        “举手之劳,同情之心,谈不上爱心。”

        “是罗斯介绍你来的?”

        “准确来说,是我找他介绍你来找我的。我有一笔非常重要的买卖要和你谈。”

        “你是皮,条,客?”

        “不是。”

        “你是骡子?”

        “不是。”

        “你想在艾尔市开赌场?”

        梁逸仍旧摇头,指着身后的“sali”宾馆,问道:“这件宾馆是你开的么?”

        万斯疑惑道:“怎么了?”

        梁逸道:“如果是你开的,我们就上去谈一谈这一笔绝不会让你后悔的大买卖,如果不是你开的,我只能借点钱,然后再开一间房来谈我的买卖。那么,你的意思呢?”

        “你叫什么名字?”

        “梁逸。”

        万斯嘴角微微一翘,招呼4个手下和梁逸:“走!楼上去谈生意。”

        ……

        宾馆的内室很不赖,有配套的卧室与客厅。

        万斯挑了最好的一间房,自己先占据了上座沙发,4个手下分别站在“上下左右”4个方向,一同监视着与万斯对立的梁逸。

        “梁先生,大家的时间都比较紧迫,请你直接开门见山。”万斯开口道。

        梁逸抽到烟屁股发烫了,才舍得把烟头儿塞进烟灰缸,在旁人看来,这样一个穿着几万美金西服的有钱人,竟然会吝啬到一根香烟不舍得扔,反差实在有点太大。

        “行了,我也是个爽快的人,”梁逸横剑,缓缓出鞘,冷冷盯着万斯,“我想买你的命。”

        万斯脸色阴沉发黑,一干手下迟疑了几秒,才拔出手枪对准梁逸。

        “梁先生,现在有4把枪对着你,我觉得你该纠正纠正刚才说的话?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倘若说错一个字,他们就会扣动扳机。”

        万斯的话绝不是警告,而是威胁。

        梁逸轻嗤一笑,大大方方地起身,完全不惧4把手枪的威胁,走至窗边,缓缓拉上窗帘,转身邪魅一笑,强调道:“你听好了,我要你和谈的这笔生意,是买你的命,为我卖命!”

        “你在找死!”

        “咻咻咻咻!”

        四声消.音枪响!悍匪不愧为悍匪,杀伐竟如此果敢!

        梁逸完全没有闪躲,低头瞧了几眼贴在胸膛上的4颗子弹,衣服都不能打破!他邪魅一笑,缓缓抬起头,刹那之间,绯红之眸,骤然绽放!

        “这生意,做不做?”

        “给我打死他!”万斯自己也冲腰间掏出一把手枪,与4个保镖一齐对梁逸开火!

        “咻咻咻……”

        “呛!”利剑出鞘!

        “啪啪啪……”

        枪射出了几发子弹,剑刃就斩断几发子弹!

        一轮射击,弹夹打空!房中激荡起一层硝烟,充斥着一种恐惧!

        梁逸红着眼,提着剑,一步一步地走向万斯,还是那句问候:“这生意,做不做?”

        万斯瞠目瞧着毫发无损的梁逸,几十年来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再强悍的心理防线也已崩溃!

        梁逸把剑刃架在万斯的脖颈,冷声问:

        “最后一遍,这生意你做不做?”

        “我做,我做,我给你当牛做马,梁先生您……您才是真正的老大,天呐,您到底是什么人!您是真正的神吧?”

        万斯跪在地上像是拜神一样叩拜梁逸,就差没去亲吻梁逸的脚趾头。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梁逸欣然一笑,恢复常态,又冲地上的万斯道:“等下会有我的一群朋友来你们旅馆投宿,你不要为难她们,你还要保护她们,好吃好喝好穿好玩地供着,听懂我的意思了么?”

        万斯与一干手下连连磕头:“懂了,懂了,懂了……”

        “劳伦斯!”梁逸突然喊。

        劳伦斯抬起头应声:“到!”

        梁逸招呼:“你过来。”

        劳伦斯跪着爬了过来,他抬头,刚想问有何吩咐——“噗呲!”一剑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劳伦斯瞠目,用尽最后的力气问道:“为……也为什么!”

        梁逸冷冷吐出两个字:“代价。”

        “噗呲!”

        拔剑,回鞘,转身走出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