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往后的几天里,秋瑾时不时就会找梁逸通一通电话,或者联信确认一遍梁逸的安全,以及用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来试探梁逸的真假。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小姑娘的情商和说话方式都要比冯小艺高上一个档次,也难怪冯小艺以前老在自己耳边抱怨,不论成绩还是一些外在条件都要比秋瑾差上一些。

        但梁逸是什么人?一个活了2000多年的老怪物,秋瑾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能猜出她所要表达的意思,故此,不论是电话回复还是联信回复都游刃有余。

        一回生二回熟,经过几次来来往往地交涉,梁逸大概也了解了秋瑾的一些情况:江秋瑾,今年23岁,东桑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兼职小说作家,平时时间自由,但人脉并不广泛,有没有男朋友还不清楚……等等,为什么要在乎她有没有男朋友?

        梁逸先是被自己这个无聊的想法所惊,秋瑾可是冯小艺的闺蜜,怎么能打她的注意?单单是因为这个姑娘漂亮,谈吐优雅,通情达理?不,应该不会是这样的。

        女朋友和女朋友的闺蜜,似乎总有一种让男朋友说不清的含糊关系。

        “梁先生,今天我通过一些互联网论坛发了帖子,有个网友回复了,他的舅舅就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我已经加了他的联系方式,我们约好今天下午在茶餐厅见面。”

        这是一条语音。

        梁逸不喜欢语音,总感觉这样非常暧昧,只单单回复了几个字:“带好防狼喷雾剂。”

        “哈哈,谢谢提醒……梁先生,你那边可以视频么?或者你可以拍一张在自己的照片,还有周围的情况,这样我好做一个图册,让网友们更好动员起来。”

        这个姑娘昨天是要求梁逸和其他同伴的录音,今天又要求视频和图片,也不知道明天还会想出那些点子来确认梁逸的身份。

        不过这些要求都不过分,人有疑心顾虑,实属正常。冯小艺曾经用相机拍下过很多华南沦陷后的照片,其中就有翠云商场。秋瑾也是华夏人,翠云商场肯定熟悉。梁逸挑了几张照片,随手就发了过去。

        照片发过去后,秋瑾沉默了很久,对话框上的“正在输入……”显示了十几分钟,最后只发过来几个字:“梁先生注意安全。”

        梁逸关闭与秋瑾的会话框,他想这个姑娘一定是看到这些照片心伤了。

        有了3g网,梁逸也有机会浏览了很多新闻,全部都是对于华夏疫情的报道:

        “华夏瘟疫再度升级,上演现实版的‘生化危机’,死而复生,人类或将灭亡?”

        “瘟疫扩散,华南市再度发现感染体,且存在变异现象!”

        “华北区再添30名疫情感染者,据专家报到,疫情的源头如果找不到,将永远不可能研制出病毒!”

        “华夏战术小组潜入华南市,已失联17天”……

        梁逸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哪怕是毁灭性的武器也不可能遏制病毒的感染。病毒本身就存在极强的变异性,一些躲过毁灭的物种,在核辐射下将持续变异,及衍生出一种更强大的怪物……未来的清扫只会更麻烦,怎么办?

        “唉……”

        不看了,没意思。

        梁逸把手机锁屏丢在一旁,双手枕着头,欠了欠了身子,缓缓闭上眼,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静静地消磨起枯燥乏味的时光——一向闲不下来的他,突然开始眷恋这种安静的日子,啥也不做,啥也不想,就这么放空自己。

        这床也太舒服了吧?

        可缺少佳人陪伴的大床,真的舒服么?

        以他近百年的火车之旅,也没想到火车上的卧室居然能这么豪华,空调,电视,沙发,床垫,竟然还有独立卫生间……有钱人的世界可真是难以揣测。

        “叮咚。”

        联信来了消息。

        梁逸拿起来一瞧,公屏上显示出一条信息“联系人罗斯先生发来一条消息。”

        梁逸本来很不想扫那个什么二维码,毕竟这是冯小艺的联信账号,未经过她同意乱加别人的话总不太好,况且这个罗斯这个老狐狸想当的虚伪,每到早上就会发句“早安,中午发句”午安“,晚上发句”晚安“,时不时还要寒虚问暖一句,发一些不符合他年龄的表情包,别提多恶心。

        更让人反感的是,加了罗斯之后,大胖子恩特和小胖子维金也都舔着脸来要联信。梁逸也不好意思拒绝,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可谁知,这对父子更加虚伪,有事儿没事就发一些女人、豪车、首饰等奢侈图片,让他当做礼物挑一挑。

        梁逸喜欢用手机沟通的方式,觉得这不仅是人类在进步,还是一种庞大的科技力量。但总有一些人,利用社交软件,干一些肮脏的勾当,乌烟瘴气,成何体统!

        譬如冯小艺联信中有个叫做“杰尼”的男同事,大概是冯小艺在欧罗公司的上司,聊天记录中全是自己上半身赤裸的肌肉照,一些言语中明显夹杂着“性骚扰”词汇。梁逸寻思着,就你这点儿死肌肉有啥好秀的?抵得过老子一根手指头不?于是乎,直接回了一句“fuck    you”彻底拉黑删除。

        难怪冯小艺大年三十都要坐火车回家,遇到这样的工作环境,没有失去贞操已经算是万幸。

        譬如冯小艺联信中的那个叫做“王鹏”的“相亲对象”,眼窝深陷,面色蜡黄,美颜开到最大都掩盖不了他是保持了好几年“传统”的手艺人,家世背景好又如何?学历高又怎样?骨气,正气,意气,才是一个好男儿该有的品德。恰巧,梁逸就是这样的人,冯小艺不爱他,爱谁?

        当然,除了荒唐,还有不少悲伤。

        冯小艺置顶的爸爸,妈妈,弟弟,他们的头像永远不会再跳动,消息也永远不会再更新。    梁逸更不敢去点开他们遗留下的语音消息,这最后的思念,是留给冯小艺和她弟弟的。

        “叮咚。”

        罗斯先生又发来一条消息。

        “这只老狐狸……”

        梁逸暗骂一声,只好点开推送来的消息,对话框显示:“早上好啊,梁长官,这是我女儿的联信名片,您有空添加一下,也好认识认识?”

        文字消息下出现一张图文名片,“miss    nicole”妮可小姐,梁逸本想忽略不计,但定睛一瞧那名片上的头像……如果头像是她本人,没加美颜特效,没动过刀子,就单论长相,实在惊为天人!

        梁逸礼貌性地回了一句:“谢谢。”也没说添加不添加。随后点进图文名片,默默的就打开了朋友圈儿。

        果然被叶秋说中了,男人在撩骚之前,都要打开朋友圈,探一探女人的长相和性格,觉得满意再深入了解。

        妮可小姐的朋友圈里全都是自拍与写真照,烈焰红唇,小家碧玉,都市丽人,超级模特,性感泳衣……甚至还有几张一丝不挂,只捂着私密部位的人体写真。

        欧洲的女人大胆开放,对一些“人体艺术”情有独钟,梁逸不评价褒贬,他受过2000多年的传统观念熏陶,实在欣赏不来这些东西。他喜欢保守一些的女人,小家碧玉,相夫教子,最好还能烧得一手好菜。

        他摇了摇头,妮可小姐不是他的菜,估计妮可也不会喜欢像他这样没有格调的老干部。

        他又摇了摇头,扪心自问:“难道她是你的菜,你还真要入赘豪门不成?”

        他坚定地摇了摇头,退出妮可的朋友,始终没有按下“添加”的按钮。

        他宁愿选择那只风骚可爱的小狐狸,也不喜欢大胆开放的豪门千金。

        “咵咵咵——”敲门声。

        “梁先生,起床了吗?”琳娜甜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她怕不是曹操,说曹操曹操到。

        梁逸轻轻一叹,哪怕自己装作睡觉,或者默不作声,这个女人也会想尽办法钻进来。

        今儿,她又准备了什么东西来撩骚?

        梁逸道:“请进。”

        琳娜轻轻推开门,乍得一看,今天她竟然换上了女仆装,手里捧着一只托盘,荷包蛋,面包,还有……牛奶。

        “怎么样?梁先生,我的新衣服好看么?专门找希雅姐姐她们借的哟。”

        琳娜掂起超短裙摆,原地打了个圈儿,靓丽的高跟鞋,熟悉的社交舞步,带着极致诱惑与优雅,来到梁逸床边。放下托盘中的食物,弯下腰冲梁逸甜蜜蜜地笑道:“要我喂你喝牛奶吗?梁先生。”

        “不用了,我自己来。”梁逸抓过杯子,一口就把牛奶闷下,“呃……希琳起床没?我答应过今天帮她复习历史功课的,我先忙去了。”

        他就要下床逃离,琳娜纤纤玉手,轻点他额头,把他摁在枕头上,撅起小嘴儿,抱怨道:“梁先生就这么讨厌我么?这几天你看了我,都绕道走!”

        梁逸无奈道:“你又想怎么样?先说好,无理取闹的条件,我是一口回绝的,如果你过分的话,我还会生气。”

        “不是的,不是无理取闹;不会的,梁先生绝对不会因为我的无理取闹而生气,呵呵呵……”琳娜笑得多么胸有成竹?她取出一只手机,在屏幕上指点了几下,再递到梁逸跟前,道:“喏,扫我的二维码,添加我的联信号。”

        屏幕上的二维码,晃得梁逸眼花缭乱,可罗斯和恩特的联信都加了,总不该拒绝琳娜,他只好拿起手机,扫描二维码,问道:“你哪儿来的手机和联信号?”琳娜道:“先前在清理矿工尸体时,我们把手机全都搜集了起来,每个女人都发了一部。”

        梁逸撇了撇嘴,心想,大家都有了联信,随时随地都可以联系,的确非常方便。那就加吧。

        “加好了,你还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我去给希琳辅导功课了。”梁逸问道。

        “有!”

        琳娜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从托盘里取出两张光碟,在梁逸眼前晃了晃:“这是我在维金房间里找到的电影光碟,听说是很好看的东桑动作片,琴她不喜欢看电影,我能借用梁先生的dvd电视机放一下么?”

        梁逸挠了挠头,怎么总感觉这姑娘的语气和态度怪怪的?

        “不行么?”琳娜失落道。

        梁逸摇头道:“当然可以,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这房间里的一切都不是我的,我甚至连租客都不是。”

        “好,那梁先生注意,这部影片全程高能,里面有非常绚烂的飙车桥段,男女的动作都非常干净利落,我敢说比梁长官你的功夫还要厉害,我敢保证你看了,一定会热血膨胀,甘拜下风!”

        琳娜捧着光碟,蹦蹦跳跳地来到dvd电视机旁,她本来可以蹲下,但偏偏就要站着,女仆装的裙摆比她穿过的任何一条裙子更短,而且她真的如上次在梁逸耳旁低语的那样:“下次,我什么都不穿。”

        这一次,就是下次。

        香艳画面,无法形容,梁逸真的看愣了,一时间竟忘记了默念《清心咒》,诵背《君子言》,倒是想起了《金瓶梅》里的桥段。

        他不知,接下来电视机里,会把他脑海中《金瓶梅》的那些桥段全部播放出来……

        “梁先生?哎呀,梁先生你真讨厌,往哪儿看呢你!”琳娜放好碟片,偷笑着,狠狠地拉了扯自己的裙摆,像是一只得了宠的狐狸。羞的模样难道也是装出来的?

        梁逸干咳了两声,佯装镇定道:“什么动作片?东桑能有什么武魂传承?他们的柔道和中国的古武比起来可差太远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厉害!”

        “是真的很厉害嘛,尤其是男女主角对练的时候,什么“揉道”啊,“舞枪弄棒”啊,特别精彩,眼花缭乱!”

        琳娜坐回床边,轻轻地靠在梁逸肩膀上,秀声秀气道:“梁先生,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可不要眨眼喔。”

        “嗤!笑话!”梁逸瞪大眼睛,天真的他,在对民族文化的证道上,绝不允许退缩!

        “读碟中,请稍后。”

        声音被开到了最大,最大……

        “影片正在载入中。”

        “影片载入成功!”

        正片开始播放!

        影片显然经过专门的剪辑,掐头掐尾,直接步入高潮,赤身肉搏,声音之大,防不胜防!

        梁逸眼珠子都快给瞪出来了!

        他就说怎么“东桑动作片”这个词这么熟悉,曾记得叶秋和他提起过很多很多次。

        “怎么样?影片里的动作效果厉害吗?梁先生?”琳娜帮梁逸把惊得快要脱臼的下巴给抽了回去,娇声娇气道:“哎呀,你别这样嘛,你又不是未成年了……”

        梁逸回过神来,左翻右找,“遥控器呢!我的遥控器呢!”

        这个时候,哪怕是把声音关小一点也是对他精神的一种救赎。

        “在这儿呢,梁先生。”

        琳娜撩起裙摆,一只乳白色的遥控器安安静静地夹在双腿之间,她轻吐一口芬芳,魅惑道:“想要的话,来拿呀?”

        梁逸瞪得眼睛都红了,绝不是开启夜战状态,而是羞怒,心火,血气!双目通红,呼吸急促,理智渐渐消失,他迷迷糊糊地伸出手,究竟是不是去拿遥控器?

        琳娜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胜利者姿态,好似在说:“小样,老娘看中的男人,就没有一个不败到在石榴裙……哦不,女仆裙下的。”

        “咵咵咵——”

        突然一阵敲门声!

        千钧一发!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矣!

        “梁长官,你整啥呢?搞得这么大声,街坊邻居都被你给吵醒啦!”

        叶秋似笑非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么一提醒,梁逸幡然醒悟,再看看四周的一切,电视里的画面,阵阵如潮的声响,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头皮发麻!

        一世英名,尽毁于此矣!

        红……红颜祸水!

        ……